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plhsj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03-27

最后更新时间:2016-03-27

正文

潇湘夜语一则——破髡妙策

主贴内容

崇祯八年春三月,南海髡贼陷广州,复沿江四掠,岭南俱罹兵燹。四月,贼之一部北犯韶州,连下曲江、乐昌,轻取南雄,进逼宜章,长沙一日三惊。

时余与群贤会于岳阳楼,有海南黄生者,临高人也,心怀忠悃,志不从贼,因只身泛海,弃暗投明,并谋于岭南召义兵抗贼,惜乎事泄,仅以身免,走奔岳阳,更图后策。席中备述髡贼凌虐海南,逞凶广州之状,言辞凄切,目眦尽裂,闻者无不为之扼腕感喟。

或曰:“髡贼仅以五百之数,便可横行天南,若其澳洲后援大举泛海而来,何以御之?我大明岂非要完?如之奈何?”众皆深以为忧。

独柯公于座上笑曰:“诸公勿忧,以老夫观之,破髡贼诚不为难事。”

众人惊问,柯公徐徐曰:“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欲破髡贼,须得知其根脚源来。某用心髡事者久矣,侦得髡贼行状颇多,今为诸位细详之。

其一,诸真髡之‘手掌’、‘元老’者,皆有名无字,亦不闻其有别号;

其二,髡贼虽擅工巧,然皆粗鄙无文,五百人中未闻有能诗书者;其刊印书籍,亦皆俗字俚语;

其三,髡贼崇工商而贬士人,尚财利而轻名节,贪小巧而忽大道;

其四,髡贼虽自称赵宋之后,然于宋室毫无恭敬之意;其行事皆乖张,无一合宋礼者;

综而述之,此事已如掌上观纹,真相止有一端:

临高髡贼之身份,必是澳洲匠户行商之流也;其远渡重洋而来者,必非澳洲朝廷所遣,定是犯上作乱或失期逃役之类也;是以知澳洲必无援兵,恰恰相反,髡贼所惧者,无过于彼澳洲朝廷之讨伐也。

既然如此,则破髡之策,水到渠成矣。某有上中下三策,可破髡贼:

若能巧布疑阵,虚张声势,再遣一舌辩之士入临高,诒髡贼曰:‘大明已联络澳洲,不日将会合大军,同来捉拿尔等也。’彼必惊惶震怖,即不俯首请降,亦必夤夜远遁矣,此为上策;

若不能行,则可募海商义民,出使澳洲,将髡贼之踪迹晓喻之,彼国必派官兵来擒拿;髡贼炮铳虽精,比之官兵,亦必不如,一鼓殄灭可期也,此为中策;

若皆不能行,则申报朝廷,发江南各路兵马,合同讨之,勿使坐大,此为下策;”

语毕,举座叹服,遂以柯公为首,联署密信上督抚,具言破髡之策。众皆欣喜曰:“柯公此计一出,髡贼必克日成擒,吾侪无忧矣。”

柯公讳难,字道迩,江户川人也。万历十五年进士,历任州郡长官、监察御史、大理寺卿等职,天启中,因敢言触怒阉党,以刑部侍郎致仕。公历数郡推官,以善决冤狱、定谳明允闻。

安南子:“古人云,疾风知劲草,危难出英雄。今柯公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于樽俎间遂定平髡之策,古之子房、孔明无过如此。又有黄生等人仁人志士为国尽身,足见我大明之气运沛然不衰也。”

网友精彩演绎

行星光环

此计不可。煌煌天朝如何邀外夷官兵平乱?其二,偌髡贼果然是澳洲反贼出逃,那么澳洲官兵炮铳恐更为犀利,岂不是引狼入室?其三,前有天兵几次剿匪皆为大败,髡贼攻下广州居然一炮未放。江南官兵如果抵挡?


h754321

还有下下策:找人冒充“真澳宋“赴大明进贡使臣,“凑巧路过“临高,听说这里有群澳洲人,就代表澳宋谴责训斥之,髡贼惧怕被通缉,自然驾驶大铁船逃跑了。但是找人冒充,怎么装得像,是个问题。找谁去呢?感觉楼主对髡贼了解很深厚嘛!必然是合适人选哪!

默问苍天

异史氏曰:然柯公良策,未虑及俗俚所谓“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之事也。髡贼之势,虽以大明经制之师,尚难剿尽。倘澳洲之伪宋果生问鼎贰心,集铁舟剑铳犯我大明,柯公良策复可退其兵耶?


gnh9999

上闻之,与群臣计曰可。遂遣柯公之临高骂贼。未至,贼执之,柯公言如此,以为得计。贼厂卫午木闻,笑不可支,谓左右曰:“妈的智障。”


最多四两

有好事者以柯公策奏上,上与阁臣共议,以为成固佳,败亦无伤,遂加柯公粤琼安抚使,使谕髡贼。

柯公至髡中,诡称投资移民,以使印换流通券数千,流连紫明楼,晨抽阿片,暮饮浪木。

呜呼,天下有如是人哉。

鹰从天降

众人大喜,皆曰此计甚妙,可烦柯公即泛舟出海,行使澳洲。 柯难慨然允诺,道今日大雪,道路不通,无人可入楼出楼。诸君可各回房中高卧,待雪化时诸位再为我送行......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