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毕业旅行》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东门吹雨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8-2

最近更新时间:2015-8-2

正文

毕业旅行

洁白的衬衫,鲜红的领绳,黑白横条百褶裙,灰蓝色及膝长袜和学生皮鞋,镜子中焕然一新的自己,令张童雨心情愉快。

她想起了某张照片里的动作。两手轻轻捻起裙角,以左脚为重心,原地旋转。披肩长发和格子裙一同飞舞起来,吓得她急忙停下,按住裙子。

新制服很好看,每套制服都是量身定做,设计高端,做工精致,面料高档。唯独裙子有些短。裙摆在膝盖以上,都露出少许大腿了。

她心里抱怨着,取下西装外套穿上。怀表装进左胸的口袋,表链别进第二个扣眼。

穿戴整齐,又整理了遍。看看镜子,银色的表链在藏青色多套的映衬下光洁明亮。

很好。

张童雨走的很早,离开宿舍时,大部分学生还没走床,走廊里只有零星的几个女生走向水房,看到她的打扮,都不约而同的注视。

作为本周的值日生,张童雨直接却了学生会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会长一人在。简单打过招呼后随便找位置坐下。

与平时热闹喧哗截然不同,清晨时的教学区安静祥和,只有屋外树上的鸟叫,和会长手中钢笔划过纸面的“莎莎”声。

阳光洒落进来,给桌后的会长披上一层金色的光晕。

这位会长,是芳草地初中部学生会的第一任会长。同时也是一位貌秀丽、外貌得体的美少女。课业、运动、内务样样出色。不管什么事情都非常认真且照顾人。在学校里有着大量的仰慕着,人望很高。在选举中几乎以全票被推举为学生会长。

会长忽然抬头,两人视线正好相对。

“有什么事吗?”

“不,不。没什么事。”张童雨急忙摆手。

会长的视线重新回到桌上的文件。“早上吃了吗?”

“在宿舍区食堂吃过了。会长呢?”

“在家吃过了。今天早上食堂都做了些什么?”

“面包,蛋糕,牛奶,馒头,包子,油条,豆浆和豆腐花。还有一些广式点心。”

“今天的豆腐花还好吗?”

“恩。和往常一样。挺好的。”张童雨有点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个。

会长停下了手中的笔,没抬头,“说到豆腐花,你喜欢吃甜得还是咸得?”

“我喜欢吃……传统口味。”就在“咸的”两字张口而出时,她突然想到某件事,于是就借用了某位元老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是这样啊。”会长手里钢笔又开始运动起来。

走廊响起了脚步声。参加例会的其余人员纷纷到达。例会的内容很简短,都是些能通常的工作安排。

“……在我外出的这几天,学生会工作由副会长余梅清负责。早晨的着装检查结束后,就开始由她接手。另外,参加旅行的轮值班长[的袖标,暂时不收回。]在旅行期间,你们要注意监督纪律。出门在外,代表的就是我们芳草地整个集体,同学们的言行举止都反应着元老院的教育成果,以及我们的综合素质。所以,特别要注意同学们的行为规范。

但是,”说到这里,会长话头一转,“这不是说我们就要对挑衅或侮辱性的事要忍气吞声。遇到敌意性的行为,要坚决回击。”

张童雨对学生会值勤袖标并不陌生,但对新制服配袖标的形象很是期待。压抑着兴奋与激动,接过袖标后用夹子匆匆夹上就出了办公室。

在仪容镜前,她才好整以暇的仔细调整。偏上、偏下、偏左、偏右,来回试了几次,才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位置。她伫立在等身大的镜子前,好好端详了一遍。

很好。干净整齐,美观大方。要是袖标上写的是“学生会”就更好了。

芳草地学园在规划时设计了很多项目,经过后续的几次基础建设,才将各其全部完成。除过基本的教学楼和师生宿舍,体育馆,棒球场,羽毛球场,社团活动楼等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追建了一座游泳馆。

早期的篱笆后在, 也早已修上了绵延的红砖墙。墙内种了树,还沿墙根侧戴上爬藤。这些植物长势良好,数年后,从学园内就看不到砖墙了,取而代之的将是一道绿色的屏障。

为了树立学生的纪律观和自信心,芳草地对纪律和内务都抓得很紧。而一个人的外表神态和衣着打扮,直接体现着他的精神面貌。良好的精神面貌可以有效的树立出学生的自信心和积极向上的心态。

因此,检查着装就成了学生会早晨的主要工作。

芳草地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住校。宿舍区与教学区之间却没有物理隔断——只有一条狭窄而不连绵的灌木丛来做为区分。学生们可以自由的来往于宿舍与校舍。学生会除了在校门安排两人外,其们人员都在宿舍与校舍之间流动检查。

早自习铃声响起后,学生会成员纷纷返回办公室。副会长正在主持例会,张童雨和其他几人交还袖标后拿起书包就匆匆离开。

体育馆里,人声鼎沸,喧闹异常,一片热闹的气氛。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们聚集在馆内,聊天说笑。平时严肃认真的态度在此时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学生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高声谈论着喜好的话题。而在这些人群中,最为惹眼的,就是穿着簇新的西装制服的学生。

女生们尤为关注新制服,在一片白色为主的翻领水手服的海洋中,点缀着深蓝的宝石。围在旁边的女生们一脸惊羡的问长问短,夸奖赞美。关系好点的,就小心的用手感觉着衣料,更亲密的,则在邀请一起照相——只是不知道摄影社的那点交卷能拍几张呢。

张童雨在学生群中穿行,寻找着自已的班级。成为所过之处学生们眼中的焦点、聊天的话题。

“又一个升上高中部的。这衣服,虽然裙子短,但是真好看。”这是由心羡慕的。

“裙子那么短,要是着凉了,老了岂不是要成老寒腿?”这是略带嫉妒的。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穿成那样……要不是我发挥失常,也能进高中部。”这是恨的。

“哎。早知道高中制服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样,我就应该多努力一把。”这是想买后悔药的。

“如果你也能升上高中部,元老院一定会怀疑高中部录取学生的标准是否符合‘品学兼优’这个要求。”这是对前面

吐糟的。

“哎哎,快看,那个女生,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拉出来的,是什么?”一位女生摇晃着友人的胳膊问。

“你不是吧。这都不知道。”友人看了一眼张童雨后,一脸鄙夷的说。

“是什么?”

“银怀表。只有班干部和学生会成员才会有的奖励品。”

女生惊讶的张大了眼睛。怀表可是极为罕见的奢侈品,用一块千金来形容也不为过。况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临高自产的怀表数量很有限,真正的高精尖产品。这东西学生们只见过元老有戴。现在,竟然把如此贵重的物品奖励给学生,可见元老院对这些人的期望与器重。

“原来是时间的掌握者啊。败给有着这样的特殊能力的人,不冤枉呢。”女生望着正离远去的背影喃喃。

“请不要在大厅广众的地方说胡话,做为认识你的人我会感到丢脸的。”女生的友人立即吐糟。

张童雨没费多少时间就回找到班。她所在的班里,能够升上高中部的人有好多个,相应的,无数个学生群里,穿新制服多的那一个,多半就是自己的班了。

才刚向同学打了招呼,一个穿着新制服,在及肩的短发上系着黄色的发带的女生立即凑了过来。

“张童雨,这个,就是做为奖励的怀表吧?”女生盯着她胸前的银色表链问。

“是的。”

“能不能,看一下?”

张童雨拉出怀表,托在掌心上。

其他人听见后,也都凑了过来看。

黄色发带的女生拿起怀表,轻轻抚摸着。“光光亮亮,摸起来凉凉的。”然后又把耳朵贴了上去,“可以听到咔咔咔咔的机械声。好像里面有个工厂一样。感觉好厉害。”

“喂喂,怎么打开?”女生想一睹表内奥妙。

“表壳上有个突起处,按下去。”张童雨指点着。

“啪” 地一响,表盖一跃而起,露出白表盘、黑表针。表盖内侧,刻着“张童雨”以及“芳草地学园163X”。

仔细把玩一番后,黄色发带的女生恋恋不舍的把怀表还给了它的主人。“我决定了。我要进入学生会!”

“啊?!”一直站在她旁边男生发出了惊讶。

“学生会。只要进入学生会,就可以得到做为奖励的银怀表,是吧?”

“没错。”张童雨肯定地回答。

“以梁春日的成绩,肯定没问题。”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生微笑着鼓励。

“这么说,你是要参加高中部听学生会?”旁边的男生问。

“那也太久了。直接找曹筱,问问看学生会缺不缺人不是更快捷。”

张童雨知道,现在学生会是不缺人的。但她不想说。

这位女生是出了名的问题儿童,倒不是说她做了什么坏事,不过会时不时说出点离经叛道的古怪发言。此人成绩优异,运动万能。得益于她名列年级前10的成绩,普通老帅大多只是说教一番,而元老教师对她的言行而从无指责,某位元老还很欣赏她行动积极行动,直言不讳的性格。

从另一方面看,这位女生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有她在的地方,总是热热闹闹的,让人愉快。

而同学们对于她旁若无人的行径,也总结出了应对的办法,只要置之不理就可以了。那个人会阻止她的。

这次也不例外。

“别说傻话了,”男生出言反驱,“现在已经是初中部毕业时间了,学生会怎么可能会有空位。”

黄色女带的女生撅起嘴,“这样啊,那就进高中部的学生会好了。啊,干脆去参选学生会长吧。你要来帮忙。”

“啊?!喂喂……”

“常有喜,赵石榴,顾一书,你们也都来帮忙。一定要把气势营造起来……”女生开始手舞足蹈的说起自己的计划。

不久之后,身为学生会长的曹筱也回到了班上,系着黄色发带女生的请求,理所当然的被驱回了,不过却很赞同她参选学生会会长的决定。

大约在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教师们终于开始要求学们生整队。喧闹的体育馆安静下来。在叮嘱了注意事项和发放了草帽后,芳草地初中部的第一届毕业生们,终于开始了他们期待已久的毕业旅行。

在博X港,学生见到的是一艘全新的大型蒸汽渡轮。男生们似乎很兴奋,正对这艘船大发感慨。

张童雨抬起头,从草帽下望去,停靠在泊位上的渡轮,两个烟囱正飘出淡淡的黑烟,舷桥附近聚集的人群正在挨个上船。在工人的哨音中,一台红旗马车正被吊上渡轮。

这的确是条大船,有多大呢?500吨?800吨?

比起这条大船,她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帮助教师整队和清点人数。

在等待上船的时候,又一批有组织的人群到达码头。

她们都是清一色的女生,大部分身穿蓝色的背心裙式校服,其中有个别人,穿着和张童雨一模一样的高中部制服。

张童雨一眼就认出来了——女子文理学院的学生。

这所学校的学生,有个几共同的特点,除了不俗的相貌外,她们在气质上,也比大多数普通女生更为出众。

这些仪态万方的青春少女立即就把这边男生的眼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后排的男生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芳容,而更后排的则完全看不到,个别男生想往前挤,队伍开始出现涟漪。

张童雨旁边的女生小声的抱怨:“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些嘛。”

最先表达不满的是女生们,她们严重抗议这种扰乱队列的行为,很快,教师们开始维持纪律,几个想要挤到前面的男生被提溜出队伍,每人被罚做俯卧撑30个。

在教师的口令声中,几名男生开始运动。

对面文理学院女生们看到这一幕,纷纷掩嘴偷笑。

张童雨也向那边张望了一番,可惜没有看到认识的。

仿佛是要表现一番自己的身强力壮,罚做俯卧撑的几个男生做完后个个昂首挺胸,显得游刃有余。

“累吗?”负责监督的教师问。

“不累。”男生们异口同声,回答响亮。

“不累就好。那再做30个。”

…………

芳草地学园和女子文理学院是目前元老院唯二的最高学府,学生的学习生活自然是高标准,严要求。外出旅行时更不会委屈了这些菁英们。两所学校共同出游是计划好的,一起包下几个舱室根本是小菜一碟。

虽说元老们做分开放,鼓励大家解放思想,可是同在头等舱的芳草地学院的男生们,头次见到这么多青春靓丽的美少女一同出行,不免拘谨。

更怕自己一时不慎,出了丑,给文理的学生留下不好的印象。

有的在不断的整理衣装,让自己显得绅士体面;有的正襟危坐,给人以镇定稳重之感;还有的高谈阔论,表现得博学多材;还有一些则聚集在角落里,几个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时不时看几眼文理的学生,目光猥琐,令人不悦。

渡轮出港后,学生们开始自由活动起来。

张童雨在自己的客舱附近游逛了一番,然而并没有遇到想见的人。

沿着走廊走到船尾,视野豁然开郎。

蓝天白去,碧波荡漾。一直隐约在耳略的机器鸣叫声被海风吹散,只听见海欧咿呀咿呀的叫声。

甲板边缘,伫立着一位年青女孩。结白的连衣裙,白色镶蓝帽带的宽边帽,闪亮精致的白色凉鞋。此时正向着离去的方向眺望。

只手中一扬,无数碎小的纸片乘风而去,只剩白裙和蓝丝带在风中飘动着。

随即,张童雨意识到,这是一位女元老——四周有好几个警卫员似的人物。

正打算离开时,女元老转身看见了她,嫣然一笑。

真是一位美人。

张童雨看呆了,真是前所未见的美丽,即使同为女性,看着她也不经禁心跳加速。

简直宛如仙子下凡。

“张童雨。”

女元老的声音的确存在于记忆中。

“张学姐?!”惊讶与兴奋混合一起,旋又变得惊慌,“啊,不……张首长。对不起,一时没能改过来。”

“小雨别这样,还叫学姐好了。”

听到这话,张童雨心里美滋滋的。

学姐微笑着走过来,对着张童雨仔细端详,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看得她都不可意思了。“学姐……”

“这就是高中部的是服吗?真好看。”

“哪里,哪里。比起学姐差远了。刚才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我上船的时候,听说有芳草地学生的旅行团,就想着会不会遇上谁,没想到还真遇到了。听说,文理的学生也一起

,你见到林爱理了吗?”

“还没有。本来想在周围走走,看能不能遇到。学姐你这是去广州吗?”

“是啊。是啊。东门叔叔请我去广州玩几天。听说他们缴获了不少地主老财的东西。我顺便去找他打打秋风。”学姐观察着张童雨的神态,继续说,“对了,这套衣服,是东门叔叔送的。”

张童雨脸色一暗。

“怎么样?好看吧。”

“嗯。真的很好看。很漂亮。”张童雨坚定的点点头。

“你喜欢就好。回头,我给东门叔叔说说,让他也送你一套。”

张童雨愣了一下,既然反应过来,自己被学姐作弄了。

“学姐!”

……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东门叔叔,嘿嘿嘿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