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定国西南》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定国西南
作者ID
百度贴吧 风雨叶绿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云南,曲靖
内容关键字 民族风情,矿工起事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西南剿匪记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8-14
最近更新 2017-10-10
字数统计 (千字) 4.1



一、民工元老马士龙

元老院对云南的攻略是被逼的,后世某历史学家对帝国的历史研究后评述道。

1635年,元老院攻略了梧州后,此后经元老院商定,为更好地消化已占地区,暂停大陆攻略,伏波军进行休整,由治安军接替与明交界防务。迟至1636年,元老院与明在动态平衡中,只有广西前线偶有匪人袭扰。

1636年夏,由于元老院的大陆攻略破坏云南广西与广东的经济联系,导致明控区出现异常的饥荒。4月,云南洱海卫新兴矿工起反,一日后攻下洱海卫千户所城,矿工领头者为北胜州人杜文秀。洱海卫距大理按察使司,路程不过四十里,但当时的按察使郑祥广很是庸碌,迟迟不组织镇反。杜文秀本是永北卫三川坝千户所逃兵,他在攻下洱海卫后,拉拢了卫所的有战斗力的士兵,向北成功地偷袭了宾川卫所城,于一个月后,在永北千户所兵马如龙、马德新、徐元吉等的配合下,永北也落入叛军之手。永北有千户所5个,百户所50个,如果按明初的标准,永北卫应当有兵士25000人左右,当然,现在是崇祯年间,真正能上战场的难以估计,不过杜文秀拿到了永北,实现了他的梦想,他和他的11个主要将领,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将这个反叛的大火烧到了全云南布政司,并于1637年7年在云南驿建立了都城,称为天师国,自称是元始天尊下凡。

明时的永北卫是明朝在滇西武力基础,杜文秀能拿下永北,主要是永北的能上战场的士兵都去了广西防备髡人了。但永北一旦落入杜文秀手里,使得滇西再无他的对手了。

1637年未,曲靖军民府刘世弟向元老院递降表,经执委商议,派三营九连阳邺率部受降,由李军任曲靖最高行政长官。阳邺和李军均为元老,可见帝国对这次行动的重视 。1638年春,伏波军扺达曲靖府城,伏波军的威武令曲靖人大为震惊,但在街头巷尾传得最久的却是新到万户的两百多个一模一样箱子,11个小妾公然骑马进城,还有这些人的服筛。

马士龙看着17世纪的曲靖古城,心中感慨万千,叫起了跪在一地的众降官,进了城。17世纪的曲靖,人口只有三十来万,在当时云南已是人烟茂盛之所了,汉人在这里主要是采矿,银矿聚焦了近千的江西人,在嘉靖年间,银矿主要由官家组织开采,但很快由于各级官员的黑手,很快入不敷出了,嘉庆六年竞只上交银二十六两。之后官家便放弃了自己开采的想法,改由民人自采,官家收税了事,在矿所在地的大平地建有官房,专理矿税。除此之外,还有少量汉人从事农业,这个时代土豆、红薯、玉米还没有传入,这里仍是一个饥饿之地。

马士龙出处某事业单位,不善于人际交往,显然,这一点使他在二十一世纪吃了不少苦头,“这个垃圾社会垃圾人”,这是他的口头禅,在被他口中的垃圾人欺负了几次,一怒之下便加入穿越集团。在穿越的时候,他背上一个大型登山包,两手各一个彩色条纹的民工包,几乎是弯着腰爬上船的,这种引人注目的打扮使他受到了维持秩序的李军的特别检查,幸好没超重。实际上,马士龙的的财产是五个大包,还有两个他逼着他的好友,一起上船的龙强背着。

在以后的日子,马士龙将他包里的东西在元老间进行交易,并在近一年的时间将财产变成十五个大包。在东门市繁荣起来后,他的财产更是多了不少。当然,他这种行为在元老间引起了不少质疑,将他的财产充公的呼声一直都有,但马士龙聪明地选择以物易物,现场交易,并对某些领导优待,随着元老们的制造能力提高,物质生活大为提高,大家也就不在意了。



二、治理的难度

马元老对曲靖的认识,那就是早餐是烤洋芋,中餐是洋芋饭,晚上是炸洋芋。显然,二十一世纪的曲靖不是很好,那么十七世纪的曲靖也不会好到那里去的。怎么让十七世纪的曲靖人爱上自己,这个问题阳元老在来的路上想过不少次,归结起来那就是有艺术的杀人。在马元老看来,最应该杀的是投降的刘世弟大人,不过他已经投降,不好这么干,当然马元老也没放过他,就在昨天,他和他的军官们及全部家属们全都去临高的路上了,相信企划部的人对此很高兴,何况他对官的定义相当广,与军民府有一点关系的都算上,为曲靖军民府看守大门也被他算作是伪明的官了,为了加强效果,他对当官的家属们的定义也相当广,就在昨天,他把帮他找齐军官及其家属的衙史及其家属也送上了去海南的路。这样一来,马元老的名声在曲靖就可以止小儿啼了。

马元老对洋芋没多大的兴趣,曲靖的经济在这个时代,除了屯田就是银矿了,木头很多,可惜运不出去。在阳元老看来,要发展曲靖,当然是继续挖矿。“晚上没什么好吃的,只好继续吃菌子了。”就在阳元老为晚饭发愁的时候,一场危机正等待着他。


太和矿,大平地坝子。

徐成良从分金房出来,阴着脸。他的眼前,太阳的余辉照在蚂蚁山上,黄黄的毫无生气。但徐成良知道,这山里全是银子,可惜属于自己的少得可怜。刚才在分金房里,洞头陈文红说是奉知州俞嘉言大人的令,粤西的髡贼来到了曲靖,马上要来老厂了,这些贼人杀人不眨眼,所以每个银夫要献日获银一半,以充军饷。本来银夫们所得的银子仅够一天的衣食之用,这下子饭都吃不了。银夫们当然没这么老实,想要抢了银子了事,可是陈文红身后有显出两个兵来,大家都光溜溜,谁也没信心打得过,只好看着堆在地上的银子被陈文红拿走。

徐成良在饭铺碰到了同是天神洞里出来的王合,陈有田,陈有房,还有操正等人,便凑在一块吃饭。要是往日,今天是出洞的日子,大家都会大吃一番,还会喝酒,今天谁也没要酒,饭便吃得沉闷。王合叫饭铺老白毛送水上来,谁知半天也没人回应。王合道:“老白毛,你他妈再不出来,我烧了你的铺子。”天神洞的银夫们都是江西老表,平时便是以王合为首,这天大家都不痛快,陈有田见没人回应,就去灶下抽了一根柴火,扔在棚子上了。操正道:“有田,走了,做么事?道尊下凡表演要开始了,去看看。有良,起来了,愁也没办法,我们去求求天尊,转一下运,谁不定下洞能碰着银娃子。这个天尊听说是沂州来的,很灵验的。”

道尊法会就在官房,是老厂方圆十来里唯一有大树的地方。银夫们大都是江西老表,本地的人不干这个,他们种田开饭铺。有些银夫们爬够山神洞,也想开开铺子,都被本地人打跑了。江西老表们几乎个个都没女人,不下洞的时候就很无聊,所以这个半年来的道法会很受欢迎,连官房的税监们都去经常去看,他们每天都讲故事,隔七天还表演天仙下凡,时间都选在晚上,在场地插上一圈火把。讲故事们是仙童,表演的天仙都美貌的少女,银夫们甚是喜欢。今天是天仙表演的日子,所以尽管大家被扣了银子不爽快,但日子还得过的嘛,场子里还人满为患。

江西老表们到了场子,人倒是不少,可表演还没开始。王合在人群里钻进钻出,回来告诉大家,曲靖城被南方来的短毛妖人占了,官房里的人都跑了,法会的人也跑了,连表演的家伙都没带。大家听了都很不安,没得看了,众人议论纷纷。徐从良突然摇摆起来,他像醉了酒爬上了戏台,大家叫他好几回他也没听到。他拿了演戏的浩然巾戴上,将桃木剑举向天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你们这些小人,看我太上老君,灭了你们。”桃木剑左忽右挥,"看,起火”,众人抬头看出,官房真的起了火,桃木剑插上地,“地动,埋了你们。”王合,陈有田等和徐成良比较熟的众人面面相觑。操正突然道:“从良刚才是不是吃了杂菌了。”这时大地突然动了起来,大家跟着陈有良一样,东摇西忽,好半天才好。王合眼睛斜视了操正一眼,操正看出了警告的意思,却不明白为什么。突然,王合大声叫道:“元始天尊下凡了。”并跪了下来,王合大声喊了好几次,众人左右瞧瞧也都跪下了,并且大叫:“天尊下凡了。“



二、曲陀关的人

  

老远望妹不多高,一个胸前两个包。

那天那日落我手,只会肿来不会消。

半夜三更到妹家,妹家甜家煮南瓜。

是好是歹吃一碗,…………   


白沙江的边上的土戏台上,一男一女呀呀地唱着山歌,许多山民背着篓篓站着看。要是几年前,杨立屏早就凑过去。她过去很喜欢山歌,在他出生的杨龙寨,她的孔雀舞和山歌是山间的精灵一般,汉人的官每次去了,头人都要叫她在寨门的泥地里跳上一回。不过这些汉人的头人都死了,他们的头就挂在不远处曲陀关的城墙上,现在城里的头人们都是些他们的神灵,有的会吐火,有的能吃掉铁钉,这些神们前几天占了这里,每个人头上绑着红色的头巾,都是刀枪不入的。他们与之前的头人不一样,很是喜欢演戏,城里每天锣鼓声不断,十分热闹。甚至城外的白沙江边也摆出了现在这个戏台,杨立屏有些害怕那些汉人,她不敢进城里,只在这江边看看。她解开胸前的抱被,小心把女儿小彩琪放在地下,再把背篓放下,将里面的菌子朝外摆着,期望换回几天的口粮。忽然人们朝西口涌来,后面跟着一队人马,手里拿着鸟统,大刀,杨立屏抱住女儿,菌子只好任人们踢翻,最后变成一地的垃圾。

江边集市的场地最终变成了满是死人的坟场,许多是包着黑色的头巾,那是夷人,还有短衣长发的,便是汉人了。杨立屏幸运地活了下了,官军这次对曲陀关的突袭规模不大,实际上根本就没有靠近城墙,他们集市劫掠一番就退走了。杨立屏被一个拿着予的小兵拿住了,小兵本来要戳死她,但看见她的脸便停了下来,抽了她一杆子,便去抢她的女儿,是一个戴着头盔的人救了她,他要她跟着走。

曲陀关里的人也没有反击。在江西老表王合的努力下,徐从良变成了真武大帝下凡,尽管操正明明记得当时王合喊的是元始天尊下凡,可现在他也不敢说什么了。大家都传说,只要徐有良睡觉时一翻身,就会发生地动,只要头前伸,张目和吐舌头,就会发生火灾。在大平地矿工们的要求下,他们一起来了曲陀关再次表演了这个奇迹。曲陀关的千户以为矿工造反了,跑了,大家人心惶惶,于是便起火了,这伙矿工便莫名其妙地占了曲陀关了。


云南在明未的概况,我的认识是这样的

一、云南到广东的路过于艰险,用元老院的力量去获取云南的经济利益是不划算的;

二、我看的资料,估计明未云南人口不足四百万,人少地广,有矿产但难运,少数民族众多,各种力量破碎;

三、我认为元老们是现实主义者,这种无价值的云南,没有多少人支持攻略。

所以,我设计导致攻略的原因就不是经济益产生,主要理由有两条

一、元老军官的独走倾向,在借助明国官投降成风的条件,导致接收部队越走越远,形成了连锁反应;

二、皇汉的华夏情节;

但我没想好怎么设计这两点,所以暂不更新了。

4.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