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末路》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浪不静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6-11

最后更新时间:2015-6-11

正文

末路

一阵震耳欲聋的铳响之后,卓一凡瞅准了髠贼军士换弹的机会向髠贼枪阵冲了过去,当离枪阵十步左右他借着一股子猛力持剑一跃腾空而起,剑锋直指髠贼军士护卫中间的一个身高八只有余,脸上带着两个玻璃圆片的男子,一凡知道此人必是真髠。。。。。。

阵中髠贼见半空的硝烟中一人持剑飞出,手中宝剑笔直的指向自己,大骇!一凡看到了此人张大了嘴巴一脸惊恐的想往后退,但是在军士的包围中却无法挪动半步...........一凡半空大叫一声“髠贼受......”死字还没出口,只感觉右边房檐下火光一闪“砰!”的一声...........自己像一个风筝一样从半空跌落在枪阵之前。

一凡在地上感到自己左边的胳膊和腹部像给人用锥子锥了一样的疼痛。 此时一个同门的师弟见状从地上一跃而起,跳到了一凡和枪阵之间,把从髠贼衙役手里抢来的齐眉哨棒棍子一横,大吼一声扑向枪阵,他奋力一推竟然把整个枪阵往后推了好几步,单枪匹马顶着整个枪阵不能动弹............

须臾间,一个髠贼军士,从枪阵的左后方绕到同门师弟的右侧,趁着他无暇左顾之时端起铳剑朝着右肋奋力一刺,剑头竟然直接透过了左肋。紧接着师弟的胸口又被从阵出刺出的铳剑连刺了几下,一凡在背后看到有三支铳剑直接从师弟的背后透了出来。师弟似乎不为所动,仍旧奋力的想把枪阵往前推..............这时师弟突然回过头来,额头青筋暴跳,两只眼睛血红看着一凡,用尽全力大吼:“师兄!快走!”同时嘴里的鲜血喷涌而出。

卓一凡被人一把拽起来就走,他被拽着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师弟已经被几只铳剑挑了起来两脚离地............


黄真拖起卓一凡就跑,跑了两步黄真说到“不可沿街,髠贼人多!上墙!”黄看准了一个矮墙就跳了上去,卓一凡忍者剧痛紧随其后也上了墙,两人随后嗖嗖两下跳上了屋顶,墙面上被追击的髠贼军士鸟铳打的一片土烟。他们跑过了几个屋顶之后跳进了一个院子,刚刚准备出门,就听门口有一片脚步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一下躲了起来,卓一凡躲到了堂屋的门后,黄真一下钻进了柴房门口的草垛当中。刚刚停当,卓一凡从门锋里面看到一个髠贼军士就进了院子,他似乎一下就看出来草垛前有些柴草跌落地上有些蹊跷,于是便用铳剑往草垛里面狠狠扎了几下,准备拨开草垛,卓一凡心中一惊,正在此时门口有人大声“人在外面!”这个髠贼军士迟疑了下,但是很快操起鸟铳,冲出了院子。听着门口嘈杂的人声渐渐远了,卓一凡在门后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悄悄的从门后出来,扒开了草垛,把黄真拽了出来。卓和黄两人进了堂屋,黄真已经受伤了,他的左臂上刚刚被被铳剑刺了一条寸把长的口子,皮肉都反过来了,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黄兄,你受伤了”

“不碍事,刚刚差点就被髠贼发现了,好险!一凡,你伤的不轻啊!”

经黄真这么已提醒,卓一凡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行刺之时,已然中了髠贼的鸟铳,解开衣服一看,自己左边肋骨上有两个小洞,胯部和大腿上各个两个小洞,血已经把衣裤染红了。血还在往外渗透............

“髠贼鸟铳甚是狠毒,只一响,身上就好几处伤啊!一凡,现在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咱们两都有伤在身,再刺髠贼怕是力有不逮了。”

“哎,没想到髠贼鸟铳犀利防范甚是严。这次折损了这许多名门正派的豪杰,真是揪心啊,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样了。”

“一凡,事已至此,你我二人也无力再战,以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趁着现在还很混乱,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等到全城大索,我们一个都走不掉了。”

“只能如此了,黄兄,只是,其他人.........................”

黄真沉默不语。



两人互相包扎了下,换上了几件干净衣服,在院子里面喝了口水,准备走。往哪里走?黄真想,海南是呆不住了,保险的话还是往大陆走,回大陆安全。于是说道,我们还是往北走,到了海边劫条船,去广东不难。卓一凡点头称是,不过心中颇有几分失落。想我卓一凡也是名门正派,仗剑行走江湖,如今落得似鸡鸣狗盗之徒,还得靠劫船........................

“啪啪啪......................”远处又响起了鸟铳的声音,像是南边儿传来的,而且,声音还蛮密集的。黄真道:“一凡,此时正好,现在髠贼都被引南边了,咱们两一起往北跑,北边有点山林,咱们只要进了山林去海边就容易了!”

“就依黄兄的!只是,南面不知道是哪一路人马被髠贼缠上了................”

“顾不了这些多了,走!”

二人收拾停当走出了院子,一路向北。不敢走大路,只能走小巷子,幸好刚刚出了大事儿,街面上的各家都窗户紧闭基本没人。走走停停,废了不少周折,两人居然跑出了,上一座小山,山上有树林子,山下有几户人家。两人钻了林子,看看四下无人,坐在一棵树下歇歇。

“黄兄,咱们应该算是出来了,后面没有追兵。”

“是啊,天色已经晚,我看今晚去海边可能没有船了,咱们就在这林子里面歇歇吧,髠贼晚上是不会追来的。明儿天一亮,打鱼的会出海,咱们肯定能碰上。”

看看渐渐暗下的天色,二人靠着树默默无语。

卓一凡摸了下肋下的伤口,糊了一手的血,他把围在身上的衣服扎了扎紧希望能止点血,但是一抽紧疼的冒冷汗。由于太累了,一会儿竟然睡了过去,微微的有点憨声。

黄真靠着树,一点没有睡意。他在想他的秀秀。这时候,尤秀恐怕等着他晚上去吃饭吧,她做的鱼挺好吃,清蒸,放点酱油,再放点姜丝在鱼上,热油一浇,想到这里黄真咽了下口水。

尤秀也是个苦命的人,她曾经跟黄真说起自己的身世。大户人家的同房丫头,老爷死了,分了家。老爷的几个妾都没弄到啥财产,她这种通房丫头只能是被扫地出门的命。三瓜两枣的打发给了姥爷家的一个佃户,日子还过的去,种田的能找个媳妇也算是不易了,夫家也不忌讳。可是,天不作美,湘江发了水糟了瘟疫,田地都没了,一家子只能出去逃荒,可是这大明的天下哪里不是一样?路上婆婆哪里能受得了这种颠簸,没两月就死了。他们一路往南跑,丈夫出去找吃的,就再也没回来。她一人要饭要到佛山,落到人牙手中一日,有人来买人,一下买了人牙手中20多人,尤秀也被买走了。后来她才知道,买她的人就是澳洲人,而且,她只卖了2两银子,其实是人牙白送的。虽说在那年月这身世遍地都是,但是摊在哪个人身上,也是泪水涟涟。后来嘛,就这么稀里糊涂来到了临高。得益于自己当年当丫头伺候少爷读书,认得两个字儿。她到临高之后居然考了个文凭,加上办事周到竟然成了干部,刚刚过上舒心日子。

黄真一开始只是利用尤秀,不过时间长了,人非草木啊,自然还是有感情的。特别是黄真年纪也不小了,浪迹江湖多年那份侠客的雄心早磨掉了。这次来临高开了医馆,生意不错,又有了尤秀这么个可人的伴儿,时间一长内心竟然渴望着能这么就安定下来,有时候,他甚至想,要是一直动手就这么潜伏在临高该有多好啊..........可是今天开始,这种日子就算是到头了!想到这里黄真心中很难过,他为失去这种日子难过,更加为尤秀今后担心,自己的这事儿,肯定要牵连到她的。哎,真是害了她啊....................


想着想着黄真就睡着了,他做了个梦。黄真回到家中,尤秀给他递上了条擦脸毛巾,一桌子的晚饭,还有一条蒸好的鱼...........

清晨,卓一凡昏睡中似乎感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对!有人,他立刻捏着刀子坐了起来,抬头一看,五步外有一个大概10多岁的少年正看着自己。少年看着卓一凡身上有血迹,还拿着刀子,非常的惊恐,掉头就打算跑。就在这时,黄真醒了,他看到之后一跃而起,立马把少年扑倒在地,黄真捂住了少年的嘴巴,他怕孩子喊叫,抽出腰间的匕首照着少年的后心就刺下去..............卓一凡跳了过去一把挡住了黄真往下刺的手,由于用力过猛身上的伤疼的他顿了一小会儿才说出话来:“黄大哥,使不得!”


“不杀他,他去报信怎么办?”

“黄兄,你我都是名门正派,此次来临高为的就是拯救黎民,切不可滥杀无辜,有辱门风,况且这还是个孩子啊!”黄真把人翻过来一看,确实是个少年。他的小包袱上写着“初小”几个字儿。黄把刀子往少年喉咙上一架说到“这么早为何上山?”

少年很害怕,结结巴巴的答道:“娘病了,上山摘点草药”黄真看到旁边的小竹篓里面确实有些草药。“这里离海边还有多远?有船吗?”

“有船,有打鱼的人家。从这里下去,再翻过前面一座小山就看到了,不远。”

黄真看了下这个瘦弱的少年,实在不忍伤害,把刀拿开,从少年身上起来,对少年说“走!”

少年站了起来相当害怕,不敢走,惊恐的看着他们。卓一凡坐在树旁捂着伤口,对少年和声说到:“快去吧,把药给你娘送去吧。”

少年看了一眼黄真,往后退了两步,掉头就飞快的往山下跑。

“黄兄,我们快点走吧,离海边不远了。’说完挣扎起身子站了起来。

黄真看到卓一凡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什么血色,不由心中一紧。他抢过一步,一把用右手扶起了卓一凡,说到:“我们互相扶持着走吧,快到了。”他们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下了山,穿过田埂往前面一座小山走去。虽然被搀扶着,但是卓一凡每走一步都感到腿和胯部生疼,还有肋下,只要稍稍的喘口气都疼半天。卓一凡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约莫四分之一个时辰,他们两个人摇摇晃晃得登上了那个小山,过了这个小山就是海边了,他们在半山腰一块大石头背后坐了下来,实际上是黄真看卓一凡实在走不动了,而且走的时候,黄真无意中回头看到地面上,有卓一凡从裤管离流出的点滴血迹。黄真打算稍事休息一下,自己把卓一凡背到海边,反正也没多远了。

刚坐下来还没喘两口气,卓一凡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由远而近,从昨晚上歇脚的那座小山传来,好像是吼叫声,黄真也听到了,似乎像狗叫,但是,又不像是普通街面上看到的狗的叫声,那是一种类似咆哮的声音。他们两人一起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不一会儿,从树林子里面钻出来一只黑黄相间的狗,这条狗脑袋圆圆的,耷拉着耳朵,眼睛上面有两个大白点儿,看起来像四个眼睛,奇怪的事儿,这个狗看起来没有尾巴。这条狗被一条链子拴着,有一个人牵着它,在地面不停的闻着,这个人穿着髡贼军士的号衣。这条狗就跟小牛犊子一样大,它总是把牵着它的人拖得一冲一冲,似乎要跌倒了。这时又从树林子里面陆续出来了三条同样的狗,都在地上不停的闻着。牵狗的人后面出现了10多个带着鸟铳的髡贼军士,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髡贼旁边站着一个少年,指指点点,卓一凡一惊,就是刚刚放走的那个采药的少年.........


黄真也看到了那个少年,他和卓一凡两人对视苦笑了下。对面的狗在地上边闻边向这里走来,黄真嘟囔道:“可能是闻到血迹的味道。”“髨贼狡诈,竟然使此伎俩,着实没想到啊。”黄真看着对面脸也没转过来,说:

“卓老弟,咱们分开走,否则他们一旦上来,咱们一个走不掉。你这小山后面就是海边了,你伤的重,你走这里近。”

顿了一下又说“我马上下山,穿过前面的那片田到左边的那座小山上然后再去海边......”

卓一凡一惊,黄真现在下山正好和髨贼照面,往旁边的山跑那是故意要引开髨贼啊。

“黄兄不可!我已身负重伤,怕是时辰不多了,黄兄你伤的轻,你走。留一凡在此拖住髨贼追兵,能杀一个是一个!”

“卓老弟,不要推辞了,我黄某人再过两年也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不像你,年轻有为。我伤的轻跑的快,髨贼必定全力追赶我一个,这样我跑的越远,你才有时间去海边........咱们走得一个是一个!”

边说着边把衣裤扎紧,把刀子往腰里掖了掖。

“黄兄!......”卓一凡哽咽道

黄真看到了卓一凡脸上的悲伤,故意一笑:“卓老弟,你怎么就知道我老黄跑不脱?放心啦!咱们后会有期!”

黄真双手一抱拳,道:“老黄去也!”

转身刚要走,黄真突然又停了,他侧了下头背对着卓一凡说:“卓老弟,如果有机会,你去看望下尤秀,我老黄一世仗义行侠,从不亏欠别人,但是,此生只对不住她一人.........走啦!”

卓一凡支起身子对着黄真的背影默默的一叩首。

卓一凡躲在石头后面看到,黄真斜着往左边的山下冲了去,每次落在一块石头上,再稍微轻轻一发力都窜出去丈吧远,远看犹如蜻蜓点水一般.......... 此时对面的一只狗发现了情况,冲着黄真狂叫其他几只也跟着狂叫,此时髨贼军官一挥手那几只大狗就被解了链子,四个黑影就像箭一样咆哮着窜了出来,同时髨贼的鸟铳也响了。啪啪啪的,黄真周围被铳子打的石花横飞,土烟翻腾,像一只燕子一样矫捷的在其中飞舞。须臾之间,他已经下了山,越过了两道田埂,很快就要跑进左边那座小山的林子里面了..............突然,卓一凡看到黄真的裤管像是被什么东西往左边拽了一下,猛的飞出一些细小的碎屑。只见黄真似乎浑身一紧,当即跌落在田中...............还未落稳,那四只大如牛犊的恶犬便已经咆哮着扑向了黄真...........................


黄真毕竟是练武之人,反应极快,他一个翻身从腰间抽出匕首就想往扑上来的恶犬刺去,无奈身上两处伤口让他根本无法用力,手腕立刻被第一条咬住了,这档口,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一起都扑了上来,有的咬胳膊有的咬腿,还有一条一口咬住了他的后脖子,疯狂的撕扯开来,黄真发出绝望的惨叫.........黄真被这四条狗你拖过来它拖过去的撕扯,一下衣服就给撕成了碎片,身上鲜血淋漓皮开肉绽。那几个髨贼军士放慢了脚步,把鸟铳往身上一跨,慢慢的围拢了过去,其中有一人拿起了绳子并不急于捆绑黄真,而是在一旁观看撕咬。他们哈哈大笑,大声说着一些卓一凡听不懂的,不知道什么语言。看到这里卓一凡睚眦欲裂,吐出两字:禽兽也!有朝一日,我要给你报仇,卓一凡一掌拍在石头上。

趁着髨贼围观黄真被咬的档口,卓一凡忍者身上的剧痛,起身就往山上跑,翻过山就是海边。还没跑两步,背后传来少年大叫:“山上还有一个!”话音未落后面就想起了鸟铳的炸响,山下的髨贼一起朝卓一凡射击,铳子在卓一凡身旁嗖嗖飞过,打的周围树叶树枝嗖嗖的往下掉,卓一凡一鼓作气翻过了小山的山顶隐沫在林子里......

刚刚凭着一股子虚力翻过了山顶的卓一凡,下山的脚步慢了下来,他身上伤口剧痛,哪怕每次轻轻的呼吸一下,肋下都疼的钻心,口渴的很,喉咙像着火了一般,没办法挪动脚步,基本上就是往前扑向一颗树,稍稍喘口气,然后再往前,再扑向一棵树稍稍喘口气,以此往下,渐渐的他看到了沙滩。再扑上最后一棵树的时候,他脚下被什么藤绊了一下,腿一软整个人都翻滚着摔了下去,最后他正好左腿的伤处硬生生的磕在了一块沙滩边岩石上,昏了过去.............

大概一小会儿他疼醒了,他觉得头昏的不行,天旋地转,他回头一看,他已经滚下了山,躺在海边的沙滩上了,隐约听到了山上的狗叫声,他想站起来,但是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只好侧身,用右肘支撑着往海边爬,左腿左肋每动一下都疼的让自己不自主的抽搐.........

他看到兰兰的大海和雪白的浪花慢慢的靠近自己,他的眼睛渐渐的模糊了,隐约间他好像看到了一条船在飘着,上面站着好几个人,他想看清楚,但是怎么也看不清楚,他只好往前爬,突然间他似乎看清楚了,那船上站着几个人都穿着干净的道袍,都对他笑,有个年轻的师弟大声喊他,过来呀,快点,就要到了,说着还顽皮的把海水向他撩起来,一凡兄,就要到了...........年轻的师弟旁边有个女子,白衣服兰裙子,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她没有笑只是看着他,那是练霓裳,卓一凡看着她的眼睛,那一双眼睛里面似乎充满了泪水,卓一凡想马上爬过去,把她搂在怀里擦掉她眼里的泪水........

两个治安军第一个冲下了山,上了海滩朝打头那个端着上了铳剑的鸟铳朝卓一凡就飞奔过去,等到了跟前他举起鸟铳怪叫一声,一剑就把卓一凡的大腿扎穿了,鸟铳紧紧的把卓一凡钉在沙滩上,他把斗笠往沙滩上一扔,绕到了卓一凡的侧面,奇怪的看了看这个被他钉在沙滩上的人,还在艰难的往茫茫的大海方向扒着沙子想移动,虽然,海面上什么都没有,虽然,他根本就没有移动半步,但是,他还是那么执着......他一下从腰间抽出了横插着的长刀,微微一个弓步双手持刀举过头顶,照着卓一凡的后脖子就要往下劈.............

“压卖撸!!!!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粗野的暴喝,军士迟疑的看了身后赶上来得一个军官,

“巴嘎雅路!!!NAKAMURA!!!”

军士懊恼的嘟囔了一句:“那尼?!”

但是,还是把刀立刻插进了横在腰间的刀鞘,然后转身向军官的方向立正,微微一欠身说道“嗨咦!”

这使旁边的一个治安军啪的一枪托砸在了卓一凡的后背上,把卓一凡砸的爬在了沙滩上一动不动。


东方元老吃着早饭,翻开了今天的报纸。《临高日报》整版累牍都是破获暴恐集团的新闻。首版一副大大的照片,前排是卓一凡和黄真被五花大绑的肩并肩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放着几把刀剑和匕首。后面是一排治安军枪托着地,站的笔挺,个个眼睛瞪的像牛眼睛那么大。卓一凡闭着眼睛,腰腹部缠着被血染红的绷带,身后的一个治安军右手扶枪,左手把卓一凡的头顶的头发揪住往后拉,让他整个面孔都能被拍的清楚,黄真在旁边脑袋耷拉在肩膀上眼神空空的看着前方。照片下有一行说明文字:卓匪一凡,黄匪真,落网!正文一排文字大致介绍了治安军如何英勇追击,如何神勇擒获两名凶徒。

东方喝了口豆浆继续往下看。头版背面

《跳蚤蹦的再高,能把锅盖掀了?-----------采访政保总局领导午木》..............午木透露,有暴恐分子、被镇压漏网分子、封建会道门等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我们的渗透和破坏,最近的破获的团伙人员组成就是一个例证..........记者问到目前临高稳定形势如何?临高到底安全不安全?

午木说到,临高的一些破坏案件,99%都是提前发现、提前打掉的。除了专门侦查机关发现的之外,相当一部分信息由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提供,可见,坏分子们是得不到群众的拥护的.............我们政保总局是一个高效的群体...我们在文总的带领下以及各位元老的支持下..........

《当警察就要保一方平安、安一方民心》............“医生,我没时间输液,给我拿几片药就行了。”“你哪儿也不能去,必须卧床休息,否则有生命危险!”“警官同志,工作是干不完的,我活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医生,只要能保的元老院安全,临高广大人民群众安全,我们当警察的累点苦点没啥!冉总和慕总经常在会议上这么教导我们,而且他们自己也经常熬夜,我们就更没啥可说的了”..........慕局长谈到总多警员三过家门而不入,舍小家为大家时,不经意流下了两行热泪...........

东方元老,摸了摸那天在马车上一时慌乱撞青了的膝盖说到“我嘞个去,这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嘛!!!还用的着这么急啊!!要是真这样,那么多人是咋潜入临高的啊?我是咋差点出事儿的!无耻!”


再往下看,第三版,也是一副照片,一个少年和几个教育口子的元老合影,元老们个个喜笑颜开,小孩子虽然胸带红花,看起来神态倒是颇为紧张,标题为《自古英雄出少年--记芳草地初小学员智斗暴徒》,旁边几个小文章,《教育主管领导狠抓思想政治教育成绩斐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元老院的眼睛和耳朵----记一堂生动的德育课》..........

够了够了,东方元老不想再往下看了,我们被袭击的还没几个人问候呢,他们一大堆人都跳出来表功了,这算是什么事儿啊!这不就是 “丧事当喜事办嘛!!!!!!!”说着把报纸往旁边一扔,气的早饭也不想吃了..............



这是本人在百度贴吧的首发,搬运至此。文章主要描写了主角在负伤逃亡落网等一系列过程,本想能够在描写所处这个过程中人物的内心世界文字上有所突破,但是由于时间仓促,特别是本人水平有限,因而疏漏之处颇多。自己瞧瞧也实在有狗尾续貂之嫌。幸而吹牛大大能在新的文章中采用,让我倍感荣幸,虽然没有醍醐灌顶,但是我想至少也做到了抛砖引玉。特在此对《临高启明》的作者以及创作群体,和百度贴吧给我提出意见的众多读者表示敬意!谢谢!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