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怒潮二十年,元老院一五到四五的光荣历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怒潮二十年,元老院一五到四五的光荣历程
作者ID
北朝论坛 pwatx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东亚
涉及方面 战略规划
内容关键字 五年计划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紧接战略贴——怒潮二十年,元老院一五到四五的光荣历程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7-23
最近更新 2013-7-23
字数统计 (千字) 6.7



这个帖子紧跟着我上一个战略贴, 是预估按照战略贴的计划,未来二十年的发展形势和变化。

上一个帖子:北上攻略,不如先海后陆——论临高启明的下一步战略方向

http://bbs.northernbbs.cn/thread-205903-1-1.html

可以大概估计一下按照战略贴,实施战略的进度和形势演变,仅供娱乐。如果吹牛者认为有可取之处,可以随便取用。

第一个五年计划(1628--1633)

第一个五年计划(1628--1633),现在差不多要到了,估计时间凑紧点,干掉郑一官足够了。麾下有百万民众,核心人口也有二十万以上,陆军海军都有基本的架构和组织,剩下的只是复制;工业基础还差点,还没到19世纪水平。最重要的是,基本掌握了东亚的海权和贸易圈。

(这是文中已经发生的事情)

第二个五年计划(1633--1638)

第二个五年计划(1633--1638),进一步侵蚀广东。占据辽南这个要点,牵制住满清。继续通过山东、上海、福建、广东等几个关键据点输入流民。流民的输入速度可以预计是越来越快,考虑到消化能力,五年里面平均每个月5万人是完全吃得消的。然后利用岛原之战,消灭幕府主力,斩首战术控制幕府和皇室,占领九州,宰割日本。而朝鲜,这个墙头草,也非常识时务的倒了过来。同时元老院在南洋开始布局,由于我们已经完全占据了整个东亚的海权和贸易权,西方诸国再不愿意,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丧失定价权的现实,经济上实质已经成为元老院的附庸。

等到第二个五年计划结束,元老院控制的人口已经突破两千万,其中一千多万是日本人,都是殖民地,核心人口应该在一百万到两百万,这是逐步适应了工业化时代,完全拥护和认同元老院的人。

二五计划最大的功劳,不是对外的扩张,而是内部大量工厂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经过了几年义务教育的少年们,逐渐成长为元老院政权的根基,五年里面,钢产量增长了10倍,发电量增长了20倍,粮食产量增长了5倍,这一方面是由于基数太小,但是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大量基本合格的技工开始加入元老院的工业体系,甚至某些天才已经开始在科学领域逐渐跟上元老的步伐,有些变态甚至加入了理论研究的领域——虽然只是把另一个世界的理论再重复发现一遍。

第三个五年计划(1638~1643)

第三个五年计划(1638~1643),广东已经在手,广西沿海在手,福建也大半在手,江浙沪精华地带成为经济殖民地。对于这个情况,大萌王朝很不爽,很想调兵干死元老院,但是它不能,因为它过不了长江,因为元老院通过战船控制了长江和黄河。只要大萌王朝胆敢蹦出半个不字,元老院尼玛就会切断漕运,让崇祯哭天抹泪都没地方。什么,有奇葩御史提出了从陕西偷偷调兵,然后从四川绕过长江,然后经过云贵直插广东?没等元老院动手,提出这个奇葩建议的奇葩御史,就“被自杀”了。当然,元老院也不是没干“好事”,事实上元老院从经济上支持大萌,战略上支持大萌,才使得大萌没有崩溃于流寇和满清的夹击。

在这个五年里面,元老院已经不用运输流民了,因为实际上南中国基本是它的地盘,当然,大多数地方还归大萌王朝“代管”,不过几个沿海省份都已经公然有“髡贼”到处招摇过市,也不知道是“真髡”还是“假髡”。大萌的资本主义萌芽在迅速的分化,少数眼明手快的开始和“髡贼”合股赚大钱,也有许多不识时务的被竞争的破产、破家——“髡贼”控制着大海,凡是和海贸有关系的产业,都逃不过他们的毒手。大萌最好的兵源——矿工——已经成为了“髡贼”的坚定支持者,原因是不言自明的,安全,银子还有身份。无数人加入矿工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更多人加入了工人这个更有前途的职业。“髡贼”如同无底洞一般的吞噬者一切的流民、失地的农民、贫农、城市贫民,好像他们的活永远干不完,银子永远花不完。没有人知道这五年里面,多少人成为了“髡贼”的忠心拥护者,只是几百年后的有良心的历史学家给出了一个有良心的数字:核心区域人口接近一千万,控制区域人口六千万。显然,这个有良心的数字里面没有包括南洋和中南半岛的土著人口,也许是因为这个数字太难以统计了,因为它永远在剧烈的变化之中……

实际上大萌、流寇和建奴,都已经成为了元老院手里面的牵线木偶。流寇的作用是送来更多流民,这些流民一无所有,而元老院给了他们一切,所以他们的忠心最可以保证,而且他们脱离了和原有社会的社会关系,所以也是元老院进行社会改革的工具。而大萌王朝的作用相当于维持会,维持着那些元老院力量暂时无法控制的地区,避免社会秩序崩溃造成的人口大量损失,同时提供了救灾、防疫等基本社会功能。而建奴则成了元老院看住大萌的一条恶狗,同时他们"被注定"在未来要干一些脏活,并且“被注定”在某个时候作为替罪羊抛出来“被牺牲”,最终的结果是“被赎罪”,成为元老院开拓西伯利亚荒野的恶狗。

东亚已经没有任何敢于大声反对元老院的势力,而东南亚也一样如此。西班牙在经历了几场惨不忍睹的耻辱失败之后,被迫在保留了面子的基础上丧失了里子,只保留了几块核心领地和港口,以及一个名义头衔。而且他们还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除非他们不想再从东亚贸易中赚钱,这真是被强奸了还要倒给红包的可悲典型。荷兰就识相的多,在西班牙人被打的妈妈都认不出来的时候,荷兰人背后做了些小动作,当然,注定了毫无意义。然后它就乖巧的认命了,只提出了两个臣服的条件:一个是保留东亚贸易的权力,甚至要求某些货物专卖权;另一个就是支持它对抗英国。考虑到原有时空的历史和对英国人的仇恨,元老院痛快的答应了这个条件。

至于越南和中南半岛,有什么好提的,不过是一场行军征服而已,元老院实际上也没有兴趣统治这两块地方,所以他们现在名义上还是被各自的国王统治着,只是被迫割让了不少港口、矿产、外交权、治外法权和某些经济权利。考虑到他们还有部分收税的权力以及他们的宫殿是由元老院训练的新兵所保卫的这个事实,国王们普遍表示感觉良好,请尊敬的元老院放心。

在地盘和实力越加强大的同时,元老们也没有忘记攀科技树。某些尖端科技已经攀爬到了20世纪初期的水准,少数几样科技甚至有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水平,但是大多数科技还是19世纪的水平,这也是元老们能够实际运用的水平,而不是仅仅是实验室的游戏。

工业实力的爆发逐渐减缓了,当然这个减缓是和二五计划比起来的,实际上比起原本位面的世界,20%甚至20%的增长率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减缓两个字。实际上认真考虑三五计划,会发现增长基本都是因为量的变化,是因为地盘更大,工业人口更多,市场更大导致的,而不是质上面的提高。

不管怎么说,如果算起主要工业品的产量,元老院已经可以一家菊爆全世界而无丝毫压力。原味面的常凯申应该羞愧致死,因为元老们已经远远超过了他那区区十几万吨的最高钢铁产量——恩,当然不计算满铁^_^.

总之元老院的事业在这五年里面大大的被扩展了,以及突破了地方势力的瓶颈,成为整个地球都屈指可数的霸主,并且在有生之年里面,还会继续的强大下去。元老们对土地和矿产的欲望简直无穷无尽,根据某些小道消息,海军已经在非洲、中东、澳大利亚和北美洲西海岸、中美洲等地建立了不少基地和殖民点。,考虑到海军同时还会荷兰人联合起来与英国人作战的事实,你就知道这是多么奔放和了不起的功业。知道了这件事情的陆军简直眼红嫉妒的要死,据说陆军某些大佬正计划着成立“陆军海战队”,准备和海军抢地盘。某些丧心病狂的元老甚至已经开始提议要成立“陆军航空兵”,准备用齐柏林飞艇和奔放的海军一争高下。

第四个五年计划(1643~1647)

第四个五年计划(1643~1647),还需要写吗?我看没有必要了,元老院现在不管想干什么,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了,现在的问题不是胜利和失败的问题,而是元老们愿意承受多大损失的问题。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技术也难免扩散了一些出去,对手们也稍微强大了点,但是比起元老院的力量,依然是螳臂当车。若不是内部由于大规模工业化爆发了“令人惊讶的暴乱”,以及与西方的战争,早几年就有不耐烦的元老提出要横扫大陆,统一中国。

事实上,很多人也能理解这种心情,毕竟,统一情结是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面的东西,难以忘怀。套用元老小白娘的话,中国没有统一,老子搞女人都心里不踏实!!这是何等动人、何等震骇人心的高尚情“操”啊!!

也对,经过了接近20年的奋斗,许多元老已经逐渐有了懈怠之心,尤其是那些本来就想着要过来享福的元老。虽然他们的确享了不少福,但是终归是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的。但是总是记挂着没有统一全国这件事,大家心里反不开,享受也放不开。事实上文总已经高瞻远瞩的指出了,现在元老院已经没有了外部的敌人,最大的敌人不再与外部,而在于元老院自己,为了元老院统治的尽可能长久,我们开始需要为子孙后代考虑了,要考虑未来的政治体制和传承问题。

不过,不管怎么说,不管再怎么懈怠,中国人特有的统一情结也决定了,在这种历史性的时刻,元老们还是会打起精神,尽心尽责到最后一刻。1644年,还是那个日子,这不是历史的巧合,而是元老们的意志,是爱国运动卫生委员会(AYW)、元老院中央党史办(DSB)和全球肃反委员会(KGB)的共同努力(三者都是日后臭名昭著、可止小儿夜啼的情报机构,不过元老们喜欢戏称之为“爱阳痿”“大傻逼”和“黑皮狗”)。总之,在种种人类和非人类意志的共同努力之下,满清于此日入关,和李自成的大军战于一片石。

正当激战正酣的时候,双方杀得你死我活,日月无光, 呐喊声惊天动地,震动人心。惊叫声、喊杀声、死亡时的惨叫声、兵器相碰的击砍声、纵马奔腾身等等,混杂在一起,构成了这人类自相残杀的交响乐曲。正当此时,天空逐渐黯淡,太阳被遮蔽,双方的战士惊异的停止了厮杀,抬头看天。厮杀声逐渐停歇。将士们只看到巨大的怪物遮天蔽日,无声无息的划过天空,给大地投下了阴影,给战场带来了清凉。窃窃私语代替了之前的喊杀,除了双方的领导人,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而李闯和多尔衮也只是隐约知道。

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历史仿佛停留在此刻,万物静谧,在等待着什么,这一刻,没有人敢说话,一种无形的力量,扼住了他们的喉咙。恰如此时,激昂的乐曲响彻天际,从天空穿来,如同神灵的号角,与此同时,一个响彻天际、震动虚空的声音,出现了。“所有人员请注意,所有人员请注意。我,文德嗣,以元老院执行主席,中央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党党主席的身份,以元老院赋予我的神圣权力,再此命令:全体作战人员,按照原定一号作战计划,开始行动,预祝广大指战员在元老院的光辉之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此令。元老院万岁,帝国万岁,胜利万岁!”

然后,所有一片石战场的人,留下的生命的最后一个回忆,就是无数的烈焰,从天而降。

历史,就此改写。不,历史,在二十年前的某个夜晚,已经注定了改写。

现在,这是我们的世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