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春蚕行动》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春蚕行动
作者ID
北朝论坛 荣誉的条顿骑士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长崎,萨摩藩
内容关键字 垄断贸易,扶植亲澳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春蚕行动》(一月七日57楼更新)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3-12-14
最近更新 2014-01-07
字数统计 (千字) 8.4
阅读推荐
同人活动荣誉 2016铁拳爆菊大出血奖杯-出线-s.png



一、 白露号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在荣士琦的脸上,他却在半梦半醒间没有丝毫察觉。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年他还是在做着那个梦——梦到自己穿越前的生活。是穿越后的自己梦到穿越前,还是现实中的自己梦到穿越到临高。理智来说自己梦到穿越更加现实,可眼前的船舱,木质天花板又是那么真实。荣士琦摇了摇头,按响了床头的铜铃。门外的勤务兵开门为他穿衣整理仪容,看着一人高的三面穿衣镜中的自己。英挺帅气,赳赳武夫的外貌中透着文人的儒雅。还是穿越了好,挂上海军剑的荣士琦这样想着。

在荣士琦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白露号平稳地行驶在后世称为日本海的海面上。以白露号打头,后面一字排开五艘运货船,一艘综合军火补给舰,一艘运兵船,组成了一只远洋护航舰队。

白露号是新一代铁肋木质巡洋舰,排水量三千吨。使用蒸汽螺旋桨与风帆混合动力。相对于初代立春号增加了炮位,三十毫米机关炮又手摇型改为蒸汽驱动。这样可以减少因人力摇动速度不均而产生的卡壳情况,也节省了操炮士兵的体力。水线下包裹铜皮,在轮机舱、舰桥指挥室等重点地区用五十毫米锻钢进行装甲防御。环绕式煤仓,船底用双层壳体进一步保证了巡洋舰的生存能力。

船首像是某位浪漫的元老自费为海军打造的陈数版陈白露旗袍装木雕像。虽然不太吉利,但在浪漫元老的百般哀求下还是装在了舰首。舰上的土著舰员并不认识这个穿着旗袍,烫着波浪发的雕像。在船员口中以讹传讹成了澳洲的白露女神。不时的有人夜里偷偷像雕像上供水果、肉食。实现自己从航海平安升官发财到早生贵子等不同愿望。元老军官知道后也不以为意。还从芳草地学校借调过身形想似的女学生扮演陈白露接受水兵们的祈福。但是陈白露是什么人元老们都清楚。长期航海的人多少都有一点迷信,因为这个原因本来资历不够的荣士琦意外成为了白露号巡洋舰的第一任船长。

荣士琦当初穿越时才20岁,属于专业知识不够,干活乏力的标准酱油元老。在民工、农民、装卸工、下乡干部的多次轮回中。毅然报名参加了当时急速扩张缺乏元老军官的军队。陆军土、海军洋、空军就是大流氓。既然没有流氓可当,那就参加洋气的海军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上了海军的船。对于从没上过海船的元老军官,出海训练就是噩梦中的噩梦。先是在近海中的左右摇荡,然后是纵摇和垂荡,最后是远洋的混荡。学院们吃了吐,吐了吃,连喝的水都吐了出来。连当时从农场搞出的猪肉排骨都无人问津。大部分学完理论基础的学员都走了,剩下的也要求专业到陆军或是做岸上海军。荣士琦当时一股恨劲上来,抱着绝不回去做基本劳动力一等要当人上人的念头。咬牙坚持着,三个月后不知是神经麻木了还是自动适应。居然克服了晕船的毛病,一年后成为第一批合格的海军远洋军官。当上了特务艇的舰长,一路参加了海军的大小战斗积功升至巡洋舰舰长。

白露号的军官餐厅中,正在开始一天中的早饭。拖网捕捞的海杂鱼炸成鱼排,台湾的土豆做成的薯条。济州岛的泡菜粥、蛋花汤。军官们小声的交谈,向服务员招手要一块鱼排或一勺薯条。今天每周两次的船长巡逻日,饭后所有不当值的军官都和船长组成军官团。对全船进行一次彻底检查。

巡查到火炮甲板的时候,一名中士一晃肩膀将一名准尉撞在木柱上。四周的水兵一起哄笑起来,中士也得意地抬头看天。荣士琦叹了口气,白露号是艘新船。军官与士官多为军校刚毕业的见习军官。一些海盗、官军战俘改造来的老兵、老士官经常刁难上司。工作上故意出难题阳奉阴违的事层出不穷。现在居然敢在巡视的时候向他示威。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

荣士琦紧走两步拍拍中士的肩膀。“你,见到军官为什么不敬礼?“

“船长,我没看见他。哈哈。”水兵们又是一阵哄笑。

“你瞎么?如果你视力有问题我可以批准你立刻退伍。”

“对不起,我想事呢,没注意。”

“那就是故意顶撞军官。”

“是的,对不起。”

“军法官,士官不向军官敬礼,故意顶撞上司是什么罪。”

船长身后中袖口刺绣着黄色天平的一名军官大步走来。“蔑视军官罪,首犯,苦役三十日,罚薪一月。”

“立刻执行,这个月负责清理船上的厕所。士官长你亲自监督。”荣士琦又指着被撞的准尉军官。“你,下值以后到船长室来一下。“

小小的插曲后,荣士琦继续带领军官团巡视全船。在济州岛洗澡休整后的船员整体精神状态不错。在解决了几个小问题,听取了水兵们的意见以后。这次巡查就结束了。解散了军官团。荣士琦回到船长室开始写起了航海日志。

这次白露号从博铺港起航,带领五艘两千吨级武装和谐轮运送临高的工业品进行贸易。由临高至香港输送一批船用钢构件。至广州卸运工业品和紫明楼所需的奢侈品。由广州至杭州卸下工业品,装载当年的新生丝,这是最为大宗的贸易品,其次为绫、绢、绸、缎、纱等纺织品,还有深受日本欢迎的书籍、药材、雷州转运的砂糖、定制的外贸陶瓷、纸张、画、文房用具、染料、工艺品等日用消费品。虽然全部装载生丝的利润最大,但是元老院本着开拓商品销路,挤垮小生产者的目的还是装运了一船杂类商品。单一的生丝只能和日本的大商人交易,容易被对方所控制。从杭州港直航济州岛,休整三日后回合济州岛的运兵船与综合军火船。航向本次航海的最终目的地——日本长崎港。

二、 伊王岛

经过一夜的航行,船队到达了长崎港附近的角力滩。解散编队,五艘和谐轮继续驶向不远的长崎港。白露号和运兵船、军火船则重新编队驶向伊王岛的伊王岛港。伊王岛和相邻的冲之岛是日本地区最高负责人平秋盛元老巧取豪夺或者说努力奉献的结果。这两个岛靠近长崎港又有海路阻隔,和大陆交通需要船舶来往。后世的跨海大桥就算现在的元老院也修不出来。岸上修筑的炮台配合三艘901炮艇、若干大发挺,构成了不可逾越的火力屏障。只要保证制海权就算十万大军也只能望洋兴叹。再经过平元老的分化瓦解,收买,暗杀,对某些官员显现神迹。这里就成为事实上的元老院租界。只是表面上还归属于萨摩藩。

伊王岛和冲之岛是西北——东南走向的两座小岛。由三座石木结构的大桥连接,最大的一座是铁路桥。环岛的窄轨小铁路是岛上的主要运输工具。伊王港西面是海军招待所,西北是最高行政机关——海岛总督大楼,总督大楼北面是干部培训班、小学、扫盲班、女仆学校伊王岛分校的综合学校。沿着环岛铁路再向西北是大明寺。现已改为日本雇佣军初训基地,在九州招募的浪人、破产农民就在这里经过三个月的养成训练。装船运往朝鲜、台湾为帝国效力。因伤残疾的或年老退役的士兵也可以在大明寺出家或住进荣军楼疗养度过晚年。再向西北是海军的疗养院,此地的海水浴场在海军内部享有盛名。海岛的最北角是伊王岛灯塔。白色的圆柱形灯塔内里由临高建造的圆筒芯灯和抛物面反射镜。

冲之岛上有海军医院,海军医院西南是熔铸厂。对日贸易的主要交换物就是日本的金银和铜条。铜条中含有一定比例的银子,买来的金银也成色不一。需要尽量精炼节省吨位。炼出的铜大部分运走,小部分铸成明朝的铜币用来支付开销,雇佣工人。私铸货币在历朝历代都是大罪,所以不敢放在长崎港。封闭的冲之岛更方便保密,也杜绝了盗贼的光顾。岛的中部是冲之岛渔港,渔港村集合了岛上原有的土著居民。村西北有一座天主教堂,教堂西面是元老院的收容所。整个九州收买来的幼童都在这里集中养育,希望能教育出未来的日本地区干部。

虽然有和长崎港的距离优势,又能便宜行事。伊王岛的劣势也很明显,整个岛经过丈量只有两平方公里多一点。而且多山,可利用土地多集中在海边,受台风和海潮影响很大。可耕地面积极小,只能开辟几个分散的菜园种植新式蔬菜供给长崎港的紫明楼分部。粮食水果只能靠外部输入。港口深度不足,多次扩建才能勉强停靠白露号。人员住房拥挤,虽然盖起了两三层的小楼。再高一是不够经济,二是抗震性不足。这一切都让殖民贸易部和海军部头疼不已。两方对佐世保港和长崎港都垂涎已久。苦于执委会主要工作重心在大陆发展而不能解决。

一艘打着启明星旗的小船靠上了白露号,四名军士由一名领航员带领上了船。像一滴水溅入油锅一样,船上立刻开了花。各种怪叫口哨声震耳欲聋——领航员是个女人。荣士琦赶紧让军士长弹压水手,自己把领航员带入驾驶室。女领航员看起来三十多岁,海上生活艰苦人比较老相实际年龄只有二十多岁。从外貌来看,虽不好看也有几分姿色,并且穿着水手的白色制服,还像男人一样吧上衣塞到腰带里面。但是第二性征还是很明显的。

“海军伊王岛领航员马静向白露号船长报道。”马静瞪着好看的杏核眼瞄了荣士琦胸前的海军大学校徽。又说:“学长好,我是第四期驾驶班毕业生。请学长多多关照。”

荣士琦听她这么一说想起了她的来历。海军第四期又叫娘子军学期。原因是当年开学前。女王联合元老院中提倡男女平等的左派硬往陆海军军校塞了几十名学员。当时陆军虽然态度强硬但是挡不住男女平等、移风易俗、改造旧社会的大帽子。委托卫生部培训了一批军医,又塞了十几个人进通讯专业、政工专业。海军大佬不是在船上就是年事已高,岸上几个虾兵蟹将被天天被揪出来骂娘,昏了头同意按个人志愿报考。就这样培养出几个驾驶专业的娘子军。马静就是其中的一员,在运输艇上一直做到做到大副。三年生产了两次,一胎男孩一胎龙凤胎,三个孩子的七八个便宜爹打成一团。不得已才退下来做了领航员,有马三娘的‘美誉’。这也怪不得人,大海茫茫连人都看不见一个,船上的山羊都有可能遭受侵犯。下船的水手看见母猪都觉得是双眼皮的,有点桃色绯闻、露水夫妻再正常不过。

荣士琦和学妹客套了几句,在她的引导下一次靠上了港。港口中红色马甲的工人在蒸汽机的辅助下开始卸货。白露号三分之一的船员由大副带领留下看船整修。三分之二的人住进港口兵营。长崎负责人平秋盛在长崎港售卖那五船货物,大约三天后才能回来。安排好士兵后,荣士琦决定放自己三天假,带着海军陆战队警卫班在岛上闲逛。踩到陆地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看完英国殖民地风格的总督大楼,向西来到了伊王岛学校。

伊王岛学校奢侈的占有了大片的空地做操场。学校的六座三层楼房建筑被操场分割成两半,北面三座是女仆学校、扫盲班、干校,南边是小学和中学。正直中午,吃完午饭的孩子们在操场上自由活动。男生们踢着足球,打着棒球。女生们玩板球荡秋千。荣士琦想进学校参观的想法被一个独臂大汉无情打碎了。

“你的,让我们的进去。我的,海军。参观参观。”

“海军退役士官齐藤向少校致敬。”

“……,我们想进学校去参观一下。”

“依照教育部规定,您不是教职员工也不是学生不能进校。”

“不能通融么?”

“没有通行证谁也不能进来。”

“很有原则,不愧是我海军出来的。我去办通行证。”荣士琦拍了拍大汉的肩膀,言不由衷的夸了一句。又带着警卫班折回总督府。总督府的倒是很爽快的办好了通行证。干部毕恭毕敬地奉上牛皮封面的小本说:“这是本岛通行证,除三号地区以外任何地区畅通无阻。三号地区必须有平元老的签名才能进去,请您谅解。”说完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不就是假币工厂么?在《启明星》报上三天两头的摇旗呐喊。一会是‘元老院金融安全的准备金之源’一会是‘金银的多寡关系货币改革的生死’生怕有人不知道,在这里又神神秘秘的怕人知道。虽然这么想,还是接过了通行证在衣袋里放好。又询问了浴场的接待能力,温泉的消毒处理状况。东拉西扯直到干部身后的海军对他比出v字手势才结束这次亲切的对话。“下次快点,我都快每词了。找到什么好东西了?”荣士琪拍了一下警卫班班长,后者摸摸头答道:“整整八盒羊羹,还是港务主任告诉我的。今年圣船日开招待会,军官才一人一个。我都拿来了。”这些小子还真是吃干抹净。荣士琪无奈地摇摇头说:”晚上给人家港务局的送两盒,叫他们别声张。”

二次到达伊王岛学校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荣士琪满怀豪情地掏出烫金的通行证,递给齐腾。门卫已经阻挡不我了,女子高生我来啦!齐藤将通行证还给了荣士琪,慢吞吞的说:“少校您的证件核对无误,但是根据教育部规定。公职人员进入学校需着便装。您看您是在传达室换一下衣服还是回去换?”

“你怎么不一下说全了?还有什么规定?”

“入校需行政人员陪同。完了。”

“……”看着偏西的太阳,荣士琪只好放弃了重温青春的美梦。整顿警卫班向海滨浴场走去。伊王岛的校外传来整齐的歌谣“大铁船,没盖盖。咱们海军没太太。待到那打下东京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海军各个要老婆,你要他要没有那么多,遵守纪律一人发一个,调皮捣蛋发个老太婆。”在齐藤听来,这歌谣不亚于羊圈外的狼嚎。平元老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在荣士琪费劲心力想要进入学校的时候。海军准尉李明在营房中收拾教具,准备回宿舍休息。他刚刚上完一节函数课,为船上的炮手补习数学知识。他本是浙江南汇人,家中经营海货颇有积蓄。就希望李明这个独子能进学有个官身。从小开始李明就喜欢《墨子》、《抱朴子》、《淮南子》、《天工开物》这类的闲书。正经的八股文章倒是做的马马虎虎。眼看着年岁渐大了还是考不上秀才。李明也是心灰意冷不想在读家,他的父亲李老太爷就让他陪着世伯去南阳采办。想靠着风大浪高把儿子吓回来继续考学。没想到因为风暴而在临高避风的李明看到那些新奇的高楼大厦、机器、巨船。各种深入浅出的知识小册子。仿佛天堂的大门在身前开放,此等宝地岂能离开。经过三天三夜的思索,李明决定为了知识投靠元老院。就算杀头也不走了。那些新奇的知识比状元爷写的八股文还要有趣。因为是识文断字的高级知识分子,又对科学有极大的兴趣。临高的学校接纳了他,获得甲等文凭后考入了海军大学,两年月月火水木金金填鸭式学习。让他成为了一个海军少尉。

船上的生活疲劳而又乏味,虽然李明有着丰富的航海知识。但是理论和实践还是有点距离。军官中军校毕业的铜章组和没上过军校的无天组又矛盾重重。自己被老士官们刁难是常有的事,这后面也有无天组军官的影子。就在来到伊王岛的前一天。还被船长撞见自己被士官顶撞。当天晚上在船长室,船长大谈了一通军官之道。李明听完只有两点感想。一、船长也不太明白怎么当好一个下级军官。二、自己要争气,为了军官的荣誉不能退缩。要团结还自己的部下。想到这里李明擦了擦海大的校徽,摸了摸钱包中的邮单。作为一项福利,海军邮政可以依照军衔免费邮寄不同重量的物品。有些有经济头脑的官兵就邮寄一些货物往来赚钱。自己这次来日本,托父亲采购了五包上好的新丝,在长崎的商行里卖掉转手就是两成的利润。李明一咬牙,决定这次就拿出一成的利润,宴请一下自己的同窗和部下。轮到上岸假就去长崎的丸山町破了自己的处男之身。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情,海军们在伊王岛上休整了一周后。伊王岛总督、日本方面最高负责人——平秋盛带着五艘和谐轮和上面满载的金银、货物回到了伊王港。平元老满面春风,此次交易实属不易,自己半年前就开始组织货源,联系买家。这样大量的输入生丝非得一掷千金的豪商购买不可。幕府的丝割组织也要插上一手。卖掉生丝以后,还要购买大量铜条给工业口提供宝贵的铜、套购金银为日益扩大的德隆存够准备金。还好买卖顺利,带着这五艘和谐轮的货物安全返航。日本国内富商,为了和平元老交易,从大坂、京都、江户云集而来。待腰包里装满了钱,并不急着还乡,却在丸山游女身上一掷千金,在思案桥前往来交际。本次交易量虽大和接下来的计划相比就不值一提了。到时候自己就不用屈居在这伊王岛和唐人唐人屋敷。

在监督完货物装卸,特别是亲自将贵重金属用小火车押送到冶炼厂后。平元老坐着东风马车回到了总督府的地下暗室。那里早有六个人在等他。

这六个人是海军元老少校荣士琪、海军陆战队队长冯苍术。拔刀队教官杉彬太郎,港务主任杨勇,两栖侦察连长高大上,平元老的女仆兼报务员平佐佑理。总督暗室在平秋盛办公室后的夹层中,总共有二十五平方米的使用面积。为了今天的会议放置了一张长桌。平秋盛关上暗室的门和大家寒暄了一番。荣士琪打量着平秋盛发福的肚子和圆润的脸颊,他可比临高的时候胖了不少气色也好了很多。怪不得大家各个要求外调,出去了就是一方诸侯土皇帝。自己是不是也谋求个海军镇守使当当,可是这样就不能指挥舰队。以后的海军必然会有重巡洋舰、无畏舰、航母,做个名垂史的舰队司令不是更好。这还真是难以抉择呀!

平秋盛早就讲完与会致辞,按道理应该由荣士琪宣读元老院命令。可是荣士琪呆呆地看向前方,脸色阴晴不定,不时还傻笑几下。平秋盛皱了皱眉,再次说:“请荣士琪元老宣读元老院命令。”说完向杉彬太郎使了个眼色,杉彬太郎略一点头用肋差轻轻捅了荣士琪的腰眼。一阵酸麻感把荣士琪从航母舰队的幻想中带回。他一招手,和海兵队长一起把带来的一个大保险箱费力地搬上了长桌。平秋盛拔出自己腰间的肋差,拆掉刀柄。露出一把焊接在目钉穴后的十字钥匙。荣士琪也摘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把十字钥匙。两人同时把钥匙插入锁孔,分别输入自己的密码后转动钥匙。厚重的保险箱应声而开,荣士琪首先关上保险箱壁上的机关拿出保险箱中的两块褐色圆柱纸卷递给平秋盛。那是军工厂特制的销毁型燃烧弹,能保证任何人用暴力破解保险箱时将里面的文件立刻烧光。缺点是有小概率会自无故自爆。平秋盛打开暗室的小型升降机窗口,将两个纸卷小心放入窗口内的托盘。然后在纸卷上放上一张红色宣纸,表示是危险爆炸物要立刻处理。一阵绳索的提拉声后,屋子中的人都舒了一口气。荣士琪又从保险箱中取出一个块上蓝下红的双面拼接玻璃交给海兵队长。平秋盛也从自己的保险柜中拿出一块同样的玻璃交给佐佑理。两人站在保险柜前将手中的玻璃撞碎在保险柜的棱角上,取出玻璃中的便条。

冯苍术拿着便条念道:“木瓜、茄子、哈密瓜、苹果、榴莲、水蜜桃。”

佐佑理看着便条上蔬菜水果对应的希腊字母回应道:“德尔塔、埃塔、兰布达、阿尔法、西格玛、一普希龙。”

冯苍术点点头说:“核对无误,可以宣读指令。”

佐佑理抬头说:“我同意。”两人放下手中便条又坐回彼此的座位。

荣士琪从保险箱中拿出一个红头密封档案单,向六人展示一遍袋口的封条后。用一把裁纸刀切开袋口,将标示着各人姓名的文件分发到每个人手中。然后走回长桌首位捧着文件大声朗读道:“元老院第233号命令,海军军令部226号命令。绝密”他略一停顿,长桌旁的六人立刻站起。荣士琪继续念到:

一、鉴于萨摩藩目前的态度,不仅需要长崎港、佐世保港完全开放作为元老院垄断贸易的基地,而且还需要军事上征服准备,以便未来在必要时永远消除日本对元老院的各种威胁。

二、由平秋盛元老全权负责政治行动,荣士琪元老全权负责军事行动。

三、以强大的对岸火力摧毁萨摩藩武装力量,扶植亲澳宋势力即位。实现萨摩藩的日皮澳心。

签名:文德斯马千嘱军令部长陈海阳

下面请平秋盛元老为我们讲解一下当前形势。”荣士琪放下手中文件坐下。平秋盛拿起女仆手中的文件讲解起来:“根据萨摩藩内部的可靠消息,岛津忠恒很可能近期对我方支持的岛津久章派进行讨伐。预计动员兵力六千左右,虽然数量并不很多但是集中了他手中大量的武士和正规军。战斗力很强!久章是元老院扶持的派系之一,渗透的比较彻底。但是军事实力较弱,只有旧式军队六百人,我方训练的近代欧式部队一个营约六百人,即使动员农兵也只有两千人左右。这次岛津忠恒将他选作第一个削藩的对象也是实行先易后难的策略,震慑其他的分家。为此我们计划改装五艘两千吨级的和谐轮,作为火箭发射平台配合白露号对岛津忠恒未来的军事驻地进行无差别火力覆盖。再配合轮休来的拔刀队六百人,海兵队三百人进行登陆作战彻底消灭岛津忠恒的武力,让他做一个表面的傀儡,扶植他的女婿岛津久章作为事实上的统治者。这样一方面在江户作为人质的岛津光久不能回国继承家督之位,另一方面也可以把家骚动控制在一个幕府可以容忍的界限内。防止幕府改易大名。此项军事行动代号春蚕。军事方面就由荣士琪元老来具体负责。”

荣士琪命令道:“冯苍术中尉。”

“到”

“即日起临时任命你为春蚕行动陆战队总指挥,领导一切陆上力量,编制为海军陆战营。进行陆上攻击训练。”

“是”

“山彬太郎少尉”

“嗨”

“即日起临时任命你为春蚕行动拔刀队总指挥。整合拔刀队,配合冯中尉进行合成训练。一切行动听冯上尉指挥。”

“嗨,为元老院万死不辞。”

“杨勇上尉。”

“是”

“即日起临时任命你全权负责伊王岛防务,进行秘密动员。依靠二线留守部队防守伊王岛。负责行动前的保密工作。”

“是”

“高大上中尉,你带领侦察连配合潜伏情报人员对岛津忠恒部队进行不间断侦察。随时报告敌方动向。随时准备依照命令实施对岛津忠恒及其重要干部的抓捕行动。如不能抓捕即进行斩首。另一个任务设立观测点为火为此特批电台两部。会后依照手令去仓库领取。“

“是”高大上接过手令后答道。

“与会人员要对本次会议绝对保密,不许对本次会议以外人员泄露会议内容。不许以任何文字形式记录会议及其有关内容。违反者本人以泄密罪判处死刑,收听者终身劳改。有任何问题可以请示我和平元老。从现在起任何人出入伊王岛都需要我和平元老的两个人的共同签名。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么?”

“没有!”

“平元老你看还有什么补充的么?”

“没有了,散会吧。”

“好的,散会。”

佐佑理打开暗室的门,与会者鱼贯而出。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