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张计谋选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张计谋选集
作者ID
百度贴吧 革命球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文言,历史
内容关键字 明人视角,笔记,澳宋来历,过明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张计谋选集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7-06
最近更新 2017-07-13
字数统计 (千字) 3.2




张计谋,字树人,福建云霄县人。

明末宋初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军事家、资本家。

家为海商,幼读私墊,成绩不佳,但思维活络,而且为人仗义,有反抗精神。因为宗族祖上犯了海禁被明兵剿过,故对明朝心怀不满。第二次反围剿结束后,因童试失败索性出走,游学于临高。

著有《澳宋四百年》、《梦崖山南亡人击铁歌》、《过明论》、《械兵武略策》、《论马恩道人》……

澳宋北伐时期,潮闽爆发民乱,张计谋组织民团,铸长矛火枪,以澳宋兵法操练,后大破数万匪民。


《澳宋四百年》

崇祯元年,髨贼坐临高,兴工农,收商利,儒林以为胜之“奇淫怪技”,非大道也。

后髨人练军伍,制兵械,战澄迈,儒林以为善“练兵制械”,非大道也。

复澳人入广州,行酷典,合官吏,儒林以为“行法效墨”,非大道也。

而自澳宋北伐,则朝堂惊呼“此澳宋之人,假复大宋江山为名,行以夷亡夏之实矣!”。

言下之意依然不变,亦自负所学为大道邪。

可悲,可笑。

自宋幼帝亡于崖山而南渡澳洲。

澳洲险恶,故澳洲民风唱曰,荆棘泽瘴深山林,蛇蝎虎鳄虱蚁地。

此荆楚潮热境地也,故发鬓瘙痒难耐,又藏血虫,宋人几复剃发以治虫疾。宋儒尊古,强留鬓发,遂死于虫疾。

澳宋有儒士孙文,见此悲呼,曰“此孔丘之礼,既非与宋长存之大道,今又害良士与蚁虫俱死,而死于鸿毛。”随剃发割袍,后制中山服,髨发紧衣,澳民多效,而不效者疾,澳人谓之曰“适者生存”。是故澳宋儒礼失尊。

而澳土荒蛮,百废待兴,宋人衣食住行皆不敷焉。万事以农为本,士人披荆斩棘,观天地之气,察禾苗之长,修河渠水利,强瘠土之力,此非四书所长也。故澳宋设农学,以求愈精。大明亩产,多不过三百大斤。而澳宋之米,薄田能产六百,而富田能产千斤。人以为澳宋重工商而不重农事,实澳宋即重工商亦重农事,农多有富余,才有民能行工商。

无论政吏医师工商军兵之事,皆以农为本。农事之学,明不如宋,事实也。


而此间差异,在于宋明大道之异。

道,路也。

澳人常云:“条条大道通长安。”

又有澳洲大贤曰:“万里长江,其源浅溪,百河汇之,所以为龙。若只掘江渠,不引水道,亦不过小溪淌深沟。学亦如此。”

而明朝只尊儒学,视法墨工农为杂贱,故不成江海也。

儒士以为,澳人弃儒以尊法墨之说。其实非也,法墨之说非澳宋显学,澳宋之学,更胜百筹。

南亡人初辟澳洲,化地不过百里,百姓不过千名。所以宰相不过县令,朝臣不过小吏。

科举之事既废,而工农之事烦杂,便是宋帝也要卷袖耕田,便无人愿精学那孔丘之言。

看大明天下,应举之人无数,又方才有几个能得举?读且复读,复读不中,不中再读,童生遍地,若毕生不中,岂非**也?

澳宋之士则多学,百家万士,皆有所用,而无一**。工商兵农,皆有士学,所以能精工艺、兴货值、强兵马、丰农田,亦有士人格物,故澳人能知世。


孔圣之言渐失,尊卑不分则礼乱也。

然南亡之人皆忠良,尔非来此为人奴也。所以帝诏群民,曰称,澳洲百姓,皆朕手足,朕不忍以君臣待之,所以今告示天下,百姓平等。

至于乱象,则设法官严典,无论贵贱功名,疑者审查,不以酷刑逼供。有罪者,仅以律法权罪量刑,而不权其人量刑,无轻罪重刑之例。

后设警察,意警罪察罪,卫法之士也,远非胥吏可类之。

暴秦法家学说,不过是为君谋权,贬天下之人为奴,而澳洲法学,则为保天下安定,为民谋权,拥天下百姓为正主。

我观先秦记史,王者以命诸侯朝贡之名,行入王都与王议政之实。而自秦兴,诸侯之制渐废,而至今朝,则帝如割耳。

澳宋五代之后,子民渐多,昔民议只在朝外百步,而今民议隔十里,则朝廷不闻,权相专政,民怨渐沸,乃至以暴抗旨。

所以改革朝政,澳宋设县议与朝议。使县民荐举县令,商讨政令,行自治之事,而县议能荐举议郎,议郎能入朝议,可行荐举宰相之事,票多者胜。宰相改制,或任州刺史,朝议六成票数可否决。

此澳洲大贤孙文之所谓“天下为公,君为客。”


远非大明之所谓士绅比小民更尊可比之。

所以能利民利国者能为相也。

澳宋兴工商士农法墨之学,后百家各成dang派,此dang非朋dang,而为学dang,以学为dang。


后有工dang、工农dang、律政dang、民主dang、墨学dang……

而无儒dang孔dang,澳宋谓之儒学,正身之道也,所以澳人仅摘论语数则以律己。而若以儒学治天下,于澳人看来,无异于使论语之书梨田。

澳人曾问道:“若那儒学为良方,那为何这唐宋不得长存?”

只因天下之民不教化?帝王自甘堕落使国崩?

何日能教化?何日有法王?自汉尊儒以来,已有两千余年。可这“春秋岁月有何变?有教无类有谁全?”

那这所云之意,未尝不是“我圣学乃济世良方,只是那华夏不容我圣学罢了。”

若家生鼠患,唯那孔猫孟猫才能驱鼠?

澳宋贤相邓公尝变法,宋帝质之改古制,邓公便答:“不管是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才是好猫。”

那治国方略,又何尝不是如此?

孔圣所说便是良策?墨家之学便是偏说?

邓公驳之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澳人深以为然。

腐儒常讥澳人蛮夷,又何尝想过?

这宋人入蛮澳,折荆圈地,斩木为犁,可这宋人,方才四百载,就变成今日这般:火轮、火车、快枪、大炮、精兵、富农、巧匠、兴商。而反观大明?坐拥中华大地,匠农无数,三百春秋过去,别说这奇淫怪技,连那船炮都不如那西洋夷人,与三百年前又有何般变化?看澳洲那巧货珍品,只得讥道:此奇淫怪技也!

有则贱匠巧工,无则奇淫怪技!此乃我明朝大家之度量也!

儒明观百年后,只是法先王,能复那三皇五帝之古景,思那茹毛饮血之时。

而澳宋观百年后,则是胜过今朝,而远胜今朝,百姓更富,政令愈通,五谷丰登,工商兴旺。

是故,澳宋之大道也,不在于法古,而先在于求存,后在于胜今。

至澳宋伐明时,我尝闻有士惊呼曰:此千年未有之变局!

此真千年未有之变局邪?

此真千年才有之变局也!



《过明论》


简介

《过明论》诞生于明宋之际,是中国政治思想史上一部批判君主专制的名著,由明人张计谋撰写。《过明论》借《过秦论》之题,但其实不只是针对明朝,该书通过对历史的深刻反思,总结了秦汉以来,特别是明代的历史教训,批判了封建君主专制和封建思想,并提出了“天下为公,君为客”等一系列比前人更进一步的民主观念,具有鲜明的启蒙性质和民主色彩,被文德嗣称为“人类文化之一高贵产品”。

《过明论•原国》

民间有演义唱曰:“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其实,国之消亡,并非常理。

实是世事无理,故恒亡以。

何为国者?

今国者,一家之地也。

古殷周之制,封公于郡,各候划地成国。

后至秦皇灭六国,汉帝伐七王。

分封之制渐灭也,帝皇合百姓之地于一家,夺天下之地为君主,所以百国合一。

而至今日,三十六郡齐姓朱,此一家之地也。

然而,原国者,百姓之地也。

上古曲阜,不过百里之地,出有轩辕,善治能断。是故华夏有千公万侯,不危路险,行步万里,与轩辕商建华夏之盟,尊轩辕为盟长。此尊黄帝贤德,而非尊其家室。

是因上古华夏虽千国,而举贤德能合一,无贤德者则分,所以上古之君贤德,只因百姓举君唯贤。

所以古者之人爱贤德者而不爱君,视贤德者为父而不视君为父,只因举起所爱为君,举胜父为君,所以能爱君,所以比君为父也。

上古之道,天下为公,君为客,是故原国者,百姓之地也。

而至今时,华夏恒一,此之所谓一者,一宗一家也!

天下虽一,君视国为囊物,取之有名,用之有理,以为天下皆应利我。而无德无能者,承一宗之血,一家之嫡,而能为帝。天下不得不尊之,畏之,教之,劝之。

而一奸一佞者,能挟持君令君体,号令天下,行非常理之事,天下不得不从之。

帝贤,国富民安。然而君王,又哪有万世出贤之道理?

实则三世一庸,五世一昏,十世一暴。

所以国至三世渐衰,至五世民哀,至十世而亡,此一家之国常理也。

前朝宋赵者,篡位为君,自知得国不正,遂邀士人共治,置相而不政。宋虽不能时长善治,偶有昏君奸相,然宋传世三百年,国亦无大乱之势。宋军虽言弱,至末世亦能战,强蒙南侵中华,军民合力保宋,抗蒙五十载。又有忠良舍弃黄土,力保幼帝南渡。

而今朝圣皇者,驱逐胡虏复中华,得国之正,实千年始一,不可妄议。然圣皇立国,先杀功臣,后弑举人。废除宰相,揽军国大政于一身,以为神州大地为己物。此得国过正,所以不虑,亦不思立国正道。朱明始衰于此,而将亡于此。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这文言不太通。。。有些地方文白夹杂,有些地方重复累赘,有些地方结构残缺。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