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朱胜松元老的征行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朱胜松元老的征行记
作者ID
百度贴吧 棘背龙大帝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东,粤北
内容关键字 军事,司法,违纪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朱胜松元老的征行记(第二季)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2-17
最近更新 2016-12-17
字数统计 (千字) 1.8



  

“粤北的山区,是我母亲的。。。祖籍,我母亲一直没有机会回她的老家看一眼,我作为他的儿子,终于回来了,给这里带来的却不知是祸是福。”

“我,朱胜松,元老院元老,大宋帝国五院四系法学专业毕业,前济州岛法庭法官,请求前往粤北战区,主持军事法庭工作。”

“旧的地主士大夫体系应该被彻底毁灭,不能因为某些地主士绅干了好事,不是坏人,我们就要网开一面,圣母心泛滥。现在是治安战,我们,就是侵略者,谁觉得过激的,大可以退出这次行动。”

“谁家的庙里都有冤死的鬼,士大夫的庙里更多,我们的庙里也有。”

“我建议,把地主的土地分给贫农,招募农民,发给他们武器,组建民兵队,讨伐顽抗的地主。”

“对,可以杀人,可以绝户,但是不能抢劫,不能强奸,不能私自报仇。敢于触犯后三条的人,我会让宪兵队把他枪毙,既然元老院磨磨蹭蹭不肯出台法典,那就意味着元老院默示我在这里拥有生杀大权。”

“我下令让张地主的孩子们捡起刀枪,因为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见了仇恨的目光,就像我从带我们攻进这里的佃户的眼睛里也看见了仇恨的目光,然后,我下令伏波军朝着那些捡起刀枪的孩子开火。”

“九月十三日攻坚战,摧毁张启哉系伪明反抗地主势力,我军重伤二人,轻伤三人。张启哉方面死亡一百六十五人,其中妇女三十四人,儿童二十人,张启哉的小儿子和三个孙子孙女系我军击毙,非自杀。战后,我下令枪毙五名在坞堡内强奸抢劫的佃户,包括带领我们攻入坞堡的向导李蛋。九月十三日,朱胜松记于揭西军中。”


“十一月五日,拔刀队斩首私自抢掠的民兵三人,应发的报酬全部转给村里的妇孺,但是她们没有收,因为她们说村里的男丁被杀了,她们收不下这个钱。”

“十二月二十四日,母亲的生日,我,杀了她的亲族,因为我以为那个孩子要朝我射箭,但其实那个孩子是在猎果子狸,虽然我穿了板甲,我和我的卫兵马上还击,那个孩子脑袋都被打烂了。。。。。。我听村里的长老说,这是那家的独子。”

“今日,彭元老强奸了姚姓地主的女儿,被捅成重伤。”

“我的治安战任务结束了,就这样。”   


                 ——摘自朱胜松口述,罗克珊娜著《朱胜松回忆录》



“罗克珊娜,你今天想听什么故事?是双角王伊斯坎德尔的东征,还是继续听李德胜传奇?阿霞,别做那样的表情,昨天我刚讲的猴太阁立志传,让我换换口味,今天轮到罗克珊娜选故事了,乖啊。”朱胜松歪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大图书馆新翻译的《亚历山大战史》,正在随便翻阅着。他的三个女仆——日本人阿霞和绫音,波斯人罗克珊娜,正一人端着一碗咖喱猪扒饭,围着朱胜松坐好,眼巴巴地准备进行一项重要的娱乐活动——听她们的夫君讲故事,这也是她们学习汉语的重要方式。

“不不,夫君,我想。。。想。。。”罗克珊娜咬着牙尖,焦急地捏着她的栗色长发发尖,和其他元老家的大洋马有很大不同,她学汉语阅读很快,但口语还有些生硬。

“想什么?你有什么问题想问伟大的万沙之沙的后裔,胜松?九邑斯?阿史那?阿美尼契德?”朱胜松奸笑着放下了书,从沙发上挺起身子,捏着自己的几根金胡子,然后前倾探向自己的波斯女人。

罗克珊娜也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蛤神在上,夫君,我想听一下。。。天龙人。。。的故事。”

“什么?”朱胜松一愣,脸上的表情比他第一次哄骗罗克珊娜吃猪肉饭,然后发现罗克珊娜哭闹了几天之后,居然开始膜拜家里的黑框黑镜青蛙雕像还震撼:“你咋知道这东西啊?”

罗克珊娜睁着杏仁般的大眼,疑惑地回应“夫君,前几天,你不是,案子,回来之后,摇头说,天龙人,天顶星,法律什么的吗?”

“哦,那件事啊。”朱胜松重新躺回沙发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上个星期,朱胜松结束了彭列强奸被捅案的辩护工作。不出朱胜松所料,出于元老院稳定和元老更平等原则,彭列的处罚是调离陆军工作,按照治安战地区津贴标准罚款半年津贴,痊愈之后暂时调往大图书馆从事军事书籍整理工作,对外宣传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而捅伤元老彭列的姚寿娥,在考虑彭列、彭倩、姚少勇等元老的意见后,决定暂时交予三亚民政所监视管理,至于后续的宣传工作,反正先用电脑制造一批照片以备不时之需再说。

“又是和稀泥,真把自己当天龙人了。”这是朱胜松回家之后嘟囔的第一句话。

现在被女仆问起“天龙人”的概念,朱胜松一下子又想起了那段日子,感慨万千的他对着罗克珊娜说:

“天龙人啊,一言难尽,为了方便你理解,你帮我把书架上第三排正中间那本书拿来,对对,就是那本《李德胜文选》,我前几天让你看第一卷的第一篇文章,你看了吗?”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