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最后一位元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最后一位元老
作者ID
百度贴吧 Google就是好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会场
涉及方面 恐怖袭击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之最后一位元老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8-05
最近更新 2016-08-05
字数统计 (千字) 2.5



主席台上一片混乱。大家都在争抢着话筒发表自己的意见,每个人都在竭力的嘶吼妄图压下别人的声音。又或者干脆对身边的异议者动以老拳。元老们的风度荡然无存。

台下还稀稀拉拉坐着几个元老,这是几个对政治不太感兴趣的家伙,他们对身边的纷争犹如置身事外,有的在低头玩游戏,有的在跟身边的人搂搂抱抱,还有个干脆在睡大觉——即便在如此嘈杂的会场,也能听到他汽笛般的鼾声。

几个女仆不知所措的站在会场的两侧。她们是办公厅特意从元老们手里借调来的S级女仆用来充当大会服务员的。虽然芳草地有大批的女学生,但是有元老认为在全体元老大会这种重要的场合,还是自己的枕边人更加安全可靠。

他抬头环视了一眼,很快看到了爱弥儿,她正无助的把目光投向他。他示意了一下,然后走到了会场门口。

爱弥儿很快就跟了上来,结结巴巴的问道:“首长,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马上一切都会结束,全新的世界即将来临。”他回过头看着爱弥儿。“我出去抽支烟,你过去给文主席和马督公他们把茶水换上。”

爱弥儿有点不解的点点头,很服从的走向主席台。

她觉得首长今天怪怪的。一清早在宿舍神神秘秘的让自己贴肉穿上一件奇怪的衣服——像是一件坎肩,但是里面却塞满了一块块像砖头一样的东西,而且还拼命的用布条拉紧,哪怕她都疼的叫出声来,他还是毫不理会的继续用力拉紧,平时首长可不是这样的呀。终于直到外面再套上大一码的制服看不出里面坎肩的形状后,首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爱弥儿和其他的女仆在平时闲聊时多少也知道一些元老有给自己的生活秘书穿上各种奇怪装扮的喜好,有个澳洲名词叫做抠死不累。另外还有种叫做额死额门的据说更厉害,虽然每次说到这里时,她的那几个朋友就羞红了脸不再说下去,但是她大概也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不过首长向来对自己并没有做出太多过分的事情,难道首长今天也想对自己尝试一下额死额门了吗?

她有点点害怕,又有点憧憬,红着脸低着头向主席台走去。


他回头冷冷的看着会场,看着这些所谓的主席督公执委元老们:无论他们是哈美哈日皇汉明粉,还是共产寡头民主独裁,一会儿他们都将化为云烟,火狱才是他们这些咖啡热的最好归属。他一直看到爱弥儿走上主席台才闪出会场躲在墙后,心中默念了一声“ANLA胡阿KBAR”,握响了手中的遥控器。

爆炸的威力超过了他的预计,强大的冲击波将他用于隐蔽的那堵墙也轻松的推倒。他满身是血的从碎石中挣扎的爬了起来,看着废墟般的会场和地上零落的不明人体组织,他狂笑起来。从旧时空的网上报名到现在,差不多6年的时间,一直是靠着对ZHEN主的信念,才能让自己隐忍至今。而如今,他终于成功了!ZHEN主致大!真正的新世界降临!

一只血手突然握住了他的脚踝,他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只见油老虎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喘气,“老马,来,搭把手,我的腿好像断了。”

他有点可怜的看着油老虎,从腰以下的身体部分都不知道去哪里了,焦糊的内脏拖在身下。换了是另外一个人早就断气多时,也就油老虎这强壮身体,还能苟延残喘到现在。马上,他为自己居然对咖啡热产生了一丝怜悯而向ZHEN主忏悔。油老虎还在唠唠叨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爆炸了?谁居然敢对我们下手?是荷兰人吗?还是锦衣卫?”

“是我,”他冷冰冰的,看都不看他一眼。“你们这些咖啡热就该下火狱,我将利用你们的资源建立一个属于ZHEN主的世界,纯洁的世界。”

油老虎吃惊的看着他,“你?原来你是绿绿,我草!”他想站起来,但那只是徒劳。

他不再理会他,远处已经传来尖利的口哨声,外围的警戒部队应该很快就会赶来,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身后油老虎还在低声喃喃道,“不可能呀,你昨天还跟我一起吃大排了的,不可能。。。”声音悄然而止。


百韧城门口也是一片混乱。东门市的老百姓们纷纷挤近大门向里眺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里可是澳洲人的紫禁城,这突如其来的爆炸让他们都直觉发生了什么大事。

警备营直属连的士兵们已经集合完毕,他们在大门口排成阵列队形,跟东门派出所的警察们一起把老百姓们隔在外面。刚刚传来的巨大的爆炸声和仍在空气中飞扬的硝烟尘土让士兵们也一个个都心神不定,土著连长多次呵斥也阻止不了他们互相交头接耳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连长知道现在正在召开元老院全体大会,他去过百韧城多次,根据爆炸方位的判断,爆炸中心应该就是在会场,这让他比士兵们更觉得不安。他用枪托敲破了一个挤到身边来小贩的脑袋,威胁着让他远离城门,凭借大声的吼叫来稍许纾解他心中的紧张。

又有一个人挤了过来,枪托还没砸下去,就看到原来是东门派出所的副所长。“老王,百韧城里发生了爆炸,咱们是不是进去看看?”

王大海放下枪,鼓着眼睛看着他,“老子的任务就是守好这大门,没有接到下一步命令或首长的指示,谁敢擅闯,军法从事!”

“好吧,我也就是说说,我还记得咱们老所长的事呢!”副所长讪讪道,“不过,爆炸这么久了,一个首长都没出来,肯定事情很严重,难道咱们就这么干等着?”

“天塌下来首长们也会有办法!”就像大部分土著军官一样,王大海自从投靠澳洲人后对澳洲人崇拜的五体投地,在他心中首长们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圣般的存在。“李营长很快就会来的,还有其他值班的元老。我们听从指挥就行。”

“李亚阳呢?李亚阳在哪里?”突然从身后传来了声音,王大海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血污的人从城里走了出来。王大海经常看到他进出百韧城,马上认出他是军工部的马首长。

“报告首长,李营长现在不在。”王大海也不知道李亚阳跑到哪里去了。

马再德暴怒,“李亚阳这个混蛋,关键时候居然擅离职守逃离岗位。等会我要枪毙了他。”说着他对王大海点点头,“中尉,现在百韧城发生了重大变故,我以元老院的名义命令你接任警备营营长,你留一部分人守住城门,其他人跟我进城。”

“为元老院服务!”王大海马上命令一个排长带了部分士兵跟警察继续守卫大门,另外带着两个排跟着马首长进了城。

东门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带着嫉妒的眼神看着王大海领兵进城,低声说道,“老王一下子就官升几级做了营长,真是发达了。”那副所长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对着一个挤上前来看热闹的小老百姓当头就是一警棍。“呸,哪有那么好的事,小心别把自己给赔上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