《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夜审》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夜审
作者ID
百度贴吧 h75432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盘查,审问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第六卷战争 三百一十七点五节 夜审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1-13
最近更新 2015-01-13
字数统计 (千字) 3.0




看这架势,此地必然是出了大案。林铭顿时改变了主意,这时候很可能会“全城大索”,自己冒然跟过去,搞不好会被扣留盘问,自己虽然全套证件齐全,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不要和髡贼的官府直接打上交道,免得露出破绽。

心里这么想着,脚下已经转过身来,快步朝着来时的街区赶去。眼看街上一队队的警员从身边快速跑过,心下更是着急,林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最好马上赶回海兴号!唉,也算今天倒霉,怎么就撞上这么一回子事来了呢。这么想着,他却忽略了这么一件事实:不论是街边喧闹的店面,还是摊位前驻足的行人、吃客,却都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根本没把这些忙乱的警员当回事儿,顶多只是把街中间空出来,好让他们跑路罢了。

这样一来,匆忙赶路的林铭,却成了人群中的另类,马上引起了身旁警觉的警员的关注。林铭越走越快,眼看只要一个拐弯儿,就能看到海兴号的店面的时候,却被两名巡街的黑衣警员给叫住了。

一人拦住林铭身后的去路,另一名却是左手摘下自己头上宽大的斗笠,右手五指并拢,抬到自己头侧,同时啪地一声,两脚一并,敬了个礼,道,“这位兄台,麻烦配合一下,看一下您的证件,谢谢。”

林铭暗叫一声怎么就查到我了呢,心里甚是紧张,却也尽力稳住自己,不让这份紧张表现出来。另一边却是陪着笑,双手将自己的身份证、就业证恭敬地递了上去。那巡警接过来,一面借着路灯的光亮,仔细地核对着。

“林珉……新来的?”

林铭见状,知道是差人在“查生人”,便摸出两张流通券,笑着说,“哎,前两天刚从船上下来,以前是货船跑海的。”回手接过自己的证件,顺势把流通券暗暗按进了差人的手中。

却不知道,他这自以为得势的举动,一下子把自己的“危险系数”提高了两个数级!在两位巡警眼中,这位“林珉”,一下子从“例行查验”变成了“可疑人员”!

警员将流通券一把塞回林铭手中,双目警觉地盯着林铭,“你这什么意思?!……咦?”一面探手从自己身侧的口袋中摸出两片硬纸片。林铭看到,那纸片上分明是画着一个人的头像,丝丝毕现,精细得就像是个鬼影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澳洲秘技,“摄影术”?

林铭想跑。却不敢动一下脚步。林铭心下思量着,以自己的身手,逃跑,或者揍趴下这两名差人,大概不难。但这里终究是贼人的老窝所在,联想到刚才那灯光召集警员的一幕……顿时,背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我看不像。”“我看也不像。”两位警员似乎在商量什么,“最多也就六七份相似吧。你看这个……”“哎~~首长说了,这几名嫌疑人案情重大,只要可疑人员相似程度超过一半,就有必要详加盘查,我看还是带回去吧。”

林铭的命运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那警员再次敬礼,“对不起,请配合我们的工作,看来您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林铭自认来到琼州之后什么也没做,身份还算清白,这帮澳洲人的番子再精劲,也至于这么快把他查个底朝天吧。心里这么想着,再加上多年的锦衣卫办案经验,心底强作镇静,算是安定了许多,也就跟随那差人去了。

衙门,或者说派出所,距离市场不算太远,蓝白相间的院墙在夜间路灯的暗光之下倒像是在白墙之上漆了几条黑带,更让这神秘的院落增添了几分肃杀感。进去,是一排在这东门市最常见的、四四方方没什么特色可言的红砖小楼。在两名警员的带领下,林铭现在坐在一个名叫“预审室二”的小房间里。

房间空旷仿若无物,自己坐的椅子固定在地板上,面前是个同样固定在地板上不能动的简单白木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警员——有一个是巡街两人中的一个,另一个,却是个精神凌厉的女警。“女的?”

林铭从这女警身上,看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质,或者说,气势。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精神力量,林铭好像记得,多年以前,布政使大人巡视佛山,自己做为暗中保护的力量,远远看过一眼,那时候,布政使大人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不,不对,相比布政使大人,林铭在这警员身上感觉到的,不仅仅是这份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自信,还有一种随时可以掌控一切的凌厉感。“好厉害呀!”林铭赶忙错开了望向对方的眼神。

“你叫林珉?海兴号的……文案?新来的?……”女警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林铭暗自默念“稳住,稳住。你不是林百户,你只是个普通的店铺伙计。”口中却是有意装出一阵紧张然后又故作轻松地陪着笑脸,一一回答着女警的问题,心里却是真正紧张地小心谨慎选择着用词用语,生怕哪句话说错了,不符合自己现在的身份。

女警详细地询问着,又不时跟身边的巡警小声交流着什么,林铭一一作答。事实上也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至少这位百户大人还没来得及办什么出格的事。“好啦,你没什么事了。要不,先在走廊凑合一晚,等明天一早让你们掌柜的过来签个保人,你就可以回……”

话没说完,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报告首长!”

门开着,那声音似乎并没有进门,只是在林铭的身后响起,“报告首长,神鹰特种侦察大队海鹞突击队猎隼女子特战小组李永薰奉命配合警方执行抓捕任务,共抓捕疑犯六名,其中疑似主犯一名,请指示!”

“走,去看看!”女警起身回了个礼,便往外走。林铭也被那巡警解除了锁定,跟着出来。同时,两名警员将一个看来像是刚抓来的疑犯,按到了林铭刚刚坐过的位子上。和那疑犯错身相向的一刻,林百户分明从那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东厂!这样的眼神儿,绝对是东厂!林百户却是小心地伪装着自己的眼神,努力不让对方认出自己。心里却已经嗵嗵跳个不停……

“中尉,主犯在哪儿?”那女警似是随口询问,中尉也是随口作答,“在走廊上。那人颇为硬气,似是锦衣卫的番子……。”

“永薰她……”林铭略有走神儿,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所在!林百户即刻调整自己的状态,小心谨慎不让自己露馅。

一号预审室的门开了,李永薰带来的几名军士小心地把那名主犯推了进去。林铭有机会偷偷望了那人一眼,心里倒像被一根尖针狠狠地刺了一下!惊的是,那人狠毒的眼神之中,倒有几分自己的影子!而且,那面目,仔细看的话跟自己倒有七八分相像!更主要的,那人无意中流露出的那股子邪气……“咝~~”林铭感觉一阵冰冷。

“这人……似乎在哪儿见过?”

两个预审室分别开始了紧张的审问,走廊上,还有四名疑犯,各自被人死死按住,分别看押在楼道的两个远端,还不时被告诫“不许说话!老实点儿!”似是暗防着几人听到隔音效果并不是太好的预审室中人犯的言语。林铭只得在那个距离预审室最近的木制长椅上坐了。

预审室并没有做严格的隔音处理,不时还能听到模糊的言语。林铭听力惊人,仔细辨别之后,还是能从中听出个三四分来。

疑犯似乎并不算老实,尤其是第一预审室那个“主犯”,不时便被训斥“老实点儿”、“不要乱扯”、“这里是临高!”等等,终于,那人开始大声咆哮,“我看你们谁敢动我!老子是朝廷的人!谁敢!老子是锦衣卫!……我告诉你们!我可是朝廷的魏公公派来的!哼,就是巡抚也不也随便把我怎么样!怎么了,哈哈,怕了吧!这帮贼秃!老子是锦衣卫百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记住喽,老子叫林铭!不怕你们!哼~……”

“呼……”走廊上的林铭像是撞见了鬼一样,一身冷汗。偷偷望一眼那些押戒人员,还好,没人关注自己这边。现在林铭可不敢随便乱动,仔细地偷听着房间里的对话。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个女声。这声音,林铭很熟悉。

“哈!老子是朝廷派来的锦衣卫!怕了?哈哈!”自称林铭的疑犯一阵狂笑,试图掩盖声音背后的空虚和无助。

“姐……姐夫?你……真是你?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你……”

屋里一阵沉寂,那疑犯显然也是愣住了,半天,才说了句什么。林铭在走廊,没有听清楚。

然后便是李中尉带着哭腔,拽门冲了出来,跑了。那女警首长也跟着追了出来,关切地询问着什么。

林铭这个看客,眨巴眨巴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