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浴室》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浴室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闹临高,女侠,审讯,陈新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浴室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3-24
最近更新 2015-03-24
字数统计 (千字) 3.3



莲蓬头喷散出与四班的热水,化作水汽,将室内的氛围衬托的格外氤氲。若隐若现的雾气中,灭静师太的胴体显得格外迷蒙。春凳之上,师太细白修长的大腿担在上面。一名女弟子也是天体赤露着,蹲下身子,悉心地用丝瓜络用心地给她搓着。

“啊,啊,用力!好舒服!不要停!”。师太显然十分享受这样的情景,簇着峨眉,张开细薄血红的樱唇,发出澎湃的唇音。女弟子见状,回头向其他几个正拥在水雾下磨砂的女弟子示意。那些女子赶紧上来,一起用菜瓜布为师太打着泡沫状的沐浴露。

待得冲洗完毕,几名女弟子赤着健美风韵、凹凸有致的天体,彼此用手臂搭成一架人肉轿子,托起师太,向卧室中走去。大弟子讲雪白身体和乌云般长发上的水滴擦干后,躬身走向大床前的纱帐:“敢问师父,可要做一下推拿导引?”

片刻,帐内响起一声若隐若无的“嗯”声。闻言,女弟子撩开帐幕,钻入大床上去。片刻,红纱床帐轻轻落下,花梨木雕的大床开始了有节奏的轻颤。“吱呀,吱呀。”令人牙酸的声音荡漾在室内,不免要透过窗缝穿到走廊。

十几名女弟子此刻都软瘫在地上,雪山、樱桃、溪水、森林,颇为壮观。她们经过旅途的劳顿之后,身心在舒适的淋浴中得到彻底的放松。闻得氤氲暧昧的音色,竟忍不住又开始做那些在恒山派中爱做的事。



室内室外,沐浴完毕又缠绵之后的女人们都沉沉睡去。就连那几名留下望风的女弟子,咨客竟然也歪倒在走廊间的藤椅上呼呼睡得香,嘴角的口水亮晶晶地留下在胸前,细腻而绵长。这里是内院,外院有男人们把风,院门又从离间插好,髡匪的低头听得治安环境颇好,没有什么恶劣的偷窃、抢掠之事发生,因而女人们睡得格外香甜。

内院墙角的一处砖垛处,一个细管从小窟窿里升起,四下转动着。良久,屋后过道的一处石板突然升起,十几名全身黑衣蒙面的汉子钻出地洞,随之,十几名白衣男子,头戴白帽,拖着担架也相继钻出地洞。众人进得室内,见到目标全部酣睡,打头的不由得嘴角咧出意思轻笑。

身旁一名健硕魁梧的大汉冲着他点头哈腰:“主任,你看,怎样?”头目闻言一摆手:“水上漂,办的不错。洗浴的热水里掺药,剂量拿捏的也好。马上全都运走。”白衣汉子们带着口罩,一个个上前讲十几名女子抬起,放到担架上,再用帆布束缚带扎紧,随即陆续抬出屋内。

经过走廊,一阵微风拂面而来,将一名女子的下裙吹得荡起,歪在一边,不由得雪白之下、春荫乍泄。众人不由得胯下一紧。头目喉头强咽下一股口水。“快走!”他失声地吩咐道。

轰隆隆,天阴了。热带地区的天气说变就变。一队白衣汉子抬着担架走上台阶,仰头望去,尖顶青砖的屋檐下,赫然是一行大字:总参卫生部生理学研究中心。喀拉拉,一道闪电闪过后,雷声震荡。医生们带上胶皮手套,护士门准备着手术刀、止血带、酒精、药棉等器械,福尔马林和氯仿的气息扑面而来。

冰冷的水泥地面上,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靴踩得山响。白大褂应风吹起,显现出傲人的双峰。女法医来了。



室外暴雨如注,室内一阵阵惨叫传来,呻吟嚎叫,不一而足。

众医生有的在给病人过电,有的在扎针,有的在灌肠,有的在用棒子,有的在用鞭子,有的在用蜡烛,有的在用羽毛。

“呀呸,无耻髡贼,打死我也不招,别做清秋大梦了!”师太愤怒滴喷出一口口水,正飞到主人的脸上。“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过一会就由不得你了!”

两名彪形大汉用绳子勒住师太的嘴,之后将几根导线用钳子夹在她身体的几处。红灯亮了,一人按下按钮。一阵焦糊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师太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啊,啊,啊呀,我招,我招!”



京师,深夜,城内几处宅院燃起冲天大火,好似火炬一般,将四九城的若干区域照的通明。人员嘈杂声、敲锣声、钟声、驴马牲畜的嘶吼声、惨叫声,乱作一团。

醉仙楼二楼包厢内,两扇窗户向外推开,有人隐身在夜色的黑暗中,注视着窗外。”总兵大人,你看,髡匪这厮真的是好手段,真似我们当初在登州做过的一般。“壮汉对着身旁的主人说道。

”哼,也是好毒、好凶、好残暴,惨无人道、灭绝人性。若假以时日,此等必定是荼毒生冷、祸国殃民的法西斯!“陈主任若有所思地沉吟着。”来日,必定为我登州镇大患!“片刻,他回头对着屋内的黑暗处说道:“你立刻飞鸽传书,向王斗通讯,我们之间的交易可以谈了。”传令者不知何为法西斯,但是总兵大人的命令就是一切。

京师一处胡同的宅院内,冷某人此刻正披着棉衣,坐在卧室内的电报机前,紧张滴发报。”杜甫,杜甫,我是李白,生意开张,准确无误,重复,准确无误。“电波将讯息发送在沉沉的夜色里,穿过天空,被登州城内的卧底收到。他兴奋滴回复着,然后立刻向江苏站接力传递发报。

这道电讯只消到清晨,就能写成纸片,被送到文马主席的案头,博得一笑。冷某人咧着嘴正在乐,突然,菊花一紧。冷汗顿时从额头滚滚渗出。一柄冰冷的钢刀横在他的脖子之后。”投降者活,不从者死。这是我宣府镇的惯例!“有人在身后冷冷地说道。

第二天,登州镇内的电报联络点被陈主任连根拔起。第三天,陈新已经能够与王斗通过电报联络了。




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响声从室内传来。只见一张大床上,几个假髡精赤着魁梧的身躯,站在床尾。一名壮汉压在恒山派女弟子身上,正在努力耕耘着农田。

只听得声音越来越激烈,而女弟子呻吟嘶吼的音调越来越高亢。只见她上半身突然呈45度角支起,紧闭双眼,舌头长长的伸出嘴巴,全身早已湿透,双手死死抓住床单,高声嚎叫起来。

男子在这紧要关头,突然拔出大枪,退向身后,偃旗息鼓起来。女弟子片刻痛苦地抽搐着,哭喊着,满床打着滚,如同大烟瘾犯了似得。

”接着上!“一声令下,第二名壮汉附上身躯,压枪而入。再次嚎哭,再次抽出,继续着上一个流程的节奏。渐渐低,女人呻吟嘶吼声越来越无力,眼珠上翻,出现抽筋晕厥的症状。“不好,快抢救!”身边的医生一声断喝。两名男护士上前拽下壮汉,开始对女弟子施救起来。

“这样做,太那个什么了吧!”穆敏面现不忍之色,扭头瞪视着审讯的元老头领。“这是必要的,总比使用肉刑和电刑好吧。你看师太用了电刑,大小便失禁,下半辈子只好卧床不起,连改嫁还俗都不可能了。”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片刻后,女弟子被抢救过来。主任走到她身边,一把手狠狠揪起她的头发,狰狞地说道:“招还是不招?要不,我把你丢给弟兄们,或者扔进苦役营,看那些男人怎么收拾你!”女弟子面色苍白,嘴唇虚弱地吐出几个字:“别,别,别把我....。我招,我知道的都说。”

“主席,你看,这是这次的审讯记录。据恒山派的灭净和其他女弟子的招供,以及与其他人的审讯结果相互印证,并且综合我们大陆工作组的情报,结论是,王斗即将消灭李自成和张献忠,并且收买了其他西北军阀大部,陈新的登州镇远赴辽东,最近消灭了皇太极为收的满清集团,其余八旗残余已经溃逃。而据朝廷记载,黄石或者其他穿越者军阀集团,前几年已经消灭了皇太极好几次,有好几颗皇太极的人头存在内库的高度白酒里。

现在朝廷上下一致认为,陈新这是在欺瞒圣听,杀良冒功。内阁和顽固保守势力,准备像解决黄石集团一样,从朝廷大义的名分出发,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在政治上瓦解登州镇军阀集团。崇祯令他的女婿王斗率军进京护驾,准备对陈新动手。

而陈新目和王斗破获了我们的北京站、天津站和登州站的电报系统,相互利用电报勾结起来,达成政治交易。两大集团准备联手,解决掉京师的内阁和顽固保守势力,把崇祯控制在手里,切断西北农民义军和东北满清残余势力的联系。

石翁一伙外戚集团,利用掌握的厂卫势力,动用武林江湖人物为先遣队,准备搞臭、搞乱临高政权,给我们脸上抹黑。他们最终的目的是攻占高山岭大图书馆和战略物资储备库,搞清我们的真实身份。并利用掌握的资料与我们做交易,以满足他们企图分润临高商贸利益的最终目的。

王斗、陈新二人利用了石翁的行动,从背后影响着他们,准备来一招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把戏。等石翁把我们搞臭了,他们站出来提出合作的条件,准备让我们出技术、出战略物资,他们出地盘、出人力、出资源、出政治资本,以他们为主导,彻底颠覆现有的大明格局,以达到称霸亚洲的战略目的。”

“咝。”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在执委会办公室内回荡着。“这两个家伙真是好毒,好狠,好无耻!真是太阴险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