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政保局二三事之传教士报告》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政保局二三事之传教士报告
作者ID
百度贴吧 变形万物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欧洲视角,书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政保局二三事之传教士报告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5-30
最近更新 2017-05-31
字数统计 (千字) 4.2




“这个沉闷、污浊、孤单的鞑靼人或者赛里斯人还是其他什么人种的异教港口,自由的呼吸都是奢望。这里充斥着愚昧、残暴、好战、邪恶的异教徒和不信者,还有许多如同魔鬼创造冒着黑烟的机械,上帝的光辉未曾照耀这片陌生的土地……,我曾想逃离这片可怕的土地,但是我的职责和内心的操守阻止了我……”蘸着特制的墨水,一段长长的套路开头出现在信纸上,对于传教士来说轻车熟路。

“关于上次结束巴达维亚秘密巡查之后您给与的新任务,南中国贸易线上突然崛起的澳洲人。在澳洲人核心殖民城市临高居住一段时间后,我想我可以给您的诸多疑问做一个大致准确的回答。澳洲人对于上帝的子民防范相当的严厉,然而您忠诚的仆人必将恪尽职守……”

“在水手们之间流传的城墙一样高大的钢铁之船是确实存在的,就停在临高的港口,与之相伴的还有许多魔鬼黑烟驱动的机械……”

…………


“我们依旧未能搞清楚所谓澳洲人的来历,在澳洲人殖民活动中心的临高,士兵、农民、小商人、官员所有人都对澳洲人宋王朝后裔的身份坚信不移。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不过这种版本的再次加工,而所有的正式非正式公开非公开的来源都指向澳洲人自己。然而并没有哪位受上帝眷顾的幸运儿公开宣称找个澳洲人所诉说的澳洲大陆,他们可能是蒙古鞑靼人后裔,可能是明帝国第二任皇帝陛下的流亡者后裔,也许他们根本不是贵族,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真相。”

“澳洲人的语言、外贸、风俗和明帝国人极为相似,也许比荷兰和泽兰稍大,这给予澳洲人殖民活动的极大便利。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内,澳洲人征服了琼州岛,建立了城市、港口、要塞、工坊,训练了军队,他们击败了明帝国数万的讨伐军队,他们剿灭了所有海盗(可怜的一官),他们甚至炮击了广州(一座明帝国南方的巨城,拥有数百万人口),起因仅仅是明帝国地方官员查封了澳洲人的商栈,真是暴躁而凶狠。”

“澳洲人从一小撮流亡者到如今侵吞一切的巨兽仅仅只过了数年,澳门、巴达维亚、马尼拉、福尔摩沙的总督和绅士们应该最清楚不过了。抛开一些偏见,澳洲人的殖民活动成就是极为惊人的,如果按照投资回报计算,所有殖民地的总督和检审法官都应该羞愧得自杀。”

“相比于他们浓罩在迷雾中的身份……他们的军舰、大炮和士兵的刺刀是真实而无误的……公司……” …………

“澳洲人具体人数不详,估计在数百到一千之间。统治机构是元老院,一个由五百位受过良好教育才华卓著的绅士组成的议会。和罗马帝国元老院相似,临高元老院也有一名经过选举的独裁官(以前称作执委主席),但是独裁官的权利并不是无穷的,元老院拥有一个数人的常务事务委员会,可以称作高等元老议会,高等议会的元老可以随时质询独裁官,我猜测甚至可以罢免独裁官。”

“独裁官和元老议会并不是终身制,数年选举一次,时间未知,独裁官已经更换过至少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临高元老院拥有数量不明地位很高的女性元老,澳洲人有大量任用女性官员的现象,也许是澳洲的环境太过恶劣?或者当地土著女人太过丑陋?甚至有传言元老院为了女人发生过数百人集体决斗的事件!我很难想象类似于三级议会绅士们的元老像发情的公牛决斗的场面,真是浪漫而又暴躁。”

“然而这不是重点,中国人本来就很难理解,他们居然不信上帝崇拜偶像……”

“有限的次数我接触到了几位元老,这些元老给我的感觉极为良好。学识渊博、谈吐风趣而又不失礼节、气质不凡、哪怕是对低级员工都那么风度翩翩,他们是博物学家、学者、贵族,他们会是合格的商业代表、代理人甚至总督、检察官。”

“如果不是他们太过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元老们交谈总有一种他们正在俯视你的错觉,就好像国王在巡视他的领地,而你不过是误入其中的旅者。”

“原本我的报告本该就此结束的,也许是上帝眷顾着我,我在澳洲人的元老院中遇到了一个上帝的羔羊,羔羊对于上帝的虔诚甚至高于对元老院对澳洲人的归属,您卑微的仆人得以向您透露些许澳洲人的真实。”

“狄亚娜·门多萨,姓氏并不出众,一位年轻的西班牙人和印第安土著的混血后裔,对上帝极为虔诚。初次见到这位梅斯蒂索人或者高乔人女士我是十分震惊的,高挑的、美丽的、令人惊艳的、说着西班牙语的天主教徒,在南中国这个上帝光辉薄弱的地方是那么的珍贵。愿上帝原谅我的轻佻,摄住我的心脏令人魂牵梦绕的混血尤物,门多萨女士的美貌无以言表……”

“最重要的是狄亚娜·门多萨女士是一名元老!澳洲人临高元老院的元老!一位信仰上帝的元老院议员!一位执政!(元老院内其余羔羊的信仰那么的可疑,他们并不信任上帝的仆人)”

“某次教堂祈祷活动我结识了门多萨女士,这位操着西班牙语和英语的美丽女士在人群中是那么的耀眼,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的西班牙语和拉丁语都还说得过去,数次接触我便获得了这位女士的私人友谊(门多萨女士对上帝的虔诚令我羞愧),而且相对于澳洲人一贯的狡诈和谨慎,门多萨女士要坦诚的多,特别对于我这样的主的牧者。”

“上帝眷顾着我!”

“和我这样有着其他兼职的传教士不同,门多萨女士的倾诉是如此的真挚而纯粹。大部分时间我们并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门多萨女士也未曾主动透露过什么消息,基本都是些许牢骚和生活的苦闷,相比旧大陆或者新大陆的贵族夫人和小姐,我不用那么的操劳……”

“门多萨女士并未透露她的门第,但是优雅的仪态让我相信她是一名贵族小姐或者贵族私生女。拜澳洲人布料过分稀少的服装所赐,依我所见门多萨女士身躯并无什么劳作的痕迹,新西班牙和秘鲁总督区的上层贵族才有这样不事操劳的贵族女性,白人契约奴和农场主不会有这样风情万种的女儿……好象我已经离题万里了……门多萨女士的魅力……”

“根据门多萨女士的闲聊,她是被她第一任也是现任丈夫拐骗到临高的,当时她只不过是答应这位澳洲人一起登上他的私人游艇出海游玩,事实却是这艘游艇直接汇合了澳洲人的流亡舰队到达了临高。独自一人的门多萨女士在这个荒芜、野蛮的世界角落孤立无援,她没有必须的生存技能,周围全是阴险狡诈的澳洲人和明帝国土著,不得已门多萨女士嫁给了这个狡猾的澳洲人,可耻的懦夫!临高元老院成立的时候因她的丈夫门多萨女士获得了元老的头衔,成为了澳洲人执政议员的一员。”

“通过门多萨女士我得以真实的窥见澳洲人元老们生活的一角,而不是外面那些谣言。相对于旧大陆的贵族和绅士,元老们简直像一群清教徒(也有一小撮安于享乐的)。元老们每天工作八至十个小时,经常会加班。职位和地位越高的元老工作时间越长(元老们的地位似乎和职位差事挂钩,并无单纯地位尊贵的人),当有重要事件时通宵加班非常普遍。重要部门的官员几乎全年都要上班,没有旧大陆随处可见通宵达旦的舞会,没有绅士们喜爱的大规模狩猎活动,有的只有无尽的工作—会议—工作,稍许娱乐活动也是少数元老们自娱自乐的活动,谈论的更多是利益和工作而不是家人(门多萨女士的原话),真是可悲的澳洲人。”

“但是不得不承认澳洲人如此勤奋的工作回报丰厚,他们的殖民机构效率极高,他们用数年完成了旧大陆殖民者们数十年才能完成的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元老院的所有人和家属均受过长短不一的军事训练,由元老们的职业军官和爱好者们组织的,有政府行为,也有俱乐部形式的,包括门多萨女士这样的议员夫人和所有小孩、老人。澳洲人在临高的所有人员不论地位和职务都配有火枪,门多萨女士这样的清闲人士在如此炎热的夏季穿着如此清凉的依旧携带一柄小巧的手枪,虽然威力存疑且无损于女士的美丽,临高元老院的规定如此。并且每一位元老都配有保镖、护卫者、警卫……”

“澳洲人更像一支军队而不是殖民者或者流亡者……”

“……澳洲人在临高的陆军和海军……不详……”

…………

“澳洲人的宗教文化最为奇特,如门多萨女士所言临高元老院大部分都是不信者,澳洲是一个无神论国家,如此恐怖的真相?他们自称无神论者,蔑视上帝的荣光并宣称所有的神灵都是牛头妖魔和蛇形鬼怪,愿上帝宽恕这些无知愚昧者。”

“他们真的是如此邪恶的野蛮人吗?未必!”

“至少在临高的这群自称的无神论者当中一小波人崇拜一位叫做MAO的异教神灵,他们狂热而又顽固并且实力强大。另外还存在着广泛而又复杂的多神崇拜,有一小撮澳洲人崇拜火腿,一小撮澳洲人崇拜肉包(一种澳洲美食),另一小撮澳洲人崇拜臀!?还有一小撮澳洲人崇拜金丝猫和金丝雀,据说俄罗斯的金丝猫和金丝雀最受欢迎,斯拉夫人的地盘落后而又粗犷,金丝雀?金丝猫?难以理解!有澳洲人崇拜LUOLI,形象为奇特的小女孩。更为奇特的是有澳洲人崇拜外国的马匹,并经常被其他澳洲人奚落。(此段为我记录,女士似乎并不像多谈异教文化)”

“就在这充斥着原始、蒙昧、野蛮的异教体系中,澳洲人上述的多种信仰居然可以交叉重叠,一名澳洲人可以同时信仰火腿、肉包、LUOLI、金丝猫和外国的马而不受任何道德、法律和宗教上的指责,神奇的国度,各种各样的教徒相处融洽并经常交流教义心得,天主教和新教徒的那样诉诸刀剑火枪的争斗并未出现。要知道新大陆的印第安人也经常为了各自的神灵血腥厮杀,和平共处不可思议。”

…………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澳洲人的澳洲大陆上的宗教可能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这些原始复杂的多神崇拜极有可能是宗教毁灭之后再次诞生出来的低级崇拜,连印第安人异教神灵都远远不如。如果我们能够找到澳洲大陆借助传播上帝的荣光,财富、土地、利润将涌向联合省,一个尚未开发的、独占的、流淌着奶和蜜的应许之地,贸易……甚至统治……”

“关于澳洲大陆的具体位置我已经有了些许线索,真相往往就隐藏在简单的迷雾之下,澳洲人公开宣称澳洲大陆位于南中国海南边,但是门多萨女士的言语曾经透露她是在离家不远的海岛上登上狡诈澳洲人游艇的,我曾今试探过门多萨女士,女士对于南边的说法并不反对,门多萨女士可以确定来自西班牙人的新西班牙总督区或者秘鲁总督区,我们有理由相信澳洲大陆的真正位置就在新西班牙总督区或者秘鲁总督区的南边!”

“所以我恳请睿智的您和董事会放弃那个可笑的东印度公司融资计划吧,十条武装商船和五千名雇佣军折价的融资能干什么?中国太大,澳洲人太强,我不知道是哪个猪猡提出的议案,如果议会真的想在中国有所作为,起码需要二十条重型专业战舰和两万名训练有素的老兵,以及足够的军官、火枪、大炮、超过三百万盾的启动资金!”

“这不是危言耸听,十艘船在如今的南中国海连水花都泛不起来。”

“而寻找澳洲大陆我们只需要避过西班牙人的耳目,这很容易,西班牙人的新大陆舰队规模很有限。想想看,少许的投资,十倍、百倍、千倍的回报!无论临高的澳洲人真的是政治斗争的流亡者,也许不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找到澳洲大陆,利润!利润!利润!”

…………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