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女仆事件的漩涡》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女仆事件的漩涡
作者ID
北朝论坛 沉默的狙击手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女仆杀人案件
内容关键字 角力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女仆事件的漩涡----起个头,大家帮忙写下去(9月27日更新)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9-8
最近更新 2014-9-27
字数统计 (千字) 9.1



9月27日续了一个同人,在45楼,是根据吹牛新更的一章接着续写的,看吹牛大大和各位觉得我这个思路怎么样?

刚才在其他贴里对女仆事件的发展提供了自己的一点建议,吹牛也在贴吧说了,这个事件是个开放式的结局,目前情节发展无定论,那我就来拍砖引玉,我觉得还是女仆之间争宠比较合理,情节可以如下:

某元老原来的女仆等级不高,各方面素质很一般,但是陪着元老渡过了最初比较艰难的那段时间,随着新的高等级女仆的涌入,某元老开始准备扩大自己的后宫,物色新的目标,然后看上林小雅了,而林小雅也迫不及待的想马上上位,于是就在还未被元老认领的情况下,就先睡到某元老床上了,至于怎么认识,怎么进的百仞城,这都是很好写的情节。

不巧时间一长,这事被原来的女仆发现了,而原女仆这时正好已经怀孕了(怀孕期的女人都比较敏感,何况这会影响到自己孩子以后的前程),于是情急之下,又觉得有肚子里的小元老护体,仗着原配生活秘书的地位,带着大妇教训小妾的心理,约了几个相熟的元老女仆(其他元老女仆也面临着同样的威胁,感同身受),想先给林小雅上上眼药,不过没想到林小雅也是个倔强的人,当仁不让,于是双方起了争执,最终失手杀了人。(我觉得还是不要搞成蓄意杀人的比较好,这样不太符合实际情况,也不好控制情节)

至于怎么处理嘛,我投了终身监禁,一是杀人未必要判死刑;二是假定是非蓄意杀人;三是牵扯到的元老女仆太多,处理起来牵扯太重;四是元老最早的女仆们都是陪着元老渡过了早期艰苦时期的伴侣,元老会念旧,元老院必须考虑元老个人的感受;五是这本身就是众元老想搞人种博物馆带来的副作用,恐怕以后会继续发生类似的事情,一开始就把事情判死了,就没回旋余地了。 你说要是以后文总的女仆搞出这样的事了,文总又顾念旧情,有了这个判例,你要把法务庭的诸君难为死吗??!

这个事件的真实情况可以这样来设计情节, 至于各方面势力想借由这个事件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更外延的情节。 吹牛君可以把这个核心情节定下来,一层一层的外延出去,这样方便情节发展,避免前后矛盾。

对于小说里的500废来说,真相确实不重要,不过对于创作者来说,真相还是比较重要的。另,我文笔不好,大家见谅,有兴趣的话,可以帮我把同人的文字润润色。至于这次会处于风暴眼中的元老,我干脆就把角色认领了吧,估计也没人有兴趣跟我争这个不讨好的角色。

————————————————我是角色设定的分割线——————————————————————————————————

角色设定

姓名:杨欣武,重庆人,穿越时年龄27,目前年龄32,穿越前从事过的工作:教师、银行会计柜员、银行会计管理、公司信贷客户经理。

穿越的原因一是享受重建一个新世界的伟大过程;二是因为穿越前,贪图客户给的回扣,经办了一笔金额上亿的钢贸贷款,结果客户挪用了资金,最终造成资金链断裂,贷款逾期,甚至还面临法律责任,事业前途尽毁,干脆穿了吧。

由于比较宅,且认为元老院的未来在于培养大量层干部,以实现对旧的封建社会的改造。所以没有进入军事系统,又拒绝了德隆银行的任命,组织部考虑到我有三流高等职业学校任教的经历,所以被发配到芳草地,从事教师这一很有“前途”的事业,每天除了教学任务,就是跟李主任、袁主任一起打望女学生。也因为任教经历,跟女仆学校的学生,比较方便见面,结果认识了林小雅,顿时被这个比较符合现代人审美标准的女仆学员吸引了,林小雅是个很聪明的女生,梦想当上“元老夫人”,也就顺水推舟,很快滚了床单。

至于原配女仆,是当年直接分配的女仆,广东难民,等级不高,相貌欠佳,不过胸比较大,于是取了个很恶俗的名字:“杨继红”。她满足了杨元老当年无法释放的精力,尽心尽力的照顾了杨元老,目前处于怀孕状态。 杨元老是个很念旧情的人,她原本就很感念这个“糟糠之妻”陪他度过的早先比较艰苦的时期,觉得以后不管找多少女人都不能动摇她的“大妇”地位,再高都只能是“平妻”,而且还积极的相应了杜雯等人提出的妇女权益方面的提案,认为应该立法确定原配生活秘书们的法律地位,把她们的法律地位提高到配偶的高度……(好吧,程元老,看看有没有能让你利用到的地方)

————————————————我是同人的分割线————————————————————————————————————


同人

杨欣武这两天心里总被焦虑、恐惧、悲伤的情绪不断折腾着,这种情绪从李富贵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告诉他林小雅的死讯时就开始了。作为李富贵和袁子光的亲密“基友”,他们两个是除了女仆学校的土著管理员之外,唯二知道他跟林小雅亲密关系的人,至少他自己认为只有这两个人知道。

杨元老毕业于一所二流地方工商大学的金融学专业,毕业后先在一所不入流的高等职业学校教了几天书,然后考研不成,就应聘到了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工作,经历了从柜员到会计主管的工作历程,后来跳槽到了一家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搞起了公司信贷业务,事业逐渐走上正轨,有了门当户对的女朋友,也在讨论未来的婚嫁问题了。可只有杨元老自己知道,他内心里一直对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不甚满意,但又找不到改变人生轨迹的途径,只有在SC上的架空区,跟着一帮人YY,某一天看到关于群穿的帖子后,他开始也当成了生存游戏之类的,不过看着这帮人煞有介事的宣传,他也禁不住产生了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请了年假去广东,准备围观一下脑残,结果当文总把虫洞展示出来后,杨元老当场死机了,反应过来后,先是吓得跟一些意志不坚定者打了退堂鼓,但在回程的飞机上,虫洞打开后的情景,一直挥之不去,他发现潜意识里一直期盼的新世界、新人生逐渐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不过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杨元老摇摆了,一下飞机,他就收到一个噩耗,之前贪图客户给的高额回扣,他操作了一笔金额上亿的钢贸贷款,结果客户挪用了资金去湖北神农架搞一个劳什子旅游地产项目,资金链断裂,贷款逾期了,他甚至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事业前途尽毁,这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杨元老赶紧买了收益人为父母的高额保险,写了一封离别信,准备群穿之前发出去,然后就收拾停当,又一飞机飞到广东去投文总和马公了。

杨元老虽然对军事比较感兴趣,但只限于爱好者水平,既不精通也没兴趣在军事系统发展;虽然是个“工业党”,支持马督公,却又是个废材文科生,工业口根本没他插足之地;在民政系统,刚开始时又没他的对口专业,于是当了很长时间的“基本劳动力”、“闲散元老”,临高成立德隆银行时,明朗看到他有银行的会计管理工作经验,原本准备任命他去负责德隆的核算工作,杨元老死活不干,让明朗很没面子。结果当时芳草地因为张智翔的严格管理,逼走了一批贪图安逸,又想泡女学生的元老教师,正好闹“教师荒”,组织处就以他有学校任教的经验,一直调令,把他塞到了芳草地,这次杨元老却欣然上任了。

杨元老认为元老院肩负着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秩序的历史使命,而要改变这个世界,500废一是要做到尽可能的扩大工业化的规模;二是要提供足够的能够管理这个工业社会的基层管理人员,并建立从中选拔出高层管理者的制度。扩大工业规模是理工科元老们的工作,至于他能做的就是尽快的调教……哦,不……培养出能够胜任的大量基层人才。现在第一个工作似乎比较顺利,但第二个工作,一些元老根本没看到其重要性,那些动不动就要大陆攻略,要占城略地的人,就没有想一想,占据了大陆的广阔领土,我们交给谁去管理? 能支撑大炮和米尼步枪说话的,是将来从芳草地走出去的一个个年轻人率领的地方接收工作组!!! 目前的局势,决定了必须要有人投入到默默无闻的培育人才的工作上!到芳草地去,正中杨元老下怀!

杨元老很快适应了芳草地的工作节奏,元老教师里,杨欣武跟李富贵、袁子光成为了“基友”,跟袁子光是同病相怜,都是犯了事跑路来临高的,跟李富贵则是理念比较相同。三个人时常组成临时性的“学生精神文明建设恳谈小组”,与学生进行面对面的思想交流,保证广大学生沿着建设元老院统领下的伟大国家的总路线而奋勇前进!只是张智翔校长多次在元老教务工作会上对三人小组提出了批评,认为他们过多的关注了女学生的思想动态……

虽然三人不是没起过打猫心肠,不过他们还是有底线和节操的,一般的元老打女学生的主意,无所谓,他们这么干,就有监守自盗之嫌了,为了避免成为风暴眼的中心,三人只有咽下口水,继续矜矜业业的做着女学生的思想工作。

但女仆就不一样了……


作为最终会提供给元老的女仆,大家在获得女仆的机会上至少是貌似平等的,就看谁更能走途径了。虽然女仆学校实行严格的管理,外界很少能接触到,但那只限于土著居民。女仆学校的校长董薇薇,兼着社会工作部的工作,平时基本只负责教授女仆学员健身课,确定大政方针,原本日常管理由一名男元老负责,但随着土著管理人员的成熟,为了把珍贵的元老人力用在刀刃上,那位男元老调离了女仆学校,据说那位元老助理离职时,带着依依惜别的深情,与女仆学员们一一道别。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其他元老,有人还要在元老院议会弹劾当年签发这个任命的人,差点让涵养一向很好的萧子山掀了桌子。

这件事情之后,加上原来的女仆已经让众元老有点腻歪了,从江浙、山东到来的大陆新的优质女仆进入女仆学校,心猿意马的元老们就开始借着各种理由,经常视察女仆学校的工作了。元老们卵足了劲,避免在物色女仆方面输在了起跑线上,往往一些条件很好的女仆,还没正式完成学业前,就给元老相中了,久而久之,连女仆学员也心领神会,一有元老视察,立马倾尽全力表现自己,期望能跟某个元老王八对上绿豆。甚至逐渐形成了女仆学校内部的传统,很多女仆还总结出了一套吸引元老的技巧,新的女仆一进来就会在卧谈会上被言传身教。甚至发展到最后,一些未结业的女仆,就提前跟元老滚床单了,以期先把名分定下来。办公厅倒是收到过一些人投诉这个现象,主要是没机会经常跟女仆亲善的外派元老,但是考虑到目前女仆学校学员的绝对数量已经较大,不存在外派元老选不到满意人选的问题,为了两头不得罪,办公厅采用的是向外派元老发女仆资料,以及举办回来述职的外派元老跟女仆学员联谊会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几乎没人去关注还有一个群体会被这些还未上位的女仆深深的得罪——原配生活秘书们。

杨欣武也有自己的生活秘书,那是当年张信从广东弄来的第一批女仆,杨元老随便抽了个号,结果抽中个C级。第一眼看到女仆的脸和身高时,让他非常失望,再一眼看到女仆的胸部,肾上腺素立马就开始分泌了,那对在17世纪前半叶的中国南方极少见的豪乳,让许久没碰过女人的杨元老当场举枪致敬!尼玛,这么好个豪乳妹子,怎么才评个C级,萧厅长你是看走眼了吧,让我捡个便宜! 至于相貌嘛,对饥渴久了的宅男来说,那根本不叫事,反正当时临高的晚上都限电,关了灯不都一样,只剩听觉和触觉了……为了向旧时空的某部著名恶搞短片致敬,他给女仆取了名字叫“杨继红”。

继红跟大多数女仆一样,都是苦出身,在完全处于一种生存本能的驱使下活了十几年,但仍然无法逃脱天灾人祸的侵袭,他跟着自己的父母、哥哥和妹妹一路逃难,在达到广州之前,母亲病逝,妹妹走失,父亲和哥哥为了凑点活命钱,只有把她卖给了人牙,最后又稀里糊涂的被广州站收容了(她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托了她的豪乳的福,孙可成掌柜知道澳洲人喜欢胸大的姑娘)。到了临高,她发现生活居然还有另外一种方式,一种她原来想都无法想象的方式,在女仆学校不但衣食无忧虑,而且还教他们识字,各种生活技能(其实就是家政培训),虽然她不知道那些健美课有什么作用,但培训她的董元老告诉她们只有健美课成绩好,才容易被首长们选中后,她和姐妹们立刻认真的学了起来。最后和很多姐妹一样,她也如愿的正式成为了元老的生活秘书。与杨元老的生活很和谐,原先在女仆印象中的首长们,都跟大明的缙绅老爷们一样,家规极严,也不好相与,自己只有永远低眉顺眼的份,但继红发现杨元老脾气很好,也没那么多规矩,虽然首长很享受她的伺候,但也会对她嘘寒问暖,没事的时候也还给她补充一下文化知识,跟她唠唠嗑。只是杨元老每每在跟她亲热,老喜欢让她穿上一些奇怪的衣服,摆出一些奇怪的姿势,让她很不好意思,以为首长有什么怪癖。但当她听到其他女仆姐妹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况时,立刻就明白了,大概这就是澳洲的床笫风俗吧,既然跟了首长,也就只有好好的随俗了,再说了这样跟首长做多了,还觉得挺刺激的……

安逸的生活、和蔼的首长(老爷),自己以后还会给他生个一儿半女,也会成为元老,继红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前世积了大德,能让她今世在临高享受这种生活!实际上,这不光是继红一个人的感受,她很多同期的首批女仆姐妹都有觉得恍若隔世,在成为女仆后的一段时间里,她们非常满足,认为这种生活肯定会平静的继续下去,即便是首长以后再找其他女人又怎么样?我们是原配,是正妻,进了这个家门,除了首长,还得听我们的!

但这种微妙的心理平衡,不久以后就被打破了。

按照女仆学校的要求,女仆们至少都拿到了丙种文凭,而她们的伴侣是元老,很多人还直接协助元老工作。拿到文凭代表他们已经具备了继续学习的能力,与元老朝夕相处,接触这个时空最先进的执政团体的各种讯息,让女仆们的知识水平、社会见闻、情趣修养、分析能力都逐步得到提高,当她们脱离了原来那种只知道生存的状态,开始以自己的眼光来认识这个世界时,我们的女仆们,特别是那些比较聪慧的人,立刻发现了她们的地位并不稳固!她们发现在元老院的社会体系里,她们在法律意义上只是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而并不是元老的妻子!甚至连妾都不是!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他们,比如契卡的裔凡就直接把原来的女仆踢到办公室去了,当他的女仆哭哭啼啼的向同期的女仆姐妹们控诉那个“狐狸精”的时候,这种恐慌立刻像瘟疫一样传染开来。而当勋素济、吴南海等元老和土著女子举办盛大的婚礼时,这种恐慌更是被提升到了一种新的高度:原来元老也是可以娶妻的!如果首长们取了老婆,那我是什么?一个新的女仆都可以让我滚蛋,那首长有了老婆,我会怎么样?而对于那些已经怀孕或生了孩子的女仆来说,这还触及到一个更让他们无法释怀的话题:我的孩子是什么?我的孩子会怎样?


萧子山把杨欣武送出了办公厅大门,抹了抹头上的汗,立马拿起电话给张智翔拨了过去,杨元老今天这失心疯闹得有点不可理喻,务必得有人看着他,免得再弄出什么大事来,不然自己这几个星期都不要再想着滚床单了。

“智翔啊,拜托你个事”

“萧主任,看你说的,有什么事就吩咐吧”

“欣武的事你都知道了吧,他今天又来找我,居然要自己去顶罪!……”

“擦咧!还有这种事?!”

“我看这事不简单,欣武这个人比较重情重义,又有点感性,现在又一个人,你这几天多去关心下他,看着点他,要是他再出什么事,我这个办公厅主任就等着上听证会吧”想到最近有人要弹劾女仆学校的管理问题,萧子山就头大。

“萧主任,你放心吧,我和子光、富贵也正准备去看看欣武呢,我这酒都准备好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保证完成任务”

“嗯,好,把他们叫上就对了,拜托你们了,把他灌醉总比让他到处跑好”

杨欣武落寂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是傻瓜,程永昕想利用自己,他一开始就知道,之所以还是被人家牵着走了,除了实在担心继红的安危外,还源于杨元老的不甘心——他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居然不能发挥一点影响力!必须静静的等待判决!这是个什么JB元老!他走上教育岗位,一方面源于对教育事业的看重,认为总有人需要去做默默无闻的工作,另外也是因为想远离元老院里各派系的斗争。但远离了权力斗争,也就远离了权力中枢,他知道自己只要抹着眼泪,在元老院议会说一句话“我尊重法律,继红受到法律处罚是他罪有因得,但她毕竟是我在穿越初期一起度过的女人,更是我未出生孩子的母亲,所以我的家始终有她的位置。”应该就能得到执委会的同情,就能保证继红的得到一个相对温和的判决,但是……这样太他妈窝囊了!我TM跑到这个时空还要受这种窝囊气的话,当初不如接受银行里的惩罚,拿低保维生,出去追债算了!MD,就许你们操弄政治,搞什么院外活动、政治交易,就不许我们来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教育口必须要蹶起!

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时,却发现张智翔带着袁子光、李富贵揣着几瓶酒,笑呵呵的在家门口等着自己。

“老杨,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咱们哥几个好好唠唠”张智翔本来想在朗姆酒里加点果汁,想了想,干脆直接递给了杨欣武。

“对对,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和老李正在筹备制服美少女俱乐部,我们三人组又有事情干了”袁子光口水都差点滴到酒里了。

“啥!?这是个什么俱乐部,你们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我警告你们不要胡来啊”张智翔声音提高了八度。

“老大,我解释一下,这是很多元老提的建议,都是为大家的福利着想嘛”李富贵急忙解释道。

“我告诉你们两个,给我体面点,我丢不起那个人”

……

杨欣武直勾勾的盯着三个人,然后把一杯酒闷下了肚:“老大、老袁,老李,我问个问题,你们来这个时空是为了什么?”

袁子光和李富贵愣了愣,脑海里飘过人种博物馆、得天下幼女而教(交)之、制服诱惑等想法,没敢接话。张智翔顿了半响,思路一下子也没接上来。

“我们来这个时空,不就是追求一种新的人生?希望能成就一番事业,成为这个世界的话事者吗?我们原以为新时空有足够多的资源,背靠元老院,做好一点份内的工作,等组织发展壮大了,今后就有指点江山的机会,不过看来我们的想法都太天真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元老院就是一个大江湖,跟我们过去呆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一样!我们不去争取机会的话,必定会给边缘化,失去话语权!你看这次继红这事,老子除了天天跑到萧主任那里去干耗着,什么都干不了,今天还差点着了一个死女人的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今天只是没办法帮到自己的家人,明天等元老院的盘子越来越大了,我们的下场就是被发配去那些别人都不愿去的地方,你愿意去新几内亚、西伯利亚或者青藏高原当首长吗?”

“老杨,有这么严重吗……”张智翔作为校长,跟执委会上层、各个派系多少有些交流,这个情况他是看在眼里,却无可奈何,毕竟,来到这个时空的500废们,多少都是有些野心的。

“擦……还用你说,这个道理我们也早看出来了,问题是我们不像工业口那些人,有专业知识,也不像法学、金融、司法、民政那些人,有实际经验,至于那些强力部门,早八百年就被有野心的人占住位子了,你看看教育口现在这些人,老杨你还好,搞过银行会计核算,其他的尼玛个个都是执委会眼里“废物中的废物专业”出身,不酱油才怪”袁子光一下也激动起来,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老杨,你以为我们想这样啊,现在实权部门都被别人掌握了,院外集团也以这些实权部门为中心,你看宅党、法学会、五道口、青年军人协会那帮人不都是这样么,就是女王也有个跟基层直接打交道的社会工作部,我们教育口是清水衙门,大家就是聚起来,也说不上话啊,不围着裙子转还能怎么办”李富贵窝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嘿嘿,权力!那些人以为他们掌握着现在的权力,那谁掌握着未来的权力呢?”

“这个……这么说”张智翔和袁子光、李富贵面面相窥。

杨欣武笑了笑不说话,他站起来,拉开窗帘,远处港口和工业区连绵的灯光在闪烁着,他呷了一口酒,缓缓说道:“元老院目前蜗居在临高一隅,但是工业规模和政府治理模式在目前这个世界上已经首屈一指了,你看看工厂、军队、政府里用了多少归化民出身的工作人员,在元老院与基层之间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中间管理阶层。别说制霸全世界、征服大陆,哪怕我们占据了东南亚和南中国,这个管理阶层也会放大几十倍!形成一个新的官僚阶层!既得利益阶层!500废就是工作狂,也没法做到面面俱到的治理这个社会,最终会依靠这个官僚阶层!甚至在未来会跟官僚阶层形成某种利益共生体!也就是说新崛起的官僚阶层迟早会成为未来澳宋帝国权力阶层的一部分,特别是权力的实际执行层面。你们觉得汉弗莱跟哈克,谁的权力大一些”

“嗯,在可预期的未来,估计还达不到汉爵爷那种程度,不过官僚阶层逐渐掌握一部分权力,是肯定的”张智翔点了点头。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老李,你觉得呢”袁子光一下还没回过神来。

“擦,你脑子里除了制服俱乐部就没别的了吗? 老杨,你的意思我理解了一点,这个官僚阶层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肯定都是从我们芳草地的学生里层层选拔的,这样倒是跟我们扯上了些关系,但是然后呢”

“是啊,我们的门生今后会遍布整个帝国的各行各业,他们中的优秀者会成为一部分权力的掌握者,而我们作为他们的恩师,自然是有天然联系的,说白了,这未来的帝国权力,有一部分是我们能够直接去影响的”

“对!这样说来,我们教育口也不是那么不堪嘛”张智翔突然兴奋了起来。

“是啊,不过打铁还得自身硬,在这之前,我们教育口的诸位至少得拉起一套人马,在元老院打出声势,能够跟其他小团体进行利益交换,能够影响元老院的决策,逐步形成了一个成熟的院外集团,当我们那些门生未来坐上了高位,需要有人在元老院为他们说话时,自然会找上曾经的恩师的”

“呵呵,你这么说起来,我倒反应过来了,我们教育口其实跟各个部门都挺有谈判筹码的,芳草地的毕业生供不应求,各个部门的扩张都依赖我们提供的人力资源,以前我们老是傻呵呵帮大家解决问题,现在也可以提提要求了”张智翔得意的点燃了一支初晴限量版雪茄“欣武,说说吧 ,你这次想怎么办”。

“老大,我这次就是想把教育口动员起来,我们目前的优势除了学生的分配,还有就是酱油众往我们这里塞的比较多,人多就容易在元老院议会上把声势造起来,当然,我也是有私心的,我想利用这两个优势,跟法学会那帮人谈谈,看大家能不能找到双赢的节点,然后在继红的事情上,拜托他们尽可能的轻判,也许我不做这个事,也能得到轻判的结果,但是这样窝囊的过程,不是我想要的”

“有志气,我支持你,每次分配学生,不少部门都像大爷一样,我们早该团结起来,让他们吃吃憋了”袁子光想到自己亲自辅导过的一名大胸长腿的女学生,被魏八尺借到高雄去当机要秘书,就气不过来。

“这事要不要跟清白商量一下”

“老大,我看暂时不要,他毕竟是执委会成员,不好直接参与进来,以后请他多支持我们的工作就是了”李富贵兴奋得脸都红了,除了跟女学生谈心时,他很少会这样。

“也好,目前的关键是,老杨你准备怎么跟法学会谈,直接去找马甲?”

“马甲也是执委,直接找他不方便,我计划是跟安熙谈,不过我想请个两边都熟悉的人来当中间人,撮合我们双方”

“谁”张智翔吐出一口烟圈

“姬信!”


(未完待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