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毕业舞会》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毕业舞会
作者ID
北朝论坛 不懂装懂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芳草地
内容关键字 毕业仪式,青年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毕业舞会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7-07
最近更新 2017-07-07
字数统计 (千字) 4.6



这几年,萧子山感觉自己看文件,字号不大的明显看不清了、下面的干部汇报工作,自己总是会不自觉的走神了,有时候侣萧说什么,自己也听不清楚了。

哎,我,也老了啊。萧子山在自己的内心失落的感叹。也该,回去看看了。他对身边的秘书说到。

随着事业的发展,元老们已经陆陆续续成为了一方大员,走到了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各个角落。而这个时候的临高,在一度占据了这个世界99%的工业产值的县城,逐渐远离了喧嚣,现在在这里的元老,已经不超过5个人了。按照某些元老的话说,临高这个曾经耀眼的,照耀整个东亚海洋与大地的小小县城,逐渐要回到它的历史地位上去了。不过这里毕竟的元老院的龙兴之地,这里除了一处处早已搬走设备的遗址,还有在草创时期,留下的大量的教学机构。。

对萧子山来说,临高虽然是他生活与战斗过的地方,是自己事业和元老院大业的起点。但是这里曾经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争权夺利,不可言说的母女哀嚎,还有稀奇古怪的培育调教。作为元老院的大管家,元老们来来去去,升升降降,萧子山见的多了,文马之争,派系的恶斗,萧子山见的厌了。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吧。圣船遗迹、元老院最初的议事堂,这些争权夺利的地方,他都不想再踏足一步了,现在他就想看看,元老院建立起来的第一个正规学习机构,芳草地学院。直到多年过去的现在,芳草地综合学院,仍然是元老院治下的标杆学校,这里不仅走出了第一代的“元老们的学生”,还贡献了为数众多的教职员工,积累了大量的教学经验。可以说,元老院干部的核心,就是芳草地走出来的“元老院的孩子”。萧子山现在最想看看的,就是新一代的元老院的孩子们。

现在芳草地学院的校长,是初代年级第一,戴嫣。虽然保持年级第一的记录早已被多人打破过了。但是作为一个穷苦家庭出身的女生,不仅仅在临高,在广州甚至整个广东,她取得的成绩都是一盏明灯,影响了很多对女孩同男孩上学有疑虑的人,鼓舞了许许多多的和她一样,穷苦家庭出身的孩子,她的出现让很多被家规束缚着的女孩子,找到了人生的榜样,为此甚至有个别宗族势力要买凶除掉她。

戴嫣虽然成绩很好,但是她没有像自己的同学们一样,成为元老院的封疆大吏或是技术尖兵,而是选择成为一个老师。她从芳草地普通的见习教师做起,和一位第一批元老院培养出来的男教师组成家庭。她历经三个省五所学校,最后终于成为了芳草地学院的校长。按照她自己的话说:“我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对于戴嫣的经历,萧子山是熟悉的。在规划民阶层,戴嫣是严师慈母,是女学生的榜样,是耀眼的明星。但是在元老们的普遍认知里,戴嫣也只是一个只能等因奉此,照着元老院画出来的图纸搭积木的规划民,缺乏创见与创意“仍然带着很多土著的气息”。当然这也是很多哪怕身居高位的规划民的普遍特征,不足为奇。


对于萧子山元老要来校视察,戴嫣校长是万分的激动的。一方面芳草地虽然仍然盯着元老院第一学校的名头,但是所有的元老老师早已不在此授课了,而随着元老院在普及了基础教育,各地都有元老院开设的学校,像当年南方初定,大户人家纷纷送自家子弟来芳草地就学的盛况,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作为第一代元老院的学生,戴嫣对元老的感情不仅仅是对待上级与老师的尊敬,小时候体会过生活的麻木与绝望的她,元老院的出现与对整个世界的改造、还有对戴嫣这些孩子的培养,已经不能仅仅用再生父母来形容了,可以说在戴嫣的心目中,元老这个集体是近似于神的存在。而大名鼎鼎的萧子山要莅临芳草地视察,无论是用这个机会再振芳草地综合学院的名头,还是再次近距离接触自己心中的偶像,戴嫣校长都要把萧子山这次视察参观接待好。


这些年的发展让芳草地综合学院成为了一所从学前班到高中一条龙的完全学校,规模堪比未来的县一中,再加上元老院第一学校的名头,这里的学生着实还是有着强烈的自豪感的。除了很方便的去元老院的各种“遗址”参观外,每年高中的学生毕业,都有一个毕业晚宴,这是其他学校所没有的习惯,据说是当年杜雯元老提出来的。为了让萧子山元老直观体现芳草地学子的风采,这次毕业晚宴特意放在了他来视察的日子。为了更好的展现教学战线的成果,学校的老师们组织了毕业学生中的文艺骨干体育骨干,要在萧子山元老面前好好表现。文体活动戴嫣校长不太熟悉,不过她给相关老师下达的命令是:突出元老院的伟大,全面展现学生们的组织性纪律性。

萧子山要来芳草地综合学院也在学生中间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些同学为了也想给萧大管家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各自组织起来准备展现各自风采,造个大新闻。

萧元老对于下面的小九九并不关心,身居高位这么多年,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他也见的多了。这次他会芳草地,其实真的只是简单的看看,缅怀一下自己过往的历程而已。

这日,大雨过后的天空万里无云,空气里泛着清爽的气息。萧子山再此走进了芳草地的大门。想当初,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芳草地的大门只有一块硕大突兀的石头,现在石头上已经刻了字,原本的土路在多年前就已经硬化,路两边也是芳草茵茵,一片花园的景象了。更不一样的还是学校里的人,戴嫣校长带着一群教职员工在门口迎接自己,路两边还有低年级的学生举着纸花,欢呼着欢迎欢迎。回想当年来到这里的时候,也不过是几个元老教师陪着自己,刻着校名的大石头,根本就是学生爬上爬下的工具,一点儿也没有现在的神圣感。

一切都变了啊!萧子山不由得暗暗感叹。浑浊的眼里也有了些许落寞。


虽然刻意保持低调,但是这些年来萧子山主动被动的参观过无数的厂矿学校,前呼后拥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但是从没有这次这样,心中充满了感慨与惆怅。虽然没有在这里任过教,上过课,但是作为元老院初期的重点工程,经过自己手批准的项目还依稀可见。比如眼前的这栋实验楼,动用了当时的一级管控物资;学校体育场的建设,用工的时候还和人力口的元老有过争论;门口的那个学生形象的雕塑,在设计的时候几个相关元老曾在自己面前有过激烈的争执,凡此种种不胜枚举。这里也充满了萧子山的心血。俱往矣。

萧子山来到学校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左右。戴嫣和学校领导先带着萧元老参观了学校的荣誉室,介绍了在元老院的关怀下,芳草地综合学院在这些年的发展,从只有小学两三个年级逐渐发展成了初中小学一贯制学校,终于在伏波军开进巴达威亚的那一年,在教育口元老的极力争取下,组织各方面力量创立了高中,让芳草地学校成为了一所集幼儿园到高中三年与职业教育的综合学校。当然,这里也有着萧子山的支持与帮助。在观摩了戴嫣老公亲自主持的实验课之后,便是今天视察的最后一个项目,高三年级的毕业晚会。

作为有着丰厚底蕴的学校,芳草地的元老以及历任规划民校长,都想着各种办法提高着学生的荣誉感与自豪感,总是用各种活动提醒着所有人,我们是一所不一样的学校。而毕业晚会就是某位元老参考自己高中毕业的经历,提议创办的,办了几次后就成了传统流传到了今天。而这毕业晚会,也就成为了每一个芳草地综合学院高中毕业生,人生中一个与众不同的回忆。

对于这种毕业晚会,萧子山的印象中传统上是校长讲话,年级组长讲话,最后是学生代表讲话。然后学生们鼓掌,然后学校领导来个临别赠言,毕业仪式就圆满结束了。在元老院治下的学校中,大部分都是这样进行毕业仪式的,培养学生的平民意识,是元老院的螺丝钉。不过芳草地在多位元老校长甚至执委会的关怀下,为了强化芳草地综合学院的与众不同,一直有大办毕业仪式的传统。

芳草地的毕业仪式也是在礼堂举行的,毕业的学生穿着类似于中山装的正装,每十个人一个餐桌。餐桌慢慢的摆满了礼堂,餐桌上还没有上菜,但是桌子中央都有一个矗立的启明星的木雕,每个桌子边上都有五个男生和五个女生,虽然偶有窃窃私语,但是大家都笔挺的坐着,等待着。

戴嫣校长在同学们的掌声中走上主席台,在发表感言之前,戴校长首先隆重的介绍:“我们伟大的元老院,初代执委萧子山同志,今天来到了会场来到了这里,送大家结束中学的生涯,打开新生活的大门。”于是,在隆重的掌声中,萧子山在万众瞩目中走上了主席台。他头发已经斑白,后背也已经微微隆起,但是仍然步履稳健走上了主席台的中央。他双手虚按,微笑着向毕业生们致意。这么多年来,他也已经参加了无数类似的活动,早已习惯了被关注的感觉。照例说了些应景的笑话,在轻松的气氛中,拿出秘书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一板一眼的念了出来。不时的再穿插调侃几句,在学生们的笑声与掌声中结束自己的讲话,然后一屁股坐在主席台边早已虚位以待的座位上。

然后便是戴校长的致辞,都是多年来的套话,萧子山听的索然无味。这么多年他见的多了。他有些后悔来到这里,后面还有很长的讲话致辞的仪式,他想找个机会提前的体面的离开。

正当轮到年级组长开始致辞的时候,突然在台下左侧一个男生脱下笔挺的套装,露出了红色的衬衫,双手有节奏的摆动,配合着有韵律的脚步,似乎向主席台一侧的萧子山致敬。突入起来的变故让正在念稿子的老师目瞪口呆,戴校长也有些慌了神。倒是本来昏昏欲睡的萧子山,似乎来了精神,玩味的看着台下这个学生。搏出位的手段,萧子山也从没有少见过。这时候音乐不知道从何处隐隐的响起,又有两个男学生脱下了套装,露出了黄色的衬衣,在第一个同学身后两侧,他们用统一而近似于机械的舞步,向主席台致敬。

校长戴嫣从最初的慌乱中恢复了过来,在萧子山身边她向教务老师布置,那几个学生是谁?是谁让他们搞的?不过在她询问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了这个突如其来的集体舞,有男生也有女生,男生都展现出了健壮的臂膀,女生也在欢快的舞步中显示着自己健美的双腿与身材,虽然陆陆续续加入舞蹈的同学不少,但是任谁也能看出来,这个舞蹈人数虽多而不乱,男女同学按照错落的队形,边行进边舞蹈。舞蹈旋律富有动感,同学们的动作简单而有力,只是按照一定的节奏直直的甩着胳膊挥着手。这些动作让萧子山觉得依稀有些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时候一个教务匆匆走到戴嫣身边耳语几句,戴校长眉头一皱,然后转身对萧子山紧张的说:“萧元老,这帮学生真是会捣乱,本来应该神圣庄严的毕业晚会,被他们这么一胡搞,都乱了套了,参与的这些。。。。。”萧子山笑着挥挥手,打断了校长的话:“无妨无妨,学生们除了严肃也要活泼,这个舞蹈我看不错,是谁编的?”他顿了一下,补充道:“是不是某个元老编的?”

“萧主任您说笑了,哪个元老会和他们瞎胡闹,张处长刚刚问过了,是学生们自己瞎编的。”瞎编的!?萧子山心中十分疑虑,虽然这个舞蹈有些生硬,但是他绝对曾经见过类似的舞蹈。猛然间,他想起在几十年前,他在虫洞的那一边,还是个为业绩忧愁的业务员时候,在一次匆匆的旅途中,曾经见过飞机场的空姐空少,在候机大厅表演过这种名为快闪的舞步,这种在21世纪才逐渐开始在中国流行的舞步,提前被十七世纪的孩子们创造出来了!

萧子山猛的站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栏杆,盯着下面用情舞蹈的学生。台下的同学们仍然表现着富有动感的舞步,戴嫣看到以镇定著称的萧子山元老,额头隐隐的冒出了汗水,青筋迸出,双手微微的颤抖。戴嫣想说些什么,却一时语塞。突然发现舞蹈戛然而止,学生们像雕塑一样摆出了队列造型,几个同学拉出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子山元老,您好”。

看到这一幕,萧子山的心头似乎被人猛的抓住了,憋的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句表达。他知道什么样的力量已经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比预想的快了很多年,很多年。他无力的坐下。边上的第一代规划民,戴嫣校长有些生气的斥责:“这些熊孩子,这么没大没小!”萧子山再次打断了她,他无力的微微颔首,对戴嫣校长露出无力的一笑,淡淡的说道:“不要斥责孩子们,他们长大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