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流通券狂潮》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流通券狂潮
作者ID
北朝论坛 louislou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帝国某大学
内容关键字 圣历385年,元老后代,流通券遗存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流通券狂潮2017-06-11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6-11
最近更新 2017-06-21
字数统计 (千字) 7.2




大家好,新人刚来。构思了一篇小同人,希望大家指正。因本人水平有限,第一次在网上码字,肯定会有很多错误,希望大家帮忙指正。因为同样的原因,如果最后烂尾了,也请原谅。

今天就先写个楔子,希望大家喜欢。

另外,求同仁们帮忙找下临高在早期的流通券印刷技术与财经口在临高政治地位的已转正同人,谢谢~


楔子

多年以后,面对一张递到她手上的印有“德隆粮行”的流通券,钱雨馨回忆起了那个慈祥但却严格的教授在燕京大学给她上的第一节经济学课。那时浴火重生的共和国虽然刚刚从席卷全世界的大革命中建立起来,但二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一个充满生命力的世界在和平时期恢复常态化经济建设。而以钱雨馨个人的角度来看,虽然大革命所留下的影像资料的血腥程度使她目瞪口呆胆战心惊几天吃不下饭,但这已经是自己出生之前好几年的老黄历了,而且在她意识到大革命带给她以及她的几个朋友的家族的好处之后,她对大革命的感情变得和她的母亲一样复杂起来。

她的母亲从不放过赞颂大革命的机会,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人场合。

一方面她很清楚她全家现在优渥的生活离不开她和她的家族在面对革命的星星之火时果断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虽然她在说出这些话时显得有些虚伪------即使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的家族站在大革命的哪一边会生活的更好。

另一方面她也在庆幸自己坚定的站在了胜利者的一边,没有像她的几个幼时玩伴与父亲的几个政敌那样成为大革命结束时路灯上的骇人装饰品------在有人胆战心惊的向伟大领袖指出这样的装饰品已经让整座城市臭气熏天且极易滋生传染病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是燕京市有名的一景------她在偶尔提到这一点时倒是十分真诚。

但无论如何,她并不是做出这个决定的人,也因此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个幸运的贵妇人,生在一个富贵之家,得到了令无数人羡慕的地位,嫁了一个同样富贵且同样努力的男人,生了几个十分漂亮的孩子。尤其是大女儿钱雨馨在初长成时便成为了上流社会人人争相一睹芳颜的美女,而她年仅35岁就能得到钟立时经济学奖的成就则使得原来攻击她是个花瓶的人无地自容。而且与她母亲不同的是,她很低调,也没有像她母亲那样说出什么“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之类被人传唱至今的语录。

钱雨馨在考入燕京大学时选择了金融专业,因为她不知道她还能选择什么其它专业。她的外祖父是帝国德隆银行------当然现在是前帝国德隆银行了------的行长,掌管帝国的中央银行与货币政策。,她的母亲在30岁时便已经成为了古德曼------克拉维斯投资银行最年轻的MD,执掌证券发行部门,并主导了大革命两方战争债券的发行。而她的父亲则创办了帝国农业银行—人民农业银行的前身。对她来说,她成长在一个金融氛围格外浓厚的家庭里,但她却没有像她的家人那样投身金融界,用自己的青春来换取财富。而是在博士毕业后选择了留校,安安静静变成了学生口中严格但却格外照顾人的好老师,为共和国的金融体系输送新鲜血液。

公元2013年,圣历385年------尽管帝国成为历史的尘埃已经过了半个世纪还多,但以帝国的建立作为标志的纪年法却保留了下来------的6月11日。在一天的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位访客来到了钱雨馨的办公室,礼貌的敲了敲门。来人自我介绍是“人类文明保存计划后续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人员。

钱雨馨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人类文明保存计划”,她每年都在她主讲的行为金融学的第一堂课上讲这个计划的来龙去脉,用来向研一新生说明经济学理论中理性人假说的局限以及,某些时候的,可笑程度。她每次讲这个故事时都要带一包纸巾------好掩盖因狂笑而导致的失态以及擦笑出的眼泪(是的,她每次讲这个都会不顾淑女形象笑出眼泪),而学生们每次也都和她一样需要纸巾。

在被共和国尊称为500先贤的第一代帝国元老之中有几位元老对神秘主义颇有研究,他们所创立的神秘主义同好会------最开始与大学里的兴趣社团没什么区别的一个组织------在圣历100年逐渐与五教(基督教,新道教,伊斯兰教,犹太教,佛教)势力合流,并在这之后成为了政界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社团创始人之一在他的笔记中留下了一群叫玛雅人的神秘民族预言公元2012年12月21日世界会毁灭的记载,宗教势力的一个分支随后便将玛雅人称为外星神秘民族,并称其为来自外星高等生物的预言以恐吓民众来吸引信徒。在帝国不费吹灰之力征服了中美洲的几个名称各异的原始部落之后,帝国科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些部落所拥有的与其发展程度不匹配的发达历法正好结束于公元2012年12月21日。这一成果与元老的笔记不谋而合,使得可信度大大增加,并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大讨论与一定程度的恐慌,幸而帝国元老院下发文件严禁宗教势力继续宣传2012世界末日并命令各个宗教向信徒保证他们只要足够虔诚就可以在这场灾难中幸存才没有造成社会更大的骚乱。

大革命过后,2012年世界末日的论调又被重新提起并广泛讨论。尽管没有任何科学的乃至是稍有理性的证据证明2012年世界会毁灭的任何迹象,共和国仍然在舆论与宗教势力的压力下在建立了“人类文明保存计划”。其核心逻辑是世界如果要毁灭的话人类并没有大规模移民外星的能力,而即使是少量移民的计划在大革命刚刚结束百废待兴的情况下也显得过于昂贵。因此,只能尽可能的在宇宙中留下人类存在过的印记。所以,共和国耗费了巨额钱财建造了几艘航天飞机将他们选出的以及向全社会征集到的对人类历史有重大见证意义的物品送到火星殖民前哨基地里的一个防备森严的金库里保存。当然,随着2012年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地球照样转的好好的,乃至钱雨馨在2012年之前20年就开始将这个计划编成段子用来向学生们说明人类和理性人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有时蠢的令人笑出眼泪。

自然,公元2012年地球照样转的好好的,使得“人类文明保存计划”彻底的成为了五教乃至共和国人民大会洗不去的污点,成为了世人的笑柄,尽管舆论从没意识到当初共和国建立这一计划也是因为屈从于舆论带来的压力。在事实证明世界还不准备毁灭之后,共和国建立了“人类文明保存计划后续工作委员会”,来为这一失败的计划擦屁股。今天,钱雨馨便迎来了这样的一位访客。她倒上了两杯茶,等待来人表明意图。

“据我们查证,您是前帝国元老院第一任议长钱水廷的后人是吗?”来人抿了一口茶,说道。

“是的,我的母亲是钱水廷元老的后代。我见过我的族谱,我的母亲是二代元老钱朵朵的一支。”

“啊,正好您也姓钱。”

“其实并不是。我的母亲并不姓钱。我的父亲姓钱,但他并不是元老的后代。”

“这样啊。总而言之,您是我们能找到的与钱朵朵元老靠的最近的后人了,根据共和国继承法,您现在是这件藏品的所有者了。”来人递给她一个四面透明的盒子,这是用来保存重要历史文物的专用盒子,里面放着一张用彩色卡纸印刷的极其难看的票劵。正面上方写着“德隆粮行”,编号是666888,背面印着一行字:“每元准兑大米一市斤”。钱雨馨认了出来,这是帝国的500先贤于圣历1年在现在的海南临高特别市时发行的帝国第一批纸币,以粮食为准备发行的被称为流通券的货币。

“这是我的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钱雨馨问道。

“这件藏品在历史书上的位置可不是一般重要啊,不然它也不会成为人类文明保存计划的藏品之一了。您应该知道临高流通券投机潮吧?”

“当然,每一个了解过经济的人都会听到这个故事,几乎与荷兰郁金香泡沫同期发生的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金融泡沫。你的意思是?”

“您应该清楚用金融泡沫来形容这件事太轻描淡写了。”来人笑了一下说。

“我是研究金融理论的,对金融史只是工作需要才会了解。”钱雨馨也笑了,“不过我也知道这件事对历史轨迹的影响远比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大。所以这张流通券是?”

“有记载证明您手上的这张流通券是流通券投机潮的开端,从头到尾见证了那场闹剧。它从最开始就属于当时仍未成年的钱朵朵元老,后来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在帝国第一次迁都之后您的先祖把它捐给了帝国德隆银行博物馆,不过仍然保留了法律上所有权,所以现在您是这件藏品的所有者了。”来人解释了一下,然后说,“这张纸现在已经是无价之宝了啊。”

“那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呢?”

“您知道的,帝国德隆银行博物馆在大革命中被席成武将军的炮火打成了废墟。这件藏品很幸运,它当时在地下室做定期维护。共和国在清理废墟时一直在找这件东西,但就是找不到它。后来几年以后它再次出现是在潘家园市场,您的外祖父认出了这件东西。他用20人民币就把它买了下来。然后就碰到了人类文明保存计划启动。他把这件藏品交给了保存计划,这件藏品就一直在火星前哨基地。直到最近地球没毁灭,每件藏品开始物归原主。”来人说完之后,喝了一大口茶。“真的很有历史的轮回感对吗?”

“确实。尤其考虑到我是钱朵朵元老的后代但姓钱却和她没关系,宿命感更强了。”钱雨馨微笑了一下,说。

此时,钱雨馨回想起了那个慈祥但却严格的教授在燕京大学给她上的第一节经济学课,老教授说,以后你们一定要铭记的一点是,一定要尊重市场,一定要记得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投机活动最后只能成为易破的泡沫……



第一章

(感谢大家厚爱,更新第一章,希望大家喜欢,欢迎大家探讨,提出意见与建议。抱歉这么长时间才更新。下一章开始加载剧情~)


“一定要尊重市场,一定要记得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投机活动最后只能成为易破的泡沫……”,这几句话是钱朵朵还能分辨清楚的最后一句话,在这之后,她终于不敌周公召唤,沉沉睡去。

“喂,我讲的课也没那么无聊吧…….”,卢睿群元老看着课桌上的睡美人,露出一个介于无奈与伤感之间的表情,叫醒了她。“时间到了,下课吧。”

“对不起啊。不过大哥,不是我不认真学习,你讲的课真的好无聊啊,你的嗓音比起讲课更适合唱摇篮曲啊。”钱朵朵努力驱散开睡意,毫无诚意的致以歉意。

“好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卢睿群伤感的说。“百仞总医院前几天叫我去给他们讲经济学来着。”

“啊?医院叫你去讲经济学?为什么啊?”钱朵朵问。

“我也纳闷,就去看了看。去听讲座的都是医院安排好的失眠症病人,就等着我给治呢。他妈的!有这么骂人的吗!”卢元老愤愤的说。

钱朵朵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没哈哈大笑。但笑意仍然不小心露了出来,她知道该转移话题了。“今天我爸那里又有聚会,你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

“去叫同学吗?”

“对啊,你就稍微等一下嘛。芳草地就这么大,一会就好了~”她带着笑意挥手跑掉了,留下卢元老在原地默默伤感。

卢元老今天的工作是在芳草地给钱朵朵小元老讲课,传授经济学这门在新时空略显不伦不类的学问。之所以说“今天”是因为他平时工作在五道口,属于财经口元老中非常酱油的一个人,只是今天正如平时一样闲的要命又没人来找他帮忙才来芳草地给兴趣缺缺的小元老讲课。但很明显小元老钱朵朵并不领情。

只要是对卢睿群元老在穿越前的身份稍有了解的人无一例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卢元老会来参加穿越这项事业,他们一致认为卢元老在旧时空会生活的更好。在组织部和政保局的档案中,卢元老只有20多岁,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钱朵朵和她的小伙伴们曾经为他帅不帅这一问题纠结争论了很长时间,虽然林子琪一针见血的指出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纠结本身信息量就很大,但最后她们还是得出了他“还是有点帅的”的结论。他有国内财经类大学学过金融学,有银行,VC,和国外投行实习经验,主修方向是金融风控,拥有北美留学经历,主要研究与发展方向是量化投资方向。在技能这一栏里写着:拥有CFA,CPA,FRM证书,熟悉GAAP和IFRS会计准则,熟练阅读企业年报并做出研究报告。精通Excel与VBA应用。可熟练使用R,PYTHON与MATLAB等计算机语言构造回归模型与交易策略,熟悉蒙塔卡罗方法。熟悉Wind和Bloomberg数据库。熟悉各类金融衍生品的定价模型与风控策略,并因此会一些PDE方程解法。了解固定收益证券的各类利率结构模型并了解其定价方法。尤其擅长各种未定权益(contingent claim)类金融衍生品的定价,尤其是各种奇异期权的定价模型等等。

简而言之就是废柴一根,啥有用技能也没有。

他所熟悉的金融工具期权,尽管已经在发达国家发展的大半个世纪,但即使是在旧时空21世纪的中国仍然属于新兴事物,而各种非标准化的奇异期权要出现更是属于有生之年系列。他所掌握的现代金融几乎所有的知识全部是如何运用建立在科技发展成果上的各种工具,而他所熟悉的衍生品要出现需要一个最基本的前提,那就是在旧时空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电子化证券交易,或者至少是有金融机构做市。然而,这些东西在本时空的发展都在欧亚大陆的另一头且发展到卢元老所熟悉的样子至少还需要两百年。手握现代金融技术的卢元老就这样成为了五道口最酱油的元老。自d日起卢睿群就是基本劳动力的一员,在财经口各部门成立之后变成了坐办公室的高级基本劳动力,负责财经口各种琐碎繁杂无聊但归化民又做不了的工作,比如各种测算什么的。随着归化民培训的越来越多对业务越来越熟悉,他也就越来越闲。由于他的专业使他懂了一点PDE方程的解法并了解物理上的热传导方程,虽然他在财经口不受其他元老待见—没人愿意看到自己忙的团团转的时候有人在旁边闲坐着磨洋工—但工业口的人经常来向财经口借人,卢睿群也乐意偶尔发挥一下自己的专业。妇女合作社的李梅也时不时来请教现代财务管理上的问题,准备自己首先使用旧时空先进的会计制度。外加本科大学名称里有“政法”两个字且还正儿八经上过几节经济法与税法课,他也在法学俱乐部挂了个名偶尔去听一听他们的讨论。再加上他是财经口为数不多的几个闲到可以抽出时间给芳草地的小元老和归化民普及现代经济学知识的人,卢元老虽然是五道口的人但一半的时间都不在五道口。又因为有北美留学的经历,他还能和宅党说的上话,共同聊聊温哥华那怡人的气候什么的。在发现了宅党聚会上有酒有肉之后他每次聚会都来从不爽约,每次去都牢记着“闷声发大财”的古训,践行着多吃少说的真理。简而言之,在临高他认识的人很多,所能进入的圈子很多,但他并没有哪怕靠近任何一个圈子的核心层面,也没有真正和和谁熟识,他对此也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在最开始时他因为觉得不人道都没有买生活秘书,成了“撸党”。不过在他的住处不止一次被前来拜访的大小元老甚至归化民感叹“这屋子一看就知道没有女人”之后终于顶不住舆论的压力买了一个生活秘书,住处的整洁程度才开始改观。这种酱油人生观自然也影响了官运,在办公厅消灭酱油元老的活动中如约领了一个闲职—复式簿记制度推广宣传科科长,科里分配了两个归化民每天听他培训然后去东门市给各类大小商家培训复式记账法。自然,这个单位听名字就知道是单纯为消灭酱油元老而设立的,不过卢元老也不太在乎这件事—他发现自己当上领导之后还高兴了好一阵子。

随着元老院不断的发展壮大并最终完成对两广地区的攻略,财经口开始谋划对两广地区进行币制改革,在广州光复之后不久财经口的核心成员全部前往广州主持币制改革—这也就是说广州的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财经口的核心元老走时曾经想过在临高留一个元老主持大本营的财经事务,但随后怎么想怎么觉得临高完全可以在已经培训好的归化民的工作下完成运作。于是,便出台了现在的折衷方案,五道口由卢睿群一个元老,懒懒散散的“主持临高五道口日常工作”。币制改革在广州搞的热热闹闹,给他的工作就是在已经在元老院治下十几年的临高做好“配合工作”就好。

币制改革的核心是用元老院发行的流通券与硬币取代原先的银两,即所谓废两改元,是国家的一件大事。为此,元老院调集了很多资源,精心设计了新一版的流通券,准备在广州进行推广流通,减少银两的流通。新版流通券拥有了元老院最先进的印刷与防伪技术,精良程度虽比不上旧时空的人民币,但是也足够的精美了。

“好了,我们走吧~”钱朵朵小元老的声音传来,招呼卢元老。今天钱水廷会在他那大游艇里和宅党一起开party,卢元老自然是要去的,正好今天给钱朵朵上课,就和她一起去吧,卢元老想道。

“这样的生活真是惬意啊。”钱朵朵和卢元老走在路上时感叹道。

“你说我吗?”卢睿群回道,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卢元老苦笑了一下,“我这生活有什么好羡慕的,每天东奔西跑穷忙不说,到现在在元老院里还在打酱油,在元老院里一点地位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穿越过来呢?你在旧时空的话肯定比在现在过的好。”钱朵朵问道。

“只是觉得我在这个新时代会更平和吧。”卢元老回答道,看到钱朵朵的疑惑表情又补充道“我在旧时空的投行干了几年,那段时间每天连续工作将近20小时,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在加入元老院之前的几个月我一直感觉这样我很快就猝死了,但要让我换个朝九晚五的工作我又不甘心。所以我穿越来只是为了找到另一种活法,生活水平高的同时又不会猝死的那种。”

“是吗。真好。”钱朵朵顿时对卢元老的胸中大志略有失望,在施放了一个女神技能之后便沉默了一阵子。但随后又觉得这样有点尴尬,于是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最近的天气,聊经济学理论与旧时空的经济学史,聊她在学校的趣事。卢元老也把财经口的几件轶事拿出来分享—反正轶事的主角都在广州了也听不到。就这样,他们来到了游艇上,加入了party。

“卢元老最近在忙什么啊?”郑尚洁把切好的烤羊腿分给卢睿群元老后问道。

“就是广州币制改革的事情嘛,这边要配合他们工作,回收旧流通券发出新流通券。”卢元老说完便开始享受他的羊腿。“原来的就流通券按1:1的比例兑换成新流通券,目前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在每个能想到的地方开始设立兑换点,很快就会开始兑换了。”

“这样啊,币制改革是大事啊,做好这件事,你也能官升一级了,哈哈。”钱水廷加入了这场谈话。“朵朵也快成年了,如果她对财经感兴趣的话,宅党里如果有人了解财经口可以帮一帮她那就再好不过了。”

“嗯,不就是1:1兑换货币嘛,有什么难的。”卢睿群喝下一口酒说。“财经口肯定欢迎小元老加入啊。”

钱朵朵终其一生都没找到比这立的更大的flag。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