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某元老在元老院大会上的发言》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某元老在元老院大会上的发言
作者ID
百度贴吧 骑马与打昏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元老院会议
涉及方面 战略讨论
内容关键字 灭亡明朝,江南优先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某元老在元老院大会上的发言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7-18
最近更新 2015-07-18
字数统计 (千字) 5.0



某元老在元老院大会上的发言

在对于闹临高事件的估量和伴随而来的我们的行动问题上,元老院内有一部分同志还缺少正确的认识。他们虽然相信占领大陆不可避免的要到来,却低估了现阶段在大陆建立政权的可能。因此他们不赞成进军广东和江南的计划,而只赞成在广东、江浙、山东的沿海小块区域和岛屿保持存在,同时也没有在这些地方建立元老院政权的观念,因此也就没有用这种元老院政权的巩固和扩大去促进对整个大陆的占领的观念。他们似乎认为在距离流寇入京尚远的时期做这种建立政权的工作会失去民心,而希望用比较模糊的地方办团或建立商社的方式去扩大影响,等到建奴和流寇进北京了,或打到某个地步了,然后再来一个渔翁得利,用伏波军去驱逐他们。他们这种等其他人先消灭士绅,之后再由自己清理残局理论,是于明朝的实情不适合的。他们的这种理论的来源,主要是没有把明朝社会是由封建地主阶级严密控制的社会这件事认清楚。

如果认清了明朝社会是由封建地主阶级严密控制的社会,则————

一,就会明白明朝的舆论环境完全由地主士绅和出身于地主阶级的文人所把持,只要元老院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就不可能从他们那里取得什么民心。

二,就会明白农民受地主阶级压迫的严重程度,以及帮助农民改善环境能够得到的支持。

三,就会明白流寇和建奴不可能跳出封建社会的圈子,相比于借助流寇和建奴来清理士绅,只有自己来清理士绅才能清理得干净。

四,也就会明白元老院和封建地主阶级天然对立,全面消灭封建家族,领导农民走出封建式人身依附关系是元老院进入大陆的必然结果,并且是促进工业化的最重要因素。

五,也就会明白单纯的建立山庄和办理民团,不能完成巩固势力范围的任务,也不能充分吸收当地的人力资源和社会财富,而像海南和济州岛这样建立完全由元老院控制的政府,由归化民参与政权管理,让有效治理的地区不断扩大的政策,才是正确的。必须这样,才能树立群众跟随元老院的信心。必须这样,才能给明朝反动统治阶级以更大的困难,动摇其基础而减少其对元老院政权的危害。也必须这样,才能真正地保护社会资源,在将来的战乱中尽可能的保存人力和社会财富,促进元老院政权的不断发展壮大。

犯了依靠建奴病的同志们不恰当的看大了大明正统的威力,而看小了地主士绅的力量。这种估量,多半是从主观主义出发,想当然的认为我们能够获得地主士绅的民心和支持,想当然的认为地主士绅会服从我们的领导。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在判断大陆政治形势的时候,需要认识下面的这几点:

(一)虽然我们在临高进行了比较温和的社会改良措施,但这种措施所需要的大量人力物力投入在对大陆进行大规模扩张时不可能很快得到满足。我们通过天地会向地主提供了优惠服务,将其改造为农业资本家。但这种服务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全面推广到大陆,即使在整个海南岛的推广,现在速度也不尽如人意。根据农委会的估算,向广东全省提供天地会农业技术服务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以现有积累速度,至少还需要五年,向整个江南地区全面提供服务,至少还需要十五年!可我们能等到十五年后再登陆吗?黄花菜都凉了!只要我们在登陆后的短时间内不能给地主阶级带来利益,还要影响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不会全心全意的服从我们的领导,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的搞破坏。不杀得人头滚滚,我们站不住脚。

(二)对地主阶级的估量,决不可只看它的现象,要去看它的实质。我们进入儋州的初期,有些同志对斗争形势做了不正确的估量,把潜在的对手看得一钱不值,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这就是只看到了对方的战斗力弱,却没有看到对方和我们斗争的决心。而有的元老说占领江南会影响我们对大陆市场的贸易之类,这也是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如果我们一辈子不上岸,不干涉租佃地主的生活,那么我们可以一直维持和他们的贸易,但我们最终是要上岸的。早上岸,早发动群众,早站住脚跟,早消灭租佃地主,那么以我们的生产力,就能更好的生产各种产品。还需要在乎眼下那一点点贸易所得吗?还需要一点一点的用高利贷去掌握蚕户吗?

(三)第二次反围剿时的客观情况,容易迷惑只观察表面现象不观察实质的人。当初王尊德能够封锁珠江口,是因为我们要麻痹他。就算将来大明朝廷要封锁我们,只要我们愿意,打破这种封锁也是很容易的。如果大明要征琼饷,就会促进广大的农民者和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加速发展,更有利于我们获取民心,发展壮大。

(四)建奴和流寇都没有工业化的意识,他们只有掠夺财富的动力,没有打破封建经济的愿望,如果地主士绅能够帮助他们获取财富,他们就不会动这些人的利益,就像对那些晋商一样。


我建议:

我们的行动,首先要尽快占领长江中下游平原,这里是明朝的精华地区,占领下来可以获得大量资源。占领之后立即组织发动群众,打击租佃地主。这样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收集社会财富,扩充自己的耳目,为迎接各种反扑做准备。

明朝的反扑必然失败,但江南缙绅拥有很多财富,在朝廷中的话语权很大,我们妨碍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必然会用一切手段对付我们,我们必须依靠社会底层劳动者,才能把可能受到的损失降到最低,才能最快的恢复和发展社会生产。

其次是广东,我们在这里经营的时间不短,这里的社会各阶层都见识过我们的力量,既得利益者也很多,不会有太多太激烈的反抗。我们最重要的是尽快控制当地的社会经济命脉,发展生产,把江南战乱带来的货源损失降到最低。

再次是关外,鉴于夺取江南之后,明朝经济已经崩溃,为防止建奴入关带来太大的资源浪费,可以对其进行军事压迫,使其不敢随意入关。

最后是要尽快扩大北方难民的收容规模。


发言结束。

讨论一

作者:狂热祭司 :

  

不太可行,摊子铺太大,处处捉襟见肘。

打江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朝廷抽调兵力反扑,势必导致西北农民军和东北鞭子同时转入战略攻势,关宁军没有军饷很可能中立甚至反水。朝廷崩坏的结果就是狼烟四起,一片糜烂。目前临高应对这种状况的准备十分不足。大陆打得一片混乱肯定贸易大幅度缩水,靠日本和南洋贸易能否支撑得起工业体系和经济体系?反围剿的时候才几个月的战时经济就逼得经济口的焦头烂额了,你这一打战时经济起码要延续几年。

按你说的,威慑辫子起码旅顺要放一个旅甚至一个师,海军配套补给;要巩固江南统治,主力肯定要在江南集结,至少要一到两个师,那你广东和大本营还要不要了?

兵力、财力、物力都各种不足,把全部武装力量通通投入大陆临高就不设防了,你觉得黑尔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骑马与打昏:' ' '
最关键是看元老院有没有和大明彻底撕破脸的打算。其实只要向大陆动手,各种损失肯定少不了。这里说的是如何将利益最大化而损失最小化。
骑马与打昏:
人力物力充足是最理想状态,但也有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被迫行动的情况。而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尽快获得人力物力,就得看战争策略了。
狂热祭司: 回复 骑马与打昏 :
问题在于现在元老院连一个师都没有,就那么几千号人,最多只能投放到一个战场,分摊的结果就是处处兵力都不强,处处被人围攻,就那么点运力你把补给运给谁?
骑马与打昏: 回复 狂热祭司 :
现在拿出几千人不代表决定打的时候还是只有几千人,也不代表打上去了还是只有几千人。
狂热祭司: 回复 骑马与打昏 :
扩军没有这么容易,涉及到军官训练后勤装备等一系列问题,对遥遥领先世界的军队更是如此。几年后估计能拿得出,但现在和仓促打起来一两年内肯定拿不出,特别是临高没建立起动员条件和动员体制
骑马与打昏: 回复 狂热祭司 :
没有必要全按照精锐陆军的标准进行准备吧?像山东挺进支队那样进行组织就可以了嘛?然后再逐步鸟枪换炮。而且适度规模的实战对部队的锻炼是很大的。当年红军靠打,蒋军靠养,结果很明显吧。
狂热祭司: 回复 骑马与打昏 :
就是装备训练和后勤补给的问题。一群暴徒不能称之为军队就如一堆建材不能称之为房屋一样。练度不够明军大炮一响骑兵一冲就抱头鼠窜的猪队友只会碍事。共军九军团就是这么没的,过湘江没怎么打就跑了大半,后来共军吸取教训不再新兵单独编成。
骑马与打昏: 回复 狂热祭司 :
老兵带新兵,主抓训练,折腾个两年也该能上战场打个下手吧?
狂热祭司: 回复 骑马与打昏 :
老兵足够的话基本训练打一两仗也能出来了。问题在于你要保持一支部队的战斗力要有足够的老兵带着。一个老兵带几个新兵能把老兵坑死。但你老兵数目和装备资源都不够,只够投放一个战场的。而你的计划战线太长了,持久战你觉得黑尔会高抬贵手么?
骑马与打昏: 回复 狂热祭司 :
我是想让马尼拉作为新兵训练场的,如果不是特侦队的训练场的话。

讨论二

作者:大沽北路

  

在澳宋征服领地内搞“处处是临高”,是左倾盲动。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和人力。

我本人建议搞小规模征服。 如果澳宋现在控制人口是一百万的话,先再征服一百万人口。用俩仨年的时间深耕细作,土改,消灭反动地主,政权入村。 一百万人口,可以支持三万陆军正规军的话。 两百万人口,就能支持六七万军队。

如果非要征服广东的话,也可以优先赤化雷州半岛和珠三角。 在其他地方要点驻军,扶持亲宋士绅委员会,对勾结伪明政权阴谋变天的,趁机鱼肉乡里的土豪劣绅来个引蛇出洞。 </div>

讨论三

作者: 奈门摩尔大将军  :

  

目前要做的就是尽量多的培养干部,从大陆不断输入人口,打下越南,马尼拉,朝鲜,甚至是日本等等人口和原料来源地,这样才能做好全面统一大陆的准备,没有足够数量的干部,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撑,这么一块庞然大物只会让澳宋消化不良。

讲话中说“一些元老想当然的认为能获得地主士绅的民心和支持”,这是典型的树了靶子自己打,没几个元老是这么想的,没有人不同意将来必然要消灭地主士绅,只不过目前还可以利用他们而已。

对于这个讲话中的四点理由做一下反驳:

一:考虑明朝的舆论环境,就说明这位同志依然还抱有依靠士绅阶级的幻想,对于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来说,社会舆论这种东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谁能让他过好日子他就会支持谁,而且这种支持基本是口头上的,没有物质利益的驱动,他们是什么也不会干的。不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对于农民来说,谁领导都是一个样,同时任何移风易俗,没有利益驱动都是不容易完成的,这就是为什么在盐场村闹革命胜利了,到了道禄村就全面失败,指望平时还能安稳过下去的农民有革命觉悟,是左派幼稚病的典型症状。

二:在富庶的江南地区,农民还没有到过不下去的地步,如果没有经历明朝一再的加派,流寇的洗劫甚至建奴的铁蹄,他们是不会觉醒的,相反他们对说着新话,剃了髨发的澳洲人的排斥会大的多,没有下乡的工作队,天地会,合作社之类的慢慢渗透,这些农民根本没有革命热情,也不会自觉融入澳洲化管理,即便是在临高革命老区,依靠大量干部,依靠军队的威慑,农民也等到一些标兵真正过上好日子还慢慢愿意参与澳洲政体里试试,不愿归化的还有很多,一群海外蛮夷在富庶的江南,先杀一大批,然后直接搞土改,先不论能不能够有足够的资源面对明朝全力的反扑,哪有这么多干部来搞临高式渗透啊。

三:如果单纯靠敌人清理当然没有自己清理的干净,但是敌人清理过一遍了,再自己清理总比直接清理简单,而且反抗最激烈的都被肃清了,开展工作才会容易,何况敌人清理过一遍,为了保住性命地主大户必然刮地三尺,既然有人说普通百姓受苦更甚,那元老院的军队来了才能形成鲜明的对比,才能引发劳苦大众的感激之情和革命愿望。

四:元老院天生和地主阶级确实是对立的,但是自耕农也和元老院对立啊,为什么不但没有没收他们的土地还要发给他们土地,给他们提供贷款,帮助他们养鸡养羊呢?应该逼迫他们全部破产啊?因为一口吃不成胖子,革命每个阶段的敌人都是不一样的,任何力量都可以为我所用,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在亚洲的势力未来也肯定要全部肃清,不妨碍现在跟他们进行贸易。因为地主阶级妨碍了生产力发展,所以立马就要去消灭一切地主阶级,这又是搞大跃进了。

五:正相反,明朝现在完全对元老院政权没有危害,而如果这样打击明朝,是对明朝的釜底抽薪,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明朝倾全国之力与元老院进行决战,最终的结果是元老院消耗巨量的资源和辛苦培养出来的归化民士兵,却让流寇和建奴渔翁得利,而目前的干部数量连整个江南都无法做到完全消化的元老院,要么在击败流寇和建奴的政权后继续依靠地主士绅进行统治(而且我很怀疑有没有资源继续全国性战争),要么对明朝的其他国土保持事实上的观望态度,默许军阀混战吗,民不聊生。而等到有能力继续统一全国的时候,建奴或者有个大帅,他们在灭亡的明朝身上建立起的新政权会比现在棘手的多。

最后总结:澳宋没有那么一呼百应,别把自己当救世主,面对大明这个强力政府,直占领江南就等于直接开战,即使清军入关,南明在江南的统治依然根深蒂固,由我们去侵略这些敌人的核心地区,并独抗大明的全力反扑,提前进入明朝崩溃和全国统一事业。还是等全国烽烟四起,战乱区渴盼王师,非战区被苛捐杂税逼的民不聊生的时候再救万民于倒悬,就很明显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