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国家交响乐团(简称“澳交”)和国家歌剧院》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一贯纯爱俊冈本

原帖

状态


开 始 时 间:2012-3-82012-3-8

最近更新时间:2012-3-8

正文

澳宋国家交响乐团(简称“澳交”)和国家歌剧院

rt

一楼献给伟大的元老院和英明的执委会

另,在本同人里面躺枪的各位,本人谨表示默哀……


马千瞩放下手头的文件,伸了伸懒腰。年会以后,原来中断的各项计划又重新上马,各种企划书、报告、文件,又堆满了案头。第二次反围剿时期,相对悠闲的工作虽然让人犯懒;眼下每天早八晚十的作息,更是毁灭人性。可笑讨论版上总是有些蛋疼的元老,每天质疑政务院效率低下,不办实事,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元老毕竟是元老,表面的尊重总是要的。就像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所谓的“元老接待时间”——就是根据元老院的要求,每位执委每个星期要抽出一小时时间接待元老的拜访。马千瞩忍不住一阵冷笑,除了第一个星期有个吃饱了撑的元老,跑来要求原来在“女仆”抽签时,得到C级以下“女仆”的人,在第二次抽签时,享有优先权,结果被他一顿打脸以后,接下来四个星期的“元老接待时间”完全成了他的下午茶时段。想到这里,马千瞩打开了右手第二个柜子,拿出了他的茶叶罐,今年的新茶还没来,因为第二次反围剿,大陆贸易断绝,原来敞开供应元老的上等铁观音,现在也只能几个执委私下里分分了。

马千瞩刚打开茶叶罐,敲门声就想起来了。他赶忙把茶叶罐塞回去,喊了一声“请进!”


这个时间上门的,不用说,是位元老。马千瞩起身迎接的时候,这位元老已经开门进来了。来人看着有些眼熟,不过马千瞩一下子没想到他的名字。看着他转身把门轻轻关上,马千瞩说了声“请坐”,就等着来人自己说明来意了。

此人显然很少和执委们沟通,斜着身子坐下来有一会儿,连头都不敢转一下。马千瞩无奈摇头:“这位同志,你对政务院的工作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来人使劲地摇头,似乎要加强这三个字的可信度。

“那你是来提建议的?”

“是,是……我想,提议组建咱们自己的交响乐团和……和歌剧院……”


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马千瞩几乎要听不见最后两个字,不过他已经想起了眼前这人是谁。广州站恢复工作以后不久,除了“大世界”项目,另一个重头,就是为还没购买“女仆”的元老们,提供第二批货源。事有凑巧,广州城里有数的大行院“夕月坊”倒闭。红牌姑娘们自然早已寻好了安身处,倒是有一批尚未开脸的女孩,引起了各家行院的注意。郭逸听说以后,拜会了广州知府余葆存,于是原来属于总兵何如宾家的产业,就转到了“紫氏”的名下。这批15到18岁不等的女孩则被送进了临高的“女仆”培训班。

从各个渠道听说了一批S级“女仆”到货的元老们,纷纷哭着喊着要把手里B级、C级的“女仆”以旧换新,更是有些元老,重新打起了混进培训班,做恶魔老师的念头。眼前这个叫冈本的元老,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冈本无疑是幸运的,此人作为留学党,专业是金融方向,但是出国几年,专业知识学得差强人意,倒是迷上了西洋歌剧,交了一批唱歌剧的朋友不说,还时不常地跟去观摩排练。穿越以后,一心想搞一个自己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但是前几年,穿越政权还在为生死存亡做斗争,哪里有时间管这些“腐朽的资产阶级的消遣方式”。于是冈本只能偶尔在芳草地带带选修的音乐课。

第一批“女仆”摇号以后,不少元老反应,“女仆”们缺乏生活情趣,“要是能唱个小曲儿,会一两门乐器,那就更好了”。于是本着为元老服务的原则,文德嗣为第二批“女仆”们增设了音乐课程。经过一番挑选,冈本以器乐和声乐两方面的优势得以获选为特聘教师,给“女仆”们授课,不过为了防止监守自盗,每次上课,必须由董薇薇全程陪同。

马千瞩就是三个星期前,视察“女仆”培训班的时候遇到的冈本。

掌握了对方的全部意图后,马千瞩老神在在地坐回到椅子里,打铃让秘书送上茶,才慢悠悠地开口说:“冈本同志,我们现在在人力上确实比以前宽裕了一些。但是搞音乐除了要人,还很费钱,今年的“年度预算”已经两次被打破了,再要上马一个大项目,比如你想要的歌剧院,程栋同志那一关只怕过不去。”


喝了口茶以后,冈本似乎镇定了些,听完马千瞩的话,犹豫地开口说:“执委会很难,这个我们大家都知道。我想,歌剧院这个项目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推广澳洲式生活”的一部分,我刚听说,广州站那边发行“大世界”债券的行动很成功,我想经费上,是不是可以……”

“你想在把歌剧院开在广州?”

“其实……如果能在临高也开一个,那就更好了。”

马千瞩摇了摇头:“两个歌剧院,预算有多少?广州站这次收拢的资金,大部分都有了明确用途,第二次发行债券,少说要等半年。而且一次就建两座歌剧院,元老院那边通过的难度也比较大。我们毕竟还在初期发展阶段。”


被马千瞩富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冈本一瞬间想到,不知打哪位元老说过“在督公眼里,元老和土著没有区别”,冈本想,其实在督公眼里,企划院、财政总监部都是政务院的下属单位。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可以先建临高的歌剧院,临高人少,规模可以小一点,试验成功以后,再在广州造一座更大的。可以算作是“大世界”的二期工程。其实歌剧院除了演出,还有其他的用途,造成帝都国家大剧院的式样,就可以拿来做礼堂,造成维也纳国家大剧院的式样,可以拿来开舞会和宴会。以后我们办年会也好,开全体大会也好,都可以使用歌剧院的设施。我们还可以在没有演出的日子对外出租场地,这样一来,我觉得三年左右能够实现自负盈亏。”

马千瞩听完,赞许地看了冈本一眼:“这个建议比较可行。还有一个问题,人员培训你打算怎么做?陆海军一直想办自己的军乐团,你愿意负责培训吗?”


“人员我打算全部自己培训,从新移民和本地土著里面招收。教室可以先借用芳草地的。器乐我已经找轻工业部门的几个商量过,大部分乐器的仿制没有什么难度。前面一年多,我已经准备了详细的教程,还自己改编了几部歌剧,到时候可以为穿越政权的宣传工作做贡献。咱们接下来不是要打刘香,打郑芝龙嘛,咱们就给他来一部中国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控诉两个海盗集团的……”冈本越说越激动,放下茶杯指手画脚起来。猛然发现马千瞩脸色阴沉地盯着自己,才发现忘形了,忙抖擞着收回手,讷讷地说:“督……督公,我……”

“你估计需要多少人?”马千瞩木着脸问道。

“乐团,演……演员,加上合……合唱团,一百五十号人吧。”

马千瞩想了想,没有超过预期,于是接着说:“你最好和企划院、轻工业部打好招呼。对了,一百五十号人,你打算都由自己上课?教会的那几个修士帮不上忙?”

冈本立刻大摇其头:“我不想用那几个修士,一个是,不想把乐团变成教会的后花园,另一个,我去旁听了教会唱诗班的授课,他们的技术太落后。这会儿欧洲连十二平均律都没发明,他们的音乐水平实在惨不忍睹。我们如果动作快一点,世界上第一座歌剧院和第一架现代钢琴的纪录,就归我们了。”

“芳草地的中学课程,有开课外选修的音乐课,你没有发现几个人才?”

“有……有的。”

发现冈本的声音突然扭捏起来,马千瞩感到不解:“有什么困难?”


冈本才用细若蚊呢的声音说:“其……其实,这一次我带的“女仆”班里,有两个女孩在音乐上很有天赋,她们原来在行院里,就受的登台的训练,舞台感很强。我想让她们两个做我的助手,将来可以做演员……”

“什么!坚决不行!”马千瞩惊地站了起来,没想到日防夜防,还是防不住这群宅男,这会好了,一次看上两个:“不行,不说这件事不归我管,就说你一人,凭什么占用两个S级“女仆”?”

“我……我只是让她们做助手,不是,不是占用……”

“助手!”马千瞩冷哼了一声:“一个田少佐还不够我们头疼的吗!”


(全文完,欢迎拍砖……)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