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广东粮食收购》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平成球圣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6-9

最后更新时间:

正文

广东粮食收购

时间定格在1631年夏末,施大宣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焦急,此次他带着购买粮食的使命来到广东,按照往年的经验,船到潮州就能买到大米,而且量绝对不小,但是今年潮州的粮食似乎被抽空了,去年一两银子一石糙米的行情今年已经到了一两八钱银子,而且还没有货,似乎各家各户除了口粮所有富余的粮食都被人收走了。

施大宣就是在这样的不安中一路来到广州城,没想到在这偌大的广州城粮食也像进了一个黑洞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往年能够看到的两湖米和广西米市面上也完全不见踪迹。这样又挨了数日,施大宣才打听到整个广东市面上的粮食都被大昌米行收走了,他从打探到的消息中得知大昌米行是徐闻最大的米行,徐闻这地方他是知道的,雷州糖的名声在穿越集团出现在这片海域前就已经闻名南中国了。那里的土地全都种了甘蔗,粮食全都依靠进口,这事施大宣是知道的,但是这次大昌收购的是整个广东市面的粮食,还包括大量两湖和广西流入的份额,小小的一个徐闻能有多少人吃得了这许多的粮食?这还姑且不说,据他估算,目前广东市面上剩余的商品粮,少说也在4、50万石之间,如此大的收购量,这大昌区区一间米行哪来的如此多的资金?施大宣虽然没有想明白,但是开始的不安已经变成了忧虑。这次来广东采购粮食是受郑芝龙之托,郑氏就抚虽然领的福建官府发给的俸禄,但是他手下的队伍可不都是官方的,这大量的人员都要吃饭,眼下离秋收还有几个月,但是刘香的突然北上让郑芝龙那边的备战也紧张了起来,再加上就抚以来连着打了很多仗,虽然钱财得了不少,但是粮食却捉襟见肘起来,所以这次他不等秋收就急着派人到广东购粮了。福建向来土地贫瘠,粮食供给历来靠外省输入,主要输入地就是浙江、江西和广东,但是今年浙江水灾,自顾不暇。中原又有流寇,京师也要上解漕粮,故而江西的粮食也指望不了多少。这样便只能将渠道放在广东,此时秋收在即,按照往年的经验,广东市面能够买到的粮食是非常不少的,此次采购维持郑家船队三四个月的补给不成问题,没想到眼下却是这般局面。风灾过后,作为发动机计划最大瓶颈的粮食问题浮出水面,执委会在征询了农委会和大图书馆的意见后,认为远水解不了近火,与其把希望寄托在登州的粮仓、朝鲜和日本的征购和东南亚公司在越南和暹罗的贸易,还不如就把目光放在广东。一来广东官府现在办事很方便,“髡贼”有个什么事情递个帖子很快就能走完程序,这样在广东征粮的官方手续就比较好办,二来广东此时还是粮食出口省,每年有大量粮食出口福建,这就在穿越集团眼皮底下的粮仓不打打主意太可惜了。三则大昌米行现在是华南在掌控,徐闻本身也缺粮,是个很好的伪装和借口。四则今年浙江水灾,如果再把广东粮食收紧,无疑会让郑芝龙很不舒服,他如果主动出击有所行动,正中穿越集团下怀。五则明末清初的广东由于海贸和商业化的发展,经济作物大量挤占耕地,造成广东逐步沦为粮食进口省,大量收购粮食有助于减缓甚至逆转这一进程,从而巩固穿越集团在广东市场的垄断倾销形式。

当然,这一切跟施大宣无关,他关心的只是如何搞定粮食的问题,否则回去无法交代,于是他开始尝试和大昌的老板朱福全接触,当然朱老板很识趣的到外地办货去了。听说粮食全部流向了徐闻,施大宣决定带着几个家人去一趟雷州,这是后话不表。

另一边,在珠江沿岸的大小河港,在对外情报局的统一指挥下,之前珠江战役潜伏下来的情报人员都在这时跳了出来,手上拿着的当然是那些被处理掉的乡绅的地契,一年的时间,许多田地都被当成无主地被种上了粮食,眼看快要秋收了,这些潜伏人员的出现让这些土地的临时“主人”们措手不及,不过好在这些人办事还算公道,除了给他们留足口粮,多出来的粮食还愿意折算银两,或者干脆用新奇的澳洲货来抵偿,而当地官府大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双方不闹事,当官的乐得清静。

这次筹措粮食企划院可谓下了血本,穿越集团在整个海南能够控制的资金基本都动员起来了,琼北各县自治安战和夏税以来总共筹集到20余万两银子,这些银子全被企划院回笼,以轻工业转移为条件将新附各县的财政收入统一收了上来。加上临高本地筹措的资金,总之就是一句话,一切为了发动机行动开绿灯。为了达成统一指挥,直接由对外情报局、殖民贸易部、农业部联合组成了广东粮食收购委员会这么个临时组织,总指挥放到广州,广州站和华南全面负责收购事宜。同时,郭逸也开始四处活动,开始以大世界的名义向有良好合作的大户募股,应该说这次收购行动是在仓促间开始的,一开始收购委员会并没有意识到广东市面上的商品粮还能有这么多,实际上银子是不够的,大概只能够总款项的三分之一,不过好在这大宗的粮食收购也和大明其他商业习惯一样要到年底结账,现在有三分之一的款项是足够了,从农业部、贸易部和海关统计的数据来看,到了秋收后秋税一收,抹平这笔账还有富余,现在因为北上气候条件的原因,物资筹备要提前准备,所以这实际上只是打个时间差,本身对临高的资金压力并不大,因为实际上这几十万两银子基本暂时也不会动,只是类似一个准备金性质的存在,预付的定金什么的直接用德隆的银票就可以了,德隆的票子在广东已经是硬通货了。

施大宣对这些事情当然并不知道,而且穿越集团对于福建来的这么一号人物原本也没有纳入视线,情报局对福建的工作基本是一片空白。问题出在施大宣的身份,虽然这次他来筹措粮食并不是福建官方给郑芝龙的正俸,但是既然郑芝龙定了个游击的头衔,在广东购粮自然也要走走明路更好,于是他以福建海防游击的名义向广州巡抚衙门投了一封文书,其实也就是请广东官府帮助购粮一事,当然也给经办官员们许下了好处。

于是在他投书的当天下午文书的抄件和施大宣的照片就送到了林佰光手上。

这天晚上,厅堂里被煤油灯照得通亮,林佰光、郭逸等几个广州站的主要负责人已经到了。

“原来是施大将军的老爸,来得还真是时候。”林佰光手上拿着的是刚从临高传回的资料,下午接到广州站的电报后,执委会马上安排大图书馆把相关资料发了过来,关于施大宣的资料并不多,不过施琅的资料倒是不少,当然广州站本身也还没明确下一步怎么利用此人。

“我看先试探接触一下,如果能在郑芝龙身边安插一个棋子也不错。”

“我认为没有必要,一是以本时空的通讯条件就算安插卧底在郑芝龙身边也没多大作用,除非我们打算马上干掉郑芝龙。”

“这话说太早了,你觉得这人会听我们的?”

“不听就干掉他,至少让郑芝龙不能买到足够的粮食。”

大家七嘴八舌的争论者。

“老郭你的意见呢?”林佰光待大家安静下来后问郭逸道。

“以我的经验,要撬开他的嘴并不难,与其去讨论什么不怎么靠谱的发展卧底,不如主动出击获取有用的情报。他儿子识时务他老子可未必,再说郑芝龙现在风头正劲,你要他投我们这不是很现实,广州毕竟不是临高,我们手上没有足够能震撼他的东西。”

“我和你的意见差不多,与其去发展他,不如先获取情报,福建方面的工作我们还是空白,至少先了解清楚郑芝龙集团的组织架构,关键人物和他们平时的行动、旗号和大致的规模,他既然奉命来购粮,郑氏集团内的大致情况和船队人员规模应该是清楚的,我们稍微用点手段,不怕他不说实话。”林佰光的语气很沉稳。“而且我已经查阅过相关的资料,目前刘香跳得还比较欢,论实力并不比郑芝龙差,他只是缺乏一个稳固的后方。其次,当前郑芝龙的势力对付对付人少船少的荷兰人和西班牙人还成,在福建洋面上稍微有点规模的大商人也不是完全买他的账的,这些人在大陆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所以郑芝龙也很顾忌他们。我估计郑家在福建的船队规模也就不到1000条各种船只和两三万人的规模,而且近海船只居多,对我们本身的威胁并不大。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元老院里很多人忽略了郑家首先是海商,然后是大明的游击,最后才是海主,他要动我们得先权衡利弊,我们只要有足够的武力威慑能够对付一两次试探性的袭扰就足够展示武力了,而且我怀疑以目前的航海技术他们能不能在台湾海峡准确发现我们的船队。总之,我觉得中央对于郑芝龙太看重了,实际上郑芝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我支持你的想法,不过还是得先报告执委会通过,需要得到什么情报让总部发个提纲过来,回复一到我们就动手,这事你别出面,让特侦队来干。”

林佰光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一方面要拖住施大宣,撬开他的嘴了解郑芝龙那边的情况,另外就是让郑芝龙做出错误判断,如果郑芝龙觉得广东这边一切正常那么就暂时不会再去寻求其他的购粮的渠道,而错过了秋收前这段时间,那么郑芝龙就算真要和北上支队作对他也没有足够的补给来维持自己的船队大规模出海,而小规模的袭扰只能帮“澳洲人”续写神话。

夏末的广州已经开始热了起来,下午,李逢节照例在他的书房消夏,澳洲人回来后他喜欢的水果刨冰又有了,这几天城外的澳洲大世界还开始发卖澳洲雪糕,芝麻味、绿豆沙和红豆沙味的雪糕在澳洲产的保温盒里装着放在书案上,用勺舀着吃,这种新的消夏食品最近在广州城的大户中很是流行。澳洲人回到广州后的将近一年时间,这澳洲货的花样也是越来越多,当然,李巡抚的花销也就大了。前不久,李老爷的女儿突然要买一部澳洲缝纫机,这位宝贝女儿从来是不做女红的,然而这次在紫明楼的裴姑娘撺掇下不知道哪突然冒出的想法,硬是要他给买了这么一台,这是工能委根据原时空的设计图进行设计的,其中一些小零件临高的工业加工还有困难的采用了手工打造,所以造价昂贵,这么一台机器花去了里巡抚二百五十两银子。不过要说这澳洲人做的玩意确实精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这缝纫机做起针线来尽比十多个绣工都要快,有了效率,又有了裴秀莉这么个澳洲时尚的代言人,城里大户人家的女子们也纷纷购入缝纫机搞起了“设计”,轻功产品的扩散,尤其是“奢侈品”的扩散是元老院的既定方针,利用大世界进行准备金的筹备是为北上行动做好充分准备的一步。

最近,李巡抚听说有人在两广大量收购粮食,不用猜,他知道这背后多半又是澳洲人在干,但是他现在已经麻木了,惹怒了澳洲人是什么后果他比谁都清楚,北边的消息已经传来,朝廷已经让兵部右侍郎王业浩兼任了两广总督,相信熊文灿要不了多久就会赴两广接替实际政务,所以眼下李巡抚就是一个拖字诀,澳洲人递上来的文书,只要没有太大的原则问题都是尽量配合,以免节外生枝,反正现在高巡按失踪,新任总督也不在广东实际署理事务,这边的情况就他一个人最清楚,全广东的官员,就算有和李逢节有些矛盾的也不会在澳洲人的事情上给巡抚大人添堵。

虽然不知道澳洲人收购粮食所图为何,不过眼下秋收在即,李逢节倒是不担心什么粮食的问题,而且这澳洲人如果真想对广东有什么突围,去年珠江出阵就已经干了,犯不着这时候再动手,不过不管他们有何图谋,大约也要到秋收以后了,那时候估摸着熊总督也该到广东上任了。

前两天,福建来的使者给府里投书,请巡抚衙门帮忙筹措一些粮食,价格从优,而且给他本人也许了不少好处,但是这节骨眼粮食并不好搞,况且这澳洲人买粮是你情我愿,就算是强卖他也没胆子给澳洲人治个囤积居奇的罪名,所以这事也就耽误下来了。

施大宣在这广州城里呆了三天,一点粮食也没买到,于是他决定去一趟徐闻查探究竟,考虑再三,施大宣一行决定走水路,一来他们自己有船,二来而今广东有流寇钟国相等人聚众数万作乱,出了广州离开珠江主航道的话,地面都颇不平靖,故而还是走水路为好,出城正好经过澳洲大世界,本来来时施大宣就对这澳洲人修建的商站颇有兴趣,此时既要离开广州,少不得进去看看。

大世界项目自立项后进行得并不顺利,好在穿越集团本身的效率还是比本时空的各政治势力要高得多,加上香港基地和广州站的大力支持,融资也颇为顺利。前后用了半年时间算是初步建了起来,虽然还有一些部分尚未完工,但是本着效率第一的原则,执委会还是决定开始对外营业。

整个大世界给他的震撼是很大的,他虽然知道澳洲人擅技能工,但是他还是完全没有想到人力穿凿能够做到这样的极致,无论是那些大幅的落地窗还是整块玻璃的天窗,还有那些琳琅满目的澳洲商品,各色糖果、饮料和小商品,不仅颇多巧思,而且做工精细而又实用,这些东西有些是他见过的,有些是他想都没有想到的,而那些把整个大世界照得如同白昼的煤气灯更是让施大宣受到极大的震撼,工能委为了让大世界在广州一炮打响,特地在大世界旁边修了一个气化炉……

施大宣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很沉,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那杯冰镇的格瓦斯。

“他醒了。”施大宣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招呼着,他努力睁开眼睛,但是只看到一阵阵的光晕,身体有些无力。

“施老爷这几天睡得真沉呐。”声音来自一个中年男子

“这是什么鬼地方?”施大宣的声音中透着惊恐,这让他的福建话有些走调。

“那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林佰光见施大宣并不答话,也没有等他回答,又接着说起来。“郑芝龙这次让你来广东准备买多少粮食?你们总共有多少人,各种船只大小各有多少,分别停在哪些港口,平时在海上联络的信号和旗帜为何?如果你全都回答正确的话,我可以保证你家人平安无事,而且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和他们团聚。”行动队对施大宣下手的时候他身边还跟着四五个亲信,这些人已经被一并送回了临高,他们的嘴已经被撬开,但是毕竟不是具体的经办人,一些详细情报并不清楚,只能拿来和施大宣的口供相互印证。

“我得先见到刘大掌柜,你说话可不算数……”施大宣正想此人的口音有些奇怪,并不像潮汕一带的说话,想必不是刘香集团什么要紧的角色,本以为对方既然这么关心郑氏集团的军备情况想必是刘香的人无疑。这时眼睛却已渐渐的清楚,只见站在床对面这人髡发短衣,还带着一副奇怪的玳瑁眼镜,心想完了,这下是落在髡贼手上了,这髡贼打听这些想必是要对郑家不利了。

在这几天,执委会和对外情报局商讨出一个办法,对待这次抓到的郑芝龙的人,直接留在临高,先撬开他们的嘴搞清楚郑芝龙那边的具体情况,只要了解到郑芝龙目前控制的具体人员规模,船队的规模,停泊港口和平常巡逻贸易的线路等情报,发动机行动在通过台湾海峡时就能充分掌握主动权。之后就是对这些人展开宣传洗脑攻势,情报局并不指望他们能对穿越集团五体投地,但是通过宣传和参观让他们了解到穿越集团的实力,在北上时这些人将一起随船,作为在福建洋面的向导和万一遭遇郑氏船队的预案之一,这段时间通过审讯和相互揭发,这几个人的黑材料已经都被整理成册,有了这些东西加上穿越集团的威逼利诱,这些人在将来北上行动中临阵反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一旦北上支队遭遇到郑家船队后他们能够提供有效的应对办法和相应的旗号信息,至少在运送机器和归化民的过程中执委会不希望和任何东亚海上的势力起冲突,虽然要消灭东亚洋面任何势力对穿越集团都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执委会最需要的是时间和效率,如果因为路上的问题耽误了占领台南、济州岛和在莱登的流民吸纳那之前投入的物资就白白损失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