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xuzhilin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5-15

最近更新时间:2013-5-16

正文

帝国科学院的前身

文笔太渣了,不愧是作文经常不及格的人。。。。。。

请@望月凝香 @倚山观河 @Targaryen认领/修改对话

下班的汽笛响了,在科技部的一间办公室里,马新民(想不出好的名字,这个名字是一个民科的,我们图书馆里还有他的神作,觉得喜感就用了,欢迎帮忙起名字)把书和草稿纸都整理好锁进柜子里,换上出门用的高度的眼睛,伸了伸懒腰走出了办公室。

马新民向咖啡馆一路慢跑而去,由于对新时空的医疗水平不放心,他锻炼身体比本科时更频繁了。一路上颇有一些人对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当然他的独特之处还不局限于此,不仅真正做到了“表面上恪守了清教徒的价值观”,而且也很少对元老院的种种议题发表看法,如果不是经常被借调到制造总监部的各部门帮忙——虽然大部分东西他都不怎么会,但是起码比归化民工人好沟通——简直就阿卡林到了极点。当然,虽然很少说出来,想法还是有的,他现在就准备和几位同仁交流。

马新民气喘吁吁的走进咖啡馆的隔间,东方恪,伊观河和@望月凝香都已经在了,就听见学长伊观河对他说“就等你了,话说你还真准备‘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这年头也没有民族主义啊?”

“没有啊,只是不看好本时空的医学发展速度而已。”

“不要歪楼了,你以改善伙食为名义把我们叫过来是准备说些什么”

“钟博士说惠更斯的父亲,当然也叫惠更斯,来了,另外钟小英对一个热爱科学的荷兰中二少年吹嘘说我们这里有很多大学,钟博士问我们是不是准备真的办一些大学”

不过马新民听到的不是回答而是吐槽

“热爱科学的中二少年不就是你自己吗”(个人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的确对科学的认识是十分中二的)

“不对,现在连‘中’都没有,哪来的‘中二’少年”

马新民无奈的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而且我高中就完成退中二过程了”

仍然有人穷追不舍“你不是分析哲学爱好者吗,怎么能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给跪了,本来就是语言游戏你还非要掀桌”

众人:“你自己最喜欢掀桌好不好”

“我错了。。。。。。好了,现在的情况差不多不多就是我们完全没有培养土著科研人员的意识和能力,科技部其实就是技术部。当然啦,现在这也是正常的。问题是有些人根本不在乎甚至希望看到机械神教的出现,这就太过分了。”

“但是就算是不愿意看到机械神教的,也不见得就会愿意投入多少资源啊”

“本来就没指望过,而且就算他们愿意投入我们也未必有这个能力啊,像我中学的时候给别人讲题都是杯具。现在我们也就能多进行几次讨论会之类的,空谈一下科技树重建计划,以及毒害几个正太锻炼一下教育能力。不过好像聪明的正太也是抢手货,未必能由我们教育。不过数学和化学的情况应该好一点吧?毕竟数学不需要仪器,化学看起来独立性强一点。”

“讨论会?一定要有吃的啊,大部分听学术报告的人不都是为了免费食物去的吗”

“我会提供的,反正我现在也没怎么花过钱”

四个人一边吃,一边又讨论了一些技术问题,突然有人对马新民说“你这个搞科研的穿越了也不怕没法研究就疯掉吗”

“毫无压力,首先我还有无数东西要从我带的私货里学习的,就算学习完了也可以研究点理论,而且还有虫洞本身嘛,穿越虫洞而没有被潮汐力撕裂就已经包含无数信息了,可惜当时来得太晚,没有机会做几个跨越虫洞的实验。”

“要让你做了几个,你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好吧”

“我要是把这些结果挂到arXiv上,第二天被关进神经病院还差不多,而且我哪有那么没节操让所有人暴露”

“你的节操这种东西好像没有存在过,你不是还有瓜分科技成果的计划吗”

听到这个马新民又抱怨了起来:“虽然将来怎么解释我们的来历还不确定,但是瓜分科技成果的事情早就在发生了好不好,不过就算瓜分也应该有计划的分,像现在肯定不行,剽窃个诗词或者军舰进行曲什么的我觉得无所谓,但是钟氏1号电池什么的未免太危险了,归化民又不傻,我们带来的东西很多明显都用了电池的。反正我觉得至少量子力学之前的所有科技都应该假设是已经研究出来的”

最后大家各自散去,马新民回到办公室,不禁对未来忧虑起来。他虽然清楚官僚和政治斗争不可避免的存在,但还是难以抑制讨厌它们的情绪,不过现在他必须面对这些问题了。总的来说他们似乎一时还没有牵扯到更复杂的权利斗争中去,不过在元老中有些人希望尽快模仿旧时空科技树而有些人要弄蒸汽朋克或者机械神教的意见已经是针锋相对了,而不幸的是对方的影响力显然更大一些,如果他们现在提出什么要求,肯定难以成功,说不定还会被抨击为“别有用心”。

马新民对着一张空白草稿纸,拿着一支笔转了很多圈还是毫无思路。“还是等钟博士回来再说吧,他的社会经验怎么说也丰富一些,不知道他对我关于电池的意见有何看法”马新民最后绝望的想“现在先弄一个社团打酱油好了,不然说不定还有人联想到陆军俱乐部之类的东西”

第二天早上几个人来到了办公厅。

“自然科学促进协会?”萧子山感到莫名其妙,这个名称使他联想到了马普所,事实上毫无命名能力的马新民也确实是这样起名字的

“现在也没有东西给你们啊?”

“不不不,这个只是一个随便吃吃东西顺便讨论学术问题之类的地方”

“这样啊,那好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