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海岸血案:智擒李丝雅》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紫樱花灬沫兮

原帖

状态


开 始 时 间:2014-03-15

最后更新时间:2014-03-16

正文

海岸血案:智擒李丝雅

(WIKI编辑分章、节、卷,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早晨6点,临高海岸

一队头戴钢盔,身穿海洋蓝迷彩的陆战队员背着米尼枪在临高的海岸线上警惕地巡逻着,尽管这一块区域附近并非有什么机要设施,但在小魏无孔不入的政治教育和教导队老兵的严厉要求下他们还是十分警惕的进行着巡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细节。这时橙色的太阳已经浮出了东方的洋面,浅红的朝霞晕染着水天相接的地方。“天气真好!”一名下士高兴地推了推头盔说。

“你们有谁闻到了一股什么怪怪的味道吗?”打头的战士用力吸了吸鼻子说。几名战士听见后也纷纷停下步子好像集体感冒一般用力吸起鼻子来。

带队的班长是一名参加过第二次反围剿的老兵,在他也停下来吸了两下后不禁变了脸色:“不好!是尸体腐烂的味道,可能有人被害了!大家散开搜索一下!”

几名战士连忙成战斗队形散开,两人一组的沿着腐尸气味飘来的方向搜索着,果然在附近一大片海滩岩石间看到了一具已经被海水泡的有些发胀的尸体。

“糟了,果然有人遇害了!通信兵,你和林大东赶快去叫人来!其他人保护好现场!”虽然不是专门的警察人员,但是这位班长还是记得在平时看的一些首长们印的杂志里讲到发生命案以后要保护现场的,于是赶忙退下,让士兵把现场围起来。

半小时后,临高警察总部,正在呼呼大睡的苏菀被自己的学生战战兢兢的叫醒了——苏菀平日里一向是鸡鸣而息,日出熟睡,要她早睡早起还不如直接杀了她。之前已经有几个不长脑子的学员因为早上叫了她而被惩罚去掏大粪了。

刚睁开眼的苏菀正要张嘴骂,那名学生连忙马上告诉她有命案了,她这才把憋了一肚子的脏话咽下了一部分,然后骂骂咧咧的穿衣服,待她和带着两个黑眼圈的慕敏一起赶到现场后,已经离发现尸体一个小时多了。

“慕姐,又熬夜了?”拎着法医工具箱病恹恹走着的苏菀看见慕敏的囧态不禁哈哈大笑。

“小菀你不也一样嘛,瞧你脸上那层粉刮下来都能蒸馒头了。好了,上去看看吧。”慕敏也一阵笑声。

此时天公不作美,一阵又一阵的海风把尸臭味吹向前来勘查现场的警察们,要不是苏菀和慕敏都是久经现场的人恐怕早就该交公粮了,“还是被龙王爷收回去就对了,真烦人。”

此时尸体由于海水的浸泡加上足够的死亡时间已经严重发胀变形还布满了腐败水泡,基本看不出本来面目了,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朽破成一堆碎布条了。苏菀蹲在尸体旁边戴好手套小心翼翼的翻动了一下尸体,“这尸体腐烂程度太高了,我需要解剖一下才好判断。”说罢,她打开工具箱,从里面取出自己的“十八般兵器”开始了操作。

解剖刀刚划下去,尸体体腔里的一股浓烈的恶臭就扑面而来,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稀里哗啦吐一地了,就连一旁站着的慕敏面部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倒是苏菀很想得开:“没有糊我一脸就很好了。”

死者的内脏器官都已经开始有自溶的趋势了,苏菀的收获只有从死者的胃里取出来的食物残渣,在将其捧在手里后她用镊子仔细的扒拉着,“嗯,糙米饭,咸萝卜,虾······唔,有天厨出品的咸菜,看来应该就是我们本地人。”

慕敏蹲下去,把头往前凑了凑想看仔细一点,苏菀笑嘻嘻的转过头:“慕姐要吃点吗?胃内容物这可都是已经做了大量消化步骤的,只要稍加煮沸就可以食用,非常适合胃肠虚弱者······”

看着苏菀一脸真诚的样子,慕敏只觉得一阵脖颈发凉,能把这番重口味的事情说得人畜无害的,怕是只有她了。

一番忙碌后,已经累得满头汗的苏菀如释重负的慢慢站起来:“嗯,死者是女性,年龄20岁左右,生前身高大约一米五三,死亡时间在3天左右,虽然被水泡过不过万幸脚部皮肤还有存留,按照胼胝状况看死者长期赤脚,估计是渔民。致死原因是头部遭受重创导致的

重度颅脑损伤。”说着苏菀拿起解剖时锯下来的头盖骨指着上面的一处破裂说:“头部有两处骨折,看形状应该是石块一类的钝器所致,照我的经验来看应该会有明显的喷溅状血迹——大家找找!”

慕敏摇摇头:“不好说,这尸体是被海水推上岸的,第一现场不一定就是这里,再者有海浪的影响有血迹怕也被冲掉了。”

“找找吧,这片岩石海滩地势比较高一点,海水不一定能全淹没掉,说不准······”

苏菀话还没说完,一名自己的学生就一路跑过来:“老师,慕警官,你们来看看这边,我有发现!”

慕敏和苏菀循声而动,大跨步向着学生方向跑去,只见学生手指的一块岩石上赫然一大片干涸的血泊和血迹,慕敏走到血泊和血迹前端详了下:“看这血迹干涸的程度应该和死亡时间能对上,石头上这块喷溅状血迹应该是犯罪嫌疑人击打受害人头部时喷溅出来的。”

苏菀耸耸肩:“可惜现在我们做不了DNA,还不能百分百认定这血迹就是刚才那具尸体的,不过······管他的,说是就是了。感情当年宋慈不懂DNA就不断案了·······对了慕姐,你看这个血泊的形状想什么?”

慕敏低下头看了半天:“哦,这血迹是人形啊,应该就是死者的形状,应该没······不对,这死者有被拖动的痕迹。小菀,你注意到死者的衣服没有?有没有被脱掉?”

“嗯,死者衣服虽然已经烂掉不少了,不过应该能看出里面有我们临高式样的内衣——就是我们也不会只穿着内衣出去吧?外衣是真没看到。”

“这就对了,小菀你看,这血迹的形状像不像是犯罪嫌疑人扒了被害人的外衣留下的?这边这个应该是拽袖子留下的,这一个是······”

。。。。。。。。。。。。。

“总之现在可以肯定了,死者就是我们治下的渔民。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这起案件的性质,劫财?仇杀?情杀?还是别的?”

“嗯······小菀我有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这是有人策划了一桩什么阴谋······糟了······还记得维斯特里的那个案子吗,我怎么觉得有点相似之处······”慕敏突然想到了那个差点让穿越众和荷兰人闹崩的维斯特里案,不禁觉得有点悚然。

“也对!我说怎么觉得有种似曾相识感,慕姐你这一说我一下想通了,天啊,怕是这回就不是死一个维斯特里的问题了,万一这是个什么刺客还是杀手我们都有生命危险!这案子不管怎样都该好好查查,另外是不是该找保卫部门的同志协助一下?”经慕敏这么一点苏菀恍然大悟,继而也是一阵毛骨悚然。

“行,那小菀你去联系保卫部门的同志,我去清查失踪人口,再把20岁左右的女性渔民筛查一下。”

“好的,就这么定了。”苏菀点点头,带着助手抬着尸体离开了。

与此同时,李思雅正穿着从那名被自己砸死的女渔民身上剥来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行走在东门市的街道上。

虽然从妹妹和荷兰商人还有其他一些人那里得到很多的关于“澳洲人”的事情,但实际上李思雅并没有真真正正的去过一次任何元老院的管辖地——但那还是在自己抱以游戏态度面对这些外来者和澳洲人势力并没有做大时。可现在随着澳洲人势力的飞速膨胀加上自己屡次玩弄阴谋失败的刺激,她再也坐不住了——仅仅是在外海看到的那支樯桅如林,旌旗蔽空的钢铁舰队和那些两两并飞的“双翼铁鸟”和“飞船”就已经足够让自己胆战心惊了。

这一次一定要给这群澳洲人一点好看,要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这就是李思雅现在的想法。

做贼一样上岸的李丝雅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到了东门市——据她所知的这里是澳洲人统治区的核心,应该能够在这里见到几个澳洲人,好给他们制造点大麻烦——最好杀掉几个。这么想着,李丝雅一边走,一边在东门市的街道上转着。

政保总局

在苏菀乘了小火车赶到政保总局向午木反映了情况后,午木问道:

“有这等事?苏警官,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可能就是一起普通杀人案罢了,用得着找我们吗?”

苏菀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午木:“午木同志,要是在旧时空我肯定懒得也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的,可是现在你要明白,我们是在一个强敌环列虎视耽的危险环境中,到处都是敌人和危险,我们作为内务公安人员责任尤为重大,维斯特里案你总还记得吧?那一次差点让我们和荷兰人打起来,当时要是开启战端的后果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当时幸好只是死了一个荷兰人,要是是个来行刺元老,破坏工业生产,窃取武器机密的刺客或者探子怎么办?这样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这个责任你我能承担得起吗?”

午木眉头紧皱,两只手在一起搓了良久方才点点头:“也是,苏警官,这件案子我们政保总局会予以介入的,你跟我来吧,这里有维斯特里案的档案卷宗,你看一看吧不知道又没有什么可借鉴的。”

“那就多谢了。”苏菀点点头,跟着午木走去了机要档案室。

虽然被称为“苏警官”,但是苏菀对于破案方面的能力却远远不如冉耀和慕敏,不过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还是跟去查看档案了——起码尸检报告是可以看的。

一番翻看后苏菀和午木面无表情地从档案室走了出来——一无所获。

“XXXX(脏字,请自行脑补),虽说这俩案子的模式几乎如出一辙,可是上一起案子好歹尸体还比较新鲜还能断定身份,还能搞清楚死者是我们海军的水兵——只要核对一下水兵就好抓凶手了,可这回连死者是谁都不知道,而且临高的渔民这么多流动性又大,总不能都抓起来一个个甄别吧?······对了!”苏菀一拍手,“我记起一个细节了!”

“怎么了?什么细节?”午木问。

“这次的死者头部有两处钝器重击伤,按照以往经验那里只要一击就可致命的——可是那里却至少砸了两下——可能还更多,凶手的力量明显不够,何况死者也不是多强壮的人,就算是没有武术功底的人制服她也是很容易的——对了,这凶手是个女人!”这么一想苏菀不禁感觉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我们这回有大麻烦了!”

“女人不是更好对付吗?”午木觉得这个女法医有点神经兮兮了。

“不,你这就大错特错了。”苏菀白了一眼午木,“同志你想过没有?能够执行刺杀任务,还是一个女人,她的本事该有多大?可别忘了维斯特里案里面最后捞上来的那个用吹管和毒刺的杀手也是个女人。”

“女人······”午木脚步停了下来,眉头紧蹙,低着脑袋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苏菀的步子也停了下来,默默看着午木。一会后,午木突然拉住苏菀的武装带将她拽到一边悄悄对她说:“知道那个什么······文总在咱们穿越以前的那个······那档子事吧?”

“嗯啊?那个······文总被一个土著女人那啥······叫什么李丝雅的给绑了一票······然后给救出来的事情对吧?怎么啦?”

“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告诉我,那个······这个案子和李丝雅脱不了干系······说不好这次来的就是李丝雅本人。”苏菀的身高压迫着实有点强了,让午木说话都有点不大利索起来。

对于文总在穿越前被这个叫李丝雅的女人绑了一票还受了点“人道待遇”,最后被从花船上救起来这种元老院的准“政治敏感问题”苏菀实际上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对于李丝雅这种混血人苏菀却是很有热情的,一听到这个被自己几乎遗忘的李丝雅被再次提出,她直接把午木的“或然”变成了“必然”,决定一定要把这个李丝雅抓到手,然后活剖了填到自己的“人种博物馆”里——至于文总的想法和其他元老的意见——管他个屁。

另一边的临高警察总部,慕敏正和手下一群警员核查着最近的失踪人口登记表,重点核查20岁左右,失踪日期在3天左右的女性渔民,果然查到三天前的确有一名拾贝女渔民失踪,家属还来报了案,在走访调查知道她是在清晨海滩上拾贝时失踪的以后线索就断了,只好暂时搁置,没想到在这里对上了号。在知道这一情况后慕敏连忙带上几名警员按照报案人的地址赶到了报案人的家中。

报案的人是失踪者的丈夫,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个子中等,黑黑瘦瘦的,标准的劳动人民外形,是东门市一家小饭馆的厨师,在一番简单的问询,确认他没有作案时间和动机后慕敏正准备回警察总部和苏菀商讨时,突然那失踪女渔民的丈夫指着路上一个身穿“澳洲式样”衣裙,头戴草帽的女人大叫:“首长,这个女人穿的是我家娘子的衣服!”

慕敏不由的一怔,但是那个女人明显反应速度更快,拔腿就跑。慕敏也毫不示弱,带着几名警察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喝令她站住。不过光脚的李丝雅明显要比穿着马靴还持刀挎枪的慕敏他们跑得快多了。但是在跑过两个街区后,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堵在了路口,几支左轮手枪已经对准了李丝雅。

“投降吧!李丝雅,你跑不掉了。”一名身材高大,穿着澳洲人式样黑色军服头戴船帽的澳洲女人分开警察的队列走了出来,手里寒光闪闪的军刀指着李丝雅。这人正是苏菀,在准备开始搜捕时听见了慕敏的喊声,于是急忙带队来封锁路口,不料正好抓到这条大鱼。

突然李丝雅一甩手,一支尖利的发簪直向着苏菀甩来,苏菀狠狠挥刀一挡将其弹飞,然后猛力扑上去将李丝雅按倒在地,然后掏出手铐来将她铐住——一气呵成。

慕敏上去揭掉草帽,露出一张黄白混血的面孔和一头黑色的卷发——是李丝雅无误了。

午木也带着几名政保总局的特工赶到了,在辨认了李丝雅后,他兴奋的对一名特工说:“赶快去报告文主席,绑架他的首犯李丝雅已经被抓住了。”

“是!”特工一路小跑离开了,而苏菀和慕敏则带着警察给李丝雅套上头套将其押走。

政保总局审讯室

得知当初绑架和羞辱自己的罪魁祸首李丝雅居然亲自潜入临高,还被警察和政保部门捕获后,乐不可支的文总立刻就赶了回来,在对慕敏,苏菀和午木等人一番赞扬后亲自赶去审问李丝雅。

“这不是李小姐吗?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啊?”文总带着那标志性的领导笑容推开审讯室大门走了进来。

嗯呐,就这些了,至于之后审问过刑堂之类的我不大擅长也就不写了~感谢大家捧场


4.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