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明廷的反应》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明廷的反应
作者ID
北朝论坛 圣天使高达
百度贴吧 圣天使高达38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京城
涉及方面 攻略广东
内容关键字 明廷反应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1. 【临高同人】京城的反应
  2. 【同人】明廷的反应(京城反应修改更新重发)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明的反应(修改更新重发)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8-27
最近更新 2016-08-29
字数统计 (千字) 3.3



声明

本人的同人之所以对熊文灿另有安排,因为我觉得他是那种推进历史进程的人,所以在同人里是写他主动辞呈,那以后杨嗣昌推荐起用他招抚张献忠这历史事件就能再次出现,如果与主线有冲突,那就权当一乐。


这几天看了姚雪垠写的《李自成》历史小说,写得真心好,这才是良心推书,而且一些描写京城的细节也可以借鉴到临高这里。

之前京城反应关于熊文灿的处置方式改了


崇祯九年(1636年)初,农民军已发展壮大到几十万人,在河南会合时,常连营百里。崇祯闻知后,很为震动。

“流贼这样深入腹地流窜,如入无人之境,怎生是好啊!”

他在乾清宫走来走去,不时顿脚叹息。心里对总督剿贼的洪承畴和卢象升有了怨气,可纵观满朝文武却想不出一个适当的人支替代他们。

无法,崇祯只得提起朱笔下了一道谕旨,切责洪承畴和卢象升剿贼进展过慢,以致国库如洗,数省靡烂。崇祯没具本惩罚他们,是希望洪承畴和卢象升知道皇上原谅他们的小过,使他们更知道感恩图报。崇祯把这个简单的手诏写好以后,自己看了一遍,放下朱笔,向王承恩瞟了一眼,随即又省阅别的文书,王承恩把皇上的手诏和御案上另外一叠批阅过的奏疏拿起来,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御案上每天堆的各种奏疏和各地塘报像小山一样,几乎没有一封文书会使他高兴。这些文书,有的是报告灾荒的严重情形,充满了“赤地千里”、“人烟断绝”和“易子而食”等触目惊心的字句,有的是报告“流贼”和“土寇”的骚乱,兵烫的惨象,有的是报告流贼深入中原后,继续前进,又破了什么州县,焚掠得如何惨重,掳去了多少丁壮和耕牛,以及某些地方官望风逃遁,某些地方官城破殉难。诸如此类的文书使崇祯每天必须看,而又实在不愿看,不敢看。有时,他恨不得一脚把御案踢翻。


正在这时,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拿着一个文件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御案上。崇祯害怕又有了不好的军情或灾荒,狐疑地问:

“什么文书?”

“启奏皇爷,这是两广总督熊文灿的急奏。”

“熊文灿的急奏……有什么紧急军情?”

王承恩走到他的身旁,躬着身子,把奏褶双手呈上。崇祯略微一看,登时双目发晕,脸色灰白,差点从椅上滑落下来。 

站在旁边的宫女看见皇上的神色改变,赶快捧一杯香茶放在他的面前。可这香茶刚放下,就听见哗啦一声,皇上把手中的茶杯摔碎。王承恩和宫女们赶紧环跪在崇祯面前,颤声说道:

“请皇爷爷息怒!”

崇祯并没理会这些跪在他面前的太监和宫女们,只是仰天大哭:“朕十余年来宵旰忧勤,盼望天下早日太平,万民安业。可这苍天竟如此与朕开玩笑,之前北有东虏,西有流贼,东有闻香教,这还不止,一向安稳的南疆竟也现海贼来犯,还占了州府,难道这大明的三百年江山要毁于朕手!”

转身,崇祯把跪在地上的太监和宫女扫了一脚,喝道:

“叫杨嗣昌来!快!快!”


杨嗣昌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人,中等身材,两鬓和胡须依然乌黑,双眼炯炯有光,给人一种精明强于的印象。当他在文华门内西值房听到传旨叫他进去的时候,他习惯地把衣帽整了一下,走出值房,随着那个传旨的青年太监往文华殿的方向走去。

当一个宫女揭起黄缎门帘以后,杨嗣昌弯了腰,脚步更轻,恭恭敬敬地走迸了文华后殿。另一个宫女揭起来暖阁的黄缎门帘。他的腰弯得更低,快步进内,说了声:“臣杨嗣昌见驾!”随即跪下去给皇上叩头。虽然崇祯对他很信任,处处眷顾他,北京和南京有许多朝臣弹劾他,都受到皇帝的申斥和治罪,但是他每次被召见,心里总不免惴惴不安。他深知道皇上是一个十分多疑、刚愎自用和脾气暴躁的人,很难侍候,真是像俗话说的“伴君如伴虎”。今天被皇上宠信,说不定哪一大会忽然变卦,被他治罪。

行过常朝礼,他没敢抬起头来,望着皇上脚前的方砖地,等候皇上说话。

“先生起来。”崇祯说,声音很低。

杨嗣昌又叩了一个头,站了起来,垂着双手,等候皇上继续说话。崇祯轻轻地咳了一声,问:

“想必先生也看过熊文灿的急奏,这澳宋、髡贼到底是有何来路?朕都一头雾水。不知先生可指点一二?”


虽然问得平淡,杨嗣昌却感觉到皇上心中有怒气,便跪下回答:

“臣阅览熊文灿奏疏后也开始有点迷茫,然而与他人打听交流后也是略知这伙髡贼来路,在坊间也有相传,自云其祖乃宋室之后,崖山后携部曲举族浮海避元,至南海万里外,人迹不至处,有一大洲,其地有大澳,故以澳名之,称澳洲。遂登岸国焉,仍称宋,为与南北宋别故,称澳宋。天启间,就有髡人自南洋浮海至粤,寻求与我天朝贸易。有人说观其肤色与我大明人士相同,文书相近,然其所行之事却与我们大相径庭,臣估计这些海外夷种因长居夷地,除了同文同种,其它都与蛮夷无异……”


澳洲人,崇祯也是有所耳闻,特别是他们所贩那些玻璃镜,煤油灯,小火柴等诸多方便的物品在宫中也是经常使用,让他感觉这伙人应该与佛郎机、红夷人无异,鹰钓鼻,绿眼睛。听杨嗣昌这么一说,他才知道这些澳洲人也是华夏人种,本来开始还佩服他们逃到荒蛮之地也能继续开拓的精神,可听到三年前(可能有误)他们还兴兵来犯时,便对其感观直下,当听到两广军民积极抵御,虽虎门被破,五羊驿被烧,然两广将领身先士卒,军民英勇奋战,终将其击退出海外等这些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时,崇祯就来了精神,毕竟朝廷的战事在这十年来都是一塌糊涂,少有捷报,现在难得有一场胜仗,虽然是几年前的,但也让人振奋,听到这里崇祯心中怒气有所消散,叫人给杨嗣昌赐座,不过脑中还是有疑惑。问道:


“为何如此军机大事却没有一份相关塘报送上来呢?还有上一次都能打胜仗,而这一次为何却丢陷了广州与琼州两府呢?”

杨嗣昌是一个饱有经验的官僚,当年所谓广州捷报错漏百出,任谁都看出其实是打了个败仗,所报斩首也是杀良冒功居多,还有传言是广州士绅商贾出了一大笔行款才让贼军退去,最后还是让其割据琼州养精蓄锐。不过他不打算直接拆穿,毕竟现在大明烽烟四起,光为流寇朝廷里的大小官员都焦头烂额,而两广与琼州那边也没报有失州陷府,官员依旧在任,赋税也依旧上缴,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杨嗣昌还是按奏疏与塘报的内容来敷衍崇祯:

“臣听说当时两广大小管员不知实情,塘报上也写的是剿杀海贼倭寇,当时朝廷也是按一般剿贼来论赏。说是海外遗种,其真伪也无人考证,就算坊间传说为真,但其不上表内附,还设立伪朝,窃视中原,趁虚来犯,也与贼无异,所以民间不称其髡夷,而称髡贼。而这一次之所以兵败,奏疏上也有说,一则是当年虽有胜仗,然广州历来非军事重镇,驻兵不多,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到现在也还未恢复,熊文灿以往的文书也是以如何重振广东军务为主。二则琼广两城相陷是因为有不良商贾与奸民作内应,出于突然,并非将士不用命。”

崇祯见杨嗣昌态度诚恳,对答如流,估计实情却实如此。不过他还是对熊文灿有意见,认为他之前肯定疏于防范,敷衍时日,以致这伙髡贼能够一气呵成,赚走两府城,定要将其削职,逮罪入京。杨嗣昌认为当今要务是剿灭流寇,安内再谈攘外,便奏道:

“熊文灿没有作为,御敌无方,致有琼广城陷,贻误封疆,辜负圣上倚畀之深,但臣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当今要务是剿灭流寇,朝中一时无人接替广东军事,且熊文灿也在奏疏中写有他御敌之计,塘报也报两广大军正在调集,至于广东军事,臣心中有两策,一策对内一策对外。


对内:皇上下旨对广东大小官员严旨切责一番,对熊文灿等广东主要首脑官员降职留用,责成其定日内光复琼广两州,功成可依情赏罚,功败则入京问罪,这样两广官员感受到皇上恩威,必将用命,不敢敷衍了事。

对外:髡人起诸海上,以贸易为国本,即日起,禁止京中大小官员购买髡人商品,若先前已购买可暂不追究,贩卖髡人商品店铺要进行查封,而我天朝所产的大黄、茶叶、丝绸等一概物品禁业贩运给髡人,若查获,当通贼处治,以此断绝贸易,动摇其国本,让髡人难以势大。


崇祯听后非常满意,赞赏杨嗣昌所谋深远,然后吩咐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按杨嗣昌所述来拟旨,同时心里也希望广东军事能尽快结束。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