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儒答问》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儒答问
作者ID
百度贴吧 猫仔很忙SS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文言
内容关键字 介绍,澳宋典章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姑且算是同人】澳儒答问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2-25
最近更新 2017-02-25
字数统计 (千字) 4.5



前一阵子看到说服张岱那段,感觉萧主任似乎写不下去了....于是写了一个姑且算是同人的小短篇。只言片语而已。

用不到张岱这里也可以用在其他地方。

顺带也报个名(人设见末尾)。

使劲at @pioneertime

【引子】

明国张岱游于临高。我澳宋元老不甘于下,欲以文辩收服张岱为我所用。元老夏氏士心毛遂自荐,答张岱问。本册录其精要。


【男女】男女大防与女性权利

食色,性也。君子发乎情,止乎礼。男女之防,防的是小人,不是君子。使民防男防女,有甚于防盗防贼,此书橱之见耳。


试问先生:若有一人,有仇于兄,然则有国士无双之才学,兄举其孝廉于朝廷否?

不偏不倚。不仇不亲。所为天下,当荐之。

试问先生:若有一贱民,流落街头,依行乞为生,然有经天纬地之能,兄爱其人惜其才

既是乞丐,何来经天纬地之才学?

君不闻五羊大夫尔?君不闻太祖元璋尔?

这...既然有经天纬地之能,自然也是该举荐于朝廷的。只是怕朝廷没有启用此等人才之魄力。

这便是朝政之错了。公孙鞅入魏,魏侯不能用,而秦伯相之。范睢仕于魏,魏王不能相,而秦王用之。秦之强,魏之弱,由此可观之矣。

...甚好,甚好。

既然君也赞同,那么便试下一问:倘若有一女子,胸中有大沟壑,能挽大明之狂澜于既倒,扶朝政之大厦于将倾。扫清流寇,荡平东虏,拒我澳宋之师,使海内一新。朝廷用否?

这...

若有此等女子,我澳宋元老院自是不怯一用。



【文书】影射台湾 谈文字之别

简书乃是楷书之俗,楷书乃是隶书之俗,隶书乃是篆书之俗,篆书乃是金文之俗,金文乃是上古文字之俗。先生言俗体字粗鄙不堪,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耳。倘若周公在世,见先生之文字,亦当笑其粗鄙不堪尔。

战国之时,七国七书。孰为正统,孰为华夏?答:皆为正统,皆为华夏。华夏者自华夏,正心正民者自正统。在乎仁德,又岂在书体也?先生若言文书之别大于天,则自前汉今文学派以来两千年之儒学,岂非

皆是外道?



【澳儒】澳洲的儒学内核与明儒的正统地位

儒家自汉代始,奉孔子为正统。至前宋一朝,又奉孟子为亚圣。我澳宋儒学则独奉孟子首圣。

孟子之学,性善其一,取义其二,民本其三,仁政其四,法先王其五,革命其六。

性善其一,故我澳宋广开学校,有教无类。

取义其二,故我澳宋肃正法度,剿贼灭匪。

民本其三,故我澳宋落修路架桥、交通四方,为民制产、垦荒均田。

仁政其四,故我澳宋所行之租税徭役莫不轻于有明。

法先王其五,故我澳宋选贤任能,行禅代共和之制。

革命其六,我澳宋观伪明之恶政,故起逐鹿中原之心。

凡此六者,皆我澳儒循先圣教诲之例证。


秦汉以降百代,未有不以律法治国政者也。此则儒哉法哉?而况乎前汉今文古文之别。故曰:澳儒非明儒,明儒非宋儒,宋儒非汉儒,汉儒亦非古儒也。此间之别,犹若老子之道与天师之道也。

今明儒皆以孔子为圣,殊不知若孔子再世,则必曰:代礼乐以律法,天下乱矣!今儒非我儒也!是故:所谓正统,皆是虚惘。汉治孝,宋治理。明治心,我澳治民,不过耳耳。



【华夷】论华夷之辩

上古之时,戎狄蛮夷皆方位之称也,本无贬义。中土之人怀轻慢之心而以其代人,是故楚曰:我蛮夷也。


先生或言:夷狄而华夏者,则夷狄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你朝太祖本淮右布衣。提三尺剑,尽逐鞑虏,此之功也。然则行省、百户、卫所、内阁之制皆非周礼所有。此华夏乎?此夷狄乎?此则华夏而夷狄乎?

上古圣王,皆以贤德服人。我澳宋复古行禅,圣而王之,代代皆为圣主;中原行皇帝之制,犹有叔夺侄位之事。此夷狄乎?此华夏乎?此则华夏而夷狄乎?

殷商一族,少昊之后。本乃东夷,亦非华夏。夏桀无道,汤武讨之。天下贤之,共而王之。古人尚知此道,今先生独不知此乎?


先生道我澳宋衣冠、文书、儒学、礼法皆别于中原。

学生只道:仓廪实而知礼节,而况于身死国灭乎!汉家武帝败天下之财而远却匈奴;若非胡服骑射之功,独赵一国何以北拒匈奴西绝强秦?酸子书橱只道正统也、衣冠也,先生又知我何?!

想我澳宋,自崖山东渡,再造中华于澳洲。孤悬海外,四夷皆攘。

行帝王制,帝制不成。

帝制不成,又立君宪。

宪政不成,又行共和。

共和不成,又行共产。

凡此种种,所历者不过百年而已。夷人三陷我帝都。割我土地,掠我金银。焚我帝园,屠我同胞。此间之恨,又岂是先生所知!

武灵王胡服骑射自是华夏,北朝隋唐兴盛胡风亦是华夏。辽金蠓元窃据中原,其朝廷乃是外族之朝廷,然华夏之民立于华夏之土,其国自是华夏之国!华夏者自华夏。

先主武桓公攘除四境,东拒十七国联军于国门;先主文宣公勤政爱民,又富我万千华夏子民。我等皆是大宋苗裔,先生若视我等非华夏之民,我等唯以夏妖自视。



【议礼】谈礼乐文化

伯禽封鲁而教化四民,太公封齐而因俗就简。此皆礼也。何谓之礼?礼者,使人正心正性也。若本心正,又何须礼来缚束?故曰:大道无礼。阮籍嵇康,大贤也,行何礼?醉仙李白,大才也,又行何礼?

先生或言:此则君子也。礼之用,在教民化众。然学生言:礼主外、德主内。授之以礼,无非作揖叩首、跪拜请安而已;授之以德,则纵是傲慢情况之人,终究正心明德。故我澳宋之学校不教礼仪,而开德育之课,其意在此也。



【论教】谈现代教育与术道之辨

先生,所谓君子六艺:则礼、乐、射、御、书、数也。若按此论,则明国无君子矣。

我澳宋学校广开德育,是为礼;教授音律,是为乐;组织军训,是为射;实训劳动,是为御;学语文,是为书;习算学,是为数。

如此,则几年学业以降。学生虽不成君子,亦不同于俗人。所谓国民学校,有教无类也。届时无论市井之商贩,亦或田野之农夫,皆可识文断字、通晓音律。平,则可自荐为官,战,则人人为兵。此所谓王者之民也。

而其后又有职业学校,教授百工之法、使我澳宋之器强于外敌;有军政学校,教授兵战之法、政治法度,使我澳宋政通人和;又有中学大学,或精研诗书古史、通古今天人之变,或学习天文地理、究天地万物之道。


先生或言:百工之术,奇技淫巧耳,固非大道哉。学生有一言请先生静听。

凡世间之物,莫非术道二者矣。术道二者有如阴阳相生,理气互化。大道乃大术,大术亦大道。

学生倘有一秘方,配之为药,喷洒田间,可使盈谷满仓、民不饥谨、海内皆附、天下咸平。术哉道哉?先生必言:术也。

然我等皆炎黄之苗裔。想神农氏觅得农耕之法,使我等先祖弃牧从农。天下皆臣炎帝。耕种之法,依今人言则必术矣。然能使神农氏王于天下,此非王道哉?

燧人氏取火之法、大禹治水之法,皆术也,然皆使天下臣服,此非王道哉?今人凡论治国之道必首推炎黄尧舜、禹汤文武。然其间数千年,天下帝王者众,至东周而有孔学。

则王道固儒道耶?君不见文景之治所行者黄老乎?而况秦汉以来百代皆儒法并施。故曰:大道无常。大道则术,大术则道。我澳儒参透此理,故不令儒术独尊。凡经世致用之学,学校皆得以授之。



【谈兵】近代军队与古代军队的根本性差别

我澳宋用兵,皆在阳谋,尽可告与先生。先生以为我伏波军长于舰船火器故能得胜,此谬也。我伏波军长于明军者无他,唯上下一体,万众一心尔。

上下一体,何也?将相一体,故能如臂指使。官兵一体,故能敢死效命。

万众一心,何也?百旅一心,故能士气不衰。军民一心,故能粮草不绝。

此二者庸夫俗子亦知其道,然说其易而做其难也。纵说与兵部尚书听,明军亦难成此事。

登州之乱,辽东乱军如他人之臂。广州一战,番禺重镇竟无人死守。

传檄琼州,卫所弱旅一触即溃。激战澄迈,大军粮道须臾即断。

是故,纵我伏波军披藤甲、执铜剑,明军衣铁甲、持连铳,明军亦不得胜也。无非死伤者甚多也。

至于何以成此事。若先生愿投我澳宋,今后悉数教与先生。



【问政】政治制度

何为元老院?

开国之臣,是为元老。其后有人,则世袭之。听政之所,呼之为院。凡元老数,盖五百人。

何为主席?

无皇无帝,号曰共和。听政之席,首辅居主。内阁之首,是为主席。

何以共和?

无皇无帝,则一无宦官之乱政,二无外戚之权柄,三无宗室之反心。由是则历代乱政之源皆去矣。所余者不足虑也,是故国安民定,天下归心。

主席何来?

元老贤德,内圣外王。选而举之,禅而代之。

何谓干部?

官吏之总,是为干部。官清吏浊,是故自古为吏者自浊之。今我澳宋官吏一体,为官有失则贬为吏,为吏有功则升为官。是故为官者皆惧枉法而遭贬,为吏者皆洁身自好以为官。


外人闻我澳宋,则必以为我澳宋有如流寇、建奴,裹挟良民以成军,故军心不稳、一触即溃;挟兵自重以独立,故民心不安、传檄而定。

然先生几日观之则何如?我之于明,犹若唐之于隋也。军心、民心、文治、武功皆在有明之上。

我之军强于明之军,我之民富于明之民。我之政治于明之政,我之功甚于明之功。问鼎九州,当世可矣。


先生以为岳飞之有功于天下,高宗何以杀之?

听秦桧之谗言也。

先生以为李牧之才能于存赵,赵王何以杀之?

中秦人之间计也。

先生以为于少保之有功于社稷,英宗何以杀之?

....

学生言:自古功高者皆杀!然则狡兔死而走狗烹。豺狼未死,而杀尽鹰犬,则国必危矣。本有赵氏在先,又有前宋在后。今毛文龙死,袁崇焕亦死。纵无我澳宋问鼎,外有后金之敌,内有流寇作乱,先生以为朱家之天下能续几载?

自古有内忧者避外患,有外患者缓内忧。夏商西周、后汉北魏、隋唐北宋,未有内忧外患皆具而不亡者。先生愿为流寇之臣,亦或金人之民乎?

学生在澳宋亦未受大用,只一书吏耳,然则终有一日当开府封公,征讨东夷。先生何不投身于我澳宋?以先生之才,学生定能为先生谋得一片施展才用之地。


附:【夏妖其人】人设

夏妖其人,姓名不详。氏曰夏而字士心,自号夏妖也。夏乃华夏之夏,妖乃妖异之妖。其人好读史,旅学于浙江。学成而创业,创业不成,遂遁入虫洞。在大图书馆蛰伏数年。

平生无所好,唯好读书。唯一的娱乐活动是海边散步。二刺螈、死宅、撸党,未参加女仆革命。自称宁缺毋滥,对买来的老婆没兴趣,想真正谈一次恋爱。仅在女仆扩充后找到办公厅以警卫员身份买下一S级女仆;本着萝莉控之心送了散步时遇到的孩子上学,但却又拜作义妹...

其人性深沉,平素怯于与人交谈,唯谈及工作时滔滔不绝。曾长期负责为执委会/内阁和总参谋部编写内参。在马裘堡进修参谋专业后看不惯陆海军作风而在总参谋部兼任参谋一职,参与制定对明作战计划。

不同于嘴上喊着屠谁杀谁的民族主义者,是真正的、但却待人温和民族主义者。主张文化融合,认为元老院的历史使命是在其被推翻之前占领并彻底同化至少整个东亚地区,并对北美与澳洲进行殖民统治,确保对盎格鲁-撒克逊文明的彻底压制。认为北美乃是破局关键,因此几年时间里遍读政治经济军事历史书籍,利用业余时间编制了北美开发计划、对美战争计划。

其人反感资本主义体制以及北美分舵,然而同时又坚定的认为至少数百年的时间内生产力不允许实现共产主义,故不对外表露任何政治倾向。对与自身无关的任何政治事件皆保持中立态度。

密谋数百年后在元老院行将灭亡时由自己的继承人亲手将其推翻,并建立真正合理的现代政治体制。在大图书馆的几年间层沉醉于政治体制与官僚制度的研究。但现阶段不作任何表露。

由于对张岱的成功忽悠,授命统战部(自称战略忽悠局),负责新儒家的思想改造工作、统一战线工作、对大明士人、官僚的策反工作(如果救出崇祯,策反皇帝然后封他个政协委员就好玩儿了 要是能和石翁有对手戏应该也挺有意思)。

长期在元老中兜售自己的北美开发论与元老院使命论。

若干年后,由于北美分舵皆高升,故负责北美开发工作。促成了对印第安人、对欧洲移民战争。

(关于对明作战计划[草案]]与北美开发计划[草案] 将在此后择期上交)





第一次写,轻拍

以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夏妖……谢邀……?

1年
0

文字还是贴近口语了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