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广州的新生活运动》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广州的新生活运动
作者ID
百度贴吧 zltts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涉及方面 基层,卫生防疫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提纲)广州的新生活运动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7-08
最近更新 2016-07-08
字数统计 (千字) 3.3



(一)

卯时,清晨5点,河浦新街通津里。刘阿六一大早就起了身,先全身上下擦洗一番,然后换上一套崭新挺括的靛蓝色新服--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髠服”--,再把一副鲜红的袖箍仔细地戴在右臂上,轻轻地抚平皱褶,露出红底黄色的大字“环卫.督察”,最后再斜挎上一个帆布挎包,准时5点地走出值更亭的门口,开始了一天的新生活。


(二)

澳宋元老院占领了广州后,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卫生防疫。这个问题可不是洗洗澡,喷喷消毒药水,净化一下就能够解决的。而是涉及到整个广州上上下下数十万人口,这些人无论贫富贵贱,都有客观的生活环境和固有的卫生习惯。不改善这一切,卫生工作就是一场笑话。

为此,接手的广州市军管会实行了一个庞大的计划。



(三)

首先,军管会手中的军力和警力大举出动,同时包围了广州城外的几个棚户区,把里面的所有流民迁往市郊新修建的短期检疫营。

这些棚户区不但卫生环境极其恶劣,是传染病的重要温床,而且里面无所事事的流民还是一种人力资源的浪费。

军管会刚好可以接收这批劳动力,为下一阶段的工作储备了一大批的劳动力。



(四)

接着,就是大规模的城建工作了。要想在卫生防疫领域做的好,关键的一点就是一个“水”字:只要有干净卫生的供水水源和合理完善的排水系统,就能阻止一大票的传染病爆发了。所以军管会利用前期得到的经过简易净化的人力,上马了几个大型工程:

1.对整个广州的旧有的排水系统--主要是六脉渠和相关的河涌支流湖泊--进行彻底的清淤和深掏,增大排水量,并且修葺破旧的堤岸。

2.接近完成后又趁势对广州航段的珠江两岸进行固化工程。原先的珠江河岸,是自然形成的滩涂水岸,由于接近出海口,所以每当涨大潮的时候都会连带起珠江涨水,淹浸沿江两岸。这次全部都改造成了砖石堤岸。

3.又组织军人,干部等人员利用休息时间义务劳动,在广州东郊开挖一个大型人工湖“东山湖”,增强广州的防洪排涝能力,也表明了军管会共建广州的决心。在进行这几个水利工程的同时,军管会还着手进行着另一项旧城改造项目--拆城墙,开马路。

二千多年来广州城几经扩建,不但城市的外围有城墙,在城中也有新旧几重城墙,把城市分成了几大块。

虽然这样的布局从城防和治安上来说很有效,但重重的城墙城门也阻碍了交通和人流,影响城市的发展。而且这些城墙在军事上已经渐渐落后了,很难再抵挡火器部队的进攻。

所以虽然已经确立了在河南岛上建新城的规划,军管会还是决定把广州旧城中的城墙拆掉,拓展成“临高式”的新马路,只保留城市四面最外围的城墙作治安用途。而拆出来的砖石土方刚好可作为加固河涌河岸的工程用。



(五)

以上只是排水方面的改进,而在供给水方面,在广州西郊的上游江边建立了第一座现代意义上的自来水厂。这座水厂一开始的产能不大,所以不作为食水水源供水,而是主要供水给遍布城中的三十多座澡堂之用。这些澡堂都是依照“澳洲式”的式样建造,不但瓷砖贴面,还不间断地供应冷热水,务求吸引广州市民改变生活卫生习惯。



(六)

经过前期的硬件和人员准备后,广州特别市军管委员会正式在广州推行“新生活运动”。其目标是初步改变广州城中居民的日常生活习惯;彻底改正一些不良的卫生习惯,向现代市民方向转变。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全广州城被分成60多个街道片区,每个片区都设一位“新生活指导员”,由临高派来的归化民干部担任,再辅以若干名旧广州站的工作人员。在其下是隶属于“新生活指导员”指挥的数十名“环卫”人员,基本上做到片区里每两三条街巷就有一名“环卫”。

这些“环卫”的基本工作就和旧时空的同行们一样,负责街面上的清洁打扫工作,保持环境卫生整洁。为了避免像旧时空那样环卫工作被歧视甚至被无端袭击,增加“新生活运动”的权威性,这些“环卫”人员还被赋予了一定的执法权--统一的制服,统一在右臂上带上印有“启明星”标志,象征元老院权威的红袖章,袖章上还标有“环卫.督察”字样,表明职责和权力。随着新生活运动的展开,久而久之,普通的市民都习惯称他们为“红袖章”。



(七)

刘阿六走出更亭,在外头等候的十数个人立即稀稀拉拉地在他面前排成两行。

一行穿着较整齐的是市府正式聘请的清洁工,另一行穿得五花八门的就是“临时工”了。这些“临时工”都是些管不住自己手脚的蠢货,做出了例如乱扔乱吐,随地便溺,大声喧哗等等的破坏环境卫生的轻微违纪行为,结果被抓了现行。本街本巷的“环卫.督察”就可以根据“新生活运动管理处罚条例”,对这些人进行处罚--一般都是“协助”环卫工作若干天的社会服务令--在正式工的监督下。如果这些人逃避处罚,拒不执行,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找上门来的正式警察了。



(八)

刘阿六循例先表扬了之前做得最好的一组人,又不点名批评了一些表现不好的班组,最后再把几个新领罚的家伙派到具体的班组中去,就宣布开工了。各小组扛起推起各自的工具,向各自负责的方向散去。而刘阿六就顺着街道巡视起自己的辖区来。刘阿六原本是住在本街本巷的一个普通居民,基本识字,平时就靠给街坊们写写信件,读一下报纸,给大世界搬搬砖维生,所以对澳洲人也算是有所了解。元老院解放广州那天,他觉得是个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就毅然投奔了,成为了广州解放后最早的一批归化民干部。经过专业的培训,在新生活运动开始后,就成为了同津里这一带的“环卫.督察”。

作为“环卫.督察”,刘阿六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巡视辖区,检查街道上的保洁工作,同时要了解掌握辖区内居民的基本卫生情况,督促居民按照新生活的标准行事--不乱扔乱吐,倒垃圾要定时定点,勤洗澡勤换衣等等等等。这些在现代基本的卫生习惯,在当时却是很麻烦的事情,要有人不断地督促提醒。另一项紧要的职责就是检查有没有传染病的征兆,一但发现辖区内有人生病,无论是否传染,都要立刻强制送“澳洲式”医馆诊治。确认是传染病的,要立刻隔离其家人邻居。



(九)

刘阿六巡视了一圈,情况还不错。经过前期的爱心“提醒”,耐心“教育”,已经没有人敢公然违反澳洲官府的新生活规则了。遗憾的是这样一来能够“义务协助”街面环卫工作的人员就少了。这时,刘阿六巡到一个青石板铺的小广场上。这个地方其实是四面几处房屋围成的一个小天井,中间有一口水井。由于井水清澈适合食用,所以成为周围几条街巷居民的饮用水源,也就慢慢地变成一处居民聚合聊天透凉的场所。

这种地方当然也是“新生活指导委员会”重点关注的地方,只见天井四面的屋墙都被新刷上了一层雪白的石灰水。其上用墨书写着各种“新生活运动”的标语,例如:“一人新生,全家新生”,“一日洗一澡,大夫远离我”等。

其中正面的一大块墙壁上只用最大的字体写了一句话:“过新生活,做新宋人”。这句话就是新生活运动的核心内容,所以写得特别大特别坚决,“新宋”两个字还特别用了红漆书写,显得。刘阿六每次看到这句标语,都会在心中小小地感叹一下:“澳宋元老院果然是天命所归啊,有皇气加身,所以连写几个字都这么有皇气范”!



(十)

不服元老院管治的人在广州当然也大有人在,但是由于振挟于“元老院”“军管会”的“枪杆子”,这些抵抗势力都选择了暗中活动。

就在上个星期,一大群在前明久负文名,又有功名在身的文化人,突然联名向元老院递交了一份《请迎大宋皇帝归位疏》。内容大致来说就是说现在临高的澳宋军队已经王师上岸,解放广州,并正朝着光复神州的目标前进,临高的元老院就很应该尽快奏请澳洲本土,恭迎现在的大宋皇帝陛下重回神州。

元老院对这个提议当然是嗤之以鼻,甚至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也没有回复。于是很快地,在广州城里就暗中开始流传起了这么一个说法:“元老院,真髠等人其实是一群逆贼,由于阴谋推翻现任的大宋皇帝失败,才乘坐大铁船逃到临高的。而现在,他们又要重操旧业了。”

用某个士人的说法就是:“(髠贼)在宋即为宋贼,在明则为明匪”。“现在元老院重回大陆占领了广州,这么大的一件事一定会很快传回澳洲本土的。到时候大宋的皇帝陛下一定会派出精锐的禁军回来,把元老院和它的势力全部消灭的!”

刘阿六做为一个光荣的归化民干部,当然是心向元老院的。但他也很理解普通广州市民的想法:“付波军虽然好像很厉害很能打的样子,但这是相对于明朝军队来说的。如果换上由澳洲来的大宋正规禁军,恐怕......”就这样,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刘阿六进行了一天的工作.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