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战争!大明琼岛群穿战纪》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战争!大明琼岛群穿战纪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
涉及方面 脑洞
内容关键字 水浒,陈新,王斗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战争!大明琼岛群穿战纪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1-30
最近更新 2015-02-03
字数统计 (千字) 7.8



一阵阵的闷雷声响过后,照例又是一场瓢泼大雨。3.54万平方公里的海南岛,宛如在苍茫大海中的一刻翠绿色的明珠,被雨水浇灌冲洗着,愈发显得妩媚动人。

热带地区的午后,照例是一场大雨。海边渔村的人们已经对此是习以为常。大家缩在简陋的茅屋内,用各种盆罐接着草房顶上露下的雨水,一边照例咒骂着天气。

大雨落海南,一片苍茫皆不见,雷州海峡打渔船,暮色苍茫混不见。在这暴雨的下午,海浪比雨水大色泛起无数白狼,沙滩也被打出万点浅坑,少许又被冲上的海浪全部抹平。

轰隆,又一阵雷声响过。只见暗黑的天空中落下无数黑色的物体。这些物体雨落越多,大部分砸在近海的浅水中,弄得海面像煮馄饨一般,顿时沸腾起来。更有一些物体直接砸在了沙滩上,除了留下数个深坑以及溅起一片湿沙外,没有留下什么。有即可海边的椰子树被直接砸到,顿时椰子如雨点般纷纷落下。

一个粗壮的人形突然从海水中钻出,他一把抹去脸上的水沫,一边吐出满口的咸水。等咳嗽完后,此人眼望四周大叫道:“王伦哥哥!王伦哥哥!你在哪里!”周边无数人应纷纷从水下钻出脑袋,一边吐水吸气,一面相互呼朋引伴地相互招呼起来。“林冲贤弟!你在哪里?”“武都头,我在这,快来汇合!”

两个时辰后,暴雨初歇,一支3万余人的队伍,喊着号子,排着队列,在岸边的沙滩和丛林内集合完毕,打着“水浒穿越”“水浒求生记”的两种旗号,抓着几个渔民作为向导,向着文昌县城进发。岸边的沙滩和椰林里,留下了近万个沙土坟头,述说着穿越给这只彪悍的队伍带来的惊人损失。“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剪除髡匪,回复大宋!”这只号子端的是喊得响亮。

五指山中,峰峦叠起。云开雾散之后,一轮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形成的一个巨大的怪眼,照耀在黎区乐东县附近的原野上。经过大雨洗涤的草原和山峦青翠欲滴,热带丛林和椰子树丛之下,无数珍奇异兽蹬着双眼,惊恐地看着天上的一幕。无数蓝色、绿色,甚至红色的双翼飞龙,载着数百蓝色皮肤的阿凡达人从天而降,翱翔在琼海的天空。

雷州半岛南侧的海峡中央,如果伏波军的巡逻艇能够巡视到的话,应该被此刻震惊。数千艘大型战船扬起白帆,载着数万虎贲军士,向着临高角驶来。战船上扬起的大旗上述“登州营”三字。陈主任在座舰上,用望远镜正在瞭望。

昌化堡的军士迷瞪着双眼,再次向海滩方向看去。只见数里之外,仿佛数万军阵一般的,一大片黑红底色的东西向这里移动着,突然,远处穿来着一阵军号声,他用望眼镜观瞧,只见数万大明士兵组成行军队列,飘扬这大旗,向这里开进。他只记得大旗上有着宣府镇总兵官王斗的字样,随即,远处的一刻炮弹飞来,将这个观察哨楼打个稀烂。

敌袭!这个讯息通过无数的磁石电报和磁石电话,从全岛各处传递到临高,再由无数小灵通、手台汇集到元老院办公厅:临高在全岛的势力全面遭到不明来历的各种袭击,有大明的数万军队,也有不明飞行生物,还有自称宋朝梁山的军马。

文马二公抱着脑袋痛苦滴大叫:临高惹了谁,捅破了天?怎么遭遇这么多的穿越,还都是为了把自己打怪刷经验而来?



叮铃铃,澄迈公路上一阵喧嚣。150余名骑着马袅产自行车的快速部队正飞速赶往琼州府,那里正遭受所谓梁山好汉军队的横扫。

据琼州府下辖的文昌县城国民警卫队电报陈述,这伙人声称要扫灭朱明逆党,恢复大宋的正统地位。大首领据说叫王伦,是什么穿越人士。他们是纯冷兵器部队,人数在2-3万之间,没有战马,只有抢来的几匹骡子和驴子。这份有线电报传输到一半就断了。情况万分紧急,据说这伙人已经在当地开始屠城,单靠那100余人的国民军和几十名警员,是根本无法确保文昌县城安全的。

琼州府的归化民驻军已经增派2个营,约600人的步枪兵前往增援。在半路上,增援部队与约2万名梁山军遭遇,被对方打了个埋伏。双方发生了近距离的肉搏战,归化民部队被击溃,虽然毙敌1000余人,但是自己也损失一半的人马。归化民残部已经逃回琼州府。临高警备区于是紧急抽调了新组建的快速反应部队,骑自行车增援琼州府防卫。海军也已经抽调10余艘T-800风帆战舰,运输1200名步枪兵从海陆援助那里。

字形成骑着就是比走路快啊。虽说临高目前已经不缺马,在各部服役的驮马已经有约1000余匹,但大部分担任牵引畜力,能作为战马骑乘的那几百匹,都被陆军要去训练骑兵,还未正式成军。自行车部队具有动员迅速,出发迅速,不需要草料和燃料补给的优势。于是这150名步枪兵就成了目前唯一嫩更快速到达琼州的线头部队。

质量差,太差了,不是车胎被扎,就是链条断裂。快速部队的连长哀叹着,无奈地让车子坏掉的士兵坐在他人的车座后面,继续前进。沿途的30余量损坏的自行车,仿佛成了澄迈公路上的一道独特工业化风景。大家正汗流浃背地骑车,突然前方的尖兵回来一个人,骑着车子高呼:停下,前面有可疑的人。

连长停下车子,用望远镜观察,远处1里地远的公路上,约有近千人正在砍倒一个有一个的电报线杆。数十人冲着前方的尖兵狂追,尖兵们掉头往回狂骑,几名坐在车后座的士兵用步枪向后面射击者。数名可疑人物硬背打倒。全体下车,卧倒,准备战斗!连长狂喊着,然后吹响了脖子上挂着的哨子,嘟嘟,嘟嘟。听到哨音,全体自行车兵立刻放倒车子,趴在车子后面,端枪瞄准前方,准备开火。

黑旋风李逵和神行太保戴宗,奉命前出琼州府至澄迈县城之间的公路上进行预警。梁山军已经屠灭了文昌县城和定安县城,对周边的村镇进行了大扫荡,战果颇丰。感谢临高髡匪对经济治理的好,民间财富十分丰富。兄弟们抢的是盆满钵满,各个嬉笑开怀。李逵更是用两柄大斧杀了个痛快。这两个县城防卫薄弱,守恒的兵士用火枪排枪给弟兄们造成了几百人的伤亡。但是,大军递进城下后,神箭手和床弩开始压制射击,敢死队用云梯登城,迅速解决了战斗。失去斗志的髡贼土兵们纷纷丢弃枪械往城下逃跑,被梁山军掩杀上去,都给个痛快。

李逵回想起当初,杀得兴起,一板斧砍倒有一个电报线。”戴宗哥哥,髡匪的鸟枪真是孬啊,枪管是好钢,但是打一枪得装半天药子,这帮孙子一看都是没有见过战阵的,我军击鼓掩杀过去,他们不敢近战,全都丢了鸟枪逃脱。这算什么?我看也就算我大宋的厢军一类的货色吧?“

戴宗指挥众人边砍电报杆,边说:”我看也是。着什么国民军就算个厢军的水平。听闻临高的正规军队,训练严正、纪律不凡,相当于大宋禁军的水平吧。只是他在琼海本地的正规军少,也就十几营的样子,3、5千人。我梁山义军数万大军杀去,管教他抱头鼠窜。“

”哈哈哈哈,那是,那是啊!我老李到时候要大开杀戒。“李逵说得兴起,挥斧又砍倒一根线杆。突然,前方传来鸟枪的声音。”报,两位头领,前方发现百十名髡匪尖兵,骑着古怪的两轮铁车,和我等的哨探遭遇上了!“李逵一挥大斧:”愣着干什么?我陷阵营今天又要开荤,弟兄们并膀子一起杀,杀光着百十个髡匪祭旗。“

近千人的梁山军陷阵营兵卒,纷纷挥舞兵刃,嗷嗷叫着冲自行车部队大举掩杀而来。前方冲锋,两翼也不枉左右包抄,似要全歼这股髡匪。”呯呯,轰轰“。步枪,手榴弹,开始招呼梁山军,顿时拔前锋打倒一片。湖面的不知道死活,依旧拼命前冲,越过了满地的死尸,又冲进了几十米。

李逵和戴宗高呼杀贼,正追得兴起。突然,李逵的脑袋上突然冒出朵血花,后脑壳彭地四散而非,整个身子往前急冲几步后轰然倒地。戴宗急忙上前搬起他的尸身一看,李逵已然是被鸟铳着了道,死的不能再死了。戴宗大哭着,愤怒滴挥舞朴刀高叫:”杀光贼秃的髡匪,一个不留,跟我冲啊!“

上百人呐喊着,悍不畏死地猛冲,前赴后继、你追我赶,浑然不知道恐惧为何物似得。快速部队依然被这阵势吓破了胆,没见过这不要命打法的。这是要同归于尽呀。不少士兵的两腿间依然是湿漉漉一片。前装步枪,爬着的时候,有不便装弹。于是,在打完头两轮排枪后,士兵们纷纷丢出手榴弹。

爆炸烟雾腾空而起,连长起身大喊着:快上车,撤,快撤,两边包围上来了。此时自行车部队已经陷入三面包围之中。士兵们纷纷起身扶起车子,片腿上车,掉头就跑。军官们还边骑车,边用手枪向后还击着。呯呯,这边厢十余个陷阵营被打倒在地,打滚哀嚎。那边厢,几名来不及逃跑的士兵已经被包围,他们用刺刀捅死几名小喽啰,但是自己也被蜂拥而来的梁山军砍成十八段,或者扎成马蜂窝。几名落后的兵士被射出的弓箭击中倒地,或者被飞掷出的长矛串了糖葫芦。


这一仗自行车部队被打了一闷棍,损失了20余人。”幸亏骑着车子,在公路上逃得快,把后面追得贼秃都累趴下一片“。连长事后抹着脖子,后怕地回忆道。领啊在后面接应的一辆农用四轮车和一辆三轮边斗摩托接应上了后撤的自行车部队,随即愤怒滴冲了回去,用车上安装的一门手摇纸壳加特林讨回了公道。在公路追击战中,数百名陷阵营匪徒被击毙、撞死或者活活跑死。其中包括神行太保戴宗,这哥们被单边斗摩托戏弄似得追逐了20余里,跑的肺泡炸了,口鼻流血而死。



万胜,万胜!完胜完胜!

排成一列列,一块块的宣府军镇大军士气昂扬地喊着号子。咚咚咚的打鼓震天价敲响,气势非凡。昌化堡司令部的墙土都被震得不停下落。好吧,这竹筋的水泥建筑质量确实差点。

王斗的3万大军列阵与昌化堡外围的沙滩之上,枪盾兵位于前列,滑膛枪兵位于三排枪盾兵后列。滑膛枪后身后是一窝蜂火箭兵,每私人推着一辆独轮车,上面架着两匣240支火箭。火箭兵的队列空隙之间,是一排排的身后是3磅炮部队。3磅炮身后是6磅,12磅野炮部队。更为沉重的24磅炮,这次穿越因为超重,全都掉海里了。差点没把王斗心疼死。这可是10年来的家底啊。

开炮!王斗炮兵部队的指挥旗挥起。与此同时,昌化堡要塞、码头的24磅前装要塞炮也同时发出了怒吼。宣府镇舜乡军和临高伏波军的炮战正式开始了。三亚市外围炮楼的各类小炮,也开始对着前方最近的舜乡军阵营开了火。

之间无数铁球画着白烟在半空中飞来飞去。有的铁球居然在半空中对撞,发出呯的巨响!舜乡军的火箭也射向三亚市外围的木质栅栏和铁丝网。因为承平日久,三亚市推倒安友乐寨的木质围墙后,一直没有修建城墙,按照不设防的城市规划建设着。

这次还是因为不久前,反髡复命游击队在琼州北部儋州、澄迈、定安、临高、琼州、文昌闹得实在厉害,三亚市奉临高总指命令,临时在市区外修建的木栅栏、铁丝网,挖的壕沟。无数明朝的火箭画着乱七八糟的轨迹四处飞舞,十分壮观,可是吓坏了大批的市民和髡匪。但是准头就差了点。

只有一个炮楼的稻草防雨顶被火箭点着了,里面扑救不及,归化民士兵纷纷光着脊梁、穿着大裤衩从门窗跳出逃生。有两段30米长的木栅连也被烧着了,一群消防队推着水车、举着唧筒喷着水救火。“扑”,一刻榴弹飞来,把水车砸的四分五裂。消防员们鬼哭狼嚎在地上爬行,纷纷逃生。

5分钟的炮战结束了,双方各自用浸湿水的推弹杆,在炮膛内部降温。膛线跑和滑膛炮的对比立刻显示了出来。王斗的滑膛炮射程不及髡匪的线膛前装炮,炮兵部队和步兵阵营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而昌化要塞几乎没有受到伤害。正当要塞司令得意洋洋之际,突然舜乡军阵内传来阵阵军号声。

“冲啊!”“踏平髡匪营寨,给兄弟报仇啊!”王斗居然下令发动了全军攻击。2万多步兵向三亚市的薄弱防御展开了玉碎攻击。“TNND的老家伙,这够狠的,不顾死活冲锋啊!”昌化堡惊叹道。这一路炮战,目测至少造成舜乡军数千的杀伤。而王斗居然还能狗急跳墙猛攻三亚市,而弃昌化要塞与不顾。

王斗完全是看准了三亚市和昌化堡的尴尬。昌化堡不好啃,但是三亚市几乎不设防,大军只要不顾昌化堡的侧后炮击,完全能够顷刻间冲入三亚。三亚丢了,昌化堡的守军也就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假使昌化堡出击,只能是使数百的守军遭到数万舜乡军的围剿,就算前装枪射程再远,也不不敌四面围歼啊。

舜乡军果然是训练有素,军纪严明。步军和炮兵在遭受10%左右的伤亡后,还居然有精神和实力发动全面攻击。放在其他明军哪里,完全就是顷刻崩溃的结局。军纪严明、训练有素是一方面,后排推着一辆辆辆车载排枪的督战队,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只要后退避战,无论军士军官一律排枪击毙。冒死向前,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杀呀!杀呀!”数万士兵端着燧发枪和长矛,怒吼着冲向壕沟和铁丝网。前排长矛兵跳下壕沟,用十几根长矛和几个盾牌,就能架起一座窄桥,供后续军兵冲过。后伴随步兵冲锋的3磅炮和火箭车,也在离壕沟几百米远的地方开始发射,以火力轰击铁丝网后面的土木炮楼。

一个又一个炮楼被打得面目全非,仅有的几个打字机掩体,也被小炮、火箭、步枪的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死伤惨重。而舜乡军也在壕沟和铁丝网前,内米妮枪、打字机和侧后面的要塞炮的打击下血肉横飞,尸体枕籍。不就,壕沟附近和铁丝网前就躺满了死伤者的身体。震天的枪炮声掩盖了惨叫和哀嚎。

“手榴弹!上!炸开铁丝网!”“12磅炮,不要怕死,向昌化堡递进射击,吸引火力!”步兵三个营,配合炮兵攻击昌化堡和码头,掩护大军攻击三亚市!“一个又一个冷血的命令发出,一支又一只队伍按命令开上前线。明知是面临着过半的死伤,这些士兵也毫不在意。只要强占整个琼岛,他们的家里又能增添上百亩土地。

一群群的掷弹手跳下壕沟,将炸药包和手榴弹点燃,丢向铁丝网。数出临时架设的铁丝网被炸断,大批舜乡军貌似钻出壕沟,冲向断口处。”哒哒哒哒“,有一处打字机掩体向着铁丝网断口的舜乡军开始扫射,人体顿时血肉横飞,后买的人依旧前赴后继,不停填着缺口。尸体压住了铁丝网,填满了缺口处,后续的士兵就他这尸体跳过铁丝网,成股成股的小部队开始穿插进防御圈,对掩体后面的伏波军发动攻击。

枪刺、刀砍、火枪轰击、手榴弹炸。一个又一个士兵相互刺杀者倒下。两枚手榴弹丢进炮楼背面的小窗,轰的一声巨响,被引爆的火帽依然了手榴弹箱,大爆炸将临时构建的土木结构炮楼震塌。顿时,守卫者和攻击者都被活埋在一起。

'狙击手,打TND的排枪掩体,打!”一个营官挥着指挥刀咆哮着。很快,少有的几杆线膛枪被调集起来,击中打击打字机掩体。一连被打死三名操作手后,掩体内的守军终于溃逃了。呯,一声枪响后,这个营官也被米妮枪手在远处击中额头,倒在地上。

“啊!大家冲啊!给二顺子报仇啊!一百亩地,我来啦!”一名掷弹手被低胸的死伤激怒了,他身上挂着、捆着十几颗手榴弹,双手抱着一个火药包,发疯地冲向铁丝网缺口附近一个炮楼。守军被吓疯了,十几杆枪对这恶搞敢死队员齐射。虽然他左右规避着攻击,但终于被一颗子弹射中。轰!一声巨响,火球升起。地面上留下一个土坑,连带着铁丝网也被炸飞一大截。

与此同时,炮楼下方的壕沟里面,一根粗大的木杆直接伸过铁丝网,一头顶在炮楼的墙上,炸药包的引线飞速地燃烧着,壕沟里的舜乡军集体包住脑袋,身体向下一缩。咚,轰!巨响过后,炮楼和铁丝网荡然无存,壕沟近前的一对舜乡军也全部被震死。他们瞪着眼睛相互枕籍在一起,七窍流血。

壕沟里的舜乡军集体吹着哨子和军号、挥动着宣府镇的大旗,呐喊着完胜的口号,踏过被炸残缺的防线,集体发动了总攻。啊!快跑啊,不远处的一个个火力掩体里的归化民士兵,彻底被这样凶残的打法吓得崩溃了!他们一个个纷纷逃向市区,有多快就跑多快,一定要逃离这些疯子,越远越好。残留的数个炮楼意见大势已去,纷纷挂出白旗表示投降。上万顿时舜乡军冲入了三亚市,对髡匪的洗劫和清剿开始了。四处火光,到处枪声,三亚市区内红烟滚滚。杀红了眼的舜乡军见人就捅,开枪就打,根本不管与伏波军有无关系。

此时,昌化堡和码头附近,激战还在进行。舜乡军的12磅炮被打烂十余门,只有少数还在喷吐着火舌。无数长矛手和不抢兵,不顾伤亡,已经推进到堡墙附近100米远的距离。他们纷纷趴在地上、躲在树后,或者在沙地上挖出个浅坑,把盾牌顶在上面,用燧发火枪朝守军的枪眼射击。前装枪需要扬起枪管装弹,这个缺点使得数百舜乡军被子弹打中。

伏波军的铁球炮弹和开花弹,落在沙滩上,杀伤效果也大打折扣。而舜乡军的12磅炮和6磅炮,以及若干3磅小炮虽然纷纷被击毁,但是幸存的炮兵营是不退,他们纷纷拿起步枪加入到围困战中。昌化堡的堡墙是水泥修筑的,能扛得住舜乡军铁球的攻击。但是时间一长,炮台顶层的垛口也被递进射击的舜乡军大炮砸的稀烂。顶层炮兵死伤惨重,被迫装入炮台内,通过炮口掩体发射炮弹。

“集中发射!瞄准炮口,开火。”几门6磅炮集中火力,在训练有素的炮兵操作下,将铁球打在了昌化堡一个炮口掩体的左右。顿时,碎石横飞,炮口士兵被被打伤一片。舜乡军又一轮发射,瞄准这个缺口开火,一刻炮弹冒着滚烫的白烟飞入炮口,将一个军官打成两截,之后一头砸上后面的发射药包的木箱上。大爆炸讲这个炮室附近的一些炮位摧毁。一些石制隔离墙被爆炸波推翻,将附近几个炮位的士兵砸死。屋顶缺乏了支撑,沉重的铁炮的重量顿时将顶层压塌。

“轰”的一声闷响。昌化要塞的炮台顿时塌了一角。“打得好,给这几个个炮组请功!”全面攻击!“王斗放下远镜,兴奋地高叫着。嘹亮的冲锋号响起,四周射击的士兵们纷纷站起身,端着枪和火药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向昌化堡。

要塞内的守军被爆炸吓得惊慌失措,司令摇响电话询问情况,但是无人接听。他正要派传令兵一探究竟,突然听得外面山呼海啸的狂啸传来。众人挤来通过枪眼观瞧!一见不禁叫的苦也!只见三亚市外围已经被全面突破。”三亚完了!“”都要上军事法庭了!“司令不由得呆若木鸡。他还未反映过味来,只听下层堡垒内传来一阵轰天的巨响。原来是舜乡军趁着昌化堡守军反应失措的当口,拼死冲到堡墙下,搭起人梯,将装了火药的竹筒塞进了炮口。

爆炸的巨响引燃了炮位附近的发射药。发射药的二次殉爆引起了联锁反应,各炮室之间的铁门很多没有被关闭。爆燃的火焰冲入隔壁的炮室,再次引发了殉爆。只见昌化堡如同一个被拆迁爆破的居民楼一般,冒出一阵黑烟和灰尘之后,拱顶整体向下坍塌,砸塌了支撑的围墙,将冲到附近的数百舜乡军步兵也掩埋在内。



五天之后,附近的田独铁矿矿区也被舜乡军派军攻占。伏波军在琼岛南部的势力区域被舜乡军全部拿下。那王斗站在铁矿的铁轮矿车上仰天大笑!”我舜乡军拿了这个露天铁矿,值了,值了!“元老院接到情报,不由得呆若木鸡。

”天塌了,天塌了!“哈哈哈哈”一个归化民醉鬼拎着酒瓶,在东门市附近的街面上游荡着,狂笑着。独孤求婚冷笑着举起手枪:“呯!'的一声。醉鬼被一枪爆头,倒在街上。



文马督工抱着脑袋,龟缩在办公室里。琼岛丢了一半,田独铁矿完蛋了!俩人哀叹着。

明秋劝慰道:"没办法呀,还是兵力太少了,都穿越5年了,还不能爆士兵海。临高和琼州府一共就5000正规军,三亚和田独铁矿哪里只有1200余人守卫。王斗3万人全军攻击,根本挡不住啊!他们也算尽力了。“

庭院里,一个衣衫褴褛的军官被捆绑着跪着,嘴里不住地哭诉着:“冤枉啊,司令!我为临高流过血,我为大业出过力,我们1000多人,守卫薄弱,处处是洞,实在是抵抗不住3万人的全面围攻啊。三亚根本没有防御设施啊,弟兄们都战死啦,我也是拼着要回来报信啊,电报和电话都被捣毁了。。。。”

“王斗是明穿里说得上的一号强军,你也算不怨了。”拖出去,毙了。以后临阵脱逃,折了好几个元老,就是这个下场。“北纬怒吼着。

”呯。“一声枪响,宣布了三亚时代的结束。现在,髡匪们还是要面对现实问题。王斗没有海军,五指山脉又横亘在琼南,一时半会舜乡军到不了临高。但是,梁山军马在琼州府闹得欢,把城市彻底围困,摆出攻城的架势。而晚明的陈主任的海军,已经围困在西自临高角、东至红牌港和马袅工业区一带的外海海面。数千只登州镇的海船,把临高沿海围困的水泄不通。


”你打又不打,退又不退,陈新你不好好回去当皇帝,跑别的书里来搅局,这是唱的哪出?“萧紫衫郁闷地叹着气。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