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李炎的故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coldhot3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3-3

最近更新时间:2012-3-3

正文

李炎的故事

第一节


在代号为“农场”的培训中心办公室里,李炎正在翻看着最新的训练进度报告,在琼州附近的实习的元老们的各项成绩整体上都还不错。随着训练计划的逐步完成,他们外派的日子也一天天近了。李炎将进度报告放入保险柜,又从抽屉里拿出了几份文件,走进了于鄂水的办公室。

于鄂水把桌上的文件收好,让秘书给两人倒了杯茶。之后秘书非常知趣的退出了办公室。

李炎坐下喝了一口茶,然后对于鄂水说:“老于,你觉得咱们这批元老情报员整体感觉怎么样?”

于鄂水想了想说:“培训时间还是太短,我们的元老情工对于很多必须掌握的专业技能的运用还有提高空间,不过他们的接受能力和适应能力远远超过土人,现在已经有点样子了。”

“是啊,”李炎叹了口气“他们是什么都略懂的万金油,但是什么都不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训练班里的没毕业学员都是小孩子,不仅学业没完成还缺乏社会锻炼。成年土著就算忠心耿耿也无法真正理解我们情报工作的思路和技术,只能接受任务,不能独挡一面。现在只能靠元老先顶一顶了。虽然元老们训练成绩都不错,但是这种批量派遣情报员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

“以他们在琼州的成绩来看,他们还是能胜任的。再说,他们不是还要在广州以我们编好的假身份生活一段时间嘛,如果有什么问题,在这一段时间里还可以调整弥补啊。对了,那几个从大图书馆里借调来的情报分析员把假身份都编好了吗?”相比之下,于鄂水还是乐观的多。

“编好了,你一会可以去保密室拿”李炎喝了一口茶,“不过内容是什么我可没法评价。要知道,按规矩我这个‘农场主’是没权利知道外派人员的具体掩护身份的,不过大图书馆的那几位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有信心的。”

“去广东花花世界公款旅游几个月,各种羡慕嫉妒恨啊,外面好多人都对此有怨气”,于鄂水故意用了一种很夸张的口气,“而我则被你按在办公室里面给每个站编什么情报搜集优先清单,靠。”

“情报搜集优先清单决定了他们以后工作的重点,这相当重要,执委会做决策就靠它,陆军海军也都盯着呢。他们在广东也不轻松,要随时搜集周边的真实性细节内容以丰满自己的假身份,避免以后在真正的‘同乡’面前穿帮。要建立一个经得起探查的亲友网络,要实际测试情报传递途径,最后还得跟我们给他们配属的情报站其他人员会合,也够麻烦的。逛青楼时一边风花雪月一边努力记住头牌的音容笑貌,也确实难为他们了”李炎脸上也浮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递给于鄂水一份文件。“对了,把他们送到广州之后,就该考虑情报站的土著辅助人员了,这里有一份‘农场’对于情报站的基本构成的建议,你作为这些情报员的指导员,在上报之前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而且其中有些内容还需要你们的配合。”

于是于鄂水就打开了这份“《对外情报局理论和培训中心对于情报站人员训练配置的建议》。



基本训练:

预防医学和体能:与刘三和卫生部门合作,掌握任务地域内常见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措施。均衡摄入营养,掌握单人和双人互助情况下的身体锻炼机能,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保障驻外人员体能水平。尤其注意维生素摄入,尽量保证夜视视觉。

旅行安全:地图识图,野外定向,基本野外生存技巧,反劫持与偷窃。任务路线选择和警戒,基本徒步渗透,用陷阱摆脱追兵。住店和乘船基本常识。乘船安全。

驻地安全:安全屋的建立,驻地反侦察体系的建立,暗记和反跟踪系统。,紧急撤退计划的建立和实施。

个人安全:匕首自卫,人质存活和反审讯与脱逃。

任务地区概论:任务地区的历史风俗习惯,人文地理情况,能听懂任务地区的主要方言。

于鄂水看了,不解的问:“基本训练中有很多安全和交通的内容,却没有涉及到具体的工作方法,而且自卫的内容也很少,这样安全能保证吗?”

“这些内容,所有驻外人员都要掌握,包括商务部和宗教办的人,所以我没把学习的知识定的太多。我们现在没时间训练全能战士了。安全方面主要内容是提高警惕,保证体能,逃跑的时候能跟的上队伍就好。如果要练习到熟练掌握徒手格斗的水平,没个三五年是不行的,而且还得经常复习,这显然不适合我们的驻外人员。放心,他们的安全有专人保证,至于他们的本职工作,会分任务在进阶训练中学习。”李炎看上去预料到了这个问题。

于鄂水继续往下看:



驻外站组织和外贸部门的联合站包括以下人员:

站长(元老/土著):综合负责管理整个联合站的商业和情报收集工作。代表联合站与外界进行交涉。在当地政商两界建立广泛关系。注意涉及商业谈判的内容要受商务专员指挥。

总管(土著):以管家身份为掩护,管理联合站的具体内务事物,维持站内后勤运转。建立安全屋和紧急安全计划,管理安保小组。

情报专员(土著):负责收集日常性的政治军事公开情报并定期形成书面材料汇报,在站长指导下运转本地地下情报网。负责接收和派遣信使。

商务专员(土著):收集汇总商务情报,在商务部的直接领导下负责进出口贸易,以师爷为掩护身份指导站长进行商业相关接触。由商务部派遣。

通讯/内保专员(土著):负责维持联合站和临高的联系,发送和接收无线电信息。注意通讯专员只负责发报,站长,情报专员和商务专员有各自的加密密钥,加密体系暂定为VigenéreCipher。同时该专员还负责联合站的内保工作,防止外界对联合站的渗透。在紧急情况下负责处理电台和销毁保密文件,由政保总局派遣。

安保小组(土著):以护院为掩护身份,在总管的管理下,保证联合站的人员财产安全。在紧急情况下,保护联合站成员安全撤出。由陆军或远程侦察队派出人员,经训练中心进行适应性训练后执行任务。

“喂,老兄,别人都忙着建立自己的情报机构,可你怎么还往自己的组织里掺沙子阿!对外情报局和内保的合作,会让元老们紧张的。对了,你这个密码行不行阿”看到这里于鄂水不满意了。

“内保专员并不参与情报站的正常工作,只是负责反渗透和发电。如果没有内保专员的话,驻外站站长一手遮天才更危险。驻外站作为临高和外界的窗口,这种监督是必须存在的,我想只要解释清楚,元老们会同意的。要不然人家凭什么给你上心干事?至于密码,你可以放心,虽然它是1580年左右被一个法国外交官发明的,但是能破解它的人要到19世纪才出生呢。你接着往下看吧” 说到人员配置问题,李炎也是一脸凝重。



 黑龙会等地下情报网的站点组织:

站长(元老/土著):综合负责管理整个联合站的情报收集和行动工作。代表联合站与外界进行交涉。在当地地下世界建立广泛关系。指导地形测绘和反抢劫任务。

总管(土著):管理站点的具体内务事物,维持站内后勤运转。建立安全屋和紧急安全计划,管理安保小组,准备在紧急时刻接应公开情报站人员。

情报专员(土著):负责收集日常性的政治军事公开情报并定期形成书面材料汇报,在站长指导下运转本地地下情报网。负责接收和派遣信使。

军事情报小组(土著): 收集本地驻军和土匪,乡勇等的人数,组织结构,位置,训练,调动,装备情况。

军事测绘小组(土著):以神棍等身份为掩护,依靠已有地形图,对所在地的道路,渡口,村镇,城墙,卫所等人文地理要素进行标注。考虑到此项活动需要在野外长时间作业,建议由远程侦察队提供人员,经训练中心进行适应性训练后执行任务。

剿匪小组(土著):在军事情报小组和军事测绘小组的支援下,消灭所有试图抢劫穿越众商贸物资的土匪。用主动行动充分保证商务部门进出口运输渠道的安全。由远程侦察队派出人员,经训练中心进行适应性训练后执行任务。

安保小组(土著):以护院为掩护身份,在总管的管理下,保证联合站的人员财产安全。在紧急情况下,保护联合站成员安全撤出。由陆军或远程侦察队派出,经训练中心进行适应性训练后执行任务。


“喂喂,你刚才跟政保总局眉来眼去,现在又勾搭军队,现在这种满大街揭批野心家的时候,你是嫌自己这个位子太安稳了不是?”于鄂水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执委会不允许军队组建自己的情报机构,但是军队有这方面的情报需求。现在很多元老自信满满,动辄叫嚣一五结束拿下广东,乃至北上京津。确实,临高军的火力有优势,在战场上能消灭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但是敌人在哪呢?没有合适的地图和情报支援,我们无法保证敌军永远在我军希望的时间地点出现。临高军被伏击仍然会有损失,就算我军没被伏击,如果由于地图信息不足,两军错开了,都将辎重暴露给敌人会怎么样?你可以把明军粮草烧毁十次,大明朝仍然不倒。但临高的工厂生产的枪支弹药够烧几次的?要知道临高军对后勤的依赖程度远远高于任何土著军!我们的运输线也更脆弱。就算老天保佑,我们军队每次都在我们希望的时间地点与土著军主力相遇,并且每次都在他们逃散之前消灭其大部。我们仍然要面对流寇挑起的游击战。这不是在临高剿匪那种我方集中有势兵力打少量敌人的战斗,而是少量精锐部队分散开来,依靠火力优势击败大股敌人的战斗。这种战斗依赖情报和经验,而这两样我们现在都没有。要知道,皇帝陛下这种军神在西班牙也碰了个灰头土脸。我只能希望我们超越皇帝的装备和见识能让我们用这几年窗口期快速收集情报,总结经验,用更少的军队赢得胜利吧。总结一句:陆军需要地图,远程侦察队需要剿匪经验!

至于个人政治前途,现在元老们虽然揭批野心家,但也没到肉体消灭的地步,实在不行我就回去数菌丝,当我的‘穿越国微生物学的开创人之一’去,或者到土著学校教教生物,围观小正态小萝莉。只要农场的体制建立起来,教材初步形成体系,有我没我就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具体指挥是你和江局长负责,这个报告我一个人署名,黑锅就让我来背吧。“李炎很平淡的说完,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嘿嘿黑,你别说的好像兄弟我特别不仗义似的。你说的这大堆听上去还像回事,元老们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解释清楚大家不会反对有意义的时期的。对了,你这一大套都是从哪来的?“于鄂水赶紧出言安慰。

”我并不是什么天才,这只是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当然现在他们是后人了。基本训练的内容参考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驻外安全指南。情报站的编制参考了美国外交部的大使馆人员设置,只不过把军事情报职能分给了黑龙会,顺便砍掉了领事官员。至于特侦队的任务和使用,老板本的美军特种作战理论和新版本的军级远程侦察队手册。“

”真有你的,你还不辞辛苦穿越过来掉书袋来了。。。。好吧好吧,你说的这套听上去有道理,至少我觉得听不出什么毛病,走,咱们一起去见江局长。“于鄂水合上文件夹,与李炎一起走出办公室。

(二)“南方出口”行动

临高二年X月X日,临高时间21:00,广州城附近一片荒芜的沙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沙滩附近的一片草丛突然晃动起来,窜出几只野兔。紧跟着,两“只”头顶长个犄角,眼睛绿油油的三条腿驼背怪物快速从草丛中爬了出来,快速向附近的一个小山包前进。

跑远的野兔迷惑的看着那两个身上有花花绿绿斑点的怪物,它们在大明位面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东西。当然如果穿越者维斯兰度恰巧出现在这片沙滩上,他一定会认出这是美军狙击教范中通过较高的掩蔽物的标准低姿前进方式“猴子爬”。在这种方式下,士兵用强手扶枪,弱手和双腿在地上爬着前进,既提高了速度又保证了士兵不会因疏忽而直起上身暴露自己。而怪物手上的自动步枪,则来自他的沉船。上面还加了一个临高自制的消音器。

两个怪物冲进了岸边山包上的小树丛,立刻直立跪姿据枪警戒。半分钟后靠前的一人右手拍拍后面人的肩膀,左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指指手表,打出“5”的手语。靠后的人竖起大拇指,然后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热像仪,两人默契的分别从左右两侧开始详细搜索(detailedsearch)。

五分钟后,随着手表的震动,两个人同时轻轻的说:“安全!”靠后着随后轻轻打开了队友背包上一个墨绿所料盒的开关,拿出热像仪静静观察远处的海面。

“海面出现三个低速热像闪光信号,尼奥小组已经换乘完毕,ETA20分钟。”

“开场顺利,保持警戒。”靠前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说小李,你可真够绝的。来培训处的时候你还说喜欢坐办公室,这下倒好,一听说广州有难,你带着人冲到第一线来了。”靠后的于鄂水感叹。

“这也是训练的一部分,要在本地同志心中建立元老和他们共生死的概念。原位面美军在费卢杰的经验已经证明,防止仆从军溃散,建立凝聚力的最好方法就是与仆从军士兵同生共死,身先士卒。如果像某些元老提出的那样用机枪督战,我们就彻底失去了本地同志的认同”在前排的李炎一边搜索一边小声回答。

于鄂水转身望了一下,“才7分钟,就快到岸边了,特战一排的小伙子们训练不错。不过不知道郭毅那边怎么样了。唉!”

“章肥猫这次表现非常镇定,在遇袭的时候仍然能先跟2号点手台联络然后向临高汇报,最后不忘提醒2号点销毁密码,把他救出来之后应该给他请功!从两个安全点同时突然遇袭来看,对手准备充分,侦查能力很强,毕竟郭毅的反侦察体系不是吃素的。再加上章肥猫说袭击者不是官军,而且外围观察哨在袭击前也没有报警,可见对方人数不多。综合看来,他们可能是锦衣卫。操,这边还在论坛上讨论斩首广州呢,人家就对着咱们搞了一次特种行动,可不能小瞧本时代的土著啊!”李炎很有感触。“不过对方黄昏时才动手,可见他们也想不惊动其他人,看来锦衣卫也不愿意让名动广东的‘郭东主’被抓的事情传播开,老郭和p姬现在已经成了广东官场上几家争夺的焦点了。他们动手的时候广州城门已经关上了。我看他们最有可能是先把几位在安全点关起来,到明天天明时在转移到广州城内的锦衣卫据点去。”

正说着,特战一排的士兵已经登岸,3个13人班两前一后,各自摆开班纵队(squad file)队形迅速接近李炎和于鄂水藏身的小土包,展开防御,排长向两人跑来,敬礼:“首长,特战一排全体和外请局‘奥运飞人’小组成功登陆,请指示。”然后打开一个兽皮防水包,“这里是你们的电台和手台。”

“鹌鹑接管指挥权,一排就地防御,建立无线通讯网。奥运飞人小组开始定位和路线规划。”

于鄂水立刻接过短波电台,放入背包,连接上头麦,输入频率开始通联:“网络甲11,鳄鱼入网,尼奥小队成功上岸,请求开始‘南方出口’行动。开始试音,甲,乙,丙,丁,完毕。”

短波电台传来文德斯的声音:“天使长收到,批准执行‘南方出口’行动,登陆艇预计将于明日0800你们会合。我和督工预祝行动成功。”

紧接着,预置舰上发来消息:“塞万提斯收到, 马歇尔小队开始换乘,预计15分钟后到达,叶子小组准备装载,预计T+1小时部署完毕。”

这边的李炎也没闲着,他给于鄂水,外请局小组,特战排长,班长和机枪手每人一部手台,待大家选择频率接好头麦后,打开自己的手台:“鹌鹑建网,编号甲12,顺序试音,甲,乙,丙,丁,完毕。”

“鳄鱼入网,开始试音。。。”“飞人入网,开始试音。。。。”,整个小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准备工作。而那两个穿着大明服饰的“奥运飞人”小组成员,则拿出了伪装成大明位面神棍测风水仪器的六分仪和罗盘,开始结合地图确定自身坐标。

“飞人,怎么样?坐标和路线决定了吗?”李炎问代号“飞人”的刘翔。

“没问题,我们的本地同志在这一带生活过很长时间,已经确认了自身路标,路线也有想法了。”刘翔很有信心。

“是啊,首长”正在地图上写写画画的本地同志突然抬头说,“小的之前在这一片的李家庄打长工,虽然吃不饱也还能凑合过,可没想到前年遭灾没粮食,地主竟然要拉小的闺女顶租子,小的婆娘为了护着闺女被老财给打死了。小的只好连夜带着闺女逃到广州要饭,又被周围恶霸欺负,要不是澳洲姥爷收留,小的就要饿死在广州城了。澳洲姥爷对小的和小的闺女真是有再造之恩呐!”说着一边流泪一边就要给几个元老下跪。

李炎连忙掺住他:“别别别,现在咱还有正事没忙完呢。当初救你出来的郭老爷现在还在狗官手里,咱先把他救出来你在谢谢他,啊。”

然后,李炎用英语对刘翔说:“Our Newsmensurely have good communication skill, plus, don’t put him near his old villageto avoid detection.”

“是,是,”那个本地同志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郭东主救小的和闺女出苦海,那是菩萨下凡,小的一定尽力带路。首长可一定得把郭东主救出来!”

“好的,没问题”李炎趁热打铁“尼奥小组,一班掩护,排纵队前进!(file是翻译成纵队吗?)”

走在队伍中,于鄂水凑到李炎身边,小声说:“你瞧瞧你起得这些怪名字,什么‘南方出口’行动,尼奥小组,马歇尔小组,要不是岸轰排被林深河给起名叫叶子小组,海军的人该觉得他们是拉着一船爱看电影的疯子文青呢。”

“其实‘南方出口’这名字是拷贝自原位面的美军九十年代初在索马里的撤侨行动名字。当时美军准备仓促,连合适的地图都没有,害的救援直升机在民兵的火力下飞行了20分钟。仓促这一点和我们的行动很相似。当然最后他们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我希望我们这次也能如此成功。至于尼奥,NEO就是英文撤侨行动缩写,而塞万提斯那边的马歇尔小组,则是撤侨警戒小组Marshall的音译”李炎解释。


凌晨三点,尼奥小组来到了郭毅等元老被关押的安全屋附近,李炎举起夜视仪,开始观察。“鹌鹑观察,发现院子里有三个人在巡夜,透过窗户上的纸,可以西侧和南侧右边房间中各有一个敌人在审讯我方元老,其中一个元老被扇了一耳光,南侧左边房间有躺着不动的热源信号,应该是锦衣卫在睡觉。鳄鱼,东侧房间的情况怎么样?完毕。”

“东侧房间有3-5个热像信号不动,坐在地上,估计是被绑起来的元老,还有一个运动信号,应该是守夜的敌人。完毕。”于鄂水回答。

“继续观察至4点,如果情况不变,鹌鹑和鳄鱼在北侧山坡,2班长带两名狙击手到南侧的染坊2楼潜伏,0425一班到安全屋外围就位,0430天已微微亮我,鳄鱼,二班长同时射击射击三个院子里的敌人,然后一班破门消灭敌人,注意用手持RPG攻击南侧左边房间。请上报行动计划并与马歇尔小组协调,完毕。”李炎想了想,决定。

“鳄鱼收到,已发送状况报告,执委会同意行动计划。塞万提斯小组将于0430同时行动。完毕。”于鄂水回答。

“2班开始运动!飞人,注意观察村口大路情况,完毕。”李炎下达了命令。

“2班明白!”“飞人明白!”随着狙击小组在夜视仪中缓慢的爬动,一种大战前的凝重开始弥漫。

“0403,鹌鹑观察到巡夜人进入南侧左边房间换班,重复,南侧左边房间是敌人,东侧房间有己方。鳄鱼到鹌鹑位置,一班向突击位置运动!完毕。”大战在即,李炎也显得有些激动。

“南侧左边房间有敌人,一班抄收,一班准备运动,请降低音量,完毕。”说罢,一班长开始组织最后的突入。

4点20分,于鄂水绕过村子,来到李炎的射击位置。两个人把枪口朝下,实验性打开了用胶带绑着的激光笔做的简易目标指示器。“这东西看着怎么这么山寨,能行吗?”于鄂水怀疑。

“游戏里都是用SCAR配着PEQ-2A指示器,夜间射击没问题,用这个确实有点CCAV的农业频道报道,不过我还是相信林深河他们的校正水平,就像屋子里郭毅相信我们一样。红光是可见的,一会儿得等那两个巡夜的背过身去再打。”李炎盯着手里的山寨指示器说道。

4点27,远处两名巡夜人又一次转弯,将后背漏给李炎和于鄂水。李炎和于鄂水举起枪,李炎轻捏送话器,轻轻的说:“准备。”

“准备完毕”二班长回答,声音虽然轻,但很肯定。

“3,2,1,三秒后射击,3,2,1”“砰--”几乎同时的三声枪响过后,院子里的三个人同时倒了下去。

“嘣”院门被一班长用特制的黑火药直接炸飞,烟雾还未散尽,一班长就带着突击组冲入院子,手持RPG射手准确的将手持rpg送入南侧左边的窗户,手弩手则撂倒了几个试图冲出来的敌人。这时无线电中突然传来一班长的声音:“一名锦衣卫百户躲在屋中拿刀劫持郭首长,要求与澳洲人谈判!”

“先稳住他,鄂水马上就到!”李炎着急直接呼出了于鄂水的名字。

于鄂水正要往山下跑,突然听到李炎嘀咕:“右属第二个窗格二分之一处,下数第三个窗格三分之二”。于鄂水回头,看见李炎放下热像仪举起了枪。。。。

“你。。。” 于鄂水惊恐的喊。

“砰!”李炎开了一枪,身体却僵住了,不敢拿起夜视仪验证战果。

“锦。。锦衣卫百户被击毙!。。。。哦,完毕!”显然,突然间穿透窗户纸准确击中百户大人脑袋的子弹深深的震撼了一班长。

李炎看着于鄂水,竭尽全力的挤出一丝微笑:“这就是科学的力量。”然而于鄂水分明看到李炎持枪的手在不受控制的抖动。

“喂,别自我陶醉了,老哥我都在这挨一晚上的打了,快把我们几个弄出去。”郭毅疲惫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哦,收到,明白,完毕”李炎下意识的回答。

“别愣着了,赶紧收摊回家!”于鄂水反应过来,对李炎笑着说。他随后按下送话器:“一班把首长都解开,把郭首长用一个简易担架抬着,收拾一下安全屋。对了,二班怎么办?”最后一句是冲着李炎说的。

“哦,二班,”李炎回过神,连忙按下送话器“二班回撤,和三班交替掩护,准备撤退。完毕。”

在郭毅的指导下,一班很快完成打扫安全屋的任务,在村口大路上与二班三班和飞人小组会和。李炎正抓紧最后的机会给刘翔布置任务:“现在广州站已经丧失了功能,但执委会对明军的情报需求却没有减少,因此我们只能把本来准备北上的你们先派到广东来近实时的搜集明军动向信息。你们在临高和琼州的基本训练,让你们能够融入明朝的日常生活,广东明军的卫所位置和地图你们也都有了,如果有什么消息定时与临高电报联系。祝你们好运。”

而大路另一侧,担架上的郭毅正在安慰那个本地出生的外情局人员:“我挨打了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没有及时救出我。我现在要回临高去了,但紫明楼的东西还在这里,所以希望小弟你能听刘首长的话,把大哥没做完的工作做好帮大哥把紫明楼看好。”那个工作人员受宠若惊:“郭大哥,我一定听王首长的话,好好干,不给大哥丢脸!”“那好,我在临高等你凯旋!”坐在担架上的郭逸,向离开的飞人小组轻轻挥手,而地平线的另一侧,塞万提斯的马歇尔小组和另一个安全点的临高工作人员已经越来越清晰。

0750,广州附近的浅滩上,李炎和于鄂水看着天际线上一艘登陆艇正突突突的驶过来。

“首战告捷,心情不错。”

“Yes,it’s just the beginning”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