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大陆攻略:天津卫》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大陆攻略:天津卫
作者ID
百度贴吧 曙光·迷茫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塘沽外海
内容关键字 谋划,舰轰塘沽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大陆攻略:天津卫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7-14
最近更新 2015-07-14
字数统计 (千字) 4.2



引子

“崇祯七年七月十一日急报!近日有大船一艘,小船两艘,于海上窥探塘沽等处,并测量水深。该船上有烟筒,又见髡发人等立于船上,经查属实,确系髡贼所属。余者待查。”

“崇祯七年七月十二日急报!今日辰时有髡贼大船四艘,小船十余艘,自海上逼近。大沽口炮台守将求援!”

“十万火急!崇祯七年七月十二日约午时初刻,有髡贼大船五艘,小船无算,蜂拥而来。午时三刻髡贼炮击大沽口炮台,髡兵数千人登陆,已窃据大沽口要害,塘沽危急!”

“十万火急!崇祯七年七月十二日申时髡贼攻破塘沽,天津总兵巢丕昌力战不支,所部千余人并民勇五千余人溃散。巡抚贺世寿收拢余部,坚守天津城待援!”



第一章:张湘涛的野望

1634年8月6日,崇祯七年七月十一日,大沽口。

“有必要这样掉头就跑吗?”李海平站在一艘901炮舰的船头,举着望远镜看着四处逃散的各类木船,不禁苦笑。

“那当然,在他们眼里咱们就是海贼啊,和倭寇没什么分别。”张湘涛微微一笑。他的姿势就不像李海平那么威风了。他是缩在一块挡板后面,活像一个一战中蹲战壕的小兵。

“我说,你不看看吗?”李海平把手中的望远镜递了过去。

“不了不了,”张湘涛连连摆手,“这儿离岸边也太近了,你不怕待会儿岸炮打过来?”

李海平有点无语地看着远处几乎肉眼难辨的炮台:“这个距离,咱们的炮打他们都不容易,你还怕他们的炮打过来?”

张湘涛继续摇着头:“还是感觉不太好。”

“我可真是服了你了。”李海平道,“你既然这么怕死,干嘛非要干这么作死的事情?”

“青史留名啊,这可是签不平等条约的机会啊,这次我们是列强啊!”张湘涛的表情突然就亢奋起来了,“摊上头一份可是个大事,等结束以后,我回大图书馆去了,立刻就写日记!”

事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临高暴恐事件之后,仿佛一颗重磅炸弹被引爆,整个元老院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等到元老院重归于平静时,第一件事就是报复。一位元老在论坛发布了一篇极具煽动性的文章,痛陈崇祯政府腐朽祸国,御下不严。

  

他认为临高暴恐即使主观上与其无关,但是官僚势力的臃肿庞大和肆意妄为这样的客观条件绝对是崇祯政府造成的。

政保总局固然对此事件有责任,但是单纯的被动防御难免百密一疏。归化民的能力和素质决定了政保总局很难对来自对岸的威胁做到绝对防御。

因此,为了真正能够保证元老安全,保证帝国长治久安,保证商业良性运转,保证人民获得幸福生活,元老院必须对明政府“展示肌肉”。正所谓“不挨巴掌的孩子不听话”,只有明确的武力威胁才能教训这个狂妄而无知的群体,只有摧垮他们莫名其妙的扭曲自尊心,才能让他们认清形势,主动合作,而不是冥顽不灵,螂臂挡车。

同时,元老院也应认识到目前自身实力还没有达到占领大陆的能力,一旦明政府真正垮台,地方政府各自为营将导致更大的阻力。因此,元老院应该控制广州、杭州、上海、天津四个地点。

控制广州,将从湛江到珠江口的海域的控制合法化,并在南中国拥有明政府承认的驻兵点,从而真正将取得的成果完全吞下。

控制杭州,将控制漕运的起点,从粮食上控制明政府,使其不得不听命于元老院,同时也开辟了新的粮食来源。

控制上海,就控制了长江水运,战船随时威胁长江沿线重镇,必要情况下可以截断长江南北的运输往来。

控制天津,就在北京附近保有了一支部队,可以直接威胁北京,压制任何可能的异动。同时也可以在北京被敌人包围时予以救援,以维持明政府与元老院的合作。

同时,这位元老还不怀好意地表示,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派遣足够的军队乘船到锦州,用元老院的先进武器亲切问候后金领导人皇太极,帮助其完成沈阳地区旧城改造的一期工程,制造大量破坏,而且可以每年去一次。同时将取得的有价值的人头送给关宁军,加强双方合作,使其支持元老院强化对辽东地区的渗透和控制。   






这篇文章的最后部分受到了皇汉派元老的称赞,也有一票有兴趣当列强的元老对其表示支持,经过反复讨论和研究,终于获得了通过。而文章的作者,大图书馆的酱油元老张湘涛,则自告奋勇地跳到了台前,宣称愿意代表元老院,作为使节与崇祯政府进行接触。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据说他还将自己的一套旧时空带来的衣物和存有大批珍藏小电影的电脑交给了萧子山,并表示如果不能活着回来,这些东西就埋进翠岗公墓里属于他的那个坑中。

对于他这样的行为,许多元老都不是很看好,有人曾经表示这人就算真有胆子进北京城,无非也就是个汪直第二,然而张湘涛依然故我。


第二章:谈话

张湘涛过于做作的行为已经引起了萧子山的注意。他对这个突然从书架缝里蹦出来的家伙感到非常头疼。这段时间各方面的表现已经隐晦地证明了张湘涛是个彻头彻尾的酱油众,酱油到连宅党这样专门走下层路线的组织都没注意过他的地步。而且这个家伙还有劣迹。百仞滩受黄家寨袭击的时候,这个张湘涛是带头弃枪逃跑的反面典型,逃跑时还差点伤到河马。很难想象这种胆小得不行的家伙,怎么可能突然就有胆子搞这一套。哗众取宠的事情萧子山见多了,此时再看张湘涛,难免觉得他很烦,很讨厌。然而即使这家伙再讨厌,再让人烦,偏偏他的行为引起了很大的影响,自己不得不正视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以免再有元老像他一样。如果人人都脑子一热就玩一票大的,元老院也就不用开下去了。为了解决这样的麻烦,萧子山只好给大图书馆打电话,要张湘涛到他的办公室来一趟。

本来萧子山对张湘涛的印象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现在当张湘涛走进他的办公室时,他对这个人的印象突然又多了一层。那就是这家伙在穿越前的集训中体能测试各种“勉强及格”,但是吃起饭来比谁都多。在萧子山的印象中,文德嗣好像想过把他清出去,不过最后没有这么做。一想起这些萧子山就有点想笑,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张湘涛走进办公室以后有点惊讶地环顾四周,然后大步走到萧子山面前,微微鞠躬道:“萧主任您好,我是张湘涛,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萧子山明显能注意到张湘涛的语气很客气,或者说一种又敬又怕的意味,很像是归化民来见他的感觉。萧子山心中暗暗叹气,心说缺乏统治阶级观念的元老就是你这样的。但是这话显然是不便出口的。他很清楚跟这种人摆官架子才是最有效的谈话方式,但是又担心这么做被这家伙捅出去影响不好。于是萧子山站起身来,隔着办公桌跟张湘涛握了握手:“你好,请坐吧。”

张湘涛受宠若惊地坐在了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生活秘书给他拿了瓶红茶菌,就按萧子山的指示出去了。

萧子山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找你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办公厅一向是关心元老生活的。我作为办公厅主任,必须以身作则。”

张湘涛本来看见冰镇红茶菌就想伸手去拿,听见萧子山说话立刻就把手缩回去了。然而这一缩,手就不知道放哪儿好了。他本来两手都在扶手上,去拿红茶菌的那只手缩回来就放腿上了。现在他就佝偻在椅子里,一只手抠扶手,一只手搓大腿,整个人歪在一边。张湘涛赔笑到:“萧主任您辛苦,日理万机,操劳得很,抽出时间关心我,这也太不好意思了。”

听着张湘涛语无伦次的话,萧子山的内心相当纠结。他觉得对待这种人千万不能太和善,《小公务员之死》里那个切尔维亚科夫就是个典型案例。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又说:“张元老,最近办公厅很关注论坛上的情况。你的发言我们注意到了,很有激情,也比较贴合元老院下一步的行动构想。但是,我个人认为你的言论可能对其他元老起到不良的示范作用。”

说道这里,萧子山停顿了一下,迅速而仔细地观察了张湘涛的表情,发现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张湘涛的眼睛没有看着萧子山的眼睛,而是略略朝下,像是在低头受训。在萧子山看来,张湘涛好像是正在盯着桌子上的红茶菌。萧子山暗笑,拿起红茶菌的瓶子递给他。

张湘涛双手接过瓶子,抿了一口,又放回桌子上那个浅浅的水印上。然后他把手上沾上的瓶壁上的冷凝水抹在了裤子上。这次他的两只手都放在了腿上,身子倒是坐正了,但是也佝偻得更低了。

“所以,”萧子山继续说下去,“我不得不找你谈谈。我相信这并不是出自你的本意,但是客观影响如此。你也不必太紧张,有什么想法就说。不必拘束,我们都是元老。”

话一出口萧子山就意识到自己还是对他太和善了。张湘涛的脸上身上都写满了“不适应”三个字。他沉默了几秒钟,指甲挠得裤子哗哗作响。终于,他抬起头来,对萧子山说:“萧主任,我说实话,我……”

张湘涛这一停顿,萧子山的内心立刻就精彩起来了。就这么一秒多的时间里,他脑补出一整套政治集团间斗争的剧情,至于这个张湘涛到底是得到哪方面的授意他还没想好,不过以他如此底层的背景来看可能宅党的概率大些。就在萧子山的脑洞越来越大,就快不可遏制的时候,张湘涛继续说了下去:“我真的希望能够代表自己的国家,签订一份己方占优势的不平等条约。我真心希望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为元老院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当然,我承认这也是我个人的私心。但是我觉得我的这点私心和元老院的利益并不冲突,我……”

听了张湘涛的这一番话,萧子山不禁眉毛一扬。这套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归化民说的。萧子山突然怀疑这货会不会是被归化民魂穿上身了。本来萧子山对这种事情是嗤之以鼻的,不过联想到肉身穿越已经被自己亲身验证过了,魂穿到底有没有可能他也不好妄下结论。一想到这一点,他的表情就有点怪异了。

桌子对面,并未被人灵魂附体的张湘涛可不知道萧子山的想法,他只是看到萧子山的表情有点变化,而且看起来很明显是朝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变化。张湘涛连忙辩解道:“萧主任,如果我的想法不对,请您指明,我愿意为元老院的利益放弃我个人的私心。”

萧子山点了点头,有点出于安抚张湘涛的心理,他拿过一个本子记了几笔,以示对张湘涛的重视。不过张湘涛是看不到的。至于会不会起反作用,萧子山也不愿意想那么多了。

“张元老,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萧子山的笔轻轻敲了敲本子。

“没有了,萧主任。”张湘涛悄悄咽了口吐沫。

“好。感谢你配合办公厅的工作。那我就不继续占用你的时间了,请回吧。”萧子山起身,伸出了手。

“不敢不敢。”张湘涛也立刻起身,双手伸出握了握,然后从办公室溜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回头看了萧子山一眼。不过在萧子山的位置来看,他这一眼怎么看也像是在瞧桌子上只喝了小半口的红茶菌。

生活秘书见张湘涛离开了,就又回到办公室打扫。萧子山看着那瓶红茶菌,喃喃道:“这家伙不简单啊。尽管看起来不起眼,可是他的‘一点私心’,要倾尽元老院的全力才能满足。真是看不透……”

说着,萧子山回过神来似的抬起头,对生活秘书说道:“这些话决不许外传。”

“是,首长。”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