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林登万兼职日记之海军与咖喱饭》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林登万兼职日记之海军与咖喱饭
作者ID
百度贴吧 J大元帅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科技, 化学工业,毒气,歌曲
内容关键字 博铺健儿之歌
发布帖
贴吧原帖 铜仁:林登万兼职日记之海军与咖喱饭
同人写作情况
首次发布 2015-12-01
最近更新 2015-12-07
字数统计 (千字) 6.4



和一些“不得已”而选择穿越的元老一样,林登万在新时空的生活并不滋润。原来在某大型化工企业的工程部干得好好的,刚刚从项目工程师提拔成项目经理,结果没想到,只是借出去凑资质的建造师证书却被人拿去拉工程,自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背了别人的锅,挂名成了施工企业的项目经理不说,还摊上了严重的安全事故。本来只是在穿越论坛里面出出主意灌灌水,一直认为这伙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骗子的林登万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搭上了穿越的末班车,来到了明末的海南。虽然仗着自己是做化工设备出身,又干了一段时间的化建工作,倒是早早摆脱了无帽子首长的地位,成为了目前化工部下属的唯一一个处长(其他处级单位都是各个厂和实验室),但是要是让他评价自己现在的本职工作,就只有一句话:

坑爹!真尼玛坑爹!

用完库存的耗材,搞定了从旧时空带来的合成氨和炼焦设备之后,临高的化工产业升级就进入了一个极为坑爹的状态。连最基本的手工电弧焊都无法做到的情况下,基本上所有的设备都只能依靠不可靠的铆接和螺纹连接。如果不是周比利还有一手铆接技术之外,他连钻虫洞回去被请去喝茶的心都有了。

即使这样,临高的化学工业仍然维持在一个被称为三高三低的状态:高故障,高事故,高伤亡,低效率,低产出,低稳定性。勉强挤出三酸两碱和一个化肥厂,大大放了个卫星之后,林登万的本职工作就只剩下了四样:喷上游单位以及被下游单位喷,枪毙下游单位的扩建方案以及被上游单位枪毙扩建方案。

为了保持自己的存在感和生活水准,林登万手头有大量的兼职工作,如果没有开会之类的事情,每天除了早晚在办公室点个卯看看文件之外,大部分时候都在兼职的岗位——什么芳草地化学教师、学徒总队副队长、机械工业部锅炉厂副厂长、海军轮机兵教育主任、第二兵器小组顾问、临高建筑总公司机电组副组长、宣传部高级顾问、企划院工业顾问等等等等,除了芳草地固定的一周三节课,每周五定时过蹭饭顺便测量心理阴影外,基本是哪边有事就去哪边打零工的状态。

因此在广大元老和归化民中,认识林登万的大有人在,然而知道林登万本职工作到底是什么的却屈指可数。


林登万本人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生活继续这样下去,别说之前季退思作为领导半开玩笑半敲打地说过他在教育部的工作时常比化工部还长,就算是自己,也是想更进一步攒攒资历做个副部长什么的。虽说去教书也是为了给化工部培养种子,毕竟见效太晚,可拿下两广,扩大机构的机会就在眼前了,搞不好就是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

比如现在,海军机关食堂里每个路过的军官和士兵都对这个穿着光板海军军服拎着两个饭盒站在元老窗口打饭的家伙已经见怪不怪了,反倒是手里拿个有明显女性特征的饭盒吸引了不少目光。就连打饭的炊事员都不问他要吃什么菜,直接笑了笑,往饭盒里打了一大勺咖喱鸡块。在每个周五都准时准点的来海军机关食堂来蹭咖喱饭吃顺便测量轮机部门心理阴影面积的林登万看起来并没心情回应炊事员的友好微笑,就连那些算得上有师徒名分的轮机系统的军官来打招呼,他的回应都看起来懒洋洋地。今天他来海军这边明显有着比吃咖喱饭更重要的意义,但显而易见地是今天的差事办得并不成功。

“小林,我听说又毙了?” 刚打好饭的李海平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对这个在工业部门里面明显亲海军的家伙还是挺有好感的,尤其是这个家伙在海军食堂喝高了吹牛说自己要造出狼群之后。

“是啊,无用论和圣母论又占上风了。企划院就算了,真是奇怪你们军队里面怎么也有这么多对这种大杀器不感兴趣的。看着土八路用湿毛巾捂住口鼻就以为这样能防得住毒气,要是这样有用,谁还造防毒面具,小鬼子也不用顶着国际压力用这玩意了。”林登万看清楚来人之后,带着他坐到了窗边的桌子上。桌对面的女子看起来是一名元老,不过李海平不认识,应该是林登万拉过来游说海军的化工部同事

“话说毒气这个东西,不是陆军更用得上吗?”涉及同僚,李海平自然不好说太多,连忙打了个岔。不过这也正是他要问的,哪怕毒气也不是十分了解,但也知道旧时空防化兵是归口到陆军的。总不能因为和海军关系好就用海军当小白鼠实验化学武器。

“说是这么说,但是我们现在要出毒气弹还需要爬点科技树,马上就要大陆攻略了,等我们能造出毒气弹,紧赶慢赶也是到了后期治安战的时候了。这东西的产量对于陆军来说,也就是能用来打打个别坚固据点,前期打官军以他们的士气用不上这个,倒是到了后来,对付客家土楼里面的地主老财,用化学迫击炮轰几炮要比用拿破仑炮一点点啃更合算。”林登万的胃口丝毫没有受到交谈内容的影响,心情也随着咖喱饭变得好了不少。恋恋不舍地咽下了一大口咖喱饭之后,他继续解释道:“反正我打算上马搞气瓶,有了气瓶,以后接舷战的时候往船舱里一倒,就像菲律宾那次一样,管他什么牛鬼蛇神,全部了账。”

“问题是你搞毒气要是能弄出沙林也就罢了,搞出来的东西受限制太多了。”看着李海平的状态从爱莫能助到心驰神往,对面的女元老忍不住出来打断了。“你也知道光气是气态毒剂,易挥发,起效慢,在水雾中容易分解,陆军那边都担心在华南潮湿的气候中能有多大作用,更何况海军了。最主要的是,别说俘虏中毒了我们没法治,就算是我们自己人也有中毒的风险,我对我们的防毒面具没信心。”

“不好意思,刚刚忘了介绍。这是我们化工部有机化学方面的负责人,向元老。这是我们海军的李海平中校。”林登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知道你心软,要是现在能弄出有机磷的话,我们就直接上马做农药了。当然,光气的下游产业也有很多东西,配套能跟上的话,慢慢来,氯代甲酸酯类的农药也能弄出来——当然,这类东西既能毒虫子也能用来毒人,就看怎么用了。不过如果是作为农药用的话,这一波是赶不上了。”

其他两人看着他一副“你懂得”表情,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这一波开疆拓土的机会,毕竟种田积累的功勋怎么样也没军功耀眼。虽然对用敌人的鲜血染红自己的顶子这种事,并没什么人会感到不齿,但作为长在红旗下的文明人,对赤裸裸地屠杀而不是战斗还是有一种本能的抵触,这也是林登万的毒气计划四处碰壁的原因之一。

"我倒不是心慈手软,"向元老纠正了他一下,“大陆攻略毕竟是一场内战,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这种东西太不人道了。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泄漏了怎么办?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像工厂一样装水雾系统。”

“而且还有个问题,那些被毒成残废的俘虏怎么办?一人一刺刀是倒是省事,事后处理起来就太影响咱们元老院伟光正的形象了,到时候肯定各个都说这是腐道长施的邪术。”

李海平扮了一个说书先生的形象,把饭盒当惊堂木拍了一下,引得一片侧目:“悲剧啊!说那髠贼施邪法,天降毒云,所过之处,人畜皆亡,举世大惊。时,有识髠物之苟壮士,冒死潜入临高,得知髠贼毒云之密:乃髠贼腐道长,取处女破瓜之血一百人,初生孩童脑浆一百人,阵前作法所招。此言一出,天下大恸,仁人志士皆向朝廷请命,愿为平灭髠贼马革裹尸。

”得,你这么说我还得游说腐道长支持我造毒气帮他传教。“林登万差点笑呛了,”不说这破瓜血道长有没有兴趣,直接下面跳出一个髡贼细作来洗地,大喝一声‘口胡!光气者,光明之气也!是临高首长给那些顽固分子走向光明极乐的一场大造化’ 这段书就更完美了。说正经的,且不说陆军对付的那些顽固分子有没有真把我们当同胞,“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上不存在的发髻,”捉大虾他们天天念叨什么‘以髡变夏’你们还记得不?咱们和他们的差别可比旧时空任何两个国家的人差别都大。何况现在给海军用的话,自从招安刘香之后,值得我们接舷战的也就剩欧洲那些殖民者了,对付他们还要客气?反正光气中毒不像芥子气,会弄出一堆瞎子,基本就两个结果,要么命好熬过去没多大事,要么命不好挖坑埋了。如果说担心伤到自己人,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这个是我新搞出来的防毒面具,整体都涂了一层鱼胶,不用像原来一样担心针孔漏气。和金属件连接的关键部位到时候涂上甘油或者凡士林就好。“他指了指一个类似皮口袋的东西。如果他不说一下用途,其他人十个有八个得认为这是一个形状怪异的热水袋,”恩,手工粗糙了点,没找皮匠,自己赶工做的。另外这个是活性炭滤饼,找肖白朗帮忙烧的,比那些本来要分给糖厂用的更适合做防毒面具。有了这个,我们化工部做实验就可以不用库存产品,也能在军队里面推广了。可惜了,明老和陈老他们这些老一辈的军人对这种歪门邪道都不感兴趣,如果李老哥你不帮忙在一线的兄弟们宣传宣传,光气上马就得等我们爬出下游氯甲酸脂路线上的科技树,那时候兴许有更新新更好的可以选,不过有机磷系列的神经毒气还是别抱什么希望。这是我写给海军的可行性报告,有空的话还是帮忙给海军的弟兄们宣传宣传,尤其是那些不在临高的,他们上不了网,看不到我在网上发的贴子。“


光气的农药路线见:http://www.doc88.com/p-9495102199240.html 里面的氯甲酸甲脂和氯甲酸乙酯本身也可以作为杀虫剂或者毒剂使用,还有往下游扩展的空间,具体内容另贴发布


“行吧,我只能说试试。”李海平收起那份报告,“毕竟现在没有实物,我们也没法给你抓马路大做实验。上次打劫马尼拉大盖伦的报告你应该看过吧?被熏出来的比毒死的多多了,除了慌不择路没跑出来的,和手脚慢运气差的,基本都没事,老鼠和臭虫倒是杀死了不少。话说在前头,我们的杀伤力本来就有些过剩,也不像陆军或者海兵队还有硬骨头需要啃,这个东西未必用得上。喜欢大杀器是不假,但是屁股底下坐一堆随时可能要自己命的东西,换了谁心情都好不起来。你还记得不?咱们刚往船上装蒸汽机的时候,没少有人骂娘。要不是后来锅炉的质量越来越好,我们往船上装发动机估计要等柴油机上船了。”

“说起我们的锅炉我倒是想起来了,这次海军军官学校终于建起来了,我们轮机系统是怎么安排的?之前从学徒总队调人,不少学徒不爱出海,也不太符合海军军人的要求。而海军那些渔民、海盗出身的新兵,不少人积习太多,就算是好一点的对于轮机养护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林登万也知道毒气的事不好推销,索性跟着新话题走,“最好还是一开始就在移民里面选,年轻,适合海军,又知道学习的。我知道这样的人哪都想要,可咱们海军是技术兵种,轮机虽然不是对技术要求最高的,但绝对是在这个时代最现代的。说难听点,弄一些不成器的家伙过来,没懂行的军官看着,早晚也是坑人坑己的命,那样损失的人力更多,还不如给我用。”

“分科的事情主流意见还是参考旧时空吧,先按照大类招进来再分科。存在即合理不是么。不过轮机这方面的确特殊,教育资源很多还在工业口的系统里。现在确定的是先把一部分岗位的人选定出来,甚至先招一批学生,在博铺先搭出一个架子来再去香港。”

“这么着急?咱们海军的船厂、机关分流到香港也等不了多长时间了吧,现在就搭架子也省不了几天。”吃完饭的林登万拿起了桌上的骨瓷杯,喝了一口红茶。要说临高供应红茶的食堂,也就只有“英国范”或者“日本范”——统称“岛国范”的海军系统了。这也是林登万钟爱海军食堂的原因。在别地方还是偏爱绿茶和所谓“黎母山”的比较多,除了自己的办公室和每周都去的芳草地、宣传部之类会备下一点之外,要喝红茶都得随身带着后世某顿风格的袋装茶,很不方便不说,还总会漏出茶叶末。倒是有几个建筑公司的归化民干部,看着这玩意方便,也成为了袋装红茶的消费者。

“我们想让第一批学员一边上课,一边参战,这样成长起来快一些。现在四处都缺人,只能走黄埔那种速成班的路线了。何况我们海军不比陆军,对工业口的依赖更大,香港大船厂的配套完全还得很长时间,很多部门的教育,比如你的轮机,还需要工业口的人力物力帮忙。”李海平对咖喱饭没有林登万那么大兴趣,同样也是为了在女元老面前保持形象,吃得很慢,边吃还边用手绢擦着不小心粘到下巴上的汤汁,“所以啊,你之前给海军兵学校写的《博铺健儿之歌》,咱们还能用挺长时间,就把里面教导队的‘半年时光袍泽与同窗’改成‘一年’就成了。你还说我们着急呢,你看着军校八字没一撇呢你连校歌都写好了。”

“没事没事,就算到了香港咱再写一个就完事了,原来的老歌词换换地名就成。咳咳,”林登万漱了漱口,清清嗓子就开始唱了:

“碧涛澎湃无边海浩瀚,

巨浪散碎遍洒海岸畔。

遮天蔽日千顷紫荆花,

东方之珠我秀丽江山。

煌煌中国史传承四千载,

元老院光辉照耀千百代。


“你看,这第一段不就改好了么。”林登万无奈地看了一眼接着擦嘴偷笑的向元老。

“小林你这词是写得不错……”李海平没忍住在那说到,“就是唱得实在是,唉。不知道你在宣传口那是怎么成天和那几个文艺团体混在一起的。”

“没办法没办法,我把不靠谱和不着调都用在唱歌上了,为的就是办正事不掉链子。”林登万倒是大言不惭,“再说我去宣传口也是凭真本事,大学的时候好歹是文艺部的部长,要不是组织节目编排导演剧目有两把刷子,唱成这样能混下去?”

“吹吧你就。”向元老出来揭老底了,“少说了一个副字啊,别以为你就一次说漏嘴了别人就记不住。”

“呃呃,副就副,我们部长不管事。”林登万倒是没有一点被揭穿的自觉性,“说起文宣部,或者说现在的文化科学省,过一阵出征之前的慰问演出活动还没定下来呢,陈老和明老让我下午去剧团玩的时候去摸摸他们的底,和那头约个时间谈谈具体安排。”

“得,你忙,你忙。一会我送向元老回去,正好刚出海回来能歇一下午,去她的实验室坐坐,看看有没有我们海军用得上的东西。傍晚正好去接在锅炉厂实习的轮机兵,省得你来回折腾。”李海平正好也吃饱喝足了,“也就是你,干什么都能弄出一副玩得态度,去折腾剧团的人不说了,在海军和芳草地上课也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感觉,要是等我们搬香港了你可就少了一个玩的地方了。”

“也对。工业口比我熟悉蒸汽机的海了去了,要么是没时间,要么是不爱教,就我一个闲人还愿意教书的。不过等你们去香港了还真得找个新的轮机教官,到时候开一轮化工大跃进,估计我得把兼差都停下来专门搞这个。炼焦,化学农药不说,展相连暴合成氨都写上到五年计划上了,全套流程都得重新根据我们瘸腿的工业体系量身定制,有的还能抄五六十年代的小工厂,有得地方我们连一战前德国人的水平都不如。”想着看到自己写的可行性方案附录中需要“自quan主li研shan发zhai”的设备和技术清单时候展无涯痛苦的表情林登万也是感到无奈。


化工行业已经成为医药、农业、军工上的重大缺口,哪怕是不考虑因为没有石油而停摆的石化工业,药品、化肥、农药的供应量都维持在一个危险的水准,化学农药和化学肥料甚至几乎是零。面临者发动机行动之后的人口膨胀这方面的供应已经是捉襟见肘,每次吴南海看到化工部的人眼睛都是绿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元老老远见到他都绕着走。更何况接下来的大陆攻略中,新的工业体系要为整个广东甚至两广地区的人口服务,二五计划中的粮产量可不是以目前两广的农业水准为基础进行估算的。再要是真出了问题,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1958年暴工业失败之后的那种恶果。除此之外,随着军队的扩张,对于火工产品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大,万一明廷一不小心来个“不zhi割pi地fa不bu赔ling款shou”,外购硝石能不能供得上军队用还很难说,要是需要堆粪集硝,得被已经过了几年舒服日子的元老和归化民骂死。

上马合成氨玩化工大跃进,一方面是化工部门以季退思、林登万为首的元老不甘心打酱油放出的卫星,一方面也是的的确确是各方面的需要使然。这次来游说的毒气光气项目也不过是在农药生产线完全建成之前先用电点试生产的上游产品而已。相对于难防护伤设备的有机磷农药/毒气,林登万还是更钟爱氯代甲酸酯类或者氨基甲酸酯类——万一因为事故死个把元老,那林某人的热闹就大了。


对于这方面不甚了解的李海平只能无奈地耸耸肩,用你的产品我会用,怎么弄出来我就爱莫能助了。看到吃饱喝足,而且下午明显有事要走的林登万,李海平自然也只能是说点安慰的话:“人的问题我们到时候再说,周比利的徒弟还是有人比较靠谱的,不行让他来当教官。吃饭皇帝大,就不耽误你们搞合成氨了。另外我还是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搞光气的意思,我们方便,你们也能先锻炼锻炼队伍。”

“是啊,锻炼队伍。我的队伍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得赶快拉出来。”林登万好像是决定了什么,满腹心思地站起身。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