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少年中国说》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少年中国说
作者ID
百度贴吧 圣天使高达38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基础教育,课文
内容关键字 闹临高,劫少年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少年中国说》不定时更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6-14
最近更新 2015-06-14
字数统计 (千字) 2.5



想用《少年中国说》来毁一下卓大侠的三观,如果有不合理之处请各位指出来


卓一凡不知道这个时期的小孩学习兴趣最浓、求知欲望最强的时候,而且他们对首长拥有的鬼神之力,更是崇拜无比。一听卓一凡说读首长书没用,便皱起眉头反驳道:“谁说没用,我将来学到首长的知识,就可以种出更多的大米,织出更多的衣服,产出更多的钢铁,造出更大的船。”“那也还是农民,匠户,读这些书再多有何用。”“老师说我们是祖国的花朵,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有生力量,未来的世界是属于我们的。”卓一凡一听,心中冷笑道:髡贼原来靠画大饼来唬弄百姓的,泥腿子就是泥腿子。这下更加坚定了他要劝这位少年走正道的信念。“你要知道髡贼……澳洲人不读四书五经,不是心向教化之人,你看他们遵卑不分,男好不防,礼乐崩坏,在临高这穷乡僻壤之地到处大兴土木,定是盘剥百姓得来的,而且法度极为苛刻,稍有不慎便遭罚款或去劳改营。特别是对待广大士绅,不说优待——简且是苛待,比暴秦淫隋还过,一看他们就不是坐拥天下的人。反观当今圣上,勤政俭勉,大有励精图治之意,终有一日消清内患外忧,到时上下用心,这髡贼就是土鸡瓦狗尔,汝之所学反而无用……”说着说着,这少年连打起哈欠,卓一凡无奈,也只能叹惜道:“孺子不可教也。”

过了一刻,两人无话,少年看出卓一凡并非强盗恶人,也壮起胆来跟他说话:“叔叔,你可不可以把那些书本拿出来给我看,我过两天要测试,考不好要挨罚的。”卓一凡本想说不给,但又转念一想,我可以从书中入手,扳倒那些歪理学说——髡贼粗鄙不文,书中定是有许多漏洞。先拿出数学,都是一些符号,犹如天书一般,看了一会头晕脑涨,换一本,是自然科学,看了一些内容,比如天为什么会下雨,为什么会打雷,这些都是本时空浅显易懂的道理,但是对这个时空的人是深奥无比,卓一凡本想用雷公电母来扳倒它,却发现细看一下,说得有理有据,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叔叔,你别翻了,随便拿一本吧。”少年见他左翻右翻也找不出一本书来,便急道。“拿那本语文给我看吧。”卓一凡拿出一本封面标着语文的课本,坐到少年的左边。“翻到19页,对,就是这篇《少年中国说》。”



这篇《少年中国说》是清朝末年梁启超(1873—1929)所作的散文,写于戊戌变法失败后的1900年,文中极力歌颂少年的朝气蓬勃,指出封建统治下的中国是“老大帝国”,热切希望出现“少年中国”,振奋人民的精神。文章不拘格式,多用比喻,具有强烈的鼓励性。具有强烈的进取精神,寄托了作者对少年中国的热爱和期望。本来这篇文章是放到初号班的课本里。但教育部觉得这是一篇很好的洗脑文,所以节选出三段放到小学部的课本里,作了修改,把涉及到清朝、欧美的内容删去,作者还是要保留,谁也不敢盗用,本时空也没有人去查证这位“澳洲文豪”。被称为小学部最难的一篇课文。卓一凡粗略看了下,词意通达,不像一般髡贼的白话文,难道澳洲也有“好文章”之人?文中还有一些画线部份,便问:“这画的横线是什么意思。”“老师说这几段是重点内容,到时考试可能会出。”卓一凡一听,心道伪朝未建便开始有舞弊,看来这髡贼也活蹦不了几年,便有了鄙视之意。往下细看,一开头写着:“泰西人称明朝之中国也,一则曰老大帝国,再则曰老大帝国。呜呼!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恶!是何言!是何言!吾心目中有一少年中国在----澳宋中国也!”看到这里,卓一凡心中一惊,这比喻朝廷为老大中国,髡宋为少年中国,这是铁实的反书呀!一定要留下这本书,逃回大陆后直呈皇上,让朝廷发兵过来,不能让这卧榻之虎醒来。再往下看,“……故唐虞以前为胚胎时代,殷周之际为乳哺时代,由孔子而来至于今为童子时代。逐渐发达,而今乃始将入成童以上少年之界焉。其长成所以若是之迟者,则历代之民贼有窒其生机者也。譬犹童年多病,转类老态,或且疑其死期之将至焉,而不知皆由未完成未成立也。非过去之谓,而未来之谓也……”竟然羞辱圣人学说不合时宜,这摆明是为“以髡变夏”背书。“……自余历朝,莫不有之。凡此者谓为一朝廷之老也则可,谓为一国之老也则不可。一朝廷之老旦死,犹一人之老且死也,于吾所谓中国者何与焉。然则,吾中国者,前此尚未出现于世界,而今乃始萌芽云尔……”看到这一段,卓一凡已经按捺不住,暴跳起来,大声喝道:“尔等恶子,本可作安安饿殍,却沉迷于髡贼的歪门学说,今留你性命,日后必将涂毒中原百姓。”说完拿出手中短刀……



卓一凡拿起手中短刀,正面运劲,往少年要害部位冲刺时,突然伤口发作,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少年看见这异常举动,也吓了一跳,“叔叔,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卓一凡用双手撑着自己盘坐起来,双手张开,绕了半圈,再打了一个太极便调整一下气息。稍息片刻,睁开眼睛看见那少用即恐惧又关注眼神看着自己,不由羞愧难当,心里暗骂自己:卓一凡呀卓一凡,你是正道之人,切勿冲晕头脑,行这恶人之事,你这样与残暴不仁的髡贼有什么分别?髡贼无非是用小恩小惠来诱惑这些莠民,我也可以,想到这里,卓一凡便转用和蔼的语气来少年说道:“小兄弟,莫怕,刚才我只是伤口发作,唐突了点,对不起了。我看你也是勤奋好学之人,莫要在髡贼这里浪费时间了,要不你跟我走,作我的仆童吧。”

卓一凡说出这话,好像忘了自己现在是逃犯身份,只心中的一口气,你髡贼有小恩,我也有小利。

但这少年好像并不领情,“我在这好吃好喝,干吗要给你做下人。”

卓一凡听了一征,这少年太不识抬举了吧,不说平时府中下人,就是门派中的师弟也是争相讨好他,以能侍候他为荣,但他没有放弃。“要不你跟我拜入师门,如果你对学武没什么兴趣,我也可以安排你去上私塾,有的私塾还会经常请一些大儒来授课,虽说你并一定能够中举,但是有个秀才功名也是光耀门眉了。”

“那里的学校包饭吗?有肉有鱼吗?”

“这个无碍,我可差下人送过去。”

“我生病了会有老师同学去看望我吗?”

“这个……我会帮你找大夫的”

“过年过节,有大官会带上米和油到我家慰问吗?上次有个首长去我家了,全村的人都羡慕死了……”




“……”

少年一连串地问了几个问题,卓一凡竟然无言经答。这些问题要搁在以前,谁会为这些泥腿子考虑这么多,赏口饭就行了。他自认为这次刺髡是为了解救黎民百姓,让他们安安份份当良民。但是他却没有发现,澳洲人在这里的所作所为,正在唤起人民的热情,激起人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而这,也是他所害怕看到的……


3.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