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广州的冰文化》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广州的冰文化
作者ID
北朝论坛 d1ad1a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内容关键字 澳式生活,制冰,冷饮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同人】 广州的冰文化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05-25
最近更新 2012-05-26
字数统计 (千字) 4



我先用自己的小学生作文抛砖引玉,期待诸位大能出手;如果万一吹牛觉得其中有一二可取之处,请随便处理,这将是我的大荣幸。

1631的夏天,广州站接临高执委会指示,作为最高等级的政治任务,紧急建立冷饮厂,生产冰块,汽水,冰棍。。。。等各种冰饮;向广州全体市民推广“冰文化”,一种全新的“澳式”生活方式。

三年以来,广州市民见识过了很多澳洲货,上至镜子卫生洁具,下至白糖钢针。。。但这些以前都有类似的东西,只是没有澳洲货好用;而只有冰,才是广州市民从未见过,最为惊叹的。另外一点,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很少消费澳洲货,哪怕是钢针,白糖,毛巾这些针对普通大众的日用品;

为了推广“澳州”生活方式,争取民心;执委会指示,冷饮厂的营销策略“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当年可口可乐可以5美分一瓶卖给二战的美国大兵,广州冷饮也要尽量压低冰饮价格,尤其是低档冷饮的价格,让全体广州市民,上至巡抚,下至贫民,每一个人,每一天,都能用得起,吃得起; 最少最少,要他们每天都能看到冰,听到“冰”这个字。让冰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成为“澳州货”介入大明广州全社会的急先锋。 让每一个人切身接触“澳洲生活方式”,并对澳洲人产生一定的好感。

初步定价:
红糖棒冰,1文
白糖水晶棒冰,2文
杂果棒冰,5文
汽水,20 ~ 200文不等
小冰块,20厘米见方,100文,针对零售小贩批发,他们可以自己做碎冰,刨冰
大冰块,40厘米见方,500文,降温专用,面对酒馆,茶楼,妓院,大宅院


下面是这个夏天里发生的一些小故事

1. 大富大贵之家的冰文化

广州,七月流火,广东巡抚大门外。

童仆打起轿帘,南中国炽热的夏日阳光顿时直射而入,何诚宗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迈出了轿子。他的轿子自然是有冰块的,很是清凉,可这也让外面的酷热愈发难以忍受,每次离开轿子都像是酷刑。

匆匆穿过几重院子,走进巡抚外书房,里面的清凉让他浑身一震。本来外书房只在巡抚老爷脚边放一块大冰,单独晋见还好;众人议事时,府里幕僚十几位,离得稍远,就感受不到凉气。前几日有某位通医的师爷,对巡抚东家一番“冰火交加,风邪入侵”的高论,冰便被被远远的搬到了屋角; 当然,数量也加到了四块。

和李巡抚见过礼,说完两件公事,见李逢节脸上隐隐有不愉之色,不免询问一二。原来李公子上午又中暑求医了;府里降温用冰当然是不缺的,不要说老爷太太诸位姨娘,连服役多年的老管家都被恩赏每天一块;但李逢节教子甚严,觉得年轻人理应劳其筋骨,坚持不准爱子用冰。结果就是入夏以来,李公子读书过苦,屡屡中暑,让李巡抚大有恨其不争之意。

何诚宗心中暗暗发笑,远的不说,单单李府里,但凡有点头脸的奴仆,门房厨房头子之流,都能白天晚上冰不离身,堂堂巡抚公子反而无冰享用;近来屡屡中暑,十有八九是在求冰。

嘴上自然免不了要闲聊几句,开解一番:“要说冰现在也是寻常,不值什么,算不得奢侈,公子读书课业要紧,冰该用则用。。。。。。前几日高举家过大寿,摆席数百桌,单是给客人降温的大冰就用了上千;听说他府里平常用冰一天也要过百。。。。。。此类商人之流尚能如此,老大人国事操劳,家事就请不必太过刻苦了”

2. 中产之家的的冰文化

“永安居”茶居里照例是熙熙攘攘的坐满了茶客。按照当时的习惯,身份职业不一样的人是不坐在一起喝茶的。茶楼里也按“厅”为单位,分隔成不同的世界。其中一间名叫“听雨”的茶厅,里面喝茶的都是衙门中胥吏差役、长随师爷各色人等。

大厅四周,密密麻麻一圈小单间,都是新近改建隔出来的,各自有大冰降温;照例统统爆满;里面的客人大多是一窝半天,难得有人很少离开。

大厅同样爆满,中间一个桌子上,一个巨大的木盆子,里面水晶山一般的放着一大块的冰,厅里众人坐的满满当当,但看到那冰山袅袅冒着的白气,多多少少还能感到一点清凉。

在一派熙熙攘攘又嘈杂的环境中,有个矮胖中年人,正独自在角落里的一张茶桌旁喝“红牛”牌汽水。和旁边大多数人在喝的“香雪海”牌汽水不同,“红牛”汽水最能提神醒脑,消除疲劳,增加力量,御寒、治病、减轻全身各种不适。。。。。等等多种功效,甚至于很多人信誓旦旦的说,还能壮阳。当然,这是广州冰饮厂出品的众多汽水类饮料中,最贵的一种。所以哪怕是“听雨”厅里的众人,各个有妻有妾,闲钱不缺,广州城里标准的中产阶级, 也只是晚上应酬,进院子喝花酒时才会叫“红牛”,大白天就喝的很少。

不一会,从厅门口进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并不东张西望,眉眼稍一转动就发现了矮胖中年人。 两人眼神一触即离,并不招呼,一前一后,离开了茶馆。 这正是广州站的陈同,今天照例是他和广州知府府里某高级坐探接头的日子。

门口柜台后的掌柜,不舍得用冰,正在拼命摇着蒲扇;看到又有桌子空出来,连忙招呼伙计收拾,更重要的是,把客人放下的汽水瓶子收好,瓶子押金很贵的。

看着满满当当的大厅,掌柜还是心绪不宁,自从可以用大冰降温以后,茶馆天天爆满,汽水也卖得好,但相应的,茶就卖得差,一天下来,店里多挣的有限;可开销却多了不少,大冰虽然并不贵,但店里要给汽水和各个单间降温,每天少说也要七八十块,加起来是很不小的一笔。

尤其是单间里的客人,贪图单间凉快,经常一瓶汽水几碟点心就打发半天,甚至一天。 想劝说一下吧,从古至今,又没有开店的赶客人的道理,更别说很多客人根本惹不起,真是头疼。

听说有的店在单间门口挂牌子,什么“最低消费”,不行的话我也试试。掌柜的咬着牙,默默的想着,蒲扇摇的愈发的快。

3. 平民

(写不出来,发现我对明末的平民生活一无所知)

4.贫民窟

“冰--棍,冰--棍,甜死人的红糖冰棍,好看又好吃嘞。。。”,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陈小三扔下手里的泥球,和一帮光着屁股的小伙伴们向巷子口跑去。

果不其然,远远地推着冰车过来的正是林十七, 陈小三的邻居。林十七本来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汉,但他有个远房表舅,听说在澳洲人开得大珠宝铺子里干活。 有表舅作保,蒙澳洲老爷们开恩,林十七就成了冰饮厂的正式伙计,因为他年轻,被派去“跑外”,推着冰车满广州叫卖冰棍。

澳洲老爷给了林十七一身的行头,蓝布褂子,胸前背后都有一个大白圈,圈里两个字“澳冰”,其中冰字大大的,而澳字小小的几乎看不见。

林十七的独轮车子也是厂里发的的,听表舅说叫“紫电”,把他卖了也顶不上这辆车子。林十七深以为然,他干过的活计多了,但从来不知道独轮车竟然可以这么轻快。 更不用说车子上的冰箱,里面听说垫的神奇的土,还有厚厚的棉被,都是林十七从未见过的。

但最最奇怪的是,他卖的东西,红糖冰棍,一文一支,在林十七的认识里,这么好的东西,又是冰,又是糖,这个价钱完全是赔本,更不可解的是,自己被分派的区域几乎都是贫民区,每天最多卖几十文。连自己每天的工钱都挣不会来;澳洲老爷们难道在做善事?但每次澳洲老爷们被工人们问到这个问题时,从来都是微笑不语;只是让他们每个人在自己被分派的固定区域里,一圈圈的来回绕。如果能卖的多,还有额外奖励。

陈小三和一班小伙伴围在冰车旁,羡慕的看着一个小朋友摸出一个小钱;只见林十七打开木盖子,飞快的掀起棉被,一阵白烟飘起,变魔术一般,手里突然多了一支红彤彤的棒冰,棒冰同样冒着白烟。所有的小朋友都看的目不转睛,嘴里发出赞叹声;这一刻,林十七就是他们心中的最大的英雄。

陈小三看着得意洋洋,舔着冰棍的小朋友,咽着唾沫。他有一个秘密,连最亲近的小朋友都不知道。他是知道冰棍味道的。前天天黑时,他碰上收工回厂的林十七,林十七看周围没人,拿出一根冰棍,让他狠狠地舔了几下,那个味道啊。。。

看着林十七一边吆喝,一边远去的身影,陈小三默默的想着:"长大了,我也要卖冰棍!"

同人来由

夏天来了,临高时空里也到了1631的夏天,开冷饮厂吧。

除了经济收入,更重要的是,政治意义,向广州全体市民推广“澳式”生活方式。

临高现在的工业产品,还是偏重于中上层;对于大多数的普通百姓的生活必需品而言,无非钢针,白糖,毛巾;而且这几种也是一两年才买一次,不会天天买。香烟火柴只针对成年男性,受众不够广。

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一般人工资30多块,刚刚够吃饭而已,但冰棍照样满街卖,对于小孩并不是遥不可及的东西;说明如果尽量压低利润的话,冰,可以成为“澳州货”进入大明底层社会的急先锋。

冷饮厂可以拉当地士绅入股;产品的档次可以拉开,用高档利润补充抵挡,尽量让普通人吃得起:

红糖棒冰,1文
绿豆棒冰,2文
奶油棒冰,5文
汽水,20文
小冰块,20厘米见方,100文,可以做碎冰,刨冰,面对零售小贩
大冰块,40厘米见方,500文,可以降温,面对酒馆,茶楼,妓院,大宅院

像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我估计单单降温用的大冰块,每天几千,甚至上万块不成问题;外面的酒馆,茶楼,妓院不用多说;单说一个大宅院,上至老封翁老封君老爷太太,下至嫡出少爷小姐,受宠小妾,10块肯定是只少不多。 广州城里这样的人家三五百家总是有的。

本时空的70后们,北冰洋汽水,小豆冰糕总是儿时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临高也可以利用冰饮,让整个大明社会,从上到下,每一天,都对“澳洲生活方式”切身接触,并进一步产生好感。

最后,冰饮可以形成一个人数很多的利益链:合股的士绅,小店主,走街串巷的小贩,运冰工人。。。。这比别的生意,如镜子,4S马车店什么的,利益链人数多的多。

4.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