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波尔布特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4-1

最近更新时间:2016-4-1

正文

武汉茶馆

1636年7月,湖广行省正沉浸在一派狂热、紧张、混乱而压抑的矛盾氛围之中。

成群结队的难民与散兵游勇在城外四处游荡,粮价高涨,城内也接连不断地发生小规模的暴力冲突。

虽然明军紧闭城门严阵以待,城内衙役、大户家丁也竭力弹压,城里权贵们的豪宅还不至于被城内处于断粮危机中的市民闯入哄抢,但是他们位于城外的庄园田宅,有不少已经遭了秧。

在明军前往广东讨伐髡贼失败之后,被击溃的明军一路后撤、一路就地“征集军粮”、讨伐“髡贼奸细”,结果制造数十万战争难民,治安全面恶化……

武昌城内的某处茶馆,有那么几桌人在低声地嘀咕着当前时势。纵然墙壁上贴了“莫谈国事”的条幅,也架不住人们心头的忐忑与惶急。最多只是在伙计提着大茶壶过来添茶或者端着漆盘上菜的时候,一个个赶紧住口罢了。

“官军整天叫嚣着杀髡贼,定江山……结果仗打不赢,抢钱勒索倒是很在行,我老家那个镇上就被溃兵抢了。”

“你那边还只是抢点钱财,我们老家都已经在杀人了!家里藏了一盒澳洲火柴的人,都被说成是通髡的奸细!被砍了脑袋!咱幸好跑得快,官军刚一进村,就收拾了包袱行李,带着老娘来武昌城投亲戚。”

“……听外地乡亲们说,靠近韶关的地方,情形似乎还要更惨——白天四处冒烟,夜里红光连成片,路边树上到处挂着尸首!这天下大乱也不过如此了吧!

“有个亲戚是郴州逃过来的,说是整个村子都被屠了,尸体堆得跟草垛子似的!那些官兵一个个全都凶神恶煞,说谁是髡贼奸细,谁就是奸细!运气好点儿,还只是倾家荡产。万一运气不好,立即就是乱刀砍杀!咱那位亲戚也是钻进隐秘地窖里,把家当丢得一干二净,这才从死人堆里挣扎出全家老小几条性命。”

“最可恶的是,就算你跟着官军去剿髡,那些鼻孔朝天的昏官也不把你当成自己人?”

另一位吊着胳膊的中年人叹了口气说道,“……在下相应广东梁公子的号召,卖了店铺,募起一支乡勇追随官军南下剿髡,族中子弟在韶关一番厮杀,死伤殆尽,可谓满门忠烈。不想回家一看,一切家私产业都被抢了个干净,就连新纳的一房小妾也没了踪影,就剩下家中黄脸婆缩在柴房里哭哭啼啼……去找湖广按察使衙门说了几次,人家根本不管……唉,真是既赔钱又赔命啊!”

说到此处,茶馆中的众人都是唉声叹气,面如死灰。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