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扬帆太平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ft1603586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02-07

最后更新时间:2013-02-07

正文

扬帆太平洋

1638年2月15日,农历丁丑年正月初二这一天,临高角畔,已经建设的与内陆大明州府规模大体相当的博铺港内是人山人海喧嚣异常。停在那里多年未动的圣船上,从船艏到船艉挂满了色彩各异的信号旗,高高的桅杆上元老院34年通过的国旗——红底团龙启明星迎风飘扬。

这居然是后世迎接国外元首政要的满旗状态,做为在南海地面一方霸主的临高政权还有什么样的人物值得如此隆重接待的么?难不成是北方那个靠着蝴蝶效应,现在还跟皇太极隔着山海关遥遥相望,苦撑不倒的崇祯终于看清事态,屈尊南下来跟他嘴中不得好死的“汉之蛮夷”来议和的么?

当然……不是,被南北三大贼侵吞了半壁江山的二杆子崇祯就算是再到煤山挂个三百遍,他也不会跟口中这帮子流寇、蛮夷和汉贼服软的。今天博铺上下如此隆重,其实是在给某些人壮行。

确切的说是一只规模庞大的舰队壮行,这是由七艘LG、三艘全铁舰、若干武装商船共同组成的混合舰队。它的旗舰则是刚通过海试没多久的广州号铁甲巡洋舰。

该舰排水量一千八百吨,满排两千吨。虽然吨位不大,但却凝聚了临高工业十年来的大量技术成果:大角度的飞剪球型艏、平甲板造型的铆钢船体、虽然外表看上去依旧采用了风帆蒸汽混合,但在蒸汽动力方面采用的是二五期间攻坚出来的三胀蒸汽机,不仅功率更强还更加节省用水。

武器方面除了现在现已在陆海军中大量装备的75mm后装线膛炮和37mm多管速射炮,在前后两甲板上还各有一座双联120mm的露天钢盾炮台。再加上数量极多的.45口径机关枪(.45为海军口径,陆军为8mm,与步枪同),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在它的身边停泊着两艘吨位相差不大的铁甲舰,说起来这两艘与广州号其实是同期开工的姊妹舰。但由于采取的有什么用什么的制造理念,所以比广州出厂足足早上一年。在外表上看也很容易看出双方的不同,比如说船艏,它们并没有如广州号那般有着大角度的“飞剪”造型,而是好似被砍掉了一块的勺型艏,水线部分也没有好像长鼻子那样的球型艏。

它们的船体也非高干舷的平甲板,而是短艏楼造型。就算在武备上,粗壮的120mm也没轮上它们,只是用更多的75mm来补充了火力劣势。只是好在在编队前这两艘舰刚刚完成了三胀蒸汽机的换装,所以在航速上并未出现太大差距,否则短腿的船谁都不喜欢。

至于剩下的这七艘LG——LG并非是平板电视,而是一个船型,这个词其实是土洋结合的:L是临高拼音的缩写,G则是Galleon这个单词的首写字母。Galleon翻译过来其实就是大家熟知的西班牙大帆船——顾名思义就是经过临高钢铁工业改装过的七艘西班牙大帆船还是要详细说说的。

自视全球霸主的西班牙对临高的崛起一直冷眼旁观。35年年底,一艘由美洲而来的西班牙运宝船与沿吕宋岛海岸线巡逻的临高海军相遇,双方由于言语不通产生误会爆发冲突,近二十吨的美洲白银被临高政权扣押。

身在吕宋的西班牙总督大为不满,继而派出罗勋汉子爵前往当时的临高政权首府琼州要求临高政权释放被押船员和船还有归还白银。但罗勋汉子爵自视甚高,不仅在海南各地公然诋毁临高政权的合法性。还在调解期间悍然调戏接待人员——女元老XX,对临高民众的感情造成了严重伤害。

但临高政府毕竟是文明的政府开放的政府,只是依法将其驱逐出境。但没想到,西班牙总督无视临高的有礼有节,将其视为软弱悍然在36年中旬组织了由本土以及印度等地汇集的三十余艘大中型舰船构成的庞大舰队向临高不宣而战。

在我英勇的临高海军迎头痛击下,仅有五艘得以逃离,其余半数被歼半数被俘。这场临西战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临高的经济发展,但作为战争红利,将近二十艘在当前东南亚地区也算庞然大物的西班牙大帆船被临高政权收入囊中。

只是对于临高政权来讲,对这些落后将近两百多年的大家伙确实提不起兴趣。在将其中破损严重的简单修补后卖给附近各势力后,仅留下了十艘吨位够大的船进行了现代化改造。但由于无论是操纵还是使用方向上都与临高体系格格不入,这十艘船并未得到临高的系统编号,仅以LG代称。

改造方面有:撤除船上所有火力,封死炮窗。从上到下的船身上包裹上5mm厚的铁皮(水线以下为2mm)。将西式软帆改成中式硬帆,精简索具数量。增加蒸汽辅助动力(非三胀)、拆除船艉楼增加水密舱等。其实细说起来改装这个词用的并不准确,整套工程下来,临高的工程师们骇然发现比再造一艘船根本没省多少……

用文总的话说,节省了时间就是我们的胜利。在火力方面,由于临高将其定位为运输船舶,仅仅是安装了37mm多管速射炮十二门以及.45机关枪若干,这次被编入混合船队的七艘LG上看似是增加了4门七五海军炮或是8门七五陆军炮。

就听圣船上威慑意义明显让步给象征意义的230mm滑膛炮的一声巨响,一时间炮声隆隆,整个博铺港都弥漫在白色的硝烟中,二十一响礼炮声毕。从人称元老庄园的百仞城中一色马匹所牵的四轮马车车队徐徐而来,车队前端由身着血红战衣的近卫骑兵为先导。整个车队浩浩荡荡,许久看不到尽头。白色是马,黑色是车,乍看上去好像是黑猫警长的那根棒棒一般……滑稽。

聚集在博铺港周围的民众们爆起了一阵难以压抑的惊呼,这是有名的元老车队。看这架势好似是许久未见的全员出动了,随着车队越发靠近,民众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当先的几辆车上下来的正是临高的第三套领导班子,紧跟着从后续车辆上下来的正是许多已经许久未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元老众们。

在民众的最前排,得到特殊许可证的各大报社记者们,纷纷神色各异的互相交换着匪夷所思的奇异眼神,这些比一般土著更了解元老会内况的家伙们都觉得今天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自打两年前那场据说闹到内战边缘的换届选举以来,这帮自称大宋后裔的元老院老爷们已经很少集体公开露面了,甚至有传言说其中的很多人被送去无名岛自生自灭了。

可现在远远的看去,一个个红光满面的。哪有传言那般严重啊?殊不知他们眼中的大人物们正在神色不变的互相抱怨或者说耀富:“哎~我说郝胖子。你不是被撵到陕西那嘎达跟李闯那帮杀人不眨眼的土包子对顶去了嘛,几年没见,也没看出来你怎么瘦啊。”

“咳,别他么提了。那个饿殍遍地的鬼地方,要不是老子祖籍是那里,顾念着乡土情不舍的走。就李自成那个瘪三早他么被老子灭了,不过你看见我那个新生活秘书没有,多水灵。那是我从乱民嘴里抢出来的,对我那叫一死心塌地。当初苟大气他们往外撵我,我还有气。现在就是他么的使劲拉我,我也不回来啊。领着一千火枪队,近万大军。不是跟你吹啊,现在老子就是陕西王,跺跺脚地面都颤三颤。什么李自成,洪承畴的都得看老子活。咳!别说我了,你小子在越南那帮猴子堆里混的咋样?”

“咳!我可比不了你,一甩手就上万的大军,我小打小闹的才弄了七条船,几百条枪。一年到头也不过弄个百十万两……”“白银?”“……黄金。就这阮氏跟郑氏那两个王八蛋还老找老子的麻烦,这不上个月我刚轰了一遍金边。妈的,那帮家伙眼红老子挣得多,非不让老子进港,不给他们提提醒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哼!”

“哎~我说马王爷,这大喜的日子就别那么大火气了。要不这趟你跟我去陕西耍耍?弄几个清纯妹子给你泻泻火?”“哎呀~老兄的好意小弟心领了,没那享福的命啊。现在小弟就打算安安稳稳的做个居家男人了,哪像北美分舵的那几位,非要去美洲转转。这雄心壮志我可比不了喽。”

“是呀,是呀。也不知道他们咋想的,现在这日子也好了,没想到他们反倒要去鸟不拉屎的美洲。真是富有美国人的冒险精神,不服不成啊。”听了郝胖子的话,马王爷扑哧一笑,连忙打岔:“行了,行了。不说这个,晚上到我的公寓来,咱们哥俩好好喝一场。这几个兄弟里就数你到的最晚,咱俩还没对过。就今晚怎么样”说着话马王爷还朝郝胖子眨了眨眼睛。

郝胖子一愣,肥脸上很快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本来就够小的眼睛都快眯缝没了,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而这两人口中的主角,北美分舵的那几个人,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这是紧随领导层的第二排,按国人习惯的论资排辈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位置了。可是这几人看上去丝毫没有领导人脸上常见的那种非常欣慰的笑容,甚至其中几个年龄偏小的成员不知为何还隐隐带着几分强压的怒意。(未完待续)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