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女仆日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女仆日记
作者ID
百度贴吧 金正恩大将满赛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元老私人生活
内容关键字 女仆角度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女仆日记【临高同人】女仆日记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5-29
最近更新 2016-05-31



吾本名为雪利花,现为某元老之生活秘书,多年来,吾不解为何首长给吾改名为“雪风”,此名虽含些许诗意,然吾颇为不喜。不过无法,首长即为天,奴家既已为婢,自当听命于主家。

吾乃江西赣州人士,生于官宦之家,母为婢妾,日虽衣食无忧,吾母女却备受主妇欺凌。幸自幼入塾,学有五年,因而粗通文墨,琴棋书画虽不精,却略懂一二。

待豆蔻时,奴家相中一落魄书生,尊名“叶凉忱”,叶君虽贫寒,却清秀俊美,风度素雅,吾心早已属他。

每至子时,叶君便会越墙而入,与奴家私会……。时夜黑风高,奴家与他,甚美甚快活……

然好景不长,叶君之事为父亲所知,他命吾与叶君不得再来往。然叶君乃一性烈之奇男子,怎肯退却。便道:“吾叶凉忱不介意奉陪到底……”父亲命人揍之,凉忱遂卒……

奴家自此整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父亲雪飞仁,乃是泰昌年的进士,后为赣州府尹,一时声名显赫,家财万贯。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吾的家道中落,其实颇为唏嘘。

父亲相貌魁伟,英姿不凡,才华横溢,文能吟湿作对,武能骑马射箭,余暇时,好吹箫,音韵动听,三日绕梁。

忽一日,一宗亲过赣州赴广州,父殷诚接待,待晚宴后,宗亲屏退众人,独留父亲于书房中,曰:“听闻雪知府好吹箫,不知真假否?”

答曰:“然。”

宗亲道:“善。”遂解衣宽带,出巨根,猥然笑曰:“来吧。”

父大骇:“王爷,微臣好吹箫,乃是指音律之物,此萧非彼萧也。”

宗亲大怒:“今日之事,你吹也得吹 ,不吹也得吹!”

父曰:“不吹。”

宗亲遂狞笑,命四名爪牙,脱其衣,解其带,提枪上马,怒入菊花……

那一夜,府中传来阵阵哀嚎……

第二日,一条白绫系于梁上,父卒。

吾家遂中落……


树倒猢狲散,父亲故去后,大妇及其子霸占财产,将我母女逐出府中。

吾母女漂泊四方,讨饭为生,后幸得元老院拯救,遂被送往临高。

在临高,吾入女仆学校,学成后,为某元老挑走,吾遂成为该元老之生活秘书。

此元老,形貌中等,然比之一般归化民或土著仍高出许多。然其身形肥硕,面带眼镜,目光中有猥琐之色不断闪现,不善谈吐,然待我尚可……

入女仆学校,吾便知吾之命运。澳洲人装腔作势,名为生活秘书,实为枕席服侍之婢妾。

一路首长口中污言秽语,皆是叱骂澳洲人的高官,诸如执委会贪 腐、马督公专断、杜女王扯淡之类,吾心惊肉跳,恐隔墙有耳,飞来横祸,岂不祸事?然首长表情无所谓,依然痛斥。

入百仞城中元老之居所,吾主人曰此为单元楼,颇为新奇,入屋中,房间狭小,遂心生失望之意:澳洲人富可敌国,然其元老居所竟是如此寒酸……

关门之后,首长忽然饿虎扑食,将吾扑倒在地。吾虽心有准备,但仍花容失色。首长剥吾衣裤,喘息曰:“马蛋终于干到真人了……”吾居然思索首长之前所干非真人?

吾衣衫落地,首长提枪上马,狠命蠕动,还命我大叫:“快说‘娅咩德’!”

吾遂依首长,然心中困惑:“此‘娅咩德’是否为首长之前所干之物?”

此时,首长曰:“疼么?”

吾曰:“首长进来了吗?”

首长遂软……


四 澳洲人的日常

澳洲人所言所行、所思所用,皆与我族不同。

如“抽水马桶”,瓷制,白皙光滑,有若凝脂。吾初用不适,娇臀与冰凉之马桶相接,甚冷,黄白之物不出,后渐习之。

吾首长于某衙门就职,虽不出临高,然日出晚归。于家时,口中喃喃自语,常吐言:“卧槽泥马勒格大壁、肉包、忠竹席、福利、种子、好孩子片等等。”吾至今不解其意;后与其他女仆相谈,知其他元老称吾首长为“纯粗胚”、“死宅”、“逗壁”。吾不解……

澳洲人最为新奇之物,乃是一部黑色方形之物,上有“联 想”二字,吾不解。每至首长回家,首事便是打开此物,一团光芒映射而出,首长掏出一椭圆形黑色小盒,曰:“鼠镖。”吾思之:“难道此物专为捕鼠焉?”然新奇之处在于,首长用此物指挥大方盒若定,令人眼花缭乱。

首长用此方盒常做之事有二:

一曰打“刀踏”,如影戏一般,刀剑相交、光怪陆离;

二曰:与吾一同观赏“好孩子片。”

片中有澳洲娼妓,与不同肤色之人种相交媾,不同姿态,娇 喘 呻 吟,蜡烛皮鞭,甚是羞人。最令人惊讶之事为:有澳洲娼妓与驴马相交,驴马巨根粗壮,反复抽 插,令吾面红耳赤,心道:“澳洲人果然蛮夷。”

期间首长常提三名:苍景箜、萧则马莉雅、伯铎叶洁依,每见之,首长皆面红耳赤,命吾依其三人之态,与吾交媾,好不羞人……

五 首长之“能力”

吾首长虽年有二十五六,正值青春年少,火力自当旺盛,然……

每与吾于床榻相交之时,虽动作迅猛,然不过十秒,吾惆怅……

后得知,首长善撸有一日,吾曰:“首长不可再撸,岂不闻‘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首长怒曰:“撸是我的信仰,我撸我乐意。”遂翻身上马,与吾大战十秒。

如此有半年有余,吾欲求不满,遂问计于姐妹春花,春花涕泪曰:“妹妹自当知福,吾首长只有五秒……”遂与妹妹相拥而泣。

然拥抱良久,我与春花,突有知遇之感,四目相对,含情脉脉。

春花曰:“妹妹若有闲暇,可否到吾府中共同快活?也有几个姐妹想……”吾大喜。

至春花家中,首长出门,屋中已有三人,皆是女仆。

吾五人解衣宽带,其中一妹妹名曰“罗雨楓”,携身有一长柱型木制巨根,笑曰:“吾称它为‘小和尚,’姐妹们一起用它做快活之事。”

吾用之,嗯,有如云颠,快活无比……


3.0
2人评价
avatar
0

图一乐

1年
A
0

五百废加一起也就俩小时的事儿

1年
0

强无敌。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