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政治保卫局在行动一》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政治保卫局在行动一
作者ID
百度贴吧 marx_han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涉及方面 警务
内容关键字 抓捕行动,李子玉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政治保卫局在行动一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19
最近更新 2016-11-19
字数统计 (千字) 4.2




李子玉这几天非常得意,整个警察局都在传说他被文首长接见的事情。每当他回想起来满身充满了干劲,热徐沸腾。文首长,听说可是澳宋最大的官,以前他不信,但是那天接见他时,从旁边的慕局和刘市长的眼神中他能感觉到。文首长很和蔼,问了点他什么现在细细回想起来根本不记得,当时光顾着激动,只记得自己说了一堆为元老院服务之类的话。回家后和父母一说,可把他俩高兴坏了,母亲还特意做了一顿好菜好饭,父亲和他还喝了酒,一顿饭吃到了很晚,父母再三叮嘱让他好好干早日混上个警察的官做做,为家里长长脸。李子玉每当想到这里都会从心里都会偷笑,低着头奋力地在文件上抄写治安口供备份。

“小李,还没吃饭啊?干劲很高啊。”有人从走廊的窗户投进头来。

“呀。九爷。”李子玉抬头一望,发现哪位高重九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子玉不好意思的说道。“九爷,午饭吃了?”

“正要去食堂。”高重九晃了晃手里的用餐券。:“怎么你还吃饭啦?要做先进也得先填饱肚子啊、”

“哪里,这就好,还有几个字。写完这份备份,我们一起。九爷。”

过了一会儿,李子玉停下笔,从抽屉里拿了张餐券就快步的走出了治安科的房门。高重九,站在哪里笑眯眯的看着他,搞得李子玉很不自然。

“九爷,怎么啦?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李子玉检查了一遍身上没有发现任何不该有的东西不知所措挠着头问道。

“没事,感叹小子,你的运气真好,刚入行就给你破了这么几庄大案,我做了这么久的公差,你的遭遇可是少见见啊。听说还受到首长的接见了?”

“哪里,哪里,这不都是九爷带着破的么,小子只是打打下手。”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

“嘿嘿,小子不错,还知道顾着老人的面,不傲。有前途。”高重九拍了怕李子玉的肩膀,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子玉啊,这次老哥要,求你帮忙了。”

“九爷,哪里话,自己人,你有什么事只管说,我能帮忙一定帮上。”

“没什么大事,是这样,这次我们两个被慕局保举送到临高去培训,你也知道老哥,字认得不多,到时候你可要帮老哥啊。老哥可是知道你是读过书的人,哪个什么考试什么的一定要帮着老哥点哦。”

“什么?去临高?我们?培训?”

“你不知道?”高重九停下脚步看着李子玉的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李子玉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九爷,我真不知道。”

高重九一把拉着李子玉继续走一边悄悄的说:“我是刚从我们科长和我说的。傻小子,这是一次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啊,没听人说过吗?要升职,必须得到临高进行警务中级培训三个月。老哥这次可是脱了你的福,也要被送去临高,我们科长说了,原本我是县衙的老人,文化程度不高,不可能参加这种培训的。”

“哪里,是小子托了九爷的福。”

“嗯,你还别说,我们大澳宋就是和前明不同,论功行赏,一点不含糊,老哥我做了一辈子公差,何时有过这般好处落到我头上?”

“嗯,嗯,是,是。”李子玉点着头,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天降喜事啊。虽然高重九言语不祥,但李子玉想过一会儿到科长哪里好好问问。

两人说着话,不一会儿就到了后院食堂。李子玉排着队打饭时,感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他,甚至还听到几句这小子运气真好之类的话,午饭都多吃了2碗。

下午,李子玉个工作热情再彻底被打暴了出了2次任务。一直没看到科长,子玉心中有点忐忑了,到快下班时,科长才回来了,一进门就对着李子玉拍拍手上的文件,对他说:“小李,恭喜你,你被局长点名去到临高接受培训。这是调令,你看下吧。这几天把手里的事情交接一下。”

“好的,科长。”李子玉接过科长手上的调令,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肚子里。

李子玉拿着调令文件,治安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周围的同事都围了上来,大家都恭喜这李子玉,有说李子玉运气好,有人说李子玉是福将,有人说李子玉得贵人提携,大家都要李子玉培训回来后升官了不要忘记自己。李子玉一边回应着同事,一边看着自己的调令,一遍又一遍把调令看了几十遍,直到每字每句都快背出来。他决定把这个好消息早点告诉家里人,和家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的心情。

还没到家门口李子玉的声音已经老远得传到了院子里。“爹,娘,我回来来了。”

李子玉的母亲迎了出来,才刚走到院门,就看见李子玉风风火火得走了竟来。儿子很少这样的表现,让李母非常吃惊,现在可是改朝换代的时候,心里总有些忐忑,紧张的看着李子玉“玉儿,出了什么事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子玉拉着进了堂屋。看见父亲正坐在条案边上看着报纸。李子玉转身把他娘摁倒在茶几边的椅子里,对着父母说道:“爹,娘,儿子这次发达了,要去临高接受培训,回来可是要弄个官做做了没想到吧,昨天我们还在想的事,今天就发生了。你们说儿子的运气好不好?”说着,李子玉从怀里掏出了那种调令在手上晃了晃。

“什么?真的?”李父放下手上的报纸站了起来,一激动差点把条案上的杯子打落下来。

“爹,你看。”李子玉把调令递给了父亲。李父上下看了几眼后问道“这个培训?”

“爹,是这样的,在大澳宋官场的规矩,不经过培训是不能当官的,哪怕你已经是官,要提拔一级前,必须要再一次进过培训后,才能上任。所以也就是说你儿子,我马上要当官了,虽然是个官小一点。”李子玉把从高重九哪里听来的又详细地说了一遍。

“哎。爹明白了。”李父一转头对李母说道:“孩子他娘,快去,到巷口,我们李家不会没落,找田屠夫哪里去买2斤猪头肉,不,买一个猪头,,再打2斤酒。全靠祖宗保佑。快去呀,愣着干嘛?快去快去。今天要祭奠一下。”李父高兴得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看着同样激动得流泪的李母转身出了堂屋。回过头来对着李子玉:“什么官大官小,这是官身,官身。”“有了这第一步,才有后面的,我去请祖宗牌位,你叫上赵贵,把堂屋理一下,抬张八仙桌出来。”

“赵贵,回来了?”

“嗯,嗯?你今天没和他在一起?”

“我今天被抽调回局里抄写口供文件,不在工作组。”

“回来了,听他说什么工作组要撤回了。”李父抹了把激动的泪水,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报纸说道:“怪不得,报纸上登了你的事。看来一点不假,澳宋人正在为你造势啊。”

“哦?我这几天忙得很,还没空看报呢。我看看。”李子玉说着就要去拿报纸。

“急什么,先办正事,你去把赵贵叫上,让他来帮忙打打下手,也让他知道知道。”

忙活了一会儿,等李母买着猪头进门时就看见堂屋里,李父和李子玉各捧着东西再看,而堂屋里香案已经摆出来了,祖宗牌位也请出来了,李母喊了声:“来搭把手。”父子俩动也没动,李母正要发话。赵贵从堂屋边上的厨房里跑了出来,接过了,李母手中的酒和猪头,转身又进了厨房。李母看了看这爷俩,跟着赵贵进了厨房。堂屋里李父也是一遍又一遍看着调令,李子玉却捧着报纸看明女案报道。谁都没说话,等到李母和赵贵把祭奠的东西都安排好,李母才对这爷俩说:“当家的,东西装备好了,时辰不早了。”父子俩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大家各自归位,开始祭奠祖宗告慰祖宗在天之灵。祭拜完祖宗,一家人加上赵贵,又是喝酒又是吃肉,一直忙活到很晚,直到李父喝得酩酊大醉才结束。


第二天,李子玉一进治安科的门,就被科长叫到面前。“小李,你先回家,收拾一下。下午5点后到警局后院操场报道集合,今天晚上有任务,任务完成后晚上你们直接去临高。其他事情你别管了。都安排好了。”

李子玉只得回家通知父母,一直到了下午4点半就回到警察局,立刻去了后院操场。原本后院的花园改的操场,因为是后花园改的所以有个月亮门,一过月亮门就是操场了。但是今天月亮门这里有2个穿着黑色制服,袖臂上带着红色箍上面写着政保2字人站在门口检查。等检查完证件后,李子玉才进入操场。一进操场,李子玉吓了一跳,密密麻麻的人,排着队站在操场中间。这时候,就看到高重九正在朝他挥手,李子玉本能的走了过去。“九爷,你也来了?”

“嘘。小声点,站我边上。”高重九朝边上的人递了一个眼神,旁边就空出一站位,李子玉悄悄地占了过去。

“九爷,有大案?”

“不知道,可能吧,我跟你说,你看,这上是我们兄弟,那边是白马队,那边是拔刀队,那边是官军。”

李子玉不停的东张西望,整个操场被挤得满满当当,仔细的算了一下足足有近2百人。白马队,拔刀队,官军,像切豆腐一般,一块一块吗在哪里,由于制服夜色不同,看得是分明清楚。高重九用手肘碰了一下李子玉轻声的问道:“小子,看出什么道道?”

“嗯,白马队来了70人,拔刀队70人,官军来了30多人,我们才7-8个人。他们好像全服武装,我还看到盾牌。”李子玉回头看了看这边的7名警察都是站的松松垮垮,互相咬着耳朵,东张西望着。“九爷,他们真厉害,每个人呢站的笔直,动都没动,连说话声音也没有一点。这队列,啧啧啧。”这时候,又走来2个警察往队伍里钻,高重九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瞪了那2个后来的警察一眼,这2人才规规矩矩的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小子,这就是虎狼之师,就冲这个气势,前明如何比?”高重九朝边上努了努嘴说道:“看四周到边上那些穿黑支付带红箍的吗?我觉得这些就是大澳宋的锦衣卫。”

“啊。”李子玉差点叫出声来,他这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些站在四周一动不动如雕塑般的黑衣人。黑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脚上穿着黑得发亮的靴子,连武装带都是黑色的,全身上下一身黑。唯一手臂上哪个红箍显得那样耀眼。一个个双脚叉开,双手背后,面无表情,威风凛凛。

“你看,这些人面无表情,但是双眼冰冷,我站在这里被他们看着觉得自己就像没穿衣服。”高重九缓缓的道来,不自觉的又扭动了一下。

“别再说话了,也别动了,站好。”一个女警察走了过来,扫了一眼这些警察,点点头:“嗯,人齐了。”说完她就站到了排头的位置。她转头对李子玉说道:“今天我带队,我们只负责带路和打下手。”

“练科长,那些穿黑衣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那么威风?”李子玉按压不住好奇地问道。

“他们…..”说道这里就看到练裳衣的脸不由得一抽,转过头不在说话。

李子玉和高重九对望一眼,好像都从对方眼中发现了什么,不经背后有点凉凉的感觉,他们现在可都听说了,练裳衣现在可是慕局的心腹,而且这位还是慕局特意从临高调来的女警察,居然谈虎色变,让他们更加确定了黑衣人是锦衣卫这么个事实。

“政治保卫局。”练裳衣没有回头。

政治保卫局。这5个字刚在李子玉和高重九的心中种下种子,就听见,有个声音高声喊了起来。

“立正、”

刷得一声,所有黑衣人都站直了,双手放下,动作划一,由于一个人一般。整个操场顿时一片寂静。

“首长到。”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