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崔道长的质询会》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崔道长的质询会
作者ID
百度贴吧 千里之眼伊利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元老内网
内容关键字 质询,新道教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崔道长的质询会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2-01
最近更新 2016-12-01
字数统计 (千字) 6.0
阅读推荐
同人活动荣誉 2016铁拳爆菊大出血奖杯-出线-s.png



@梦回汉唐我为尊 昨天晚上睡觉去了 今天早上才看见 现在写一篇质询会

背景: 巫蛊案结案,崔道长在广州开始宣传新道教的宣传和推广,但是在元老院内部有很多无神论元老反对,后来反对呼声越来越大

“简直欺人太甚,我们这群干实事的元老在外面都有生命危险,他们在临高说三道四,不熟悉斗争环境。” 崔汉唐对付盟发着牢骚。付盟劝解道: “崔道长你也别太生气,毕竟他们没有亲身经历,关键是这个过一个半月要质询会,我们要是回应得漂亮,那就是新道教的一个转机啊。要不要你找谁帮你参谋参谋。” 崔汉唐没好气的说道:“我们自己答对吧,这还要找元老帮忙那这不就是说咱新道教没人了吗?” 付盟推荐了一个人选,:“你看秦瑞雨怎么样,前一阵子你保护风水,秦瑞雨就帮咱们新道教搞的舆论宣传,而且秦瑞雨还让你帮忙盯着道众的言论方向。”

崔汉唐问道:“找他? 这可是个标准的软硬不吃的主。还标榜自己是保守鹰派工业党,他不是管意识形态吗?好嘛,张口闭口就是利益,简直比财政院还财政院。” 付盟接着说道:“秦哥说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就是他不是标榜自己保守派和右派吗? 保守派重利务实,宣传方面咱们跟他合作不少,而且秦哥这人写提案直接利落,而且这人辩论技术有点高。” 崔汉唐想了想,就约了秦瑞雨吃饭。

秦瑞雨说道: ”老崔,你是因为这个论坛上面对你不利的消息多来找的我吧,咱们元老就大开天窗说亮话,直接点。就算你不来找我,我都要申请去给你当辩护去。你看我这边就在写辩护词呢。“ 崔汉唐一脸惊讶的看着秦瑞雨:”我靠老弟你这么好? 有什么求哥帮忙的?是不是插画方面要哥帮忙?“

秦瑞雨用双手支撑着脑袋,叹了口气说道:“为了利益,在加个前缀就是为了元老院的利益,什么东西不是越像旧时空就越符合元老院利益,我们要结合具体情况推行政策和执行方针。老崔,要是解决这个辩护词,就是两个矛盾,一个是这个元老院掌握宗教武器跟无神论的矛盾,第二个就是新道教和天主教的矛盾,是不是这样? ” 崔汉唐说道:“的确是这两个方面” 秦瑞雨接着说道:“有矛盾怎么办,扩大利益就好了,没有什么矛盾是多一份利益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多一份。辩护词我就围绕着这两个方面写。” (下面还有)

秦瑞雨接着说道:“道长,本键政局扛把子对这个新道教的理解有一点个人建议,与其说老崔你搞的是道教,不如说是披着道教的宗教武器或者说是披着道教外皮的思想武器和统治工具啊,以后你要有什么提案,你别就说一个新道教,你找几个合伙的部门一起联名,举个例子,你就说修道观吧,你就可以找我们宣传部再加一个政保局,然后再跟医学方面的老刘一起写,你就这么写,道观可以作为一个监视的好场所,欢迎政保局的人来加入新道教执行任务,在道观旁边建卫生所来宣传这个我们元老院先进的医药水平,然后可以更好的采集舆论样本也能更好的宣传政策。把蛋糕做大了不就行了吗。我帮你忙,于公是新道教这个武器拿来对付旧思想很顺手,于私我们还是同事不是?今天我就发帖子,要给你当辩护,辩护词明天晚上发。 ”


”什么?秦瑞雨要给崔道长当辩护人? 老秦当年反驳中国人没有宗教就叫没有信仰的观点简直不要太狠,讲道理这人应该是无神论急先锋啊,怎么要给封建迷信当起辩护人来了?“ ”那个是不是给人一种内定啊,就是硬点的感觉?“”貌似质询会没有辩护人这个先例啊?“ ”这个又不违规,但秦瑞雨这战斗力·······基本上要辩论那战斗力无敌,依稀记得秦瑞雨当年就新闻权限范围问题跟潘潘争论,简直全程高能,不愧是宣传部新锐。“ 一天之后,秦瑞雨就把辩护词贴在了bbs里面。

第一部分:元老院是否应该发展亲元老院的教派

先说明一点,本人属于工业党。首先我们要想明白,都说宗教是落后思想,宗教是劳动人民的精神毒品。21世纪,就拿老共举例子,废除宗教了吗? 没有啊,政治书里面怎么说的,用communism来引导宗教发挥积极的作用。在现在17世纪更是这个道理了。而且崔道长和宗教口搞的是宗教吗? 不是啊,是披着道教外皮的统治工具和思想武器啊,同志们,宗教这个思想武器,咱们不用反动势力就会用,这次巫蛊案,是不是这个道理。我们要扶持这个新的这些教派来帮助我们打开思想阵地,移风易俗,反对对元老院不利的思想,反封建。发动宗教斗宗教不也挺好吗? 咱们对土著的政策,要多讲利益多讲现实,咱们不是21世纪的宣传方针,要学这个土改和老式宣传方针,少谈主义,多谈利益,支持土地政策,能够一天吃三顿饭。加入天地会,农业收入翻倍,全年能吃红番薯。就这个意思。结合17世纪的特色宣传方针,你说我们赞同不赞同元老院新教派?我说赞同 。我就明确说了


第二部分 元老院发展新宗教是否妨碍工业化进程和思想建设

元老院的很多元老站的是这个观点来反对这个东西,但元老院的权力是什么? 有一切世俗事物宗教事务和思想事物的解释权。怎么解释?当然是按照我们的利益,我们的阶级利益来解释啊,什么阶级利益?世俗派工业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来解释啊。这点我跟崔道长扮演的都是这个阶级利益话事人的角色啊。我们应该拿着这个宗教武器去推行工业化,你不能二话不说把武器给扔了啊。再说论据,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在欧洲推动了解放思想和宗教的世俗化,是不是对资产阶级有利的举措? 然后推动了文艺复兴和解放生产力? 把宗教仪式变简单然后资产阶级就有了思想解释权。旧时空欧美发达不发达?工业化水准高不高?不是还有大量信教人口吗? 然后结合现在广州攻略,新卫生活动,防疫工作,推行新文化,推行新货币政策? 宗教方面出没出力? 工业化要面对的是土著,你直接跟土著讲工业化这个东西他们没概念的,咱们让新宗教起到一个改良思想土壤的作用不是很不错吗? 崔道长也发了这个宗教的思想改造方面,不正是元老院要求的新公民该具备的东西吗? 还是那句话,东西好了就要用,不能放下来,要么别人就会拿来收拾你。至于这个神话工业和科学水平,我个人感觉不妥,这个我就不做辩护了。但是总体上新宗教是对元老院的工业化推行和新政策推行是有利的,贡献是很大的。


第三个问题 新道教可不可以打着澳洲国教的招牌

我觉得可以,大陆政策面对的是中国,亲和力更大一些,国教又不是就这一个教,tg政策不就是有信不同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的自由吗? 道教毕竟传统宗教,亲和力大,方便传播? 这有什么好处?大陆攻略渗透不就方便了吗? 这样不就更能方便对外情报局和这个政保局还有对明攻略的实施了吗?

综上所述,我认为我认为崔道长在广州也没干别的,大概干了三件事,第一个就是确立了新道教在道教中的中心体系 第二个就是防疫工作,方便元老院统治 第三个就是破了巫蛊案如果还有什么就是用新道教一律要起到宣传作用,这对我们思想工作的命运有很大关系,当然帮助政策推行也是很大的。很惭愧,做一点小小的辩护,谢谢大家/(真正的粉丝都知道这段话来自哪里)

接着,秦瑞雨在下面补充道: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新道教来谋求更大的利益,卖书,推广医药,什么对外情报局,宣传舆论之类的,咱们对新道教的开发还是不充分啊,要多用这个来谋求元老院利益的最大化,而不能老是想着弄个什么大新闻,把宗教口的同志批判一番 。我们要代表元老院的利益,要代表元老院的发展方向 要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我不是站在个人利益上为道长辩护,我觉得我们的这个政策应该从利益出发而不是主义,实事求是,结合17世纪大环境搞生产力升级和思想改造。我们再也不是群众了,我们是统治阶级,是精英是官僚。这个东西我一直强调。说好听点叫精英阶级的觉悟,能不能从利益出发,多开发利益?


下面的回复各种各样“开门,跨时空水表” “ 代刷质询会,带你飞,你躺好别说话,刷666就行了” “秦瑞雨这是要凯瑞啊” “全场最佳” “还是分蛋糕那一套,不过本工业党服了。”

还有的元老问了几个有关的问题,秦瑞雨能解答的做了解答,不知道的就说是“新道教具体事务,回去再议”进行了回复。

在回程的路上,秦瑞雨问了一些问题,并且跟崔汉唐商讨了商讨辩论对策。“老崔,具体工作你来答辩,大方向,法理,意识形态由我答辩。‘ 然后秦瑞雨一双眼睛扫视着新道教的各项工作,当然秦瑞雨和崔汉唐两人让卫兵回避了。

秦瑞雨扫视到半道突然间看到了这一条突然之间对崔道长说道:”老崔,这一条你给解释解释吧,这个可是大新闻了。“ 那一条是三清像跟首穿三杰有相似之处。

崔汉唐说道:”的确有这个想法。“ 秦瑞雨这时候一脸”妈的你太坑了,老子不带你上分“的表情,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个完全可以把你打道冷宫?这元老院内部搞个人崇拜是大忌,我们内部是共和!!!!你知道如果我反对你,还想把你整死我会怎么说吗? 崔道长故意把三人像画作神像来给土著讲个人崇拜。这是向共同纲领挑衅。真的,我要是站你对立面我肯定给你扣一个大帽子。“ 秦瑞雨叹了口气,说道:”还好有补救空间,就说这个只是气质像,上位者不都是这个气质吗? 你以后慢慢微调给调回去,你美术毕业的,别告诉我你没办法。“ 接着秦瑞雨说道:”老崔,以后千万别搞这个,我不会提醒你第二次,要不是我现在也有了拉人的心思,看到这条完全可以不帮你。“

崔汉唐问道:”拉人?“ 秦瑞雨说道:”你也知道我对圣母和公知看不惯,元老院鹰派和保守派的话事人就是我,也需要广泛的支持,但没想老丁的票有点高,不过平局已经很不错了。我算是老美那边非建制派,以后不是要团结群众吗?“ 接着秦瑞雨说道:”你也知道,我对所谓的民主派和白左绝对的嗤之以鼻,所以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我这片辩护文,可以说第二段也是完全站着工业元老的利益出发写的东西,他们肯定知道我就是跟他们是方法上的分歧。下面这个个人崇拜的问题我去解释。”

接着秦瑞雨说到:“老崔以后你也改改方法,以后提案多说利益,多说具体利益,多说大家感兴趣的利益,别嫌我俗,我都说了我是保守派官僚了”

发布会依旧照常举行,不过这次第一次引入了辩护人制度,秦瑞雨则是坐在旁边的位置。第一个提问的是杜雯:“崔元老,你在道教进行宣传的时候说元老院的合理性用了神授这个观点,这算不算是落后思想?” 这个问题让秦瑞雨接了过去,秦瑞雨起身之后向大家鞠了一躬:“我自愿来替崔元老进行辩护,那么要了位置就要打输出不是?这个问题就我来解答。在旧时空,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着来确定政权法理合理的传说,中国有炎黄二帝,罗马有狼抱着孩子喂奶,就连美国这个新兴国家都拿来山巅之城这个典故来神话政权,我们是的优先级是统治者高于改革者高于解放者,我帖子里面都说了,我们站的是什么阶级利益?垄断者资产阶级精英的利益。至于先进落后?很简单,拥护元老院一致通过即为先进,元老院的方向即为正义,元老院有一切宗教和世俗事物解释权,元老院代表最高道德,元老院代表先进文化,元老院代表最远大的利益。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谋求更大利益的,希望大家质询会,也从利益方面出发,主义问题太过虚幻,只有利益才是最实际的,也是最好调和的。既然崔道长用道教维护我们阶级利益,那就没问题。工业口能不能获利?。各个方面都能获利,那就可以搞。多谈利益,多谈利益多谈利益,关键的话说三遍。”

接着契卡又问了几个有关财政方面的问题,好在崔汉唐知道旧时空大家对灰色收入都深恶痛绝,都进行了公示。程栋说道:“既然财政方面给了明示,那我们财政方面元老就没问题了,新道教自强部分还是很多的,而且用所谓的香火钱为元老院增加了一些收入,吸收白银方面也是有成果。而且做法事方面的回馈,都上报了。”

又有工业口的元老问了一些问题,秦瑞雨辩护方面能解释的地方都进行了解释,但是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在科学神化方面我是持反对态度的,这个就是我自己观点,我是为新道教能为元老院获取更大利益辩护,并不是为新道教的 部分观点辩护。“

新道教本来就是热门话题,来的元老就很多,程永欣本来是看热闹来的,但知道秦瑞雨来辩护之后就动了心思,本来程秦二人是没有任何联系的,但直到秦瑞雨要抢宣传渠道之后,程永欣对秦瑞雨也是不满。”秦元老,你说你从元老院的利益出发为新道教辩护?“ 秦瑞雨经过几年”从政“ 不动于色的功夫还是练了一些的,“公知的思路是这样的,要么我不帮新道教,那新道教就吃亏,要是我刻意洗白就是我吃亏连着新道教一起打” 。

秦瑞雨说道:“是的” 程永欣接着说道:“你对个人崇拜怎么看,在土著中搞个人崇拜? ” 秦瑞雨说道:“这个只是个人利益危害元老院利益。” 程永欣想道“剧本不对啊,这愣头青怎么自己往下面跳” “据说新道教的这个三个画像是照着某些元老画的,这算不算个人崇拜啊。” 崔汉唐这时候说道:“既然是新道教,那么这个画像就要有这个咱们现代人的神采了,其实······这个照着李晓峰画的,然后这个是照着我们以前中学老师画的,至于这个······有一天看见秦瑞雨绷着个脸教女仆读书,就照着他的眼睛表情画的,然后下面画的是······是王工。老秦这人长的有点黑,就算了。” 秦瑞雨煞有介事的站在旁边比了比,说道:“这个像还是不像最重要的是这个特征,你看要是这个道像大白脸,个高一米八五然后瞅着像二百多斤,那肯定是崔道长,(台下面一片笑声)这我都要发帖质问他,这画像大众脸,对吧,拿这个来说就太牵强。我有个建议,就是这个画像塑像,以后崔道长就先发过来让执委会批了,然后实在不行就用明星的特征,什么梁朝伟刘德华之类的。实在不行你用二次元啊” 这时候马甲说道:“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老崔你这么办不错”

质询会结束的时候,秦瑞雨举起了手,“这个我帖子里面说了,新道教是个统治工具,老崔是我们的话事人之一,所以我有个建议,就是引进我们文宣口的模式,让新道教和各个部门展开充分的合作,这就是双赢了,如何? 正好大家都在,我们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经过讨论,宗教活动章程终于成文了:

1 宗教口元老属于事业单位元老,享有其他元老一样的身份和地位。

2 宗教口的宣传方针以及教义,要上报元老院的论坛进行充分讨论。

3 宗教口有传教自由包括元老院治下和非元老院管辖区,但是事业单位和教学单位除外,部分制造业除外。

4 宗教口可以收取费用,但是要按照商讨方案对收入进行分配。

5 情报侦察部门和政治保护部门有使用宗教口的渠道权限

6 宗教口可以与各个部门展开正常的联合活动。

7 宗教其他法规根据旧时空法规进行安排,教徒和正常规划民或者土著享有一样的权利以及义务。


接着大家又讨论了辩护人制度,讨论完毕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马甲说道:”目前来看这个质询会倒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我们可以引入辩护人制度,而且质询会还促进了宗教方面的规范化和体系化,秦瑞雨这就不错,凡事摆到台面上实事求是的谈。“

秦瑞雨学着李云龙的那段台词说道:”我们这种自发的搞精神建设的,一般不用什么太多资金注入,能给权限就行,我当初搞我那个提案的时候,人不过我和涛哥非哥,然后就是一张桌子几篇纸,我们成本本来就低,你们别搞限制啊,你们看,过了三年,文宣方面这个计划全有了,资金,销售链条,固定收入,移风易俗和思想改变,丰富第三产业,有了这个才有的成绩。说道这个,我和老崔明天早晨就回去吧,政权要下乡了,这思想建设也要下乡。白毛女就可以演起来了“



完@梦回汉唐我为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