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当清穿女遇到穿越集团》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当清穿女遇到穿越集团
作者ID
北朝论坛 西部猛士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山海关,北京
内容关键字 大清,完了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管挖不管埋] 当清穿女遇到穿越集团 [各种狗血]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2-7
最近更新 2012-2-8
字数统计 (千字) 5.8




一片石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李自成、刘宗敏领率大军往山海关,剿灭吴三桂之“关宁铁骑”,四月二十一日,大顺军与吴三桂相持于一片石,黑云压城,扬尘蔽天,一场决定未来中国命运的大战即将由这里拉开帷幕。


吴三桂:“诸将听令,今天我们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李自成!”

各营副将:“杀!杀!杀!”

吴三桂:“必须先将他斩了,再去讨伐其他闯军。”

探马来报:“大将军,闯军约四十万在我前方布阵。”

吴三桂:“闯贼可在?”

探马:“大将军,闯贼帅旗居中,左右各有刘宗敏等人将旗。”

吴三桂:“今天我们既然顺清,就要打好这一仗,让多尔衮看一看我关宁铁骑的价值!”他挥舞着马刀:“今天打败了闯贼李自成,消灭了闯军,就是长我威风,震我关宁铁骑军威!”

吴三桂:“这样就能为我们今后的生存有了保证,让八旗军不敢小瞧了我关宁铁骑。”

副将:“大将军说的是,闯军的胆气全在各统领身上,只要有一个统领被斩,整营的闯军们全都慌了神,所以我们谁也不用多斩,每位将士只要斩杀三个闯军就够了。”

吴三桂仰天长笑:“各营布阵!”

关宁铁骑将士:“关宁铁骑,天下无敌!关宁铁骑,天下无敌!关宁铁骑,天下无敌…”


欢喜岭 威远台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多尔衮:“洪先生,这场恶战下来,你觉得谁能够最终取胜。”

洪承畴:“禀王爷,那就要看王爷的意思了。”洪承畴看着多尔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多尔衮:“我与吴三桂盟誓在先,我多尔衮又岂是背信弃义之人。”他挥鞭指向远处的战场:“洪先生请看,我大清要夺得这大好河山,免不了要靠吴三桂,尚之信这样的人前方冲杀,单靠我八旗铁骑远远不够。”

洪承畴:“王爷圣明,关宁铁骑善骑射,前明军中当属第一,闯军多为流寇,看似人多势众,实则不足为虑,王爷此刻想的应该是…”说到这里,他停下了,看着多尔衮。

多尔衮:“我大清入主中原。”

洪承畴:“此乃天意。”

多尔衮:“况我与吴三桂结盟,那是真心实意,绝非权宜之计,我大清向来重情义,是决不会亏待有功之臣的。”说完,多尔衮回过头:“和硕固伦长公主,你说这汉人江山,比起咱们满洲,究竟好在哪里?”

一个女子骑马上前:“禀十四叔,这汉人虽不善骑射,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孔孟之道,无一不是我大清今后治国所需要的东西,尤其是这前明皇帝既已驾崩,天下大势本应顺我大清,至于汉人江山比起咱们满洲究竟好在哪里,十四叔理应比我这小女子更为清楚。”

多尔衮大笑:“好,待我打进北京,替先帝收拾这大好河山,完成他的遗愿。”

他举起马刀:“各旗听令,冲散闯贼,不要恋战,随本王一路杀进北京城!”

八旗将士:“杀!杀!杀!”


一片石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李自成:“老东西,看见了吗?你儿子就在对面。”

吴襄:“看见了。”

李自成:“你儿子与你绝交,是想不被我招降,本王偏偏不招降他,看见了吗,本万的四十万大军,就是来剿灭你儿子的。”

吴襄:“我儿子虽然糊涂,但闯王想要取他首级,怕是难了一点。”

李自成:“你儿子想为父报仇,成就万古功名,我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

刘宗敏:“个死老东西,死到临头还嘴硬。”

吴襄:“闯贼,你离死不远了,哈哈哈哈哈。”

李自成:“来人啊,给我砍了!”

李自成:“权将军,我命你领兵十万,直取吴三桂中军。”

刘宗敏:“末将得令。”


一片石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吴三桂:“叫弟兄们拼命杀敌,杀出个样儿来给多尔衮瞧瞧。”

偏将:“是。”

吴三桂:“叫他们知道,大明虽然亡了,但是咱们关宁铁骑的威风,仍然不倒!”

偏将:“遵命。”驱马走了。

吴三桂回过头对另外一个将军:“我们打的越是凶猛,八旗兵日后对我们,越是刮目相看。”

他策马上前:“杀!”


关宁铁骑和大顺军厮杀在一起,八旗兵冲向大顺军,丝毫不做任何停留,一路斩杀,直扑北京方向。 …


山海关以东五海里 渤海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各舰注意!各舰注意!人员就位,准备战斗,人员就位,准备战斗。”在山海关以东约五海里的渤海海面上,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集结起来,中间那艘通体乌黑的艨艟巨舰拉响了汽笛,水手们开始升挂满旗,海面上其他的木制风帆大船或铁甲船上也是如此。在以旗舰中心布置的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的命令之下,整个舰队开始放下一支拖帮的小汽艇,荷枪实弹的水兵们顺着网绳开始向小汽艇爬去。

临登II号登陆舰:“我舰准备好,请求启航。”

临登I号登陆舰:“我舰准备好,请求启航”

临登III、IV号登陆舰:“我舰准备好,请求启航。”

“浅水炮舰准备完毕,请求启航”。

…(电台里充斥着请求起航的呐喊声。)

“可以启航,祝你们顺利。”旗舰指挥舱里,一个身着白色海军制服,袖口上有一颗海军大金星表示身份的青年男人拿着话筒:“你们是这个时代的海上骄子,是帝国海军最为精锐的力量,是无可争议的海上霸王!前面等待着你们的,不过是一群还停留在冷兵器思维下的腐朽的封建军队,砸碎他们,消灭他们,用钢铁和烈焰埋葬他们,你们才是当之无愧的铁骑,你们的征途将会是茫茫的大海!”

他下令:“目标一片石,开炮!”

促人奋进的声音通过高音喇叭准确的传送到各舰,激扬的军乐在海面响起,随着最后一面海军少将旗缓缓升起,军乐和炮击都同时进入了高潮。

鉴于情报局所提供的情报表明,清摄政王多尔衮已经秘密同吴三桂达成了协议,吴三桂也将率领关宁铁骑顺清,按照历史时间表的发展,吴三桂与大顺军在一片石地区爆发激战,并且引清兵从山海关南下直取北京也为时不远,穿越集团果断决定组成一支庞大的海军远征部队,奔赴渤海,派遣海兵队在山海关一线登陆,给予八旗军、关宁铁骑、大顺军以有力的打击,目的是彻底消灭农民起义力量和大顺军主力。在穿越集团庞大的海军力量面前,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仍旧忙于激烈交战的八旗军,关宁铁骑,大顺军已经在劫难逃。

“飞艇升空!”那个青年男人下达了新的命令:“饱和轰炸,注意高度,投弹完毕后为炮兵提供滞空侦察,海兵队准备冲滩。”

当第一阵剧烈而又连贯爆炸声传到激战正酣的吴三桂耳边时,他以为是自己的红夷大炮在提供支援,此刻战斗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自己的关宁铁骑由最初的奋力苦战已经逐渐掌握了战斗的主动权,人多势众的闯贼农民军终究只是拿着武器的农民,比起自己手里这些百战余生的将士们,还差的很远。

远处的爆炸声非但没有消失和减弱,相反愈加的密集和迫近了。而除了那剧烈的爆炸声之外,刺耳的轰鸣也从空中不断传来,吴三桂有些诧异:“闯贼用的究竟是什么火器?!”

一个副将:“大将军!闯贼那边遭到炮击,不像是红夷大炮,也不像是清军的大炮。”

吴三桂回过头,剧烈的爆炸已经将另外一头的大顺军炸的支离破碎,很显然,那样剧烈的爆炸并不是几门红夷大炮所能够造成的,那是什么呢?吴三桂想起在京时王承恩公公对自己提起的“澳洲人”擅长火器,广州府精兵尽出尚不能敌的传言,莫非…他回过神:“随我杀啊!”

关宁铁骑将士们义无返顾,策马追随着他们的大将军。

“闯王。”一个大顺军将领骑着马,跌跌撞撞的追了上来:“闯王,您先撤吧,吴三桂不知使了什么妖法,这阵势比红夷大炮要厉害百倍,闯王先行离开,以图东山再起,我等死战到底便是!”

李自成:“好兄弟!”骑马领着亲兵们撤了。

“十四叔!”豪格骑马追上多尔衮:“启禀摄政王,一片石大捷,只是…”

多尔衮:“只是什么?”

豪格:“只是这吴三桂的关宁铁骑虽占上风,但是促使大捷的却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火器,厉害程度非红夷大炮所能敌,现闯军已经疲惫不堪,纷纷溃逃,道路纷传是澳洲人的…”

多尔衮:“不要管什么澳洲人,他们远在南海,只管随我迎击溃逃闯军!”


山海关 老龙头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那个青年男人,海军少将陈海阳:“电告文主席,马总理,一切进展顺利,我们已经在老龙头登陆,即将直取山海关,迎击顺军,清军,关宁铁骑。”

一个水兵:“首长,飞艇已经到达指定位置。”

陈海阳大袖一挥:“开始轰炸。”


一片石 500米高空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十三日

十几只飞艇缓缓打开投弹舱,在空中摆出一条直线,飞艇舱内,投弹手将所有炸弹摘下保险,瞄准手在做着最后的确认。

通讯兵:“可以投弹。”

投弹手拉下手闸,炸弹依次离舱,直扑地面。

陈海阳:“席亚洲同志,海军已经完成任务,现将指挥权进行移交。”敬礼。

席亚洲还礼:“命令各舰保持火力强度,炮兵二营、三营,占领无名高地,炮击山海关,陆军一营、二营、三营、四营进击一片石。”他看了看摩拳擦掌的石志奇:“海兵队一营、二营沿河而上,追击敌人。”

席亚洲接过话务兵送来的话筒:“士兵们,我知道你们其中很多人来自辽东,山东,河北,你们的父兄或是姐妹曾经饱受建奴的欺凌,虐待,你们即将踏足的地方曾经充满了你们与亲人、朋友的欢声笑语,不过由于建奴的残忍,你们儿时的记忆更多的伴随着无话弥补的痛楚,士兵们,复仇的机会到了,形势已经逆转,我们将要让他们偿还血债,用他们的人民,他们的土地,他们的鲜血!”   远处正在准备冲锋的陆军骑兵们爆发出怒吼:“为元老院而战!”


…北京 崇祯十七年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五月一日

和硕固伦长公主,或者说这是一位清穿女独自骑马走向面前黑压压的人群,那是和她原本来自同一时空的人们所组成的军队,从自己在北京城中看到了那些被八旗将士们称之为怪物,让几位王爷、贝勒们束手无策的卡车时,自己就已经想到了,原来他们和也自己来自同一时空,只是…面前那个站在吉普车(北京 212)面前的男人好熟悉啊。

清穿女:“我好象在哪儿见过你?”

席亚洲:“在下席亚洲。”

清穿女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呀,快投降吧,你们赢不了我大清的。”她想起来了,面前这个叫席亚洲的男人在那个时空,曾经追求过自己,只是自己嫌弃这个男人没钱没车又没房,才不了了之,到了这个时空…她恨恨的想,早晚把这个男人抓起来大卸八块,说着还捏紧了马鞭。

席亚洲笑笑:“你刚才说什么?”

清穿女:“我大清啊!有什么不对,你们省点力气吧,我八旗健儿擅长弓马骑射,个个都是战场上的好手。”

席亚洲:“抓起来,好好招待。”

清穿女:“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八旗勇士们会把你们统统斩尽杀绝…”她一边叫着,一边开始挣扎,旁边的两个士兵死死的摁住她。


北京城内

多尔衮:“攻!”

豪格:“十四叔,末将愿意前去救出和硕固伦长公主!”

多尔衮:“千万要多加小心。”

豪格领了将令,去了。


掩体内。

席亚洲:“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清穿女嘴硬:“贝勒们待我不错,格格们也和我情同姐妹。”

席亚洲:“那就好,我请你看一场电影吧,I Max的;”说完,转身走了:“各营准备!”

一阵急促的号手传来,黑压压的方阵立刻静了下来:“风!风!风!”

清穿女看着席亚洲越走越远的背影,总觉得这个另一时空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委琐男人,好象哪里变了似的,可又说不出来…她思索着,直到被一阵急促的炮声拉回现实。

几乎是上百门自己在另一时空老电影战争片曾经见过却又非常不喜欢的火炮同时开始了轰鸣,炸点由远而近覆盖了北京城的城墙,飞起的碎石和爆炸带来的破片如死神的镰刀一般席卷而来,急驰而去,之后炮击开始延伸,向策马冲出城门的八旗兵们进行炮击。清穿女看傻了,这些明黄色,白色,蓝色,红色的身影在炮击中纷纷倒下,少数人又爬了起来,继续骑马奔驰着,追赶着前进,她张大了嘴,想喊什么却又喊不出来。

又一轮的炮击开始了,这次似乎更为众多的火炮投入到了炮击当中,无数的炸点迟滞着八旗骑兵们的进攻,爆炸产生的一个又一个的巨大的火球就这样肆意吞噬着原本鲜活的生命,清穿女看着那个白色的身影,一手马刀,另一手策马,顽强的继续前进着,身后跟随着无数个白色棉盔棉甲的勇士们,那是谁?清穿女想了想,噢,对了,那是多铎,年轻的豫亲王,大清骁勇的战将,八旗勇士。她又惊又喜:“你们活不了多久了,我大清的勇士就要来救我了?”

那个委琐的拿着望远镜的男人放下望远镜,冷冷的:“是吗?”

清穿女蛮横的仰起头,却又瞟了席亚洲一眼。

席亚洲:“开火!”他一声令下,数不清的火镰突然凭空扫了出来,硬生生的劈向那群越来越进的白色身影,如破帛般让人感到薪给的声音与隆隆的炮声一起掩盖了喊杀声,火镰们肆无忌惮的收割着生命,涤荡着一切在工业世界看来属于污浊的物品,在这无法愉悦的火镰面前,无论是战马,还是那些明黄色,红色,白色,蓝色的盔甲,都被彻底的撕裂,这样的场面远胜于清穿女眼中曾经见到的宁远大战时攻城的万箭齐发。

她回过了神,寻找着那个手持马倒的白色身影,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看到一匹配有明黄坐垫的白色的骏马,在舔着已经阵亡主人的脸,多铎死了,被子弹硬生生的腰斩,血流如柱。清穿女张大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她很快平静下来,还有豪格呢,济尔哈朗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席亚洲:“你是在想其他的贝勒们吗?”他笑了笑:“在这个位面的世界,没有人能够快的过马克沁。”

席亚洲拿起电话:“伏波军和近卫军将士们,军校学员和神职人员,支前军工们!元老院都望着你们,认定你们是能够消灭腐朽的建州侵略者匪军的力量,陷落在建州侵略者枷锁下被奴役的北方各族人民都指望着你们,认定你们是他们的解放者。伟大的解放使命落到你们的肩上。要不愧为这个使命的承担者呵!你们所进行的战争是解放的战争,正义的战争。让神圣的元老院全体元老的光荣形象,在这次战争中鼓舞着你们吧!让伟大元老院的胜利旗帜指引着你们吧!为完全粉碎建奴而战!消灭满清及其走狗!我们光荣的元老院万岁!元老院将会看着你们,向胜利,前进!!!”

扩音大喇叭忠实的将席亚洲的声音传到各个阵地。

军乐队开始演奏,竟然是《苏维埃进行曲》

身着青灰色、军绿色棉布军服的伏波军和近卫军士兵们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端起上了刺刀的莫辛纳干步枪,似海啸一般向前吞噬着,前进,早已按捺不住的骑兵们策马从两翼穿插,直扑从北京城内冲出的又一批八旗骑兵,马刀和步骑枪挥舞着,伴随着开始延伸的炮火,吞噬着一切,更远的地方,由农用卡车和平板卡车组成的机械化步兵们投入到对北京的总攻当中,早已习惯了野战的伏波军将士们以彻底的优势追赶着已是强弩之末的八旗兵,随着消灭了最后一支冲出城外的八旗骑兵之后,海兵队和骑兵同时冲入了北京城。

更高的空中,飞艇们刚刚完成了对多尔衮大营的轰炸,漂浮在已是一片残骸的多尔衮大营上空,注视着城内外的激战,摄影师忠实的纪录着这一切,历史再次被改变。

席亚洲这次却没有拿起望远镜,看着面前的清穿女:“你还想说点什么吗?”

清穿女迟疑地:“我大清,完了?”她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席亚洲冷眼看着她,一个传令兵走了进来。

席亚洲接过电报,满意的笑了笑:“把这个建奴拖下去,砍了。”

(完)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哪来的莫辛纳甘?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