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无题,瞎写的,大家轻拍》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无题,瞎写的,大家轻拍
作者ID
百度贴吧 我是大黑丝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洋面,某新渔场
涉及方面 意外穿越货轮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无题,瞎写的,大家轻拍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2-18
最近更新 2014-02-18
字数统计 (千字) 5.0




渔业总队负责人林传清正举着望远镜视察新渔场,镜头中突然冒出一根明显是现代样式的钢制铁塔形桅杆,而且看尺寸只怕远在丰城轮之上。震惊之下的林传清一面下令急速发电报回临高通知海军一面命令座船前往一探究竟。

渐渐地,一艘巨大的散装货轮从风浪中驶出,完整的出现在了望远镜的镜头中。林传清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言表,穿越大业已经过去好几年了,这艘船是哪里来的?是虫洞再次开启了?还是和他们一起穿越过来却一直在海上漂流?


已经有数艘巡逻艇正在赶来,就连8154也已经有两艘满载海兵和特战队出动,这时候元老院的反应还是极其迅速的,尤其是听说了这艘船的吨位---大约20万吨到30万吨。林传清对于大型船舶具体吨位的目测水平并不高,但是这船的宽度就超过了自己座船的长度—起码有50多米宽,再加上那特有的吃水惊人的船型。

“应该是一艘穿越的货轮吧?”林传清望着渐渐靠近的巨轮暗暗嘀咕。

这艘巨轮似乎已经失去了动力,随着海流慢悠悠的飘着,几艘巡逻艇开动蒸汽机以最高速度向它冲去。大约1小时候,巡逻艇靠上了这艘大船。

林传清刚发现这艘船的时候立刻就想到应该怎么向归化民解释这艘船的来历,没想到不等他解释,身旁的归化民工作人员就主动问道:“首长,这比圣船还大的大铁船,莫不是澳洲流亡来的?”

林传清一时无语,胡乱点点头,心中暗想:“这种船虽然吨位足够大,但是自动化程度很高,人员多则100上下,少则30左右。他们缺乏武器,俘虏不是难事,但是是效法前例让他们加入元老呢?还是直接处死?毕竟人数多了点,上次那军火贩子只有一人而已。

货轮的速度只有3节左右,巡逻艇很顺利的靠了上去,这艘巨轮并未满载,甲板里海面足有八九米高,海兵们取出钩绳却难以抛上甲板。最后还是先爬上桅杆,再从桅杆上抛出钩绳才得以登舰。

林传清来不及等待8154,第二个爬上了这艘货船,这时才注意到舰岛上漆成蓝色的巨大舰名:博格斯坦”号。在场的元老只有他一人,自然当仁不让带领海兵们直冲舰岛:首先要查清楚船上还有多少人,控制住这艘船。

这种船的结构较为简单,舰岛基本就是一个长方体的办公楼形式。一百多名海兵在林传清指挥下搜查了整个舰岛,没有活人,也没有搏斗的痕迹,但是明显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好几件房子里都放着明显是换下来不久的衣服,还有打开的罐头和还冒着热气的茶水。

显然对方也发现了他们的到来,所以躲了起来,他们很可能有武器。林传清命令海兵关闭舰岛通往甲板下的大门,继续搜查舰岛。舰岛里有上百个房间,许多房间门都锁住了没能打开,现在就要守住这些房间,要么强行破门,要门找到船员打开门。下面的舱室太大,林传清在几名还的保护下匆匆看了几眼,运的是卡车,再下面的舱室出于安全考虑他没有下去看。等到特战队和更多的海兵到来再下去不迟,目前可以肯定这艘船基本不会对穿越大业造成什么伤害,反而送来了一堆补给。

至于这船的来历,林传清已经猜到了,仅仅从船身的锈蚀和那落满灰尘的房间和卡车就能看出,这船在海上已经漂流了太久,估计是和他们一起穿越过来的。这是一艘散装货轮,上面恐怕还运载了大量的粮食和燃料,几十名船员在上面生活一辈子都足够用了。

“只要没有太多的武器弹药,这船就是我们的了!”林传清兴奋的想道,表面上却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乱臣贼子!竟然夺了我澳宋皇室御用巨轮!”

这么说自然是为了给归化民海兵一个心理准备:说不定一会要和另一批澳洲人兵戎相见,这个基础要打好。


陈海阳和明秋分别乘坐一艘8154正在赶来,因为已经确定这艘货轮基本没有威胁,所以两艘8154是以最经济的6节速度行驶以节省宝贵的柴油。按照这个速度,他们赶过来至少需要20小时。此时元老院已经炸锅,20万吨以上的散货轮,这种船一般都运的是矿石,20万吨的矿石啊!临高可以多年不用开采某一种矿石了,如果其中有某些用量比较大的稀有金属的矿石,比如钨,即便在现代社会那足够一个小国家使用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如果还有铜,还有稀土。。。元老们简直无法往下想了,就算最次的,里面是20万吨煤或者铁矿石,对于临高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储备了!

林传清确认舰岛已经被封闭,并且完全被海兵队控制之后,开始研究这艘船的控制台,不愧是21世纪才建造的货轮,满眼的液晶显示屏。

“这玩意应该怎么用?这种船的货舱门应该都是可以在这里控制自动升降开合的吧?”控制台上全部是英文,林传清研究了半天就弄清楚了这船是挪威籍货轮,在舰长室的铭牌上看到了这艘船的数据:博格斯坦号散装货轮,船长342.08米,宽63.5米,最大吃水23米,最大载重量364767吨。

林传清再次震惊了,这鱼也太肥了吧!眼角的余光扫到身边的归化民海兵,他们似乎还没有自己吃惊。在归化民眼中,澳洲首长创造的奇迹已经太多,这船虽然庞大无比,也不过就是丰城轮的放大罢了。再说刚才林首长说了这是澳宋皇室御用的轮船,比圣船大的多那是理所当然的,就算首长们在澳洲是大官,那也不能逾制不是吗?乡绅们的宅子再大,哪怕是县衙,又如何能和皇宫相比?

所以林传清的震惊,在海兵们眼中,是林首长对于逝去的澳宋先皇的怀念,对于盗取皇室御用轮船的逆贼的愤慨,或者还有对这艘御用轮船如今破败景象的感慨。

林传清没有想到,他随口编造的澳宋皇室御用轮船极大的激发了海兵们的斗志。正所谓家贫出孝子,国难显忠臣:且不说这船上说不定还有澳宋皇帝的血脉,自己很可能成为救驾的功臣一步登天,就看林首长对于这艘船这么在乎,激动地脸色都变了,难道还不值得拼上一把?

海兵们个个斗志昂扬,恨不能面前马上出现一个澳宋逆贼让自己一显身手。

林传清见时间还早,吩咐两名海兵守住门口之后自己走进了舰长室,这里应该有航海日志和货单,如果有这船的结构图就更好了。如果所料不错,船员们在海上漂流这么久,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就算他们没有遇到本时空的船舶,这几年都没有任何无线电信号,本应繁忙的航线上一艘船都没有,难道他们没有产生怀疑吗?穿越过来的时候是有燃油的,这些年只要他们曾经靠近过陆地或者有人的岛屿就能知道自己穿越了。那么,这艘船到底有没有武器?如果有的话,有多少?船员又有多少人?

必须抓紧时间弄些情报,否则等到明秋他们来了,自己除了那铭牌上的信息却一无所获,在元老中的威望恐怕要大打折扣,至少也落下一个“不能任事”的印象。


把舰长室所有能打开抽屉全部都打开看了一遍,不能打开的也找到了钥匙。忙活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找到一大堆文件,林传清还是没有找到货单和航海日志。看来是被船员带走了。保险柜上就插着钥匙,里面只剩一些美元,大约有三四万的样子。在本时空可以当做质量很好的画片送给小孩子玩。或许是船员们觉得他们是海盗,拿了钱就会走了?

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这艘船的线图,图纸一共有六张,按照俯视、测试分别图上画出了内部结构。从不同颜色的标注来看,这艘船似乎是经过了大改装的,原本甲板下就是深达三十米的货仓,现在这货仓被分割成7层,因而可以装载大量的车辆,舰岛前方的大型起重机应该也是后来加装的,方便从船上吊运货物,毕竟这艘船吃水过大,一般的港口都进不去。

海兵们守住了舰岛所有的楼层,甲板上也安放了六挺从巡逻艇上拆下来的打字机,对方只要没有火箭筒手榴弹之类的武器是无法破坏钢制的舱门的甲板冲出来的。

林传清无聊的在舰长室坐等援兵到来,那些找出来的文件以他的英文水平只能大概看出是一些审批文件,里面多次出现tank这个词,林传清很是不安,如果这船上运了坦克,无论是杀是俘难度都大大增加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林传清吩咐海兵们搬来柜子之类的重物堵住所有通往甲板下的舱门。有仔细检查了甲板,确定没有开口可以出来。为了以防万一,他让一半的海兵驻守在甲板上,四分之一留守在舰岛里守住通往甲板下的门,并告诉他们:“下面有人敢强行破门,格杀勿论。”剩下四分之一的海兵则让他们回到了巡逻艇上,动力舱在下面,如果对面不用控制室也能开动船舶的话,也有人能接应他们。

林传清甚至想过先派人去破坏掉螺旋桨,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最终因为缺乏相应的装备以及炸坏之后损失过大而放弃,毕竟这是元老院迄今为止最大的战利品。


这一夜平安度过了,第二天中午,陈海阳和明秋带着两艘8154和海军几乎所有的炮舰赶到了,近千名海兵甩出几十条钩绳鱼贯而上,景象蔚为壮观。最让林传清吃惊地是,文德嗣和马千嘱竟然也在一艘炮舰上。

陈海阳以海军少将,海军人员委员、海军军令部部长的身份接过了指挥权,通往甲板下的舱门被打开,两个连的海兵以班为单位进入。后面一个连的海兵护卫这各位元老进入,明秋因为年纪大了,留在舰长室指挥剩下的海兵控制甲板和舰岛。

海兵们一层层的搜索下去,连下三层确认无人之后,传令兵返回通报,元老们这才下到第一层货仓。

第一层货仓就停放了七八百辆东风军用越野卡车,车斗里装满了军队野战干粮。第二层则是三百多辆85式装甲输送车车里也同样装满了野战干粮。第三层竟然是59-1式130毫米加农炮和66式152毫米加农炮,可惜没有炮弹。经过检查,卡车和装甲车的油箱都是满的,装甲车连外挂副油箱都装满了柴油,但车钥匙没能找到。

文德嗣等人已经兴奋的满脸通红,不知为何陈海阳的脸色却越来越黑,直到发现火炮没有炮弹之后才稍好一点。

传令兵返回第三层甲板报告:第四层也没有发现敌人,确认安全,请首长们视察。

文德嗣早已等的不耐烦,不顾马千嘱劝阻直接走了下去,众人也值得跟进。第四层货仓里的货物再次突破了早有准备的元老们的心防:全部是坦克,而且是他们不认识的坦克!

等到第三天陆军元老席亚洲赶来这才给众军盲元老科普了一番:“这个坦克,你看风格也知道是美国的,这是M103重型坦克。居然有这么多?那个坦克,你看这负重轮这么小就知道是英国的征服者,这船到底是干什么的?哪里搜罗到这么多已经退役几十年的老坦克?那个。。。那个是。。。我也不认识。当年在军队模拟假想敌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种啊!”

有随行的军迷元老指出,这是德国的E100重型坦克,至于哪里来的,看铭牌就知道:克虏伯公司2007年制造。想来是有人专门定制了这货用来拍电影?不过用料未免太足了些,真的是190吨,铭牌上写着呢。

第五层货仓,满满的59式中型坦克,三百多辆。

第六层,双管23毫米和双管37毫米牵引式高炮,122牵引式毫米榴弹炮,还有89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

第七层也就是最后一层是油库,里面大约有6万吨重油。

看到这些重油元老们理解了为什么这船守着这么多油却无法开动,柴油机是烧不了重油的,除了毁掉发动机之外没有其他可能。

看着这些战利品元老们心中痛惜的要滴血:“这是大明朝啊,要这些有什么用,何况还没有弹药!难道要把这些战车回炉吗?临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造出这等水平的产物,还是封存起来留着以后工业水平起来了再用。六层甲板的货物在未来二三十年内都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当然可以把车里的柴油抽出来,运载的野战食品也可以吃。不过这包装是必须要换掉的。

现在,可以肯定如果这船上还有活人的话,只会在动力舱了。这是整艘船结构最复杂,最容易藏身的地方。

两个连的海兵进去了,为了保证船只的安全,陈海阳特别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开枪。

元老们在外面等着,大家心里都比较安定了:这船上没有轻武器和弹药,那么船员的武装最多不过几把手枪自动步枪,子弹也很有限,不足为据。

动力舱里面传来了清脆的枪声,似乎不是海兵的米尼步枪。元老们纷纷拔出手枪推开海兵们的拦阻进入动力舱,纵横交错的管路和足有三层楼高的低速柴油机映入眼帘。

海兵们依稀在远处和一些人搏斗着,陈海阳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大吼道:“放下武器,我们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元老亲自冲锋上前,周围原本正在围拢过来的海兵们也猛然加速冲上,硬生生组成人头金字塔,把对面几人活活压在了下面,当场就昏过去两人。


一小时后,舰长室内:“杀还是留?”

“怎么解释他们看到我们还是要开枪?”

“那只能是澳宋余孽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他们还都是白人,白人太多了不好。”


可怜那些船员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个时代,就被米尼步枪枪决之后扔进了大海。

审讯得知:那辆E-100是欧洲一位爱好者订制的,特意按照鼠式坦克的外形制造了炮塔。装甲厚度和历史设计完全一致,只是发动机采用了MTU的1500马力柴油机。至于火炮则是他自己收藏的货真价值的二战德国陆军170毫米牵引式加农炮改装,这辆坦克刚从亚洲参加完一个展览会要运回欧洲。

至于M103和征服者,是运到非洲去拍一部电影,内容是50年代美苏在欧洲开战,那整整一个装甲师的PLA的二线装备也是去拍这个电影,唯一的区别是拍完之后这些装备将以一个非常低廉的价格处理给非洲某国。而M103和征服者则要运回他们的坦克坟场。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送温暖的痕迹太明显了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