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宋帝国的电力工业》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宋帝国的电力工业
作者ID
北朝论坛 眉间尺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科技,电力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宋帝国的电力工业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10-9
最近更新 2013-6-7
字数统计 (千字) 13.5



一、材料专家法拉第和物流大亨常凯申

法拉第看着高速旋转的电动机和高高喷起的格瓦斯酒液还有周围人群兴高采烈的脸庞,有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三年的伟业如同一场梦境一样,但是记忆里家里满地的鞋子,插满烟头的烟灰缸和凌乱的床铺的场景好像隔世一样。很快他从这种恍惚中回到现实世界中来,因为执委会的三大巨头和机械部的展无涯还有他的老上司老朋友常凯申朝他走过来了,

“老法,辛苦了啊,这可是名载史册的时刻啊,来,干一杯。”

“组织和人民会给你们记功的啊。”

“咱这电力事业是不是眼巴前就能开展了?”

“赶紧滴,我那就等着你们的电和电机呢,要什么尽管说。”

法拉第微笑着端着高脚酒杯和他们点头,碰杯,拍拍跟着他的团队成员的肩膀,还搂了搂那个喜极而泣的家伙。

这是在机械厂的一个生产车间,里面也没有特别布置,只是临时拿过来几张桌子和一箱格瓦斯酒,成功初刻的狂欢已经过去了,大家要么拎着酒瓶,矜持点的拿着酒杯,大家即使归化民工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已经是帝国最优秀的工人了,两年以上工厂生产经验和不间断的军事训练以及各种培训已经让他们成为有纪律有组织有文化工人阶级精英,他们虽然对自己生产的东西的用途茫然无知,但是他们能够按照首长的指示和图纸做出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事实上他们是整个临高工业体系中上万工人里面的佼佼者,在他们进入这座前所未有的大门之后迅速地学会了简单的数学,测量方法,基本的文字和理解这些文字所代表的意义,他们全部识图认图,他们是即将建立起来的帝国最坚实的基础。

法拉第自称是三国翼侯法孝直法正的直系血脉,当年他爹给他起这个名气就是想在他身上重新拉起法家的门第,当这个希望随着法拉第迈过三十而立还穷守一个城郊的变电站而变得愈发灰暗的时候,网上的那个帖子给他打开了一扇大门,一个有望恢复祖先荣光的大门。因此,法拉第就参加了穿越行动。

常凯申跟大家都碰了一下杯子之后,高举着酒杯,“大家安静,安静一下,今天,咱们自主研发设计生产的第一台三相异步电动机试制成功了,这是我们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从此,我们的事业就走入电气时代了,来,大家干杯!”

“另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执委会决定在天上人间给大家摆庆功宴!现在悠着点喝啊,晚上咱大家伙儿好好乐他妈一乐。”

从穿越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刚开始常凯申还高踞能源部委的高位,但是很快发现这完全是一个跑龙套的,在百仞滩的水电站和博铺的火电站完工之后,电力口的日常工作只剩下了运行和维护,由于无论电源还是用户都相当薄弱,无法形成大电网效应,电站运行需要大量精细地操作,而且毫无自动化设备的辅助,而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很快让电力口的那帮大少爷心灰意懒,纷纷转投他处,进入海陆军的,去计委的,转眼只剩最初的能源部长常凯申跟几个他苦苦挽留下来的“技术精英”,而常凯申对此也心灰意懒,将几块主要的工作分割给麾下的几名大将之后,开始不理朝政,对这边的事情不闻不问。全新投入企划院的各种物流工作中去了,电力口在遭遇到如此重挫之后,不可避免的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事故,甚至烧毁一台10k/400v变压器。从百仞滩到博铺的10kv电路被停用,那台被烧毁的变压器就是两边的发电机在并网之后因为博铺突然停电甩负荷不及时给烧的,事实上把种操作起来迥异的两组机组并联起来并且给两负荷极大不相称的地区供电远远超出了500废的能力,虽然电力口有修过发电站的,有干过电网调度的,也有写过智能电网论文的,甚至有设计过无人值守变压站的,但是这些不代表他们能迅速搞定一个由各种频繁启停的电动机用户所构成的电网。不过还好,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剩下的几位在只能依靠自己的情况下,纷纷重拾原来的专业书,终于在认真地记录了一年多的各种数据以及不断与工厂协调之后,电站运行终于稳定了下来。

到了1630年临高的发电事业终于稳定了下来,电力口的几位元老甚至有余力教会了几个归化民来辅助值守电站。但同时呢,电力也完全从上下关心的要害部门成了爹嫌娘不问的边缘部门。留在电力口的剩下的几位也纷纷找执委会企划院甚至组织部表示要撂挑子的意思。虽说电气革命是势所必然,但是对于一心创建伟大事业的电力口诸位大爷来说,这种比穿越之前还蛋疼的时间是一秒都不想多呆了。不过还好,执委会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电力作为发展的重中之重,被赋予极大的希望。而生产帝国自己的电机是将来帝国快速发展的关键,所以执委会给电力口下达了若干生产研发命令,同时对电力口要求的电机厂,变压器厂,电缆厂,小水电,小火电等项目都积极批复了,并着重要求机械冶金材料诸部门配合,尽快将帝国的电力工业发展起来,这些举动至少在某些程度上挽救了帝国的电力工业走向夭折的命运。

法拉第原本受到挫折的雄心再次燃起,他从小是在一个父母双职工的国营冶金厂长大,但是由于父母对国家电力部门金饭碗的真切认识和那几年大下岗的恐惧,他被报考了某电力学校然后毕业分配到某市郊区的变电站,这些经历也使得穿越后他进入电力口工作。

“••••••法拉第元老在此期间任劳任怨,完成和解决了现实情况下的多种技术困难,而随着这些困难的解决,他埋藏在家族血脉中的那个理想愈来愈灼热,那些理想和激情像火焰一样燃烧着他天才的研究能力。当时间转入圣三年的时候,帝国的电力事业万马齐喑。但是,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勇敢地站了起来,他就是法拉第元老!他在在这个艰难的情况下,开始着手研究电机的制造,而不久后,执委会和企划院的希望也恰到好处的来到了电力部门的办公室,这时候法拉第勇敢地挑起了研究电机的重任,是他将极有可能熄灭的电力工业重新燃烧了起来!


••••••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他和后来的物流行业巨擘常凯申的深厚情谊给他带来了很多原料方面的便利,而帝国在未来的东亚电网超高压输变电系统、喜马拉雅超级电站、长江梯级电站也获得了常凯申运输集团的巨大支持,他的仁爱和善良将永远照耀帝国。”

           (摘自人民出版社《元老院画传•法拉第传》)


电机最重要的除了定子的铜绕组之外就是在转子上的软磁材料,理论上只要能倒磁的软性材料都可以,铸铁,铸钢都可以达到目的。其中软铁软钢,也就是含碳量比较低的钢铁曾经长期应用于发电机和变压器的铁芯,直到二战后美苏英日还都对此有过大量的开发和研究。但是软铁软钢电阻率低,涡流损耗大,最关键的是会发生铁心老化,需要更换。而且经过“专家”们的计算和核实,低碳钢的磁导率和硅钢的磁导率差别比较大,恐怕造出来之后会与从旧时空带来的电机图纸在尺寸和参数上相差极大,而大家并没有重新设计电机的经验,也没有破釜沉舟大干一番的意志,所以选择了突破硅钢。虽然说现有设备热锻的硅钢会与旧时空冷锻的硅钢在参数上有略大的差异,但这比铸铁铸钢那种差距在数量级上的强多了。但是由于第二次反围剿时期被封锁导致原料困难,所有前期的工作基本集中在搜集资料和在matlab上建造模型,等马袅钢厂建成之后,项目组终于可以利用在博铺的几个小高炉来试验硅钢的材料和性能,最后终于在夏天的时候得到了稳定并且磁滞回曲线良好的硅钢材料。这个时候,无论在何种时空,法拉第都堪称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了,当然,在这里他是一名杰出的材料学专家,金相专家。

•••••••••••••••••••••••••••••分割线••••••••••••••••••••••••

区里学电气的貌似不少,我这是当初电机学刚刚过,看吹牛更新进度慢下来了,忍不住写点儿,硅钢的制备我上网查资料没查到什么,貌似现在都用冷轧硅钢片了。而且还有电机用得冷轧无取向硅钢而变压器要用冷轧取向硅钢,这个东东属于冶金材料的,我这一句带过去得了,感觉热轧硅钢片技术难度不是很大,多试验几次就出来了。至于电机,刚开始做电动机比发电机要简单多,而且铜绕组轧制也不是很难,不需要复杂的冷却系统,空冷就行,用铸铁来充当机壳,以现在临高的能力,绰绰有余了。至于发电机的制造,我再想想,下章说吧。

改动了一下,小说里面常公的ID不明,貌似吹牛也每台怎么让他出场,另外法拉第这个是一时兴起,因为真实历史中法拉第确实曾经研究过合金钢,而且据说他有一阵子就是在伦敦的皇家学院里跟炒菜一样炒钢••••••

二、自然和科学杂志

事实上,鉴于一年半以来法拉第在冶金和材料方面洒下的汗水,企划院一直试图劝说他放弃电力方向去主持材料冶金方面的工作,因为到目前虽然临高的钢铁工业开展得如火如荼,但是材料还是边缘学科,穿越众中有一大把的材料专业毕业的,但是里边大半是高分子,陶瓷之类将来几十上百年都没影子的东西,剩下的几个学金属材料的也基本在钢厂为季老板鞍前马后去了。

经过几个月的运作,当前马袅钢厂基本上了轨道,所以企划院开始准备将这些人慢慢拉出来,开始研究合金材料,而法拉第这么一年半的辛勤和汗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其专业水准早已超过了原来的那几位材料专业人士,加上他对冶金和电力行业的了解,所以企划院甚至执委会的几位经常会话里话外婉转地建议法拉第扛起更重要的担子,为穿越大业做出更好的贡献。

法拉第之前忙着造电机,没怎么理这个茬。另外的话,不用想大家都知道电力将来是个什么东西,这个行业将来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法拉第甚至不敢想象自己站在将来那个电力帝国的顶峰上。不过眼巴前穿越众还连自己的发电机都没搞起来呢,这次电动机的制造成功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而已,想一想百万千瓦级别的汽轮发电机,八十万千瓦级别的水轮发电机,一百二十万千瓦级别的核岛发电机,再看看眼前这个还不到十个千瓦的电动机,远远不够班啊。法拉第长叹一声,吩咐几个打杂的把刚才喝完的格瓦斯酒瓶子都收回去,然后跟旁边的几员研究员说,把这次的试验数据记录下来,回头大家把自己负责的那块都赶紧搞定,咱们拼在一起发个核心,大伙也过几天花天酒地的日子。

执委会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之后,由于各个部门的工作逐渐分离,大伙不再经常聚在一起,而且原有的论坛也因为大家白天忙工作晚上忙做功而慢慢荒芜下来,所以由蒸汽朋克俱乐部和模型俱乐部联合发行了世界第一份学术期刊:《自然和科学》,此刊由科技部钟利时任主编,另有在机械冶金轻工诸部门以及电气材料精密仪器等专业水平最高的人,在这里就暂且认定为某专业方向学位最高的,来担任编辑和审核人。期刊上边除了工业各部门最新工作成就和生产结果,主要是比较详细地介绍其产品功能和性能,以及研究过程,希望给大家带来灵感。当然由于众宅穿越前对发核心期刊都不陌生,写论文虽然很烦,但是由于采取了积极的稿酬制度,大家尚属踊跃。此杂志每月一期,发放到每个元老手里,作为资讯的补充,也好使各个专业人士能及时了解到其他部门的工作情况,以尽快应用最新的技术发展。本来大家强烈呼吁建立帝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国防科工委,但是考虑到当前三个部委职能重叠而且现在企划院基本兼职这三个部门的角色,最后在议会上的提案也被毙了。目前的企划院对科技项目立项流程基本是两类:一类是企划院直接要求下面的专业小组进行某项目,另外一类是元老写项目申请,要求立项,经企划院审核批准立项之后再拨给物资人员和经费。这个时候学术期刊也就成为众宅申请项目必不可少的参考资料,而且现在基本是投稿就发文,稿酬也比较优厚,尤其是跟字数有关,所以大家都会把整个研究和生产过程写上去,基本都在万儿八千字以上,有人甚至废寝忘食搞出来过五万字的论文,因为他把所有试验记录和工作日志都作为附件投上去了。这本杂志的针对的目标群体就是现在的元老和将来的大学毕业生。

现在临高的工业体系其实就是一个初级的产学研综合体,而且,这里的学指的不是归化民,而元老!在将近五百人之中,有三百来号各种经历的理工科宅男,但是这帮人中对冶金,机械,化工几个重要领域有切实的工作实践的也就那么几十号人,其他的基本都属于又宅又无能的废物,就算掌握点儿知识技能,也基本上都是屠龙之术。所以,要想生活的更好,大家只能按爱好和安排去在自己建造的厂房和设备之前学习那些1800年代的基础知识,这让很多人极其蛋疼和郁闷。因此为了每个外出的机会大家恨不得打破头来,尤其知道郭逸的骄奢和常师德的淫逸之后,每个外出的机会都能看到花样百出的求职方式。出事的可能性吓退了一部分人,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其他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觉得老子能够横行天下的傻大胆,这也是女仆革命的重要因素之一。虽说女仆的发放有效地缓解了这方面的要求,但是仍然有人不断地在寻找各种能够作威作福欺男霸女的渠道。杜雯已经在各种场合对这种思潮进行了蔑视和嘲讽打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丁点儿来自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怒火对这种人的堕落思想毫无影响。对这些人有影响的是自然和科学杂志的稿酬中配发的天上人间入场券。

反围剿时期裴小姐回到临高后,在宅男们的强烈要求下,为临高建设了一相当惊艳的天上人间会所,回到广州后广州局立马买来一批还算对得上元老院胃口的女孩充入其中。议院中各元老对如何利用这个资源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口水战,最后企划院强制将此立为元老院的私有财产,不对外开放,同时采取入场券制度,将此券跟大鱼大肉以及各种奢侈品放在一起作为元老工作的一种激励手段。当然,最近在台湾和济州岛开分基地也让一部分野心家宠宠欲动,跟苦逼的临高相比,不管在哪,即使是一个小厂,那也是一方诸侯,无冕之王,吃大拿小欺男霸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当然,组织内部也因势利导,暗地放出风声,去两个基地开分基的民政人员要牢牢政治把关,但是工业口的是视其技术水平和管理能力来定,具体就是在杂志上登载的文章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是否在临高的工业体系内从事管理工作。

企划院和军委下辖的几个工厂一直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效率低下,当然,这种建立在流水线和标准化基础上的效率比同一时代甚至原时空20世纪之前90%以上的工厂要高,但是在恨不得所有的机器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企划院眼中,这种效率已经低到令人无法接受的程度。其中归化民的知识和技术因素是导致这个后果的一部分原因,而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合格的生产车间管理者。企划院曾经试图将部分元老放在车间当工段长或者小工头,但是效果极其糟糕。所以企划院还是保持了原来一直跟归化民一起工作的一批元老的车间职位,同时逐步从归化民中发展合适的基层管理人员。同时让几位曾经在日企车间干过的元老对一部分勉强合格的元老进行相关知识培训,这些举措部分缓解了当前的生产问题,但是对于那些意图建立十亿工业人口帝国的工业党来说,这个问题严重地影响了将来的帝国是否成功。现在有很多元老对工业化的意见大概有如下:

一就是尽量的大规模生产,不搞遍地开花的小产业,尤其对于钢铁,冶金,化工,重要设备的机械制造等等(这片这阵子脑袋有点乱,想清楚之后补上)生产基地越大越好,产量越多越好。

二就是尽量可能的提高生产管理水平,优化生产线。


••••••••••••••••••••••••••••••••••••••••••••

关于科技部,我觉得科技部一定要设立,但是目前的情况下所辖范围应该比较窄,因为许多大型的科研项目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在临高位面上只有企划院有这个权利了。而相对的,类似无线电,钟表,透镜等所耗人力物力比较少的可以由企划院委托科技部来研究,这些东西对机械和冶金的配合要小得多,而且有一个专门的高科技部门也是群策群力的好地方,比闭门造车好多了。

三、发电机会议

在第一台实用型电动机成功生产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十点,企划院就主持召开了“机械冶金化工电力科技等部门关于发电机自主研发生产事宜”的会议,会议采取U型会议桌再加旁听席的方式,也就是在一个相当大的会议室内,一边是主要会议参与者坐在U型的会议桌旁边讨论,另外一边摆几排长凳作为旁听席,其他想参加会议人员可以了解会议的过程,同时如果想要发言的话也可以举手进行发言。这也是穿越众们逐渐步入正轨之后采取的一系列提高效率的措施之一,比如每次这种学术型的会议会预先在各个食堂,住宅区和论坛上发出通知,如果谁要是有兴趣,就可以来参加,甚至驻外人员也可以从无线电上收到这些通知,他们也可以写一段简单的意见发回来在会议上进行讨论。

会议上采用的一台透射式投影器,在座的穿越众们对这种投影仪也颇为熟悉,比如代表企划院跟邬德一起参加会议的钱六石。对于钱六石来说,这种投影仪是他在小学和初中时代所遇到的最先进的多媒体设备了,甚至他还帮老师做过很多的幻灯片。现在谁也没心思花很长的时间去在电脑上做PPT,而且现在又没有互联网,很难从网上去下载那些贴切的图片和素材,只能自己手画,自己在电脑上手画的话还不如直接在塑料片上手画呢,而且在这种讨论会议上,一个简单的示意图就足够了,更何况大家经常都是一会儿一个想法,当别人发言的时候自己画完,别人讲完之后自己把手边画好的示意图放在上面就可以开讲了,还能边说边涂改,与黑板结合起来,实在是为了穿越众量身制作的大杀器啊。当然,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是谁要求企划院购买的,购买的数量也就二十台,一直沉睡在企划院的一级管控材料单中间,直到钱六石某次仓储例行检查时突发整理癖,在乱七八糟的材料单中看到这个标为投影器的东西,然后找到包装箱他就知道这是什么了。不过虽然一样买了很多备品备件,但是企划院一如既往的抠门和谨慎让他们仅仅批了一台在临高使用。

钱六石来穿越纯属一时脑子当机了,之前他在一家电站设备公司的国际工程部门搞了两年发电站的施工安装计划,因为国际金融危机的缘故他所在的项目资金链断裂而合同中止,他那阵子闲着没事干就开始逛论坛,发现穿越话题之后挺感兴趣,后来趁出差来了趟训练营,然后一时脑抽就没回去。等被警告旷工多日之后,索性辞职不干了。再后来,再后来想挽回也来不及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幸好他觉得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由于加入穿越组织时间比较晚,等他来的时候基本已经万事俱备了,而他又已经散尽家财裸身投效,连个投名状都没有,关于购买多种水轮机,汽轮机,锅炉,燃气轮机和各型发电机的建议也因为随便一台机子就要成百上千万而被毙掉了了。幸好他之前弄到了大量的各种发电设备的制造图纸,勉强给了自己一点我买了船票的自信。可惜的是他的图纸中容量最小的发电机组是5000kw的,而次小的就是3万5千kw的,而现在穿越众连制造500kw发电机的能力都没有。不过现在钱六石算是企划院中对发电厂最了解的人,属于既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的人,所以这次就来主持会议,他看昨晚宿醉的几个电力口元老也精神抖擞地坐在会议桌旁,平素在论坛上和平时对电力比较注意的几位元老也都在旁边的条凳上,等十点整的报时汽笛响过,便清清嗓子说:“昨天我们大宋帝国首台自主研发生产的实用型电机成功下线了,这个进步对帝国的重大意义我就在这不多说了,我代表代表企划院向研发生产前线的诸位致以热烈的祝贺。”

等掌声过后,钱六石接着开始说:“电动机的成功只是帝国建立过程中很微小的一步,虽然我们已经开始使用大规模使用蒸汽机,基本上就是这个世界是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但是,蒸汽机的使用受到了场地,交通,煤炭来源等等诸多的限制,而且安全性极低,其高能耗和相对较低的能量密度不足以满足我们快速发展的事业。所以呢,尽快进行电气化建设是势所必然,而电气化将必然对我们的事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和突飞猛进的崛起,所以元老院上下,执委会诸位同志,企划院诸位同侪都切切希望尽快发展我们的电力事业。我们的电力工业的发展,就寄托在诸君身上!”

“现在我就之前在论坛和其他会议上的讨论的结果简要的说明一下今天的会议议程,还希望大家补充我所没列出来的:

第一,我们的硅钢片能否持续稳定生产?产量能达到多少?


第二,虽然我们从原来时空带来了一批11kv/400v变压器和几吨变压器油,但是显然远远不足以我们即将在台湾,在朝鲜,在湄公湄南三角洲所需要的。所以我们怎样才能造出自己的10kv/400v变压器,我们能不能造出更高电压等级的比如35kv,110kv的变压器?我们能不能找到变压器油的替代品?我们需要多久的研发试验过程,需要何种材料才能制造出这些设备?

第三,目前来看我们的发电方式基本就是两种,水电和火电。

在水电方面,我们面临的问题有:水轮机的制造,蜗壳的制造,这两个看起来还好,机械和冶金的几位看一下手头的资料,我觉得技术难度不是很大,但是调速器怎么搞?另外整台机组的冷却采取哪种冷却?水冷和油冷需要的密封垫圈能否解决?水泵和油泵能造得出来吗?励磁采用永磁还是自励?需不需要干式变压器?电机保护我们能达到什么水平?

在火电方面,有没有造汽轮机的必要?跟直接用蒸汽机带动发电机那种更合适我们?我们如何控制发电过程?发电机组的制造应该尽量标准化还是尽量匹配具体需求?

第四,10kv条件下隔离开关的安全性是多少?怎么解决断路器的问题?怎么解决避雷器?我们能搞出来PT和VT吗?关口电表呢?除了变电站的二次设备,水电和火电发电厂的二次设备我们能解决或者避开吗?

第五,我们现在的电力运行状况适合电网还是一个点一个点分开运行?如何培养这些运行人员?

第六,调相机貌似难度不是很大,需不需要尽快试制一台出来?

第七,如何解决电缆的绝缘材料,或者如何规避这些需要绝缘的地方。

目前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咱们这里仅作技术类问题的讨论,其他问题请大家在最近的议会例会上提出。


钱六石说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暂且不提将来的电力公司体制问题,因为无论谁都知道这个将来会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巨无霸,电力局啊,谁不想养个这宠物,将来拿它都能对抗国家了,旧时空新电力法喊了十多年,就是不敢落锤,你敢我就敢涨价,我就敢断电,谁怕谁啊。所以执委会虽然没有对此公开讨论,但是基本对此很有默契的进行压制,放任甚至怂恿原来的电力部门大佬常凯申去做物流,又一直试图把隐隐约约有凝聚电力诸人的核心人物法拉第往材料专业方面安排。事实上旧时空中铁路和电力能够在央企分崩离析的十几年里坚持下来,除了因为垄断地位之外,另外一个就是因为刘志军和李振亚。这种一个坚定的核心再加上所处的有利位置模式造就的垄断帝国既在那个脆弱的时代保护了蹒跚学步的中国,同时又尾大不掉将中央视为无物。从坐的屁股来看,无论是执委会还是企划院都不想有这么一个怪物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内,所以大家心照不宣地对电力方面进行了分离行为。而这种过早的防微杜渐直接造成了目前电力方面举步维艰。钱六石也不是看不出来这些,他不想新时空中的电力公司变成原来那个爷传子,子传孙的子弟家族事业,同时也对企划院某些生硬的做法嗤之以鼻,比如对电力工业的看法和做法,电力工业,跟机械工业相比,顾名思义,生产机械的叫机械工业,同样,只有生产电力的才是电力工业,只有从发电机安装好之后发出来电才是电力工业的一部分,而放在加工厂房的发电机那是机械工业的一部分。法拉第再强大,他就算能把他旁边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他也是只是机械工业的重要一部分,跟将来的那个庞然大物屁关系都没有。不过,钱六石敲了敲脑袋,这个也难说•••••••••••••

不过钱六石很快发现自己高估了大家的技术能力,他提出来的问题除了法拉第解释了当前电机发展概况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站出来针对性地回答他的问题,在法拉第说完话之后,大家暂时的发了一阵呆之后,很快有人提出了利用直流电的可行性。随后在法拉第坚定的交流电才是王道的反击后,这位元老列举了包括大名鼎鼎的爱迪生和开尔文对直流电的支持以及公元2000年后中国的直流电应用。随后就被某八卦元老义正言辞地指出当年爱迪生利用手中的通用电气的财势和个人名声来诋毁和压制他手下可怜的办事员特拉斯发明交流电的故事,但是最后交流电还是突破了无耻资本家的压制和威胁,成为输电的王道。随后八卦史学家立即指出交流电的成功其实是特斯拉靠着西屋电气老板的财力达到的,当年的通用电气并不是垄断性地无所不能。

好吧,当特斯拉被提出来之后,特斯拉伟大的地球-大气电离层共振输电也被人想起来了,随即大家就其原理和实现进行了轰轰烈烈的讨论。

后来的后来呢,会议室里一片暄腾:

•••••••••“烧死直流的异端!”•••••“天上地下,唯我大气传输!”••••• “把交流的保守派分子吊死!女仆充公!!”

••••••••“我操,上次你丫直勾勾地看我家凤姐,我离开办公室的两分钟你他妈干嘛了!为毛我家凤姐脸红红的!”

•••“丫也就三秒钟,两分钟几个回合都下来了”

•••••••••••••“哈哈哈哈哈•••••••••••••••••”

眼看会场乌烟瘴气,钱六石作为会议主持人,坐在那里脸红一阵白一阵,不过也快到吃饭的点儿了,等食堂饭点的钟敲响之后,这段在历史书上记载为成功的胜利的有这重大意义的大会才暂告一段落。

中午吃饭的时候,法拉第端着临高出品食堂用木托盘找到在旮旯里的钱六石,坐在他对面,“钱富帅,咱们这会怎么他妈开这样了,咱得明正朔诛邪佞啊。”

“得,我怎么知道这歪楼歪成这样。咱下午不能让这帮孙子乱扯了”

“你那几个问题提的太空了,关键是这样,你不能把这些人都当成是像咱这样对整个电力行业有比较清晰认识的啊。”

“对,我觉得我犯了形而上的错误,指望狗嘴里吐出象牙来。”

“下午咱们不能继续这样了,这样吧,我觉得现在大家最关键的是对基础的资料都没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虽说咱们也在自然与科学发文了,但是你别指望大家会看每一篇文章,这种技术文换你你能全部都看下去?”

“嗯,对,这样吧,下午咱们这么这么着•••••••••••”

“嗯,好!”

下午两点半,大家吃饱喝足回家睡了一个小午觉之后,陆续又来到会议现场。等大家人来齐了,钱六石清了清嗓子,站起来说:“同志们,弟兄们,早上通过热烈的讨论,嗯,虽然没有达成什么共识,但是大家坦率地交换了意见。现在呢,我希望咱们呢下午就不要歪楼了。”

“各位老少爷们,咱就别扯直流和电离层内输电什么的行不。直流要是行的话,英国人德国人苏联人早搞了。在核聚变发电搞出来之前咱先不扯电离层输电的。大哥你要是真想搞,您来••••”法拉第赶紧在旁边捧哏。

“嗯,这样吧,我们还是先让法拉第给大家讲讲电力工业,讲完了咱们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法拉第拿着自己中午赶出来的一叠玻璃片走到投影器前,放了一片在上面。“大家都知道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气革命,但是电气革命跟蒸汽革命很重要的一个区别就是,蒸汽机的发展是不断地在细节和工艺上的改进,其基本理论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同时也没有重大的理论变动。而电气革命从开始一直到二战后的一百年时间,是实践和理论共同发展的。1820年,奥斯特发现了电流磁现象,也就是电流会产生磁场。1831年电磁感应定律被我的前辈迈克尔•法拉第发现,也就是切割磁感应线会产生电流。之后一直到1844年才有第一台工业用的直流发电机,是专门用来电镀的。直到1873年发电机和电动机才被串起来,在此之前都是发电机发电存储到电池中,然后再带动电动机。至于励磁方式从永磁磁铁变为电流自励磁是1867年西门子大大写的论文。而现代电枢,也就是鼓形是1872年西门子公司的阿登尼克设计的,电机的补偿绕组和叠层铁心一直到1885年才出现。而通用的三相同步发电模式也是1887年才出现”

“我说这么多呢,是说我们完全没必要去完全照着原来的的科技树再走一遍。比如说我们昨天试制成功的电动机就是按照带来的图纸制造的,也就是原时空国标中的Y系列三相鼠笼异步电动机,现在已经基本通过了技术验证,我们以后就可以批量制造0.75~37kw之间的电动机,这个基本上能满足我们当前大多数车间对原动机的要求了,要知道一个10t的电动吊车需要的电动机也不过15kw而已。而且这个系列的电机需要的硅钢片,小的不过几公斤,大的不过一百来公斤,而且从原时空三十多年的经验来看,这种电机是经得起考验的。而硅钢的制备方面,我们已经建了一套电弧炉来制取硅粉,这方面除了硅粉制备有点吃电之外,遇到的技术问题基本已经解决,而硅钢合成冶炼方面,我们需要能耐受高温的石墨坩埚,下一步希望能在马袅重工业区修一个硅钢片的制备车间。”

“话再说回来,大家有一个误区,就是所有有关电的都该电力口来管,其实是这样,电力工业,顾名思义,跟机械工业一样,制造出机械的是机械工业,制造出电力的才是电力工业,也就是发电站是我们的,但是造发电机不是我们的,事实上造发电机是机械工业的一个分类,我在这里扯几句,咱们的机械行业有沉迷于傻大黑粗蒸汽朋克文化中不能自拔的趋势,我们在机械那几个村镇级的破厂子里放着一百多号元老成天把自己当钳工用,这他妈算什么事啊,我认为已经成熟的生产链上必须要把元老解放下来投入到其他需要元老的地方来,我们弄个电动机叫天天不响叫地地不灵,想要找个玩机械的元老来帮忙还他妈都翻白眼,我这不是他妈给自己挣家产,老子是为了大家的未来和明天•••”

“吭!”下午抽空赶过来的乌德听着听着不对劲了赶紧警告,法拉第白了白乌德,“好吧,话再说多了就得伤感情了,经过执委会和企划院的批准,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个独立的电动机生产车间,暂时由我来管辖,但是我希望有更加专业的机械专业的同仁来把这个厂子做大做好。”

“好了,法拉第的介绍先到这儿,我跟大家继续说一下吧。”钱六石怕法拉第三言两语再次犯二,赶紧截话题,“其实呢,企划院早就想要把我们的现在各个工厂用的原动机从原来的蒸汽机改成电动机,但是呢,因为硅钢和各种绝缘和密封材料一直迟迟没有启动,所以这些计划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

“现在我们得这样,先看需求,然后看咱们能给出什么,目前对电力有要求的是这么几项,有缺漏的大家可以补充。一个呢就是各种工厂,目前主要是在百刃城的轻工业和机械,博铺的重工业和马袅的钢铁工业,如果我们电力供应足够的话,我们准备在马袅的下一期冶炼炉上用电动机,还有在三亚和鸿基的采矿。第二呢就是照明和电报电话,咱们的灯泡也马上能制造了,将来在主要的城市肯定要普及电灯电话电报什么的。然后呢第三就是军事和前敌需要,就是需要便携容易使用的类似于前时空柴油发电机这样的东西。"

(直接来大纲吧,写来写去就是屎。)

目前临高需要建百刃滩水电站,就不用引流那种了,直接上大坝,现在的进度应该大坝已经建成了,然后把带过来的那套1MW的发电机安上。

开工建设一个电机厂。除了生产Y系列的电动机之外,可以批量生产100kw以下的低速风冷永磁发电机(这个暂时不用电刷),可以由锅驼机和蒸汽机带动,如果将来有柴油机也可以由柴油机带动,甚至可以再小型水电站由水轮机带动,机端电压400v。目前这种低压等级的电机的绝缘问题用云母片和云母纸已经绰绰有余。这个系列的发电机轻便便携,可以用在作战后勤中心,指挥部,或者工地上,发电机和电动机的组合将会比蒸汽机极大地提高效率。

在马袅建一个钢厂的自备电厂。

建造从百刃到马袅,博铺到马袅的10kv输电线路,钢芯铝绞线现在造不出来,可以直接用裸露铜绞线,镀锌钢的技能点不知道什么时候点开,点开之前的线路塔可以暂时用木电线杆代替。

至于380v的电线绝缘,暂时可以用麻布缠铜丝后刷漆来代替,多注意经常更换应该能顶用。

点开电刷的技能点,开发直流电机。在舰船上使用直流发电机和直流电动机。(船用的蒸汽机转速不恒定,无法保持50HZ的交流电,我觉得在更高的技术点开之前还是用直流电好了)

研发大容量,也就是1000kW以上的,包括有较为复杂的机械系统,冷却系统,电气二次系统等的水轮发电机组,鉴于旧时空的海南大多数水电设备都在这个水平线上,最大的也不到一万千瓦,而一旦攻克这个系统的研发制造之后,穿越众起码对生产一万五以下的水轮发电机组不会再遭遇到大的难题。而更大的机组则会面临量变到质变的问题,不过要面临那些问题就得是在鸭绿江上修小丰满电站的时候了。同时,开始进行蒸汽轮机发电的预先实验性工作,当然这个会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但是火电是将来工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在东亚的土地上,适合发展工业的地方都会距离水力资源丰富的地方有很大的距离,所以要发展工业,就要预先发展火电,火电的研发一定要预先起步。

(对了,要么简述一下发电到输电的过程,吹牛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回个贴问。)

原动机(水轮机或者蒸汽机)——发电机——机端变压器——母线——变压器——隔离开关——断路器——隔离开关——输电线路——负载端变压器——电线——客户。

在原动机方面,后面需要研制更大功率的原动机。水轮机方面,包括进水的球阀(需要油泵动力,油泵需要密封系统和高压管道,密封要陶瓷和橡胶,管道起码要无缝钢管和防锈漆),涡壳和水轮机(涡壳需要压力钢管技术,水轮机需要更加精密的加工水平和施工安装水平,另外还有液压调速器),蒸汽机没玩过,能自己转就行,觉得500马力,也就差不多是370kw已经是蒸汽机的比较高的极限了吧,接下来还是转向蒸汽轮机和燃气轮机,这俩,专业的来说说吧。

发电机现在的科技树就是:不断试验各种成色硅钢的磁滞回曲线,尝试做冷轧硅钢,铜条那块我不熟了,然后还是精密程度,另外就是油冷和水冷系统,需要循环水,氢冷的将来再说吧。对了,电刷要搞其实很快的,估计几个月就差不多了。电刷出来了就能搞自励磁和直流电机了。自励磁意味着更大的功率,直流电机能船用。

变压器也是两快,变压油和硅钢。

母线的话,我觉得这里还是用架空铜绞线,实在不行找些棉麻塞进竹筒里套着,竹筒要是干的,外面涂防水漆。

断路器的话用多油断路器,就是把隔离开关放到油容器里面。

输电线路我前面说了,用裸空铜绞线,虽然重了点,多栽电线杆就行。铝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铁线电阻太大,比铜也轻不到哪去,最关键的是电路里面的铁线基本很快就锈光了,尤其在这种海边和潮湿环境下。所以还是强烈建议用铜绞线,电导率和强度都足够。

220v的电线就用我说的麻布缠铜丝好了。经常更换。

另外就是电气二次,我觉得现在连小小的电流表和电压表做出来的可能性都比较悬,虽然暂时可以用存货,但是这方面肯定要发展,然后起码需要十多个元老分成十多个方向去研究。学IT和计算机的都可以往这里来赶。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