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崔二白结婚(又名马督工乱点鸳鸯谱)》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崔二白结婚(又名马督工乱点鸳鸯谱)
作者ID
百度贴吧 springwood1987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名著改编,轶事,家庭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崔二白结婚(又名马督工乱点鸳鸯谱)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3-17
最近更新 2017-03-22
字数统计 (千字) 2.3



一楼给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结党营私臭味相投的魔条和崔道长

1 神仙的忌讳

元老院有两个神仙,元老圈里无人不晓:一个是看星星的二诸葛,一个是做飞艇的三仙师。

二诸葛原来叫关近水,当年做过条子,抬脚动手都要论一论规章制度,看一看白道黑道。三仙师是新道教的二把刀,每月初一十五都要顶着红布摇摇摆摆装扮天神。

二诸葛忌讳“不宜观测”,三仙师忌讳“米烂了”。这里边有两个小故事:

有一年四月十一,二诸葛看了看历书,又掐指算了一下说:“今日不宜观测。”十二日是周五,他历年就不在周五和周末做什么,又不曾观测;十五倒是个黄道吉日,可惜天上有云彩,虽然勉强看了一看,却没看到什么。但是这三天,萧子山连续三个晚上,确认了笑王星和女王星(有人说是萧主任讨好李潇侣,这是赤果果的污蔑!)邻家有个元老,吃饭时候在街上碰上二诸葛便问道:“老汉!今天宜观测不宜?”二诸葛翻了他一眼,扭转头返回去了,大家就嘻嘻哈哈传为笑谈。

三仙师有个儿子叫二白。一天,卞玉京三仙师那里双修,三仙师坐在香案后唱,卞玉京跪在香案前听。二白那年才九岁,晌午做捞饭,把米下进锅里了,听见她爹哼哼得很中听,站在桌前听了一会,把做饭也忘了。一会,卞玉京出去小便,三仙师趁空子向二白说:“快去捞饭!米烂了!”却不料就叫卞玉京听见,回去就传开了。后来有些好玩笑的人,见了三仙师就故意问别人“米烂了没有?”


二 三仙师的来历

三仙师崔汉唐下神,足足有二十年了。那时三仙师才二十五岁,刚刚买了女仆,是元老院第一个S级女仆。女仆是个老实后生,不多说一句话,只会在家里死受。元老院里的女元老们感觉着崔汉唐太孤单,就慢慢自动的来跟崔汉唐做伴,不几天就集合了一大群,每天嘻嘻哈哈,十分哄伙。

女仆看见不像个样子,有一天发了脾气,大骂一顿,虽然把外人挡住了,崔汉唐却跟他闹起来。崔汉唐哭了一天一夜,头也不梳,脸也不洗,饭也不吃,躺在炕上,谁也叫不起来,母子两个没了办法。替他请了腐道长,在家下了一回神,说是三仙师跟上他了,他也哼哼唧唧自称吾神长吾神短,从此以后每月初一十五就下起神来,别人也给他烧起香来求财问病,三仙师的香案便从此设起来了。

道姑们到三仙师那里去,要说是去问神,还不如说是去看圣像。三仙师也暗暗猜透大家的心事,衣服穿得更新鲜,头发梳得更光滑,首饰擦得更明,宫粉搽得更匀,不由青年们不跟着他转来转去。

这是三十来年前的事。当时的青年,家里都是子媳成群,所以除了几个老光棍,差不多都没有那些闲情到三仙师那里去了。三仙师却和大家不同,虽然已经四十五岁,却偏爱当个老来俏,小鞋上仍要绣花,裤腿上仍要镶边,顶门上的头发脱光了,用黑手帕盖起来,只可惜宫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上了霜。

老相好都不来了,几个老寡妇不能叫三仙师满意,三仙师又团结了一伙孩子们,比当年的老相好更多,更俏皮。

三仙师有什么本领能团结这伙青年呢?这秘密在他儿子二白身上。


三 关小芹

关小芹,是二诸葛的闺女,穿越之前有一次和关近水上街时智斗两个骗子打,曾得到十佳少先队员的奖励。说到她的漂亮,那在元老院想当有名,元老们见到关近水都要叫声岳父。

关小芹六岁时候,他爹就教他识字。识字课本既不是《常识》《算术》,也不是诗词古韵,而是从恒星、行星、彗星、卫星、星云名等学起,进一步便学些《通俗天文学》、《诺顿星图》、《天文迷的夜空导游图》、《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恒星物理》等书。关小芹从小就聪明,像那些沙罗周期、赫罗图、星座、折射反射望远镜什么的,不几天就都弄熟了,二诸葛也常把她引在人前卖弄。因为她长得伶俐可爱,大人们也都爱跟他玩;

这个说:“小芹,算一算哈雷彗星啥时候回归?”

那个说:“小芹,给我看看星象!”

后来二诸葛因为说“不宜观测”误了行星发现,老婆也埋怨,庄上人也都传为笑谈,小芹也跟着这事受了许多奚落。

那时候小芹十三岁,已经懂得好歹了,可是大人们仍把他当成小孩来玩弄,好跟二诸葛开玩笑的,一到了家,常好对着二诸葛问小芹道:“二黑!算算今天宜不宜观测?”

和小芹年纪相仿的孩子们,一跟小芹生了气,就连声喊道:“不宜观测不宜观测……”

小芹因为这事,好几个月见了人躲着走,从此就和他娘商量成一气,再不学他爹的懒惰。


四 二白

三仙师崔汉唐和女仆前后共生过四个孩子,落了两个儿子,大白二白。二白当两三岁时候,就非常伶俐乖巧,三仙师的老相好们,这个抱过来说是“我的”,那个抱起来说是“我的”,后来二白长到五六岁,知道这不是好话,三仙师教她说:“谁再这么说,你就说‘是你的叔叔’。”说了几回,果然没有人再提了。

二白今年十八了,元老院的轻薄人说,比他爹年轻时候俊俏的多。青年小姑娘们,钱多多,张子琪什么的,有事没事,总想跟二白说句话。二白去洗衣服,马上姑娘们也都去洗;二白上树采野菜,马上姑娘们也都去采。

吃饭时候,邻居们端上碗爱到三仙师那里坐一会,南海农庄上的人来回一里路,也并不觉得远。这已经是三十年来的老规矩,不过小姑娘们也这样热心,却是近二三年来才有的事。

三仙师起先还以为自己仍有勾引姑娘的本领,日子长了,姑娘们并不真正跟他接近,他才慢慢看出门道来,才知道人家来了为的是二白。

小二白跟小芹相好已经二三年了。那时候他才十六七,原不过在冬天夜长时候,跟着些闲人到二诸葛那里凑热闹,后来跟小芹混熟了,好像是一天不见面也不能行。元老院上也有女王愿意给二白跟小芹做媒人,三仙师不愿意,不愿意的理由有三:第一二白是金命,小芹是火命,恐怕火克金;第二小芹生在十月,是个犯月;第三是二诸葛的名声不好。恰巧在这时候山东府来了一伙难民,其中有个老李带来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因为没有吃的,愿意把姑娘送给人家逃个活命。

三仙师说是个便宜,先问了一下生辰八字,掐算了半天说:“千里姻缘一线牵。”就替二白收作童养媳。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