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林贰涛的野心》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两套2

原帖

贴吧: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07-04

最近更新时间:2015-09-11

正文

林贰涛的野心

“你真的要走,不是做得好好的吗”

"我不想一天到晚在机械厂工作,这样和上辈子有什么区别。"林贰涛脱下蓝色工作服挂在墙上。

“我有我的理想”

“理想?”

“对理想,用时髦的话来说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去哪,大明?要知道那边可是兵荒马乱的,出了元老院的势力范围可就是地狱般的现实。”展无涯对林贰涛的率性而为感到无奈。总不能强摁着他不准走吧。元老院已经过了必须艰苦奋斗的日子。连大洋马都普及了。 元老们不用亲自抄刀上阵了。

“反正我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癌症中期了,现在反而好了,已经赚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又复发。”

“难怪你干活这么拼命”作为工业口的老大对谁干活卖力还是看在眼里的,林贰涛的表现一直以来都很积极,简直就是老一代共产党员的模子印出来的。说句实话作为工业口的老大他真的不想放人。

“我都还以为你是共产党员这种生物了”

“恩,我信仰共产主义”林贰涛一本正经的说瞎话:“看我的左眼里面不是有镰刀锤子”

“好吧,你赢了”展无涯囧道,接过林贰涛递过来的辞职信:“那你的股份如何处理,你一走就不能拿津贴股了,只有少量原始股,要不办停薪留职好了,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

“那也行,我出去混不好了再回来吧”

林贰涛的思绪已经不再办公室早就飞到了他即将开始的事业。


《关于组建临高盐业公司的报告》,潇子山看着办公桌前的报告不禁挠挠头。目前临高好像还真的没有组建专业性质的盐业公司。

后面署名是林贰涛,好像在哪见过,哦是工业口的牲口。那个很有干劲的牲口,就是有点理想化,成天说要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的超级乐天派。成天乐呵呵的,加上那个高个子,让人印象深刻。

记得穿越前曾经骑行到过拉萨玩过新疆的年轻小伙子。他好像在通用五菱上班,在集训的时候成天讲关于买车要买五菱车,省下的钱可以来多少次大保健的冷笑话。虽然不好笑,但是让人记得住。

“要搞私人的盐业公司也不是不可以嘛,你看东门市上的妇女联合社不就是那个啥吗。要是不批准,你看其他元老会怎么想。毕竟当初讲过了谁计划谁执行来着的吗。只要他能成事,对元老院是好事。”文总在支委会会议上表示对林贰涛的提议持支持态度。

“但是盐业目前是计划内的东西,不好开口子吧”老马向来十分反感计划外的东西。现在还在搞计划经济,怎么成天有人想开口子,真的是没有组织没有纪律。革命尚未成功就有人想分桃子,必须坚决打击。

“我看可以试行一下,小林找过我说是自从发动机战役后,陆军就没有像样的实战过了,这样很不好,我们的元老院的盐场也就莺歌而已,其他岛外的没有形成有效的控制,这个很不好,我们陆军两年没有打仗了,在训练下去一直不打仗就废了。”老席,敲敲桌子:“只有打出来的陆军,没有练出来的陆军”。

“我们需要一个行动逐步控制南中国地区沿海的盐场,与其让士绅控制其中庞大的利润,还不如我们自己来作。要知道明清盐商历来都是肥的流油的啊。控制贸易线,垄断整个南中国的盐场,足够我们再来一次发动机”

程栋也不甘心落后,自从发动机战役后,财政一直是紧张的。有道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发动机战役的后遗症一直持续到现在。有点消化不良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缺乏物资,缺高素质的人口。各个部门都要钱,钱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开源总比节流好

支委会会议最后表决,四票支持,三票反对,两票弃权,最后还是通过了关于批准建立临高盐业公司的提案。

临高盐业公司的名字,今天我们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早在1970年,这家公司就已经和帝国油料公司、帝国农业公司合并成立了国家民生公司,后来其旗下的盐品牌也都重新改头换面。然而,这家公司却并不是一家简单的从事盐业贸易的公司,它作为新殖民主义的一种方式,从他诞生的日子开始的几个世纪里成为帝国操控亚洲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地区经济的得力工具,同时也欠下了累累血债。

随着1898年澳宋与美国战争美国的溃退,古老的霸权元老院帝国正式宣告进入了超级帝国主义时代。快速发展的强大帝国需要源源不断的资源作为血脉,但是,由于扩张到极点元老院显然不可能再去走历史的老路去明火执仗地抢劫。于是,经济掠夺和控制就取代了军事进攻,成为元老院帝国主义控制世界,获取殖民权益的主要方式,从临高崛起时代诞生了临高盐业公司就是此类的典型代表。


“盐业和国”的缔造者:临高盐业公司

在澳宋帝国早期临高时代的林贰涛元老,通过元老身份四处游说帝国陆军、帝国财政部、帝国情报部、帝国海军,以及帝国工业部门的负责人,以微弱优势通过了,临高盐业公司建议提案,并且雇佣了大量大明帝国的流民作为廉价劳动力到中国的北部湾、广东、福建及山东进行盐类的生产。由于成本低廉和倒卖盐的利润非常惊人,于是临高盐业公司很快成了暴发户,他们用获得的利润不断购买新的土地种植经济作物和粮食作物,同时还修筑了农垦基地、港口以方便盐类和农作物的运输,也有了自己的邮政业务和电报业务,甚至是武装盐丁、屯丁。是名副其实的澳宋西印度公司。公司标志是站在盐山和种植园上空的黑龙,也被人称为黑龙公司,或者黑龙会。

随着临高盐业公司的经济实力越来越强大,他们也就越来越不满足于市场竞争来获取利润,在元老院资本家眼中,一旦能够垄断整个中国可以产盐的土地,可以种植经济作物的庄园,就可以获得规模惊人的垄断利润。然而要获得当地土地的垄断权,就必须通过政治手段来解决。于是,元老院不断的由临高盐业公司出面,以元老院为后盾,操纵着大明的政局变换。从而让临高盐业公司等产业巨头在大明政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不久之后,这些国家的政府就全部沦为临高盐业公司的傀儡任其摆布,元老院成功的控制了南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的经济。

在临高盐业公司的贸易活动下,大明区的盐业经济很快土崩瓦解,只剩下了由元老院牢牢掌控下的种植园及半近代化的血汗工厂,经济命脉被临高盐业公司牢固的控制之下。当地政府也成为了元老院人的忠实走狗,当时,南中国的政府的共同特征是:贪污腐败惊人,对内独裁暴政,对外软弱无能,任凭临高盐业公司的摆布,成为了其吸取当地财富的有力工具,南中国的老百姓们则在临高盐业公司的横征暴敛的压迫下逐步变成新的无产阶级,自然经济迅速的瓦解。在历史上,这样被临高盐业公司控制的国家被称作“盐业共和国”。

在元老院的影响下,东南亚地区的经济结构一直是经济作物种植业为主的单一经济模式,至今仍未改变

元老院的政治家们和类盐商们对“盐业共和国”的出现是喜闻乐见的,因为每多一个“盐业共和国”就意味着元老院又多了一台提款机。很快不到百年的时间,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印尼等菲律宾国家相继沦为“盐业共和国”的行列,被元老院插满了掠夺资源的粗大管子。在近代小说家查克·帕拉的小说《百年孤独》中就曾经用黑龙会影射了被元老院控制下菲律宾的澳宋盐业公司。

澳宋驱逐西方势力之战后的东南亚国家,这是一幅处处都可以见到的景象:围着铁丝网的大片种植园(也有甘蔗,菠萝和棕榈等其他的一些热带经济作物的种植园)都是一些戒备森严的要地,有很多荷枪实弹的元老院军人在种植园园附近站岗值勤,运输经济作物的铁路,公路和港口,全部牢固的把握在了元老院人手里。当地城市是澳宋人建造的,邮局,车站,工厂,医院,军营,学校,社区也都是澳宋人建造的,当地人的衣着打扮和生活习惯都与元老院完全一致,当然,这是因为他们本身就都是元老院的归化民。以上的一切,都是一个共同的名字:临高盐业公司。俨然成了一个“国中之国”,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特权。而当地人都被挤在了荒凉贫瘠的土地上的贫民窟里,年轻力壮的靠给种植园出卖苦力为生,老弱病残则被扔在野地里饥寒交迫任凭自生自灭……这就是当时“盐业共和国”的悲惨现实。在“盐业化”最为严重的菲律宾,甚至出现了菲律宾政府持有的土地还不如临高盐业公司的一个股东多的怪现象。元老院大兵的军靴在这块土地上七进七出,如入无人之境。元老院甚至出动武装盐丁和商业间谍里应外合的颠覆了“不够听话”的菲律宾土王,换了一个更“听话”的代理人。


著名诗人聂鲁达曾经写过一首《临高盐业公司》的讽刺诗,他在诗中描写到:临高盐业公司和元老院的资本家们,通过疯狂的掠夺,将自己越养越肥,而可怜的东南亚人民,却在这种残酷的压榨和剥削下,像被榨干了果汁的水果一样被抛弃到了垃圾堆上任其腐烂!

那一时期臭名昭著的前临高内务部克格勃高管午木元老也是临高盐业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传说大名鼎鼎的中央情报局首任局长赵慢熊也是该公司的大股东,临高军方几位元老为其背书,这家公司的政治影响力可见一斑

凭借着自己的深厚政治背景,临高盐业公司不断的插手国际事务。从大明到日本,从日本到东南亚。几个世纪以来,临高盐业公司的触手随着澳宋帝国国力扩张而扩张。宛如臭名昭著的西印度公司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丝毫衰老的趋势。

在欧洲和非洲,临高盐业公司被当地人戏称为黑龙会,而黑龙在西方文明看来就是最邪恶的恶龙,可见该公司的名声有多臭名昭著了。

临高盐业公司的衰弱:

1954年,危地马拉第一位通过民主选举诞生的总统哈科沃·阿本斯·古斯曼颁布了土地改革法,准备将大批私有土地收归国有,其中涉及到了临高盐业公司的部分利益,尽管这是一次温和的改革,但是这种行为在临高盐业公司看来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当时,元老院国务卿是著名的政治家周伍豪,而执掌中央情报局的则是他的盟友康太生。这两人都是临高盐业公司的大股东,于是,火冒三丈的元老院政府决定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古斯曼一点颜色看看。

1954年4月,古斯曼和美国签订了一份国际贸易合同,准备使用橡胶从美国交换一些机床,农机和其他设备,临高盐业公司立刻将此消息通报给了元老院国内,此举顿时惹恼了澳宋执行委员会委员的彭登怀,要知道,这是一个反美狂热分子,对美国的仇视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于是他立刻给古斯曼扣上了“通美”的大帽子。很快,澳宋中央情报局遍开始制定颠覆危地马拉当局的计划。他们利用叛逃到元老院的阿马斯上校等旧军官为基础,组织了150万叛军进攻,同时一方面使用电台宣传和传单等手段瓦解其人民的斗志,另一方面甚至直接由元老院空军出动轰炸机对当地进行了野蛮轰炸,造成几千当地平民的伤亡(为了掩饰自己的战争罪行,元老院空军称呼这些轰炸为“不会死人的轰炸”)。在软硬兼施的双重打击下,古斯曼被迫下台流亡海外,随后,以元老院为首的东方干涉势力扶植阿马斯在当地建立了独裁统治的军政府,所有的自由进步运动都被扼杀掉,该国几乎所有的商业土地也都被控制在了元老院临高盐业公司手中。至于古斯曼到底有没有“通美”,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最近解密了元老院中央情报局掌握了大量的关于古斯曼资料,没有一篇是和“通美”有直接联系的。不过,元老院人不关心这个,古斯曼被除掉了,临高盐业公司的特权得到了保障,这已经足够。

推翻了古斯曼的政权,元老院扶植了独裁者阿马斯上校上台,他上台后用野蛮的统治残酷压迫国内民众,成为元老院的忠实走狗

然而,随着澳美双方冷战危机的加剧和黑尔主义运动的逐步进军,南美洲的人民也开始了觉醒,解放的时刻即将到来,临高盐业公司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古巴革命是“临高盐业公司”的帝国之梦破产的开始。

1959年,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率领革命民众推翻了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建立起了拉丁美洲的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卡斯特罗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临高盐业公司在古巴的糖厂和土地等资产全部收归国有,并且发下誓言:“我绝对不做第二个危地马拉!”

临高盐业公司再次恼羞成怒,刘修养政府很快批准了中情局颠覆古巴政权的计划。1961年,在元老院情报部门支持下,大批叛军在古巴吉隆滩登陆向卡斯特罗发动了猛烈进攻,但是古巴军队英勇的反击让这一阴谋没有得逞。古巴的红色政权,成了牢固楔在元老院势力边缘的一颗铁钉子,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美国的影响力,这不是我们讨论的范围。

而在更早一些,临高盐业公司也曾经尝到过失败的滋味,那就是曾经试图控制萨尔瓦多的咖啡种植业,于是扶植了亲元老院的埃尔南德斯政府上台,不料该国爆发了风起云涌的学生黑尔主义运动,美国在其中推波助澜,很快将埃尔南德斯推翻,元老院妄图通过临高盐业公司控制萨尔瓦多经济的企图破产了。

古巴革命之后,拉丁美洲各国都开始了风起云涌的黑尔革命浪潮,很多国家先后宣布将土地收归国有,临高盐业公司不久便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窘境,生意岌岌可危。很快便消失了。1970年,这个牌子终于倒台了。因为“临高盐业公司”的名字实在太臭,所以最后也不得不改名转运,被称为“澳宋盐业公司”,今天在元老院各大超市里仍然很容易看到这个牌子的盐,及农产品。

从临高盐业公司的兴衰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元老院对拉美家控制的手段,以及新殖民主义掠夺资源的典型方式。今天,虽然澳宋帝国这样的庞大殖民帝国已经不大可能出现了,但是,澳宋凭借着庞大的国土一直维持着世界的霸权地位,从西伯利亚到澳洲,从美洲东海岸到黑海之滨,古老的帝国顽强的统治者世界最精华的部分。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其他国家的控制欲望。现在元老院控制世界的方式,依旧是以军事侵略,经济掠夺,文化渗透和价值观输出组合起来的一套“组合拳”,这一套和当年的临高盐业公司是丝毫没有改变的。让整个世界成为元老院控制下的“盐业共和国”以建立起一套符合元老院利益的世界新秩序,从来就是元老院利坚帝国的终极目标!

洪璜楠元老工作很忙,确实是很忙,你妹的也不知道总部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军务总管庭达了“广东攻略整备”的命令


其实他心里一百万个羊驼驼飘过:人家工作他妈需要,苏联、党中央、国家计划委员会、军事工业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600个相关专业、8000家配套厂家,总之需要一个伟大的国家才能完成,他就他一个人,如果规划民也算人才的话那倒是很多,可是文盲率为99%的规划民干后勤,额我们还是别添乱了。会死人的。

操支委会的大爷,你妹的领导动动嘴皮子,下面跑断脚腿子。牢骚发过后,总需要面对各种繁杂的问题,你不干也得干,现在到处都缺人,就算矮子里拔高个也得轮到他。

想想工作进展各种迟缓,各种扯皮,作为元老的洪璜楠本身做惯了后勤,习惯了扯皮,也见惯了一团糟的事情也是各种头痛。

“老洪在吗”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作为后勤部门的一员,似乎没见过走进门的年轻人。

年轻人很热情的伸出右手,走过来握手到:“哎呀,洪主任你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工业组的林贰涛啊,来工业组调拨物资的时候见过几次面”

洪璜楠这才恍然大悟:“你不提我都忘了,小刘啊,倒杯茶。哎呀,我最近也是忙得晕头转向的,人都糊涂了今天来广州我做东,去大世界吧”

“哎呀,您客气了,人忙忘记也是难免的事,今天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主要就是有点事麻烦您”年轻人倒是很诚恳,简练直接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原来年轻人叫林贰涛元老自己申请成立临高盐业公司成立后事业发展倒是蛮顺利的,执委会成立的临高盐业公司,根据谁提议,谁执行,谁负责的原则,目前林元老倒也不是光杆司令,但是整个盐业公司就他一个元老,其他成员得自己拉人头。

于是乎,经过一番扯皮和拉人头,总算是拉起一只盐业队伍。但是成员成分就不怎么的。

洪璜楠听到由山东逃难来的军户,矿场过来的海盗,前大明西南土司征讨军俘虏以及东门市招募的私盐贩子组成的盐业公司队伍确实是一阵汗颜。这个林贰涛还真是生冷不忌什么人都敢要啊,也太不讲究了,怕是难成事吧。

“现在的困难主要就是需要把人运输到山东以及福建还有广东的钦廉地区,我们公司的船只暂时还无法满足前期的物资运输因为运输量不足,所以寻求后勤部门的帮助,当然了我们会付运费的希望洪主任能考虑一下广东方面的运力安排。”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大家都是革命同志吗,这个倒是在我能力范围内”

“那真是太感谢洪主任了,今晚我做东到大世界娱乐娱乐”

“呵呵,林老弟你见外了,作为地主,应该是我做东才对,虽然工作忙,但是地主之谊还是要进的,就这么定了。”

··········································································································

“李孟文”

“到!”

“山东盐业工作组的工作交给你了,作为工作组组长,这是元老院的信任,具体的工作已经细化到红宝书里面了,照做就行。另外登州的工作站会提供相应的帮助和一定的后勤补给。还有什么问题吗”

“保证完成任务,为元老院事业奋斗!”

“刘小平”

“到”

“你的任务是到梧州开展盐业工作,有问题吗”

“保证完成任务,为元老院事业奋斗!”

“周豪伍!”

“到”

“你负责福建和江浙地区盐业工作。”

“保证完成任务,为元老院事业奋斗!”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出发,祝愿各位马到成功”

临高的盐业工作小组分成三个小组,每组6人,每个小组负责的区域都有所不同。根据地区的不同,林贰涛特地编写了红色封面的《盐业工作领导小组工作宝贵意见》简称红宝书,来规范工作组的行为。决策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组长两票,组员每人一票。

盐站分为两个部分,生产部和战斗部。生产部主要负责生产销售盐。战斗部主要负责保卫及运输盐。

临高盐业公司另外成立审计部,专门审计盐业公司各个分站的收支,做到收支两条线。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