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暗黑历史———元老院光辉照耀不到的角落》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暗黑历史———元老院光辉照耀不到的角落
作者ID
百度贴吧 西楼人望月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东殷总督区
涉及方面 种族平等,演讲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暗黑历史———元老院光辉照耀不到的角落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3-21
最近更新 2014-03-25
字数统计 (千字) 2.5




1.我有一个梦想

1963年8月28日,东殷总督府


总督站在窗台前,50完白人聚集在广场上,这里是大游行的终点,广场前的维护治安警察排成人墙,刺刀的反光犹如冬日的晨光,空气中充满了压抑,这压抑的气氛和着广场上的喧嚣。这是一个沉闷的上午。总督离开了窗台,那个人的声音还是传了进来。





  

。。。。。。

100年前,一位伟大的澳洲元老签署了解放白奴宣言,今天我们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白奴带来了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白人的漫漫长夜。

然而100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白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100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白人的生活备受奴役。100年后的今天,白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100年后的今天,白人仍然萎缩在东殷州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世。

。。。。。。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东殷州的首府来的。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独立宣言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澳洲元老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给予所有的人以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州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人人生而平等的真理不言而喻,。”

我梦想有一天,在红山上,从前奴隶的后嗣将能够和奴隶主的后嗣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 

。。。。。。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的道路变成坦途,那圣光披露,普照天地。

。。。。。。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白人和华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白人歌曲:“终于自由哩!终于自由哩!感谢全能天父,我们终于自由哩。   




自由,总督嗤之以鼻,我可不想在我的任期内出什么差错,看来得约见一下马丁。路德。金了,言论自由可以让你在集会演讲中成名,但是,舌头要能解决问题,还要刀枪做什么。幼稚。

他端起一杯泡好的海南岛黎母山茶喝了一口,生活秘书把《临高时报,内部版》递给了他头对


2,元老军政提案13号案

“简直是乱弹琴”,督公在办公室内对司德凯咆哮着,他的秘书侯闻永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喘,他从来没有没有见过一个元老对另一个元老发这么大的脾气,更何况身为执委的都很注意自己的声望。

“这是那个脑残的提案”,马前瞩继续道,动不动就屠日灭美,他以为是在打红警啊,还殷州,哼哼,能力不大,野心不小。

司凯德很郁闷,心想这又不是我的提案你跟我吼什么。不过他还是这样说到,督公,这份提案确实是有些冒进,前一段我们新开的分基地有点多,济州已经拿下,越南,日本,后金都设了点,这不有人心思就活泛了,不过这个方案挺详细的,按照元老军政提案的规章制度,还是要按流程讨论一下的。

马千瞩打定主意,除非我不管企划这一块,否则这提案就别想通过。

他关照侯闻永把这份提案封存入档,侯闻永不会想到,这个被他束之高阁的提案会在不遥远的未来给他的人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1,没有新道教是个硬伤,发过贴子才想起来,这个是抄袭的报应,哈哈

2,白奴怎么了,女奴拍卖,奴隶开矿都有了,500不是普世派,是要征服这个世界的,只不过有点普世观念罢了

3,此马丁非彼马丁,下文将介绍



3,马丁.路德.金

“金先生,请用茶,”侍女端来了一杯茶,慢慢的退了出去。

其实,马丁更喜欢人们叫他马丁。金这个姓继承自他的外祖父,用如今世界上流行的华语讲叫姥爷。他母亲是一个上流社会的华人和一个白人舞女一次酒后冲动的意外结晶。他的姥爷金正海当时还是一个海军军官,男欢女爱激情如火之后,他留给了舞女露西一段优渥的上流社会的人生体验和马丁母亲金这个姓氏。后来的故事跟大多数爱情小说一样,金正海在家族压力下娶了另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做正妻。如果他们只是一夜风流也就罢了,但是,当那女人察觉到他们有了孩子后,就威胁说,为了你和孩子的健康安全成长,请离他的家庭远一点。

露西只好拿了一笔钱带着她幼小的女儿芳汀离开了。靠着那笔钱,在加上金正海暗中的照顾,日子倒还过的去。金芳汀长大后,混血加上她舞女母亲的基因,出落的比她母亲还漂亮,追求者众多,但芳汀最后嫁给了白人农场主马丁,伊登。他父亲保留了金这个姓,毕竟娶一个漂亮的女人对男人而言是最大的梦想,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有一半华人血。

马丁。路德。金在少年时代较同龄人还是幸福的。自他懂事后,他不至一次问自己,我是华人?还是白人?不管他再有钱,学习再优秀,只能在白人学校上学。他目睹了社会的种种不公,白人在东殷州各个城市只能算是属于二等公民,一个有点钱的外国人都能比白人活的更好,他大学毕业后,没有在他父亲的农场工作,结交了一些朋友,成了职业活动家。

白奴解放战争至今,虽然东殷州法律上废除了白奴制,不过,白人仍旧处于社会的底层,皇汉社美洲分社对白人的迫害并没有停止。


上次在总督府广场演讲后,有好友劝马丁去外地躲一躲,皇汉社的人有可能对他不利,

“在这个时候,我躲起来,那我不成了鼓吹青年去送死的刽子手了,我那也不去,就在这,和受压迫的奴隶们在一起。”他只是一再叮嘱,要看好来请愿游行的白人,不要闹事,不要被人利用。话虽这样说,心里却明白,天下之大,又能躲到那里去。黄汉社要真想要他命,到哪里都没用,反而在大众中间还安全些的——那些人多少还顾忌点。不做亏心事,洁身自好,真死了,那么白人的命运就留给后人吧。

之前,不是没有民运领袖请愿,结局是有的移民了,有的收了政府的好处被爆光了,还有一个被人杀死在了妓院里——死在了两个女人的床上。

三天前,总督府派人联系约他会谈。收买?恐吓?我已是一无所有,只剩下了梦想,是的,我有一个梦想。

大西洋咸湿的海风吹荡着华盛顿堡顶的启明星旗。几只海鸥鸣叫着上下翻飞,白人啊,来生但愿做海鸥。现在马丁。路德。金就站在总督府接待厅,等侯着自己和300万白人的命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