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人小学教科书及课外阅读节选》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王菊身前一小兵

原贴

百度贴吧:澳宋人小学教科书及课外阅读节选

开始时间:2015-12-15

最近更新时间:2016-01-20

童话:鲛美人

(改编自安徒生《海的女儿》) 王生,字子度,苏州人,少年聪慧,,十二入泮,神采俊朗,家有余庆,举家皆仕。尝游于海上,行船遇风,同行皆溺死其半。唯王子度独坠水中,浮沉不醒,忽为人所救,因而得免。

既苏,但见华盖冉冉,王子度拜谢问之,自言乃林布政使之女,路经此地,见王生卧于滩涂,遣人以救。言谈间笑容可掬,风华绝代。王生感怀其恩,更觉注目不移,不能自己,自此归家,神魂丧失,终日睡卧榻上,长吁短叹。母忧,抚而问由,王生俱实以告。母虑其病,急为议姻,遣人往而求之。

经一月,王生大婚。忽有女赤足奔入,泣曰:「公子犹记船难事乎?妾本鲛人,爱慕已久,终因造物殊途,不得相见,故求于妈祖,得成人形。然天道不可逆,妾终日如履于刀锋,唯求卿卿一心。无奈公子投桃有属,今恩义已绝,惟有别离。」言毕,化为齑粉。顷刻,风起,尽归尘土。

王生愕然不已,后立一鲛夫人碑,世飨香火。

裸知府

(改编自安徒生《国王的新衣》)

有知府某甲,嗜好华服,下趋附之,多有献锦衣者,久则日益荒唐,常引镜自照,政务荒疏,兵甲不勤,州县生民凋零,贼寇丛生。或织匠求见,曰:「小民世代裁缝为业,遍访各地,于西陵求得嫘祖所织衣料三丈,此物名为『瑞锦』,有麒麟祥光,凤凰华彩,所制衣袍,则大贤有德者可见。大人为民父母,呕心沥血,庇护一方,小民不敢藏私,特敬献于大人。」

某甲大喜曰:「此物大妙,正可一探我治下人才究竟。」乃赐千金,请为制衣。居七日,将成,遣一老吏往视之。老吏但见织匠空空作业,不禁愕然,拭目视之,依然不能见,自忖曰:「为吏三十载,钱粮出入,多有揩油,莫非正因此故不得见?必不可为人所知也。」乃笑道:「这华服果然绮丽非常,恍然间仿佛金光所在。」织匠应声道:「先生果然有大德,这金光正是德行所化。昔日孔子云:『德不孤,必有邻』,先生高就知府大人门下,正应此句。」

老吏捻须笑道:「未想你小小织匠,肚里竟也有几分文字。」织匠笑答:「小人不过曾蒙学两年,背得两句论语。」更将华彩文章百般描述。老吏但默记于心,回程禀报,更增色几分,某甲大喜,设宴邀地方士族,以彰其衣。华服既成,织匠献衣于堂,左右皆作咄咄声,比手画脚,描以形状,字字皆如老吏当日所言。惟某甲瞠目不语,咄嗟之间,复笑道:「好华服!铺锦列绣,正衬我之德行。」乃以手承接,轻拂于表,仿佛有所在般,左右更啧啧称赞,以助其兴。某甲更衣赴宴,裸裎而行,众人初皆异之,须臾则止,言语间称羡不已,字字复皆如老吏当日所言。

童蒙课文

后面的不写出处了,你们去猜:(经查来源自宝岛上的课文)

节选一

王洛宾从小就不怕劳苦。他每天都要洒水扫地,帮着母亲到园里去种菜。母亲织布的时候,他就在旁边读书。 有一天,他到河边去玩,看见河里有许多小鱼,向水的上流游。因为水太急,几次都被冲下来,但是小鱼还是用力向上游。

王洛宾看了,心里想:“小鱼都有这样大的勇气,我们做人,能不如小鱼吗?” 王洛宾小的时候,不怕劳苦,又很有勇气,所以长大了,能为国家做许多事。

节选二

文德嗣在临高的时候,野心勃勃的独孤求婚叛变了。

文德嗣就去避难。

这时候,萧子山正在外地,听到文德嗣蒙难的消息,就决心赶去帮助文德嗣平乱。

许多人劝阻萧子山说:“现在你到临高去,好像是走进虎口里一样,这是非常危险的。”

萧子山回答说:“我到临高去,是为了元老院的事业,怎么能够顾到自己的危险呢?”

他就立刻启程,到了临高来保卫文德嗣。

文德嗣看到萧子山来了,非常欢喜,对丁丁说:“他来了,好像增加了两万援军。”   

节选三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上国语课的时候,王老师对班上的同学们说:“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小明立刻站起来说:“今天是耶稣诞生日。”

王老师说:“对!不过,还有一件更值得我们纪念的事情,你们知道吗?”

大家都一时回答不出。

王老师就郑重的告诉大家说:“在光复十年的冬天,那时全国军民在文德嗣的领导下,正在发愤图强,向着民族复兴的大道迈进。谁知独孤雯受马千嘱的唆使,乘着文德嗣到西安视察的时候,偷偷的派了许多兵,把行辕包围起来,并且提出许多无理的条件,强请文德嗣签字。文德嗣不但严辞拒绝,并且大加训斥,说:“我头可断,身可死,但是中华民族的人格和正气不能不保持。我代表整个民族,两万万人民的人格,人格如果有所毁伤,整个民族也就不存在了。” 独孤雯因深受文德嗣伟大人格的感召和全国军民的指责,并在十二月二十五日,护送文德嗣回首都襄阳。当时全国军民疯狂庆祝,比任何节日都热烈。

同学们听完之后,都觉得文德嗣太伟大了。


杜瑞拉缘定仙履

一见王孙遂倾心,不知仙人定缘因。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这四句诗,单说唐时有一商人,姓杜名至安,长安人氏,略知诗书,科场不顺,意懒心灰,却去改业做生意。行商一二十年,颇有产业,娶妻李氏,奈何子嗣艰难,只得一女,闺名瑞拉。

那瑞拉长到十几岁上,生得有十分颜色,女红针织,百伶百俐。不想李氏染上怯虚症候,不上三月,呜呼哀哉。

瑞拉因失了母亲,日日啼哭不休。那杜至安本是个商人,顾着家里,便耽搁了生意;顾着生意,却又照管不了女儿,真个不能两全,便思想续弦。

那些人家闻得杜至安年方三旬,家私百万,哪个不肯?不日送了若干庚帖,任凭杜至安挑选。杜至安千挑万选,却挑中潘氏。这潘氏是个二婚头,嫁时带两个女儿来,俗名叫做“拖油瓶”。

这潘氏虽是半老徐娘,却是:脂粉不施犹自美,风流还似少年才。两个女儿也生得标致,真个是蛾眉横翠,粉面生春。

那潘氏见了瑞拉,便生嫉妒之念。见那杜至安爱惜瑞拉,叮嘱好生看顾,越发不怀好意。自此,潘氏将杜至安百般殷勤承欢,哄得他百依百顺。

杜至安本是商人,绝不得衣食道路,新婚不上半年,拣个上吉日子,又要上路,叮嘱潘氏看家。潘氏见丈夫明年方归,顿生狠念,待至安行后,待瑞拉渐渐慢了。这日见瑞拉读书写字,道:“常言道,女子无才便是德。一个女儿家,终不能考试得官,读书写字济得甚事?”便吩咐瑞拉洒扫庭院,生火看灶,不几日,家长里短诸般活计尽归瑞拉,便如仆妇也似。潘氏自生两女,长女金姐儿,次女玉姐儿,杜至安视如己出。两女见潘氏得势,瑞拉为仆为役,竟自居正出小姐起来,一个金姑娘,一个玉姑娘,因瑞拉灶旁劳碌满身尘灰,称瑞拉是“灰姑娘”。

正是:不是妇人心最毒,还因男子没长筹。

秋去冬来年关至,这日上元灯会,长安城灯明如昼,车马塞路,仕女夜游。那金姑娘玉姑娘早早沐浴梳妆,通身换了绫罗锦绣,随潘氏赴那上元灯会去也。瑞拉见城中热闹光景,奈何荆钗布裙,遍布尘灰,不能出游。瑞拉思想继母心毒,父亲不归,嘤嘤而泣。

忽一人道:“瑞拉为何哭泣?”瑞拉看时,一鹤发老妪拄杖而入。瑞拉道:“上元灯节,不得出游,是故哭泣。”老妪笑道:“有何难哉?仕女出游,当有车驾。”院中有瓜,老妪执杖一点,竟成车驾。瑞拉大惊,骇然无言。老妪道:“有车无马,怎生是好?”见鼠作索,执杖而点,竟成骏马。老妪道:“尚不登车,更待何时?”瑞拉嗫嚅,老妪笑道:“是老身忘了,无体面华服,小娘子如何成行?”口中念念,执杖点荆钗为玉簪,点布裙为绫襦。只见瑞拉婉丽飘逸,如画中人物。

瑞拉车驾行到街上,也是合当有缘,遇到这个命中郎君。正是: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这郎君是谁?原来是岐王世子李瑾,当朝明皇之孙。世子这日轻装简从,赴上元灯会游乐。

正遇上杜瑞拉下车赏灯。也是前缘注定,世子见了瑞拉,目不转睛,瑞拉也定眼而看。只见世子着一件茄色袄子,罩一件猩红披风,鼻若悬胆,朗眉星目。

盗泉子累世修德

有诗云:万物从来只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敢与世间开泪眼,肯把铅心别立根?话说在那城中有一欢喜皇子石像,不知是何朝代所建,高百丈有余,珠目金缕,精美绝伦。县丞赞其形状美妙,又诽其华而不实。

村妇常据此诫子:“吵闹无端,何如皇子之无所求焉!”孩童放学后嬉闹,见石像叹道:“真如仙佛也!”先生闻之不悦:“石像便是石像,不可语怪力乱神!”

是晚有燕飞来,这燕子本该同族群一起往南方,却因些与芦苇的缘债耽搁下来。那芦苇一身好腰肢惹人爱恋,只可叹生性轻浮随风摆弄,不愿从燕而终,燕子也只得郁郁离开。燕子寻得欢喜皇子脚边,自道是个好去处,便收拾羽毛准备歇下。甫一伏首,雨水便落了下来。燕子奇道:乾坤清朗,倒是咄咄怪事!

抬头一望,原来是那石头疙瘩的眼窝里,竟兀自垂下泪来。“你是何人?”“在下是欢喜皇子。”“君缘何涕下?”“我本有颗人心,彼时并不知这悲伤为何物。如今登高望远,这城中苦痛伤悲尽入我眼,纵是铅心如铁,却也难忍悲泣。”

“远处有一裁缝人家,妇人正为宫衣绣花,其子病弱,哭号乞食。但与我将这剑柄上珠宝予之,可否?”

燕子踌躇道:“非我不允,吾实要往南去,且鄙燕素来不喜熊孩子,好用石块丢我,何其蠢也。”看皇子满目愁容,燕子心一软:“罢罢,就帮你一回,在此将就一晚。”

说完衔珠而去,飞过皇宫,飞过买卖热闹的坊肆,飞入穷人茅舍。妇人疲累而眠,燕子将珠宝置于病儿额前。

顷刻燕归,谓皇子曰:“倒也奇了,如此天凉,吾身却有暖意。”

皇子笑答:“日行一善,心自然温。”晨起,燕子飞至河边濯羽,人见甚奇。燕子将全城高处遨游一遭,心下想到远行在即,不由得有几分快活。

月升时燕子与皇子道别:“吾便要去了,可有事吩咐?”

皇子叹道:“那城边六环外,租屋阁楼中有一男子,赭发红唇,孤单如犬,貌似个编剧。然锅灶清冷,又无空调,冻饿半晌不能着一字。”

燕子曰:“愿效犬马之劳,不知君可有珠玉?”“吾已无珠玉,但余双目为身毒千年宝石,汝衔一颗去罢。”

燕子潸然泪下,但皇子心意已决,燕子只得将其一目衔去,置于编剧男子桌前花上。男子混沌中醒来,大喜过望:“终得贵人相助,生计有望矣!”

次日燕子见水边船夫忙碌,暗念道,吾定当启程去了!是夜又来与皇子道别:“我需得行去,来年必寻珍宝偿汝所失。”

皇子曰:“那广场上有一幼女,蓬头跣足,卖些纸媒引火之物,尽洒于福寿沟中。货失则不得钱,其父必殴之。汝将我另一目衔去,好免其无妄之灾。”

燕子泣曰:“再丧一目,君将不得见这大千万物。”

皇子坚持之下,燕子无奈将宝石送去,女童欣然而归。燕子旋即还来:“君已目不能视,吾愿相伴身侧。”

每夜,燕与皇子讲那埃及奇闻,蟒蛇与棕榈,商人与驼队,斯芬克斯年岁久长,三寸豆钉大战蝴蝶。

皇子听完沉默良久道:“如此稀奇之事自是令人难忘,然私以为这世间苦难,更是荒唐瞠目。燕子,君且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又生何事,还来告余。”

燕子飞上云霄,俯视各处,那真是:

朱门笙箫脆,寒窗清梦碎;

华灯照蚁族,不知为谁忙。

蓬舍苦断粮,枯坐夜半央;

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


燕子归来述其所见,皇子听罢太息一声:“我还有这金缕衣,请将其逐片分予那役夫雇工、南淘北漂去,也好助其一臂之力。”

燕子领命而去,孩童们雀跃不已:“可算有馒头吃了!”

三九临近,燕子难以觅食,在市集上叼些面屑,抵不住身冷肠饥。

皇子曰:“吾已无所付出,汝速去南方可矣!”

燕子无力道:“你莫不是消遣我,哪还有那把子气力?我陪你便好,去了阴曹,好歹有个安睡。”

言罢使其喙吻了皇子的唇,跌落在石像下。皇子顿觉铅心破碎,裂成了两瓣。

次日大雪深寒,知府巡视民间,望石像而蹙眉:“怎的如此难看!”

众人附和:“实是难看,有碍观瞻!”一行人细细一看,欢喜皇子珠宝尽失,亦无神采,石像下还有亡鸟,日久而臭不可闻。知府捂鼻挥袖:“速速将这劳什子拆去,这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皇子,莫不如制一新像,汝等看我何如?”

这边厢七嘴八舌正闹着,那边役夫们整理石料,挑出那颗破成两爿的铅心,投于秽污之中,燕尸在其一侧。

此刻云开雪停,满天霞光,太上老君云中现身,谓左右童子曰:“与我将这城内最宝贵之物拿来。”

童子领命,取回燕子与铅心。太上老君曰::“皇子,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因为汝不听说法,轻谩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西土,亡魂附于石像之上,今汝功德已满。燕子,汝修德有功,当化为人身,赴临高传我大道,我赐汝道名曰“盗泉子”,久后必成正果。”

最后一课

改编 都德 《最后一课》

我本来打算趁那一阵喧闹偷偷地溜到我的座位上去;可是那一天,一切偏安安静静的,跟除夕的早晨一样。我从开着的窗子望进去,看见同学们都在自己的座位上了;韩乙己先生呢,踱来踱去,胳膊底下夹着那怕人的铁戒尺。我只好推开门,当着大家的面走过静悄悄的房间。你们可以想象,我那时脸多么红,心多么慌!

可是一点儿也没有什么。韩乙己先生见了我,很温和地说:“快坐好,小二黑,我们就要开始读书,不等你了。”

我一纵身跨过板凳就坐下。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儿,我才注意到,我们的先生今天穿上了他那件挺漂亮的灰色长袍,黑色的新布鞋,戴着那顶绣边的小黑丝帽。这套衣帽,他只有督学来视察或者发奖的日子才穿戴。而且整个私塾有一种不平常的严肃的气氛。最使我吃惊的是,后边几排一向空着的板凳上坐着好些村里的人,他们也跟我们一样肃静。其中有几个老头儿,村里的信使也在,戴着他那顶三角帽,有从前的村长,还有些别的人,个个看来都很忧愁。有个老头儿还带着一本书边破了的《三字经》,他把书翻开,摊在膝头上,书上横放着他那副澳洲大眼镜。

我看见这些情形,正在诧异,韩乙己先生已经坐上椅子,像刚才对我说话那样,又柔和又严肃地对我们说:“我的孩子们,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了。临高已经来了命令,大宋占领区的学校只许教新话了。新先生明天就到。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课,我希望你们多多用心学习。”读书课完了,我们又上大字课。

那一天,韩乙己先生发给我们新的字帖,帖上都是刚正的宋版字:“大明万岁”、“天子守国门”、“大明万岁”、“天子守国门”。这些字帖挂在我们私塾的墙壁上,就好像许多面旗帜在屋里飘扬。个个人那么专心,屋里那么安静!偶尔只听见磨墨的声音。有时候一些蜻蜓飞进来,但是谁都不注意,连最小的孩子也不分心,他们正在专心画“永”字,好像那也算是书法。屋顶上鸽子咕咕咕咕地低声叫着,我心里想:“他们该不会强迫这些鸽子也用新话唱歌吧!”

4.5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居然还有那个雕塑王子的故事

4年
avatar
0

最后一课,灰姑娘。。。。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