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帝国的守岛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帝国的守岛人
作者ID
北朝论坛 bonex
其他网站 知乎:ziming zhang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印度洋某荒岛
内容关键字 驻守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帝国的守岛人(短篇)
其他 帝国的守岛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9-28
最近更新 2017-09-29
字数统计 (千字) 2.8



有人建议死一个活一个,可是我还是不喜欢死人啊。

1645年第一舰队司令官人选还没有定,欢迎大家自荐。


地理小知识:

潘达利亚:旧时空澳大利亚的新名称,工兵总监、神棍、拍马(千瞩)屁大师潘达,1642年底在太平洋寻找不老泉时“最先”发现了这块大陆。在没有请示执委会的情况下,他擅自将这块大陆命名为潘达利亚。VOC的安东尼-范-迪门知道后吐血三升。最后,这次命名事件导致他在《启明星》上被不点名批判了两个月,真理部还专门出台了《关于新发现无主地的命名流程》。


以下正文:

昏暗的树屋内,临高第二火柴厂生产的电报一体机发出的一直是噪音。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树屋里的有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高个子正在用望远镜盯着远处的大海。另外一人则盯着爬满藤蔓天花板发呆,同时向他的同伴问道:“今天是第几天了?”

高个子放开望远镜,抬头数了数墙壁上的刻痕:“大概是第79天了。这次补给船超期的时间有些长啊……”


如果把镜头拉远,我们就会发现这两个略显邋遢的“守岛人”待的地方是一个面积不过5平方公里的小岛。有树,有水源,还有一座死火山,没有原住民,只有野生动植物作伴。位置是大概是在潘达利亚的西边,四周放眼望去只有无尽的大海。

岛上的补给依赖于定期路过的补给船,但补给品中大半都是电台零件、电池电极和电解液,剩下来的才是少量衣物、罐头还有一两箱贴着战略储备物资封条的军用木箱。

由于偏离贸易航线,这里常年见不到一艘商船路过。偶尔会有一两艘帝国的私掠船在这里补给淡水、接收补给船的补给。有时也会封存一部分战利品,之后路过的补给船会把这些战利品拉到巴达维亚或者三亚发售。但是执委会似乎完全没有把这里扩建成港口的打算……

这次补给船超期的时间有些久,久到这两个守岛人已经开始打算捕捉野生动物作为食物,以减少库存食物的消耗了。


“守岛人”并不是这两个人的职业名称,只是圈子里的通称。

用望远镜瞭望的高个子叫何为元,稍微矮一些的是于和亦。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澳宋帝国对外情报中心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特工——相信我,他们两个出去吃饭也是经常被饭店老板抱怨发票抬头太长了。

同样是特工,可是他们这些守岛人和对外情报局常驻中亚和欧洲的其他同行不同,他们既不搞惊心动魄的破坏行动,也不去制造匪夷所思的刺杀,更加没有机会用女装来窃取情报。因为他们的驻地不是无人的荒岛,就是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

根据“对外情报中心”发布的白皮书介绍,他们这些守岛人驻留荒地的只是为了进行气候与环境数据的记录和研究——当然凡是稍有常识的帝国国民都不会相信这种鬼话。

实际上,守岛人承担了维持从临高到欧洲的电报中继点的艰巨任务,他们的处境用“帝国国防后勤局”局长的话来说,就是“犹如身陷孤岛的守望者”。

环境很艰苦,任务很艰巨。守岛人们最大的敌人不是白皮肤的殖民者或者黑皮肤的野人,而是“临高第二火柴厂”——当然这个“火柴厂”也是出于伪装目的的命名——生产的质量堪忧的绿皮电台和那些偏差值逆天的零配件。

何为元和于和亦在这个无名荒岛上已经待了一年多了。最开始半年,上一任的守岛人葛贝尔还没有卸任。老贝尔带着这两个菜鸟熟悉岛上的一切。哪些动物可以吃,哪些地方的水可以喝,哪些地方可以藏身,如何制作陷阱,甚至连电台坏了要拍哪里老贝尔都仔细教导了一番。

尽管何为元和于和亦声称他俩在上岛之前已经在南海的某个岛屿生存训练基地上接受了为期6个月的“残酷”训练,可最终他们俩还是被上一任守岛人“传奇”的葛贝尔折腾的够呛。

据说这个“传奇”的称号背后也有许多故事。传说葛贝尔在一次海难后漂流到某个只有海鸟的荒岛独自生活了3年。还有人传说他一个人在野外干掉了一打武装到牙齿的VOC探险者。最离奇的一则传说是他一个人“吃”掉了一个食人族部落。

不管怎样,守岛人的工作艰苦在对外情报中心是出了名的,所以有些传奇故事也算是不错的激励。而且只要驻外任务期满回到临高,升职也好、加薪也好、入学也好、当官也好,任君选择。

葛贝尔走之前问过这两个新来的菜鸟,为什么要来当守岛人。何为元说他是为了能进特侦队,圆他那个“元老院之剑”的梦想。于和亦则讲是为了能够直接拿到帝国科学院附属大学的入场券。老贝尔听完他们两个的话,只是朝海里吐了口痰,就直接转身进船舱了。


老贝尔走后这半年,一开始补给船每15天到20天路过一次,很准时。但是自从三个月前,“马尼拉号”补给舰运来超出正常使用量10倍的电台零件之后,就再没有补给船路过。

于和亦用电台询问过总部几次,但是每次答复都是告诉他们,前任在岛上留下的食物储备很充足,总部自有安排,让他们继续耐心等待。

尽管每天都要踩两个小时充电器给电池充电,但是何为元还是有似乎用不完的精力,他每天都要巡视整个荒岛。于和亦则是守着电台,把大学预科的教材翻了又翻——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可以解开澳洲大陆消失的秘密了。再后来于和亦做了个简易风车,跟何为元一起把充电器改装成风力驱动的了,每天晚上架起来给电台充电,天亮前再收起来。

在定期通讯以外的时间,电台里只有仿佛永不停歇的噪音。运气好的日子,会碰上路过的帝国私掠船和他们打招呼,带来一些最新消息。比如前两天收到的消息是,上个月帝国海军的三大舰队一直在潘达利亚东岸的“南海”海军基地,进行南太平洋的适航性训练——看来这几个月海军的补给船把这里遗忘了也是情有可原咯。


岛上的天气变幻莫测。这天早上突然瓢泼大雨,让两个人忙着进行防潮作业,到了午后,就万里无云了。

何为元用望远镜观察了树屋正对的海域,结果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什么被暴风雨刮过来的遇难船只。于是他继续出门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抓到从海上漂过来的野人什么的。

到接近傍晚的时候,何为元匆匆忙忙地回到了树屋,似乎有些慌张。他还没进屋,就朝屋里喊道:“快,一级警报,给总部发电报,说这里有不明身份的白人登陆了,要求支援。”

“我已经收到大肚号的预警了。”于和亦正在销毁文件,“他们之前和一艘国籍不明的武装商船交战过,可是打到一半遇上了风暴。现在他们的蒸汽机坏了,现在正在修理,最早半夜才能到这里。”

“好吧。只能靠我们两个了。”

“但愿他们不会发现这个基地。”何为元说完,转身离开树屋开始启动设置在树屋附近的各类陷阱。于和亦则是匆匆向总部发送了最后一则电报后,开始拆解电台,准备武器。谁都不能保证他们两个人一定不会被发现,或者一定能守住这里。


两个人换上迷彩服,准备伏击未知的敌人。

可是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发现有人过来。也许是树屋基地的伪装起作用了吧。

半夜时分,正是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巨大的炮声和随之而来的冲天火光惊醒了他们。

看来大肚号已经到了,那胜负也就没有什么悬念了。

商量了一下,他们两个人决定等到天亮再过去海岸,避免误伤。


天亮以后,当何为元和于和亦来到岸边的时候,他们震惊了。深水区停泊着不是一艘、两艘常见的私掠船或者补给船,而是密密麻麻的战舰群。近海一艘试图冲滩的欧式帆船横卧在水中。沙滩上,蒸汽动力工程机械正从登陆艇上缓缓驶下。

正在沙滩上的临时指挥部休息的舰队司令官亲切的接见了这两个满身泥泞的守岛人。


时间是1645年7月19日,澳宋帝国第一舰队开始西进了。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天亮以后,当何为元和于和亦来到岸边的时候,他们震惊了。深水区停泊着不是一艘、两艘常见的私掠船或者补给船,而是密密麻麻的战舰群。近海一艘试图冲滩的欧式帆船横卧在水中。沙滩上,蒸汽动力工程机械正从登陆艇上缓缓驶下。………………时间是1645年7月19日,澳宋帝国第一舰队开始西进了。

---------------------------------------------------这个桥段好像在哪里看过,不过还是挺带感的。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