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海天号里的天堂》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鹰从天降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3-18

最近更新时间:2014-3-21

正文

海天号里的天堂

如果有天堂,那一定是海天号;如果天堂里还有极乐世界,那就一定就是海天号的厨房。

毛十三根本讲不出这么有深度的话,不过如果能告诉他大意的话,他一定会举双手双脚赞成。差点被冻死的他发现上船之后就来到一个作梦也没想到过的完美世界,除了他唯一的亲人养父不在外,找不到一点瑕疵。

刚上船时问完话在船舱里给关了几天,后来不知在哪停靠时被人用热水狠狠刷洗了几番,剃了光头,换了身旧衣服,终于可以出来自由活动了。他偷偷的问唯一的熟人符季--就是晕迷时照顾过他的一般大的小伙子,这是不是净化,符季说不是,净化要掰屁股喝药水的,他接受的只是初步清理,起码没有跳蚤虱子了,所以不用再给关在小船舱里了。

毛十三已经彻底恋上了这个能吃饱穿暖的船,他不想下船接受什么净化,尽管符季一直吹嘘到了临高就是天堂,但他不相信还会有比这更幸福的地方。听养父讲,东江镇里的将军也是吃两餐,而这里的人是吃三餐!毛十三觉得要到总兵那个级别的大官才能吃上三餐吧?可这里是连他这个外人都能跟着吃上三餐!为了能在这个三顿饭的天堂长住下去,他朴素的思维告诉自己要上进,就要积极的表现自己,自发的努力工作,去帮水兵整帆缆、敲冰块、擦甲板、洗炮膛。可往往干了没几下就给当事人婉拒了,他们说是专职专岗,不需要别人插手。

最后他还是在厨房里找到一席之地,海天号厨房只有胖厨师和符季两个人加一只叫奥斯卡的黑白色大花猫,为了五六十人的饮食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很欢迎能有多个帮手。舰长见到曾嘀咕说条令里没净化的不能进厨房,符季就举例子说我当年在香港的食品加工中心时也是没完全净化,严厉的舰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海天号的厨房不大,有个四眼的火炉,烧的竟然是有着很多孔眼的块煤,炉具有很多用法,到现在毛十三也没完全搞明白。厨具大部分是钢做的,和毛十三这辈子见过的完全不一样,有扁方形的油锅,也有像个柱子高而深的汤锅。厨房里面还有个小厨房,装着两个小炉子,是首长勤务兵烧饭的地方,平时一离开就会上锁,神秘得很。虽然厨房后面就是轰轰作响的轮机舱,但毛十三还是整天守着这狭小而温暖的地方不愿离开。厨房里的人也极和善,胖厨师只要不忙就坐在门口抽烟,不是逗猫和他们两个半大小子聊天打屁。少年老成的符季虽然大不了多少,却喜欢时常念叨:“上了首长的船,你就等着享福吧。”

深夜,还正是好睡年纪的毛十三自己就醒了,餐厅里传来模糊的笑声,值上半夜色班的水兵开始换岗了。本来负责夜宵的符季正睡得死死的,他主动承担了晚上磨玉米面、黄豆面的工作,发放夜宵的任务当仁不让换给了毛十三

将晚上的剩饭打松,撒些预制好的汤料,什么海苔、干鱼片,然后冲入开水和白天的茶渣,下饭的还有盐渍梅干,不喜酸的可以换豆腐乳。这就是方便又好吃的茶泡饭,只要有剩的,毛十三都不会放过。天堂里的神仙吃三餐,我可还多吃了一餐,毛十三抚摸着肚子满意的倒回床上。

还没再睡上两个时辰,天还没亮时两个半大小子就给胖厨师踢醒,睡眼惺松的开风门清煤灰打扫厨房,给汽灯打气。汤锅里熬了一夜的米粥扑扑作响,胖厨师正在往蒸笼里放玉米窝头。虽然只是窝头,司务长也要求七天一变,玉米的、红薯的、土豆的、高粱的、绿豆的轮流来。毛十三反而不太明白都三餐了干嘛不上白面馒头?符季说这是规定,好象不会得脚气病。

整理内务完毕的士兵们说说笑笑走进餐厅,在窗口排队领餐。符季负责给每人的搪瓷饭盒里打上两勺米粥,而毛十三则在饭盒盖上夹上一筷子泡菜和半个咸蛋,士兵自己去筐子拿窝头。摇拽的汽灯给蒸腾雾气包围,咀嚼加说笑形成模糊的声浪,总让十三觉得在作梦。

吃完早餐的白班士兵刚离开,值后半夜班的哨兵也带着一身霜雪下来就餐。正在分派食物时,一个勤务兵跑过来催问:“怎么鸡蛋还没来”,胖厨师躬身陪笑着说就来就来,一边转头叫:“十三,快去,拿鸡蛋上来”。毛十三急忙把筷子一放,拎起汽灯揭开下层甲板的舱盖钻了进去。

离开温暖的厨房,一阵潮湿发霉的冷气扑面而来,毛十三打了个寒噤,举着汽灯小心的跨下楼梯。穿过一层层的豆芽架,一股淡淡的腐败气味传来,可能储藏的冬瓜南瓜苹果什么的有坏的了,要尽早清理掉,毛十三想着。养殖舱就在左边,五只母鸡给灯光惊醒,在咯咯的叫着,在笼里翻一翻,竟然找到了四只鸡蛋。“不错,干的不错”毛十三夸奖着:“今天天气挺好,给你们放放风”。他打开舷窗,把鸡笼挂在外面透气,临走时还塞了几把饲料。

勤务兵接过鸡蛋仍然摆着张臭脸,连谢都没一声。过了一会又拿了两个鸡蛋回来:“首长说两个够了,另外的给病员吧”

“首长真是菩萨心肠”毛十三一边端着卧了鸡蛋的伊面送去医务室一边心里暗赞。

等从医务室回来时,各种食物早已一扫而空,符季刮了半天,才给刮了一碗粥底来,小菜也没有了,也不可能再去开坛腌菜。还没等毛十三表示无所谓,符季已经带着歉意的笑笑:“没小菜了,试试糖粥吧”。说着拉过糖罐来,刷的就放了一勺雪白的砂糖,毛十三眼睛还没来得及眨,又放了一勺,看着毛十三惊呀的眼光,符季扬扬眉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是一勺,仿佛在说:“看!我们伏波军的生活过的就是这么美”

可怜毛十三什么时候吃过甜食呢,以前嚼过高粱杆,和小伙伴不要命的摘过蜂巢,连麦芽糖都没敢想过。第一口仿佛就甜得毛孔都要张开,他闭着眼睛一口一口往嘴里送糖粥,这一切简直就像个故事,对了,就像养父讲过的什么故事,某人无意中闯入仙界,神仙招待一场闻所未闻的宴会,当回来时已经几百年过去了,最终结尾是什么?那个好运气的人一定又回去仙界了吧。

早餐完毕,天已大亮,胖厨师下舱里弄他的豆芽去了,两个小伙子满头大汗的清洗餐厅,然后用手压泵压海水上来冲洗饭盒,洗干净的饭盒还要用淡水擦洗,淡水很宝贵,对用多少淡水洗净多少饭盒,司务长都有定量。然后又是清洗炊具,钢质的东西就是怕锈,有了浮锈就要仔细打磨掉,特别是角落,要用专门的小棉签一点点赠,洗完了要擦的没一点水珠,再用块半熟的肥猪肉上油。厨房里的泡菜坛、咸蛋筐、米袋、没用掉的煤都要归回原位。要没有半点油迹,一片锃亮,连调料罐里勺子也得朝向一致,打扫完毕兼司务长的三副会专门过来检查。

整个白天还要不停的烧开水提到露天甲板的保温桶里去,符季会按比例往水里加酸橙汁,开始毛十三以为是要掩盖储存过久的水里的异味,但符季说不是,酸橙汁里有种仙丹,吃了不生病,如果水太热会破坏果汁里的好东西,所以开水一定要放凉,但也不能太凉,要达到可以下咽的温度时再把温开水倒进去。“首长真是把当兵的当老爷供着呢”符季偷偷的对毛十三说。

放下水桶,毛十三捂着肚子一头钻进船头的露天厕所。本来他只穿着单件的旧军装,连内衣也没有,寒风从左右上下直刮过来,吹的他寒噤连连,小JJ都快缩到肚子里去了。翔在空中就冻硬了,落在薄冰上发出咚咚的声音。以最快的速度便完后奢侈的用纸清理了下,毛十三提起裤子跑去拎水桶时,一下子给二副叫住了:“我盯着你呢,为什么便后不洗手还去摸厨具?”。大概是终于抓着个现行犯,正在当值星官的二副开始长篇大论讲解起条令来,一些熟悉的水兵就在他身后对着毛十三作鬼脸。直到说到处罚,二副才想起面前的这位不是本舰官兵:“滚吧,下次再抓住就让你尝尝猫尾鞭的味道”。

毛十三不敢有任何顶撞,跑回厕所按符季的教导,花了半分钟,用肥皂仔细清洗每个指头。清水冰凉,寒风凛冽,等毛十三冲回厨房时,已经是冻得半死了。抱着不情愿的奥斯卡在火炉边烤了半天才觉得烤化了全身冰壳,“还是家里好哇”毛十三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还好午餐很简单:给每个就餐者发放硬梆梆的军用口粮和热茶。看见又是砖头,士兵们响起了一阵阵抱怨声,除了一些人会把它放入口袋里下午当磨牙小吃外,其他的人都是带着厌恶的表情啃上两口就丢出舷窗了,军士们权当没看见。“真是暴殄天物啊”胖厨师总喜欢拽上句成语,符季和毛十三明白了这个成语的意思后也跟着摇头叹气。

“现在靠岸只用吃一餐口粮就受不了”胖厨师开始忆苦思甜:“有时候时间太长煤不够了,锅炉都停掉用风帆,厨房里只准开一个炉子,天天就烧点开水下三餐口粮,吃得是上面口生疮下面便秘,不照样得熬过去?”

一个水兵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好香,是什么东西?你个死胖子是不是给我们磨牙砖,自己躲起来偷吃”

“小声点”胖厨师提醒:“是勤务兵在给首长煮腐竹牛腩煲呢”

等就餐人群散去,胖厨师才从炉具翻出几块烤得喷香的红薯干,“厨子不偷,五谷不收”胖厨师得意洋洋的边分发边说。

几口把红薯干吞下,看着盯着他的奥斯卡,毛十三用指甲好不容易抠下来一小块干粮,丢到小猫前,它闻了闻,带着厌恶的表情走开去,这猫都不吃的口粮毛十三总还是带着惯性慢慢啃下了肚。他对浪费的食物真正从心头痛惜不已,养父说过只有皇帝吃白菜时只吃菜心,剩下的都丢掉,其他人这么做要遭天谴的。所以他曾经特意去收集,士兵也会把口粮随手丢给他,不用几天功夫就在他睡的角落里堆起了个干粮垛,直到被符季发现。

“天哪”符季大惊失色:“要给军官看见会以为你偷窃军用物资的,快丢掉丢掉”。

看着毛十三一脸肉痛的往外丢口粮,抽着烟的胖厨师又吹起牛来:“想当年在山东停靠时,两块口粮就能换个黄花大闺女,十三你丢了十几个媳妇下海啦”

“又吹牛”符季抢白:“怎么没见你换个厨师夫人来”

“有纪律嘛,听说陆军那边才处罚过人”胖厨师面不改色:“再说我们这样老跑船的,放个媳妇在家里放心吗,不怕戴绿帽吗,绿帽你小子懂吗”

毛十三缩在角落里没有搭话,心里却泛想起旅顺港口边牲口圈一样的人市、道边遗弃的死婴、给野狗争抢的路倒、再难见面的养父,一时间泪流满面。

“哭啥呀,上了首长的船,你就等着享福吧。”符季又开始念叨。

简单的午餐只是为了全天最重要的晚餐做准备,光磨米就要半天时间。两个小伙子在各个饭盒里分配好大米,整齐的摞在蒸饭柜里,到时会从轮机舱通过来蒸汽。胖厨师则在满头大汗的做菜,靠岸就是好,不用吃咸鱼和干菜了。虽然黄台极命令镇江堡守军热情款待海天号,但守军就那么多,搜罗了所有地窖中的存菜也只有一点点而已,吃了几天已经差不多了。胖厨师和司务长商量后索性把剩下的萝卜和白菜再加上现杀的大块牛肉、仓库里带来的正宗龙口粉丝,来个乱炖。蒸汽从盖边扑扑喷出,整个厨房充满惊天动地的肉香菜香,正在摇鼓风扇的毛十三喉咙啯啯作响,现煮的肉类在天堂里也不是常能吃到的。胖厨师揭开盖子夹起块牛肉尝了尝,满意的笑笑,切了一小块扔给一直在脚边转悠的奥斯卡,剩下的肉块就塞满了毛十三的嘴。“十三,把风门关了,今天任务完成要聚餐,我去整点下酒菜”胖厨师擦着手吩咐。

海天号餐厅很小,标准只能容纳二十五人,但相比较下那些摆满大炮的战舰上水兵只能在露天甲板上吃饭,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虽然餐厅窄小,但大家都挤了进来,毕竟难得的一天大餐加聚会时间。士兵们在门口从司务长处领了当天特别定量:二两朗姆酒、两根卷烟、一个苹果和几块牛轧糖。如果是夜晚值班的不能喝酒,但是可以领上条叫能量棒的东西,那东西不是当值人员吃不到的,甜香总是惹得毛十三暗吞口水。士兵们交头接耳的传说任务已经完成,马上可以回家了。到窗口取了饭盒,在桌子上的菜盆里狠狠了挖了勺乱炖,再在人群中硬挤出个空位就可以大快朵颐了,每张桌子上还有一大盘炸得香脆的花生米,好酒的就划起拳来,好烟的饭来不及吃完饭就吞云吐雾起来,毕竟这是难得的非禁烟时间,奥斯卡兴奋的喵喵叫着,在腿间踱来踱去找骨头,餐厅里热闹非常。

在小厨房里忙活的勤务兵,一直在小声嘀咕要给黄元老接风,什么上汤豆苗、韭黄滑蛋可劲儿的整。大概是忙不过来,平时最趾高气扬的、雪围泥首长的勤务兵,颐指气使的努努嘴:“你,过来端这个”。毛十三低眉顺眼的端起托盘跟着勤务兵,仔细看来,首长吃的是什么啊:一块连骨头都没去掉的牛肉,没煎透还带着鲜血;旁边孤零零的摆着几根叫不出名的蔬菜,竟然也是生的;还有炸土豆条,毛十三知道也不是新鲜的东西,早就炸好放在一口缸里,需要时再重新炸一下,这不是剩菜吗;红色汤里的带骨肉块毛十三研究了半天终于发现是厨师丢弃的牛尾巴。你们这些亲随就给神仙似的首长吃这个?毛十三想着眼泪都快掉下来,要是愤怒的眼光真是把剑,前面勤务兵的背上早已千疮百孔,毛十三很想抡起托盘砸死这个混蛋,可是不敢。

贵宾室里黄骅正在吹嘘如何在黄台极面前显示王霸之气,看见穿着没有军衔旧军装的毛十三进来不由得一楞:“这是谁?”

“勘察旅顺时救回的路倒,在舱室里养了好几天所以你没见过”薛子良大大咧咧的说:“等到了济州岛就送去净化”

只听到卟通一声,却是毛十三跪下来嗑头如捣蒜:“首长,不要赶小的下船,小的愿为首长生生世世做牛做马,只求首长不要把小的赶下船”

丢了面子的勤务兵气得踢打着一摊烂泥的毛十三想拉起来,黄骅伸手制止了勤务兵:“这个是辽东本地人吧,维尼不如交给我如何?”

“不行,对外情报局不是早规定了外派情报员一定要经过净化和培训”

“这个林佰光早批过了,经过培训的情报员气质上就是不一样了,有心的土著很容易辨别出来,再说我也不一定要他当情报员啊”

哭得晕天黑地的毛十三根本没听见元老的对话,他已经完全沉浸在梦醒的恐惧中了,以前总觉得在海天号上是做梦,生怕梦醒时又回到那间漏风的小屋。现在突然发现船上才是真实的生活,船下才是做梦,而且是最可怕的噩梦。

【完】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