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李洛由的工业救国路》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深海鱼类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完结,部分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4-14

最近更新时间:2012-4-14

正文

李洛由的工业救国路

炮轰广州的髡匪已经离开撤离城下一段,李洛由身前是摆放着无数的澳洲器物,分门别类,还贴上标签。不过这不是市面上卖的座钟之类的小玩意,而是紫明楼拆下来的器具。官府的小吏拆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没想过要如何使用,只管拆,待到拿回家才发现都没什么用处,这时候李洛由便以很低的价格把这些东西都逐家收了回来。经过手下的工匠拆解之后,本来就很零碎的东西便更加零碎了。

髡匪入侵给李洛由带来巨大的震动,原本他就有仿制澳洲货的心思,经过这次入侵之后变得越加坚定。私造火器本来就是砍头的大罪,如今看了髡匪的军势便绝了此心思。有仿制佛郎机的先例,澳洲人的炮未必就仿不了,只是若没有朝廷在背后大力支持,凭自己一个商人散尽家财,造出几门又有何用。

因此李洛由将视线转向了仿制澳洲出的一些民用小商品。澳洲军势虽强,但他们所需的大部分东西,包括粮食大多都是在外地购入,强大的火炮用的是大明的铁,士兵嘴里嚼的不是大明的粮便是安南的米。琼州一府的产出远远不能支撑髡匪生存下去,如果能把澳洲人挤出大明的商场,甚至只是降低一部分的份额,也足以对他们的生产产生重大影响,再不济也能让髡匪少养几个兵。

李洛由在小吏手中收来的物件便是作为仿造之用,紫明楼上所用的那一套卫浴系统李洛由曾经仔细观察过无数次,其中有些巧妙之处实在无法明了,其中关键便是滴水不漏的阀门。拆解阀门过后发现, 广州能工巧匠无数,这种程度的阀门并非完全无法仿制,只是精雕细琢耗时太长得得不偿失而已。这本在李洛由的意料之中,在仿制澳洲货的过程中这类挫折常常可以碰到,解决办法无非就是做大一些,加厚一些,或者用其简单点的装置代替。其实李洛由更想得到的是那个大座钟。澳洲在市面上销售的小型自鸣钟过于精细,不利于观察,里面细小的齿轮加工难度很大,如果能够得到大型座钟用来拆解分析结构的话,仿制难度应该可以大大降低。要不然就只能把小型座钟的结构简单地放大,可以预见其中会遇到的问题会很多,齿轮变大之后是否还能承受这种强度,零件大小改变之后如何保持指针的走速会如何改变,这些都涉及中心计算。

经过工匠们的讨论,最后决定用软布木塞代替,为了在较大的水压下能把拔下来的软布塞塞回去,于是又把木塞固定在一根杠杆上,杠杆往下一压,软木塞就再次把水管堵住,毫不费力。 澳洲人这套设备虽然思路颇新,但在技术上确比自鸣钟之类的小玩意更容易仿制。况且大明本身也有类似的东西,只是在体会到紫明楼的便利之前许多人家并不觉得有安装的必要,让丫鬟仆人去提水似乎也没有什么不便的地方。

水管方面,在解决了能够承受一定压力的粘合剂之后,便照着紫明楼的水管造一批一模一样的标准模子交给外面的窑子去烧。

澳洲人做的东西精致是够精致了,终究还是不太符合大明的口味,紫明楼上的描梁画柱虽然不错,但也远不是大匠手笔。关键还是太素了,大户人家万物都需尽善尽美,光光的一条白管子怎么可以?要么在上面烧上蝙蝠等吉兽,要么烧上云纹,附庸风雅者还要烧成绿色让一截截的水管看起来像竹子一般,甚至直接就用上竹子当水管时常更换新竹以,图日常用水也有怡人竹香。

广州城中富户便是髡匪兵临城下之时依然有人灯红酒绿宴饮不息,如今澳洲人一走便又想起紫明楼的好来了,尤其是那热水源源不绝的大浴缸。广东地界春潮夏热,无论什么时候多几天不洗澡便会觉得浑身不自在,让丫鬟在外面一桶接一桶地往木桶里灌水确实耗时太长,等得让人心焦。

趁着髡匪退出广州城,城中富户对澳洲货需求越加强烈的空档,李洛由推出了他的自来水和卫浴方案,能烧制的马桶之类便烧制,烧制不出的便制作漆器作为替代。一下子便拿下了几套的订单。好这几家用户都很接近,让李洛由得以使用集中供水的水塔装置,至少让这个装置有得以展示的机会。第一批用户大部分都是酒家青楼,被紫明楼压制了许久的酒家也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打个翻身仗。逐渐也有些家庭表示要购买,在第二座水塔建起来之后,城中有士子鼓吹要在城里建设全城性的大规模供水系统,并且在白云山上建立水厂,利用落差产生水压,彻底解放出各个小水塔所占用的人力,便是在城中也能喝到新鲜的山泉水。其中自然少不了李洛由的操作。投入大笔银两来仿制研发的供水系统只要再多卖几套便能迅速收回成本。

李逢节作为李洛由在广东的最大靠山,同时为了转移视线平息城中的怨气,非常积极推动此事。因为髡匪来临而逃到广州的难民以及从北面逃荒来的难民搅和在一起让兵力空虚的李逢节十分头疼。以工代赈根本就拿不出钱来,如今髡匪退去就更不能再榨富户的钱了,不但不能榨,还得安抚一番。正好好现在这个供水工程符合城中各家各户的切身利益,是难得一见让人掏钱掏得爽快的摊派。上马一个大工程给流民一个工作的机会也可以大大降低了出现民变的机会。

李逢节找到李洛由之后,李洛由表示如此大型的供水系统之前没有建造经验,需要银子造个小的净化池试验,高度带来的高水压,也需要银子来进行进一步试验耐高压的水管,经过计算,即使紫明楼的澳洲水管,也是耐不住这个水压的。研发这种事情原本就很难估算时间,大明父母官理论上什么都要管,但说到研发。作为地方官确实没什么经验,城下的本地灾民虽然散去一些,但外地来的眼看越来越多,若不尽早解决早晚会酿出大祸来。李洛由拍胸口说一个月必定完成之后,李逢节这时候也不再吝啬,直接批了1000两作为研究经费,还声明其中包含了给工匠的赏钱。

过的时间不长,净化池的建造已经完成,这个年代的山泉水本来就很干净,所谓的净化只不过是把水中掉落的树枝树叶什么的过滤出来而已。耐高压的陶管虽然进展不大,但也找到了多级中继变压水塔作为解决方法。李洛由把输水主干道的造价报给李逢节之后,只等他们的决断了。李洛由没有测量员对于工程距离的的测算只是简单的用十丈长的绳子顺着山道量,量了几次,就是多远。但李逢节拖了一几天,依然没有对他的报价作出回复。

因为澳洲人又回来了!供水系统在紫明楼运作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向外售卖的意思,一直在推说产能不足。这次回来却表示也要承接这个工程,临高那边对此十分重视,还专门派了一个技术员过来。尽管澳洲人出价比李洛由高,却有人认为应该改用澳洲人的系统,其中理由只可笑让李洛由当天晚上捏碎了手中的茶碗。

许多人居然单纯是因为对澳洲货的迷信而无视自己的产品,这毕竟不象修运河一样是政府出资,单纯的政府问题,而是城中富户掏钱,委托官方办理的事,广州官方出资占的比利不算大,财权不在衙门手里,衙门自然也就不能独断专行,如今有求于人就更不能耍官老爷架子了。即李逢节现在是有心照顾李洛由的生意也无从下手。

李逢节的打算是投资一部分钱,把水引导没有资本参与到这次建设的平民居住区,向他们卖水,他们既不是富豪之家,但又有闲钱可以花来获取这种程度的方便。李洛由为此还专门做出了计算用水量的水表,一条小轴置于管道的中间,连着两7小木片,水一旦流动便冲击小木片带动中间的轴旋转,轴中带有小齿轮,小齿轮再驱动大齿轮,大齿轮每走一圈便卷起一圈丝线,一圈正好是半寸长,待到收费时只要测量一下上面卷了多长的丝线便可以知道用了多少岁。收完水费之后在用水人的监督下归零,重新贴上封条。也有水表上面以玻璃为盖的版本,可以看到水表中的水车是否旋转,给疑心水表不准的用户使用。

顾客的质疑,使得李洛由不得不在在衙门前,拿着自己的陶管和紫明楼的陶管对撞,以两者皆裂开差不多的裂口来表明同样耐用,依然不能改变大家的想法。

台下有人喝起倒彩“这种不过是江湖把式,人家临高的陶管又岂在耐用,乃是在于精致素雅,有前宋之遗风,你这个太俗,泥腿子用用尚可。”那人摇摇头“终究是个仿的,比不得人家澳洲货的范儿,人家澳洲货,从里面流过的水都比你的甜些,水土不一样嘛,大明的总是差澳洲人一些”

旁人也插嘴道“那是,那是,你看当时城下澳洲人那火箭········啧啧,和大明的确实有些许不同啊”

李洛由气得发抖,两根管子往地上砸个粉碎,我泱泱大明,如今竟然也有仰慕外来之物的一天?广州城下一战让一切都悄然发生了改变,髡匪一词,已经少人用了。

富豪之家作为家用无所谓昂贵与否,甚至是越贵越气派,但李逢节建造供水系统的目的确实为了增加收入,临高的报价实在是有点超出他的心理价位。

谈判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虽然现在两边在这单生意上已经属于刺刀见红贴身肉搏的状态。但李洛由对他们依然是笑脸相迎,昨天还带他们去看看自己安装的供水系统案例,顺便讨教些问题一副学者交流的场景,和谐非常。

临高的技术员也不捂着,几乎有问必答,所有答案都能提升产品质量,甚至还表示帮忙提供量具改变每节管子之间的公差略大的情况,全然不是竞争对手的做派。连接剂的性能提高了不少,关于阀门问题,临高方面的意思是工艺未达标,属于无解的问题。

当天晚上郭逸就迅速与执委会通报了发现广州这边有人试图仿造紫明楼供水设施并且在成功,甚至打算建设大规模供水系统,而且研发进度几乎完成。执委会对于本时空土著仿造产品,以及技术外流早有预案:如果是技术外流导致土著仿造产品成功的,可以将这项技术大范围散发,并以技术入股当地工场获取分红,用即将泛滥的技术获取最大利益,然后推出新一代产品让对方的仿制品过时。如果是本时空土著由于受到穿越者产品的启发,而独立研发出来仿制的产品,则给予重点关注。在产品即将完成的时候散发比他们所研发的技术稍微高级一些的技术,以图让本时空的土著发现搞研发是无利可图的事情,彻底摧毁土著的研发团队,如果无法摧毁,可以在给予新技术支持的同时对他们进行误导,掰弯他们的科技树。

对于整个自来水工程建筑部表示支持,只要在建设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引导他们为日后的改造留下余地。等到大陆攻略的时候可以在广州接管来完善的自来水系统,建筑部可以节省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材料。梅林甚至表示为了日后可以剩下的功夫,愿意帮他们完善一下自来水系统的设计。供水系统的技术以及农业技术都不在保密技术之内,没有保密的必要,不影响军事实力,扩散出去打坏处不多,好处是可以减少日后对占领地区的基础建设投入。这些技术,尽管不宣扬,但也不阻止扩散。

执委会自从和谐轮开工建造之后便经常有人表示把产品外包出去生产。马督公表示:“李洛由是是我们临高政权的老朋友,我们之间的生意做很久喽,我认为这次竞标把他打倒之后可以让他给我们做一下大明的富士康,打了一棒子还得给个枣嘛。这个人能力很强,必要时可以主动帮他们加错几点科技点”。文主席也指出,不能让他们形成了富户凑钱进行市政建设的模式,要不然我们登陆之后新旧社会的对比凸显不出来。

第二天会面的时候澳洲人说给出的价格吓了李洛由一跳,直接就砍了一半的价格,与李洛由的报价非常接近。在李洛由质疑他们是否有建造高压管道的能力时,郭东主表示可高压以用金属管道嘛,陶管三倍的价钱就可以,高压段不算太长,水到了山下,进到城里之后便注入中继水塔变压,并不需要每家每户的管道都承受高压。李逢节听到这里便开始心动了,他心动的是那些铁制管道,大明的铁制管道用得最多的就是火铳,如果能以这种价钱得到澳洲铁管的话,火铳的生产价钱可以下降许多。

会谈中途休息的时候李洛由已经对在这个工程与澳洲人较量失去信心,李洛由预留的利润很高,确实可以继续压低价格,但澳洲人显然也有很大的降价空间。如果李洛由只是一个普通商人也许就会与临高人商量结成价格同盟,以图分一杯羹,免得两败俱伤。但对于李洛由来说,钱对他早已够用,钱对他来说不仅仅是钱,而是用来和澳洲人战斗的弹药。与临高人的争斗更多是出于国家大义,只求减少澳洲人能够从大明得到资源。李洛由可以预见,自己赚到的钱也会继续全部投入到研发新产品用于与澳洲人当中。

李洛由与李逢节在后堂找到控制商量几句,李逢节承认了李洛由带澳洲人参观工坊是澳洲人主动降价的主要原因,敲定了合作继续压低澳洲人的价格方针。

在今天谈判的即将结束的时候澳洲人又再次曝出猛料,表示不再以前澳洲货都是从海外运来广州批发的模式。而是传授技术,直接在广州代工生产,生产陶管的设备可以卖,甚至卷铁管的机器也可以卖。

这下子,李逢节确实再也无法拒绝了。

提供这种机器对临高并没有多少害处,这种机器卷出来的铁管比大明目前所生产的所有铁管都要好,要改进也只能在这种方法中改进,用其他方法弄出来的铁管都不会比这种机器卷出来的好。但这种工艺造出来的铁管用来造枪是没有前途的,即使现在造出来的枪会比大明目前的火枪好,但很快就会到达瓶颈,无法提供足够的膛压。等发现的时候大明已经在这个方向投入过多的资源用来研究,就算重新研究其他工艺那也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

李洛由对于这个结果还算满意,虽然无法阻止澳洲人从大明赚取钱财,但至少这些机器能够为北面的战事提供帮助。但想到城中被澳洲人一战便打断的脊梁的富户又再次叹气,即使朝廷能剿灭北方的大患,也不知道能够延续多久。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这个点子有新意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