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常晓夫在元老院二十大上的秘密报告》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常晓夫在元老院二十大上的秘密报告
作者ID
百度贴吧 一坛蒸馏水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秘史,政治
内容关键字 女仆革命,独孤求婚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秘密报告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5-29
最近更新 2017-05-29
字数统计 (千字) 2.1





1658年,文德嗣因病逝世。而后,萧子山、王洛宾和马千瞩形成了三驾马车的局面。萧子山忽左忽右,最终打倒王、马实现了自己的独裁统治。

1673年3月1日深夜,萧子山被侍从发现垂危于距临高元老院宫半小时车程的临高角别墅中。3月5日,萧子山经抢救无效逝世。葬礼后遗体被放入水晶棺——当然,只保存了8年。


1676年2月24日,元老院第二十次全体大会闭幕。这天深夜,常晓夫突然向大会的元老们作了《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即所谓《秘密报告》)从根本上否定萧子山,要求肃清个人崇拜在各个领域的流毒和影响。元老院二十大在国内外产生巨大的反响。

报告的部分摘录如下:

  

同志们,你们中有278位一代元老,其中还有五十多位女仆革命的亲历者。二代元老和三代元老们基本都从你们的父辈祖辈听说过当年的女仆革命,我就不再赘述。萧子山在1667年5月27日北平工作座谈会上声称女仆革命中向独孤求婚打“围攻支委会”电话的人是文德嗣主席。今天,我希望同志们仔细想一想,这可能吗?我要揭穿这可耻的谎言!

众所周知,北平工作座谈会是萧马集团合流的标志。萧子山一向有独裁的野心。他要独裁,最大的障碍是谁?一乃文德嗣,二乃王洛宾,三乃马千瞩!

因此,当女仆革命发生时,萧子山意识到这是埋下日后夺权种子的好机会。首先,他成功误导独孤求婚,使其犯下错误,不得不边缘化。独孤求婚乃是马千瞩手下大将,他这就剪掉了马千瞩的重要羽翼——虽然他与马千瞩翻脸是多年后——但不可不谓老谋深算、处心积虑!

他明知文德嗣作为虫洞的发现者,要想正面对抗难上加难,因此只好在文德嗣去世后将其批倒批臭,自己才好成为第一人。因此他可耻的在座谈会上编造了电话是文德嗣打的谎言。   


试看《临高启明》第三百四十四节:

于是独孤求婚又把当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姬信听得很仔细――总得来说,没有什么和材料有出入的地方,只是在提及“有人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打断了独孤求婚。

“这么说你是接到电话才知道游行的事情的?”

“当然,我在城外睡觉。我是外围警备司令,每天都睡在派出所随时准备应对紧急情况没想到保卫的是这么一群混蛋……”独孤求婚又开始发牢骚了。

姬信问:“电话是谁打来得?”

“有很多人打来电话。”独孤求婚满不在乎的说,“都乱套了,来了好几个电话。有打手机的,也有打我的办公室电话的。”他一口气说了好几个人名,有姬信知道的,有他不知道的――他逐一询问了这几个人的身份。最后他问:

“是谁告诉你:有人在围攻执委会?”

“每个电话说得都是这事情――”

“不对,”姬信提醒他,“你刚才提到的一个人说的是‘示威游行’。”姬信说,“你再好好回忆下,每个人在电话里说得具体是什么?”

“这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姬信说。围攻执委会和到执委会去示威游行,似乎说得是一件事,但是当时听起来紧急程度完全不同。

在姬信的提醒下,独孤求婚努力的回忆每个电话里的内容,事情过去好些日子了,再要回忆起来的确有难度,但是他有一点可以肯定,的确有一个电话他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独孤求婚很是肯定。

无论如何,文主席的声音独孤求婚不可能不认识,不可能听不出!其次,在《临高启明》中,文主席分明就在执委会中,难道他有分身吗?试看:

执委会大院里,冉耀正在文德嗣的办公室里。

“文总,你可是不是要先回避一下?让其他执委先出面接待一下。大伙现在很激动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