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河马的一天》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河马的一天
作者ID
百度贴吧 不想上吊王承恩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三亚特区总医院
涉及方面 医疗口元老生活
内容关键字 郭芙,田凉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河马的一天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4-21
最近更新 2015-04-21
字数统计 (千字) 1.9




灿烂的阳光洒下来,周围是成行的柳树,大片的荷花,多么熟悉的感觉,还有这座拱桥,自己一定曾经到过这里。

远处有一对蹒跚而行的白发老人,他们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自己已经看过了无数遍却仍然看不够,那是爸爸和妈妈,爸爸穿着那身洗得已经有些发白的格子衬衫,妈妈的手上拎着那只从自己记事开始就用来买菜的篮子,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搀扶着,慢慢地往远处走去了。

自己努力想要追上去,再看他们一眼,想要大声呼喊,再叫他们一声爸妈,但是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动不了,也喊不出。爸妈肯定是没有看到自己,否则他们一定会飞奔过来抱住自己唯一的儿子。

在这两个默默远去的萧瑟背影的身边,本来应该有个儿子搀扶着,也应该有个孙子或者孙女在旁边嬉笑玩闹,当然也少不了她。

哦,她果然也在,还是齐肩的长发,还是粉色的连衣裙,手腕上还带着自己送给她的那串檀木珠子。她当然是面带微笑的,因为从小到大她都是这个样子。

她朝这边看过来了!魂牵梦绕的脸庞再次出现在面前时,尽管自己甚至可以回忆出这张脸所有的细节,但是心脏仍然不争气地开始狂跳。

她朝这边挥了挥手!自己努力要把不受控制的双手举起来,努力要迈开不受控制的双腿,多想走到她身边,好好对她倾诉自己的爱恋、不舍和悔恨。

一辆熟悉的路虎车开过来了。

原来她并不是朝你挥手。那个富二代下车给她打开了车门,两人有说有笑地上了车,绝尘而去。

爸妈消失了,她也消失了,自己努力地回忆刚刚的场景,想要从中再搜出一些细节,好让自己觉得不那么孤独。父母的背影、她的脸庞、甚至那辆路虎车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在脑海中到处飞舞,自己觉得头都要炸了!


“啊!——”河马从噩梦中惊醒,身边的郭芙立刻抓住了河马的双手,并把床头的灯打开。

“老爷做噩梦了?”

“嗯。”河马努力平复着心情。

“我去给老爷倒杯水。”

这种噩梦河马在D日之后也做过几次,但是随着时间的淡化,工作的繁忙,尤其是结婚后郭芙的温柔体贴,这些镜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河马梦境里了。

郭芙把水杯递给河马,把他的枕头立了起来,让河马以一个比较舒服姿势靠在床头,给他按摩着太阳穴,“老爷感觉好点了么?”

“好多了。”河马看着郭芙,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她的脸庞,“你早就醒了?”

“老爷刚才有些抽搐,”郭芙低着头,“还一直低声吼叫,我睡觉浅,就醒了。”

“干嘛不叫醒我?”

“我奶奶跟我说过这叫离魂儿,千万不能把人叫醒,要不然魂儿就被吓跑了。”

“呵。”河马嘴角向上扬了扬,“你都是总护士长了还信这个。”

“老爷,”郭芙偷偷看了看河马的表情,“您做噩梦的时候一直喊着’小北’,这是个人名么?”

“嗯。”河马闭着眼。

“老爷要是不高兴,奴婢就不问了。”

“我们是夫妻,不要自称奴婢。”河马慢慢地睁开眼,“小北是我青梅竹马的……嗯,朋友,后来我跟着文主席他们从澳洲出海流落至此,跟小北互相也就断了消息。”

“原来是姐姐。”

“你怎么知道小北是女的?”

郭芙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像因为我们是个敏煮的贴吧既然大家投票说小北是女的那么小北就一定是女的之类的句子,郭芙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念清空,对着河马笑了笑,“因为老爷那种温柔而急切的语气,对其他人从未出现过。”

河马起身抱住郭芙,轻嗅着怀中身体的气息,“我们都是有过去的人,虽然无法完全忘记,但既已结为夫妻,过去的故事还是可以向对方倾诉,也要相信我们能够相互理解。”

“是,老爷。”怀中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也紧紧地跟河马抱在了一起。

“那么,”河马抚摸着郭芙的短发,“给我说说田凉吧。”


上午,三亚特区总医院门口。

医院的门卫蒜伯已经注意门口的年轻军官很久了,他的肩章,帽徽,还有腰中的佩刀都明白无误地表明了他的身份,但这个奇怪的军官却一直站在医院门口,已经站了大半天了。

蒜伯往嘴里扔了一瓣蒜,用力嚼了两下,犹豫要不要过去问一问,这个军官迷路不像迷路等人不像等人的,眉头还一直皱着,看这又是着急又是慌乱的样子,别闹出什么事情来。

正在蒜伯犹豫的时候,军官朝门卫室这边走过来了,“大爷,咱这里有没有个叫郭芙的?”

蒜伯暗舒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找人的,张嘴问道:“你是她啥人?”

军官登时被熏得倒退了四五步,连忙用手捂住鼻子,大声地喊,“老乡!我是她老乡!”

蒜伯稍微放心了些,郭芙是三亚总医院的总护士长,也是院长河马的老婆,以前也遇到过不少来认同乡攀交情的。“你的证件拿来看看。”

军官赶紧往前迈了两步,把自己的军官证递给蒜伯,然后又赶紧退了回去。

“田凉?”蒜伯看看证件上的照片,又抬头看看军官,“伏波军三营二连连长,啧啧,才20岁的上尉,够年轻的。”

军官还是皱着眉头,点点头没有说话。

蒜伯略思考了一会,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帮这位年轻军官通传一下,见不见在郭芙这丫头,跟自己就没关系了。

“你在这儿等着,我让人给你找郭芙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