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帝国棋院的成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宋帝国棋院的成立
作者ID
百度贴吧 springwood1987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江苏无锡
涉及方面 围棋,发展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脑洞同人]澳宋帝国棋院的成立
  2. [脑洞同人续] 澳洲棋院 第二节 棋士待遇、定段赛与大手合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9-02
最近更新 2016-09-16
字数统计 (千字) 10.3



最近同人有点停滞啊,随便写点吧,一楼祭伯翔Xu,可能会多处参考其天涯作品《方圆英雄志-明清之交围棋史》,特此感谢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00字

第一节 统一规则的大会

时间:1640左右, 地点:江苏,无锡


战后的江南,在元老们的努力建设之下,已经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在一座崭新的澳式建筑里,几名国手正在彼此寒暄,为首的乃是盛大有和汪幼清等人。明末棋手多汇聚京城,因此近些年来后金入寇世事不宁,棋手也凋敝了许多,几人唏嘘一番,话题又突然一转,“为何不见棋坛盟主过百龄过先生?”当今棋界尊过百龄为盟主已经二十余年,无锡又是过先生故乡,众人不见过百龄自然奇怪。

在房间的一角,坐着一位老者和一位幼童,显然是爷孙辈,众人驰骋棋坛多年,却不记得棋坛上有祖孙棋手。众人一问方知这幼童名周嘉锡,于棋道上竟颇有天赋,去年爷爷带小嘉锡去茶楼下棋巧遇一位澳洲首长,那首长让两字和周嘉锡下了一局,大为欣赏,还给尚未弱冠的周嘉锡起了个表字“览予”,还送给他们两本棋书,,《弈薮》和《仙机武库》。众国手听闻澳洲首长竟如此器重一个幼童,不免有些羡慕嫉妒恨。

这个给周嘉锡赐字的元老就是赵荣寿元老了,至于为什么叫“览予”,其实很简单,因为历史上周嘉锡日后的字就是览予嘛,只不过被讹传为“懒予”,赵元老不过是把这个名字提前拿出来而已。

元老院里颇有几位元老爱好棋道,他们的共同点嘛,那就是单身穿越的,毕竟,爱好这个的女孩子不多,也不像乐器球类一样拉风,自然就独着了。实际上这几个元老也分成两派,尊古派和贬古派,赵元老是尊古派的拥趸,认为古代顶尖棋手,当然,准确的说应该是叫现代棋手了,放到旧时空也一样是顶尖高手,而贬古派的几位则认为不过是较强的业余棋手罢了,这也已经成为这个小圈子的月经话题,之前在海南广东憋着,这些地方历史上没有记载有名的棋手,现在江南已经在元老院控制之下,几个人便约好亲自来体验了。


这几位元老现在在做什么呢?他们正在会客室和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切磋,准确的讲是尊古派的几位在幸灾乐祸的看着贬古派的几位被虐杀。这老者自然就是棋界盟主过百龄了,因北方动乱,几年前离京回到了无锡家中。这盘棋X元老的形势已经大差,赵元老则在过百龄身后偷笑。X元老虽然布局依靠旧时空定式占了些许便宜,但是中盘一触即溃,若是日本棋手这会儿也就趁势打挂给X元老留个台阶,可中国棋手哪有这规矩,何况过百龄从来不是媚上的棋手,十几岁的时候便曾在棋盘上令阁老叶向高难堪,这会儿自然也不会相让了,X元老抵抗一会也只好投子认输,看看过百龄身后几个尊古派元老幸灾乐祸的表情便知道今晚的嘲讽是少不了了。

围棋与象棋不同,此时的规则和元老们熟悉的规则大相径庭,典型的就是座子、还棋头和不贴目,元老们想改革规则,但又不想吃相太难看,因此得到棋坛盟主过百龄的支持便十分重要,也因此赵元老才提议把这次会议放到无锡以显示诚意。对于过百龄的支持,几位元老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根据历史记载,明亡之后过百龄心性大变,从早年追求胜负转变为穷其变,而且性子也温和了许多,更何况元老们还准备了一样大杀器-《官子谱》,在历史上这是过百龄晚年所做,几位元老付出不菲代价才让大图书馆印了几本——这种非科技资料并不在大图书馆收藏之内,是几位元老自己穿越前通过各种渠道搞到的电子版自己留着的。


不过几位元老虽然派系不同,但有一个目标是一致的:不能输给日本!1645年改变日本围棋面貌的本因坊道策就要出生了,元老当然无意改变道策的命运,所以只有加紧培养自己的天才了,目标里就有今天到场的周懒予,没到场的更小的周东侯和汪汉年,以及还没有出生的棋圣黄龙士。

不过在培养这些天才之前,还是需要先统一规则,这也是今天几乎把历史上有记载的还活着的国手都请到无锡来开会的主要目的。

这边X元老和过百龄的对局结束之后,赵元老赶紧坐到对面,“过先生的棋果然凌厉,不愧棋坛盟主”。“哪里哪里,我看各位首长的棋似乎套路与我大明风格迥异,可是澳洲亦有精于此道者所教?”赵元老颔首,道“不错,澳洲棋另成一家,亦颇有善弈者,国手古力、常昊、孔杰、李世石、李昌镐等,可让我等五子”。这话其实有些夸大,因为这些元老最高不过业余五段,还是那种水水的弱五段,和强五段尚有两三子的差距,和职业顶尖高手实际差距妥妥的六子以上,若是遇到陈祖德这种让子棋高手恐怕要被打到八九子才能稳住,不过穿越以来因为有了稳定的棋友,水平多少都涨了一些,加之这盘棋X元老又用一些“现代定式”蒙住了过百龄一时,所以赵元老便说和澳洲国手相差五子,多少也是给过百龄留个台阶。过百龄听罢,道“若果真如此,澳洲国手竟和大明国手不相上下”。赵荣寿又道:“澳洲棋道和大明又有所不同,过先生可愿一闻?”“愿闻其详。”赵元老心中暗喜,只要过百龄着了道便好趁热打铁。


按照计划,另一个元老赶紧上前道:“大明围棋皆有座子,我等乃南宋移民,初到澳洲之时亦设座子,过先生可知其意?”

中国古人对座子确有一些解释,不过呢,在几位元老看来,有些接近玄学范畴,即便是几位尊古派的元老对此也不大感冒。不过过百龄前期与林符卿哭斗,之后作为棋坛盟主对各路挑战者也是来者不拒,在历史上也是明亡之后才开始追求“穷其变”,现在显然还没有触及这么深的课题,只好推说不知,又问道“不知澳洲国手可有解读?”

“过先生且看”,某元老在棋盘上摆下八颗棋子,黑白各成四连星之势,“若是如此进行,则下一手先生会下在何处?”

“嗯,若如此,下一手自当在天元,乃彼此势力消涨之要津”

“先生此言得之,此型乃我大宋国手武宫所爱。我大宋之棋道不设座子,然当初反对者甚多,先生可知为何?”

过百龄对其悟性极高,对着棋盘思索片刻,乃道:“莫非是先行者如是布局,得地甚易,若二人实力相仿,则后行者步步落后,棋盘之上最佳着手始终为先行者所控?”

“过先生果然大才,正是如此,大宋初不设座子之时,先行者胜十之七八,故棋手皆反对之。后有国手名陈祖德者潜心数年,乃悟先行者易成大空,而先人之棋,先于对角置座子,则易使棋成小块。棋形愈整则先行利愈大,棋形愈散则先行利愈小,姑古之座子,乃以抑先行之利也,古人之智慧如斯,奈何后人竟反不解其意”。

过百龄略思片刻,“陈公之见着实有理,然澳宋国手又以何法消解先行之利?”

“后大宋国手乃聚而议之,提贴子之法。其法,局终数子之时,先行者乃扣去几子,曰贴子。初为贴二子,然施行一年,先行者胜犹十之六七,乃改三子,则先行者百局胜其五十六,遂改为贴四子,则先行胜仅五十有二,众国手皆以为善,其后大宋之棋局,先行者皆贴还四子,大明之棋,得百八十二即胜,而澳宋之棋,先行须得百八十六方可胜,自陈公钻研座子之益至棋规定为四子,凡七十年”


过百龄听罢,好似顽童寻到宝藏般,又道“这贴子之法古之未见,然听诸位之言,又确有其道理。不知澳宋国手空坪开局,又有何精妙之处?”

赵荣寿抹去棋盘上的棋子,又摆了三颗棋子,乃是大斜定式之型。他的棋是自学成才,书房气略重,定式背的到是顶呱烂熟,不过真用起来又不精通,但这个场合拿出来卖弄确实正好。“过先生请看,此型若是您来下,您会如何着手?”过百龄纵横棋坛二十余年,确实第一次见到小目,一时陷入沉思。这也难怪,中国棋手只有让子棋才可能下出小目来,而最著名的就是黄龙士授徐星有的血泪篇了,十局之中,棋圣黄龙士起手多用小目、高目之类,一是为考验徐星有的棋力,二来可能对小目占角有所感触。所谓天才都是有共同点的,同时代的黄龙士和道策同时对围棋理论进行改进,同又重视拆二的棋形,可谓彼此心有戚戚焉。

而这大斜定式乃是本因坊丈和所创,因硕幻庵加以完善,是三大难解定式之一,有“大斜千变”之称,普通棋手背诵尚且困难,更何况从零开始思考了,而过百龄此时已年进半百,破解起来更是吃力,想出几种方法都被一一击退,只得作罢,但脸上却不怒反喜,叹到“不想竟还有如此变化,想那澳宋国手讨生计之余还有如此深刻之钻研,另我等惭愧也”。

几位元老相对一笑,说道:“先生差矣。我大宋棋手自生计无忧,每日唯研习棋艺也。澳宋之规,最高者为九段,即明之入神,以下为八段、七段乃至初段,共九级,初段至九段相差四子。每年八月,诸棋童会于一处弈棋,优胜者三四人可得初段之免状,呼为职业棋手。凡职业棋手皆可依其段位月领俸米若干。而澳宋之地弈棋之风颇盛,多有商者出资召国手对弈,或曰头衔战,或曰公开战。头衔战者,分四级,每级十人,曰循环圈,各组之前三次年升至上一级,而后三人降为下一级,循环圈最高级之头名可得挑战者之名,与在位者七番决胜,胜者得头衔,头衔有棋圣、天元、王座等。公开战者,全民皆可参,业余者亦可,以单败决出二人,决胜五番棋。然胜者翌年与常人无异,此公开战与头衔战之不同也。头衔战者对局无论胜败皆可领仪金,曰对局费,而公开战只胜者可得之。然少年者若得头衔战,所费不少于四年,而公开战则一年即可,故成名国手往往重头衔战,而少年多重公开战。善弈者每年可得仪金数千,而低段者亦可自保,故棋手生计无忧也,且弈棋之人与诸业皆平等,无贵贱之分,善弈者国人犹敬重之。”


(既然大家留言想看阿法狗,那就来一小节满足一下)

元老顿了顿,继续说道:“吾等驾船出海之时,最善者名苟阿法,已连得七届棋圣,五届天元,公开战亦夺二冠而三亚。苟阿法之下,有金文远,武尚勇,郭逢春,刘南如,亦是好手,彼此互有胜负。世人言苟阿法尝游于名山,夜宿于一茅屋檐下,屋内仅婆媳二人。夜阑不寝,忽闻堂内姑谓妇曰:"良宵无以适兴,与子围棋一赌可乎?"妇曰:"诺。"阿法私心奇之,堂内素无灯烛,又妇姑各在东西室。阿法乃附耳门扉,俄闻妇曰:"起东五南九置子矣。"姑应曰:"东五南十二置子矣。"妇又曰:"起西八南十置子矣。"姑又应曰:"西九南十置子矣。"每置一子,皆良久思唯-。夜将尽四更,阿法一一密记,其下止三十六。忽闻姑曰:"子已败矣,吾止胜九枰-耳。"妇亦甘焉。阿法迟明,具衣冠请问。孤姥曰:"尔可率己之意而按局置子焉。"阿法即出囊中局,尽平生之秘妙,而布子未及十数,孤姥顾谓妇曰:"是子可教以常势耳。"妇乃指示攻守杀夺救应防拒之法,其意甚略。阿法即更求其说。孤姥笑曰:"止此,亦无敌于人间矣。"阿法虔谢而别。行十数步,再诣,则失向来之室闾矣。自是阿法之艺,绝无其伦。即布所记妇姑对敌之势,罄竭心力,较其九枰之胜,终不得也。


过百龄听罢,“澳宋之棋大改旧制,优劣难分,但供养国手一事,却是大大的善事,想我辈国手,或浪迹于茶楼赌棋为生,或受公卿贵族延请,虽然也算优渥,却难免有寄人篱下之感。各位今日遍请国手,莫非是要推棋士供养之法?如能如此,于棋道便是大功一件。”

X元老道:“不错,我元老院正有此意。只是我等有意推行澳宋棋规,恐众人不愿,久闻先生为棋坛盟主二十余年,若是先生能首肯则此事可成,还望先生相助。”说罢,又抽出一本小册子来,“澳宋之人行事必依文本,此乃澳宋棋规,请先生过目。”

过百龄接过一看,封面是“澳宋围棋规则,澳宋围棋协会著”,其实就是中国棋院颁布的规则,不过其中涉及元老院背景的句子,如“对局中不能使用手机”等已经被真理委员会审议删除了。过百龄翻了几页,指着其中一处道:“这里禁止全局同型再现是何意?”“这一条便是针对打劫、长生一类了,乃是澳宋国手陈祖源呕心沥血30余年方才得之,围棋凡遇打劫,必须于他处先行一手方可提回,皆因他处行棋则棋局已变,无论劫争胜负,棋局皆可终了,所谓“穷其变”是也。”过百龄听罢,不住点头,“大明棋手只知打劫招法,却不知其本源,不似澳宋国手,不但招法精妙,义理也见识深刻,如此看来,这澳宋棋规也定有其过人之处,有可通之理,只是这猝然更改棋规,却不利于我等老人。。。”

“先生莫虑,此时我等已有主意。只要各位国手认可这棋规,便可依棋力领俸金。《江南时报》已有意出资一万元,兴办“国手战”,头衔获得者可得4000元。今年之内,只进行公开选拔和低级别循环圈,诸位成名国手自当参加前两级循环圈,定于明年十月开始,诸国手自可用一年时间揣摩。先生既为盟主,首届比赛自然无需参加循环圈,只需等他人挑战即可。”

元老院开出的条件十分优厚,又考虑了成名棋手的面子,第一个比赛采用的是头衔战模式。过百龄思忖片刻,“这样甚好,于我棋道多有益处如此,我自当助一臂之力。”


商议完毕,几位元老簇拥着过百龄来到会议室,其中众人本已等的有些不耐烦,脾气暴的盛大有已经和最小的周懒予操练起来——用的是元老们精心准备棋具,都是委托平秋盛从日本带回来的榧木棋盘和贝壳棋子,在旧时空这绝对是几位元老消费不起的,不过既然来到这个时空了嘛,当然是先小资两套再说,不过棋具并不是绫营林署本榧木和日向小仓海滨贝壳——这些是19世纪才发现的,几位元老自然是留着以后享用的,现在并不想让日本人知道。至于为什么盛大有偏偏要找小周操练,其实也是其他人知道盛大有的脾气,非要下到赢为止,就算赢不了也要来个复盘胜,自然都要避让三分,可小周现在才十一二岁哪里知道这些,而且也还不是盛大有的对手,这会儿已经被搞得小脸煞白,不过好在终于可以解脱了。

众人看过百龄进来赶紧打招呼,在几位元老面前也不敢造次——古代国手最好的归宿是公卿棋手,受公卿贵族供养,每每改朝换代总要你争我夺一番重新确定身价,这会儿还以为召集他们来是为了这个呢。

待到几位元老宣讲了要制定棋规、实行职业棋手制度、举办头衔战和公开战等是,众人面面相觑,有喜有忧,喜的是从此衣食无忧且地位上升,忧的是规则大变,之前研习几无大用,并且澳洲人的规矩向来宽严相济,虽然给职业棋手待遇想当好但管束却也颇严,像规定对局礼仪和职业棋手不能下彩棋这两条,对混不到公卿棋手里,只能混迹茶楼的棋手来说真是有如猴子头上的紧箍咒一般。众人目光集中到过百龄身上,深知过百龄素以硬骨头著称,只要他反对,事情或许还有转机,哪里想到过百龄对澳洲人的棋规却又赞许之意——过百龄晚年在外人看来棋力锐减,对局胜率明显降低,但实际上细看却可以发现,在很多可以稳健获胜的棋局都选择激烈的招法,反而漏出破绽被年轻人逆转,即便是争夺盟主之位的过周十局也是如此,这一方面是年老体衰,一方面也是经历改朝换代之后的心境变化,更加追求纯粹的棋道而不是胜负,而澳洲棋规则给其打开一片新天地,这才是他肯和几位元老合力的根本原因。

座中棋手大部分都是公卿棋手,眼见过百龄如此态度,也便作罢——毕竟棋坛盟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何况新的棋规实际上缩小了棋力的差距——大家都从零开始了嘛,以前背的繁琐的倚盖、镇神头。金井栏什么的不一定有用了。倒是几位茶楼棋手则表示还要考虑考虑,这也不出元老的意外——改革不可能一帆风顺嘛。


  

“澳宋棋院第一次筹备会议上,确立了执白先行、空枰开局、白贴四子等现代围棋的基本理念,为澳宋围棋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会议选举过百龄为院长,XXX元老为名誉院长,确立了职业棋手制度,评定有段位者30人,作为澳宋第一代职业棋手,他们日后为澳宋棋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会议还确定了澳宋第一届“国手战”的赛制和赛程,作为澳宋第一个头衔战,至今仍是奖金最高的比赛,是每个围棋少男少女的最高梦想,与“盐场杯”橄榄球赛等并称“澳宋四大赛”。”


——《澳宋围棋史话》



第二节 棋士待遇、定段赛与大手合

古代棋手不算正式职业,只有顶尖棋手才有传记,好烦呐,要不盗一些吧友的名字?


虽然确定了规则,但几位元老的烦心事还不少。首当其冲的就是棋手的待遇问题。待遇太低无法吸引人,待遇太高负担不起——后世的日本棋院每年的赤字曾高达上亿日元,直到加藤正夫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有所好转,但加藤正夫本人却因此心力憔悴,两次突发脑溢血,年仅57岁便撒手人寰。虽然现在澳宋境内能评上职业棋书的不过三四十人,但终究是个隐患不得不防,另一方面,元老院显然更希望聪明的青少年攀爬科技树而不是研习棋艺,所以棋手待遇不能太高,每年的定段赛通过人数也要严格控制,但对女孩子可以略微放宽,当做男女平等的宣传材料之一。

棋院的收入来自几部分:一是政府拨款,二是财阀赞助,三是比赛分成,主要是通过向办赛方出售棋谱使用权获得,四是相业余棋手发放业余段位证书。经过和财经口元老讨价还价,最终确定第一期职业棋手初定名额上限40人,每年定段指标3人,但如果都是男棋手可以顺延给前15名里成绩最好的女棋手一个名额,类似中国早期的定段赛。定段赛参加年龄上限20岁,假定棋手平均寿命45岁(明代平均寿命应该是30岁稍多一点吧),定段年龄17岁,则在役棋手总数最终会稳定在130人左右。

最终确定的棋手待遇标准为初段每月50元流通券,每段递增15元,九段为170元。棋手升段采用大手合制度(其实是为了防止年轻棋手过早升到高段棋院负担太高,毕竟再过10年出生的黄龙士可是18岁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人)。

升段赛的升段规则为:同段位间交叉分配,每局120分制黑棋胜得75分,白棋得胜105分,和45分。若差一个段位,黑白棋在3局内为先相先,即低段两盘黑棋一盘白棋,黑胜得80分,白胜得110分,和得50分。高段两盘白棋一盘黑棋,黑胜得70分,白胜得100分,和得40分。若差两个段位,黑白棋在4局内为先先相先,即低段三盘黑棋一盘白棋,黑胜得85分,白胜得115分,和得55分。高段三盘白棋一盘黑棋,黑胜得65分,白胜得95分,和得35分。一次段位赛下满12局,比赛分三次编排,每次编排4轮。在棋手段位间不超过3段,每次段位赛棋手间只能相遇一次,在段位衔接区间不能满足时,允许棋手间编排两次。每4轮的编排原则是;同段位为主结合上下段位编排顺畅允许交叉两个段位进行编排。每个段位间要区分高、低线组。高线原则;是前4轮连胜、在下一个4轮中能够达到升段标准者,皆划为高线组否则即为底线。 段位赛成绩是累计计算的,段位之升不降所赛成绩终身有效。棋手升段有规定的责任局,即在规定的比赛局数内,达到规定的分数即可升段。下面列举两个段位的责任局和升段标准;初段最低责任局8局以上,平均分达到75分即可升段,下一个责任局12局以上,平均分达到70分即可升段,再一个责任局16局以上,平均分达到67.5分即可升段。八段最低责任局22局以上,平均分达到75分即可升段,下一个责任局26局以上,平均分达到70分即可升段,再一个责任局30局以上,平均分达到67.5分即可升段。升段责任局每高一段增加2局,平均分只有三个档次。当然了,这其实就是照抄的日本大手合规则,而且是比较严格的战前的标准。战后日本大手合标准一降再降,导致最后九段比初段二段三段的总和还多,职业段位基本沦为笑柄,几位元老可不想重蹈覆辙。


半年后,上海。

在新落成的棋院里,60余个少年正在抓对厮杀,几位元老悠闲地的在场地里踱步。这里是澳宋棋院第一次定段赛的比赛场,澳宋棋院二楼对局大厅。

棋院大楼是刚刚落成的,外形完全是仿照旧时空的中国棋院,内部结构则为了满足元老们的一些恶趣味而有所不同,一楼是前台接待和茶馆会所,供业余群众消遣、对局和消费,二楼是专业对局大厅和通用办公室,三楼四楼是四个训练室,元老院计划开展后世的“三棋一牌”项目,即围棋、象棋、国际象棋、桥牌,不过这个时空桥牌尚未定型,国际象棋也还处于低水平发展阶段,即便历史上第一位宗师级人物格列科,水平也未必好过元老中的佼佼者。象棋倒是已经发展的不错,但历史上象棋国手的记载比围棋更少,热心元老还在搜罗中,但即使元老最高水平只有地方大师,也已经在这个时代鹤立鸡群了。棋院的五楼则是几个特别对局室,用来承办头衔战的决赛,其中一个已经被围棋界元老占据了,正中贴着两个条幅:一个是“深奥幽玄”,这是川端康成题给日本棋院的,原作就是汉语的,便直接被元老们剽窃了;另一个是“忘忧清乐”,是纪念最早的围棋书籍“忘忧清乐集”,这本书的原本在旧时空一直存在,元老们穿越的时候就静静的躺在国家图书馆,到了这个时空,由于嘉庆之前收藏者没有记载,几位元老正在搜寻原本过程中。


定段赛的通知已经在各大报纸刊登了两个月,最后来报名的有60多人,以江浙一带人为主,因为规定了年龄上限20岁,所以大多是些弱冠少年来碰碰运气,当然也有志在必得的,比如周嘉锡,半年来又得到了几位元老的赠书,水平进步很快。明清时期江浙棋风兴盛,国手辈出,当然,很大程度上和经济发达有关,在某些地方甚至科举荒废,被“孔子七十二贤,贤贤何能,云台二十八将,将将何功”这种简单问题考倒的书生也大有人在。

比赛的赛制采用的是积分循环制,即每轮比赛都是积分相同的排在一起,只有积分相同的人数是奇数时才会排到积分不同的对手,每名棋手最多连续两局先行,胜一局得两分,和棋1分,负得0分,小分则是所有战胜的棋手的大分之和。元老中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所谓的瑞士制,不过在这个时空,这种赛制理所当然的被命名为“上海制”,日后元老们还相继发明了“南京制”、“北京制”、“杭州制”等比赛方法(即旧时空的苏黎世制,舍维宁根制,佩季制)。

由于比赛没有足够的裁判,元老们又不肯屈尊,所以比赛使用了特制棋具——澳洲珍珑棋盒,这个创意的赵荣寿元老提出的,并申请了专利,至于其形制,那自然是剽窃了应昌期先生的应式棋具,赵元老在旧时空参加过大学生围棋赛,当然了,纯粹是打酱油的,最后结果一般一般,倒数第三,但棋具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正好这会儿拿来用。棋盒分六层,每层有30个孔,正好容纳30颗棋子,棋盒中间有弹簧柱和锁死机构,把弹簧柱按到底再顺时针一转就可以锁死,180颗棋子就都可以用了,用完再逆时针转一下,弹簧就会弹起,棋子自然落入孔中恢复初始状态。因为每人都是180颗棋子,所以数子的时候只要把自己的子都填到空里,胜负自然分明。这种棋具后来大卖,并被命名为“赵氏棋具。”


为了减少偶然性,这次60多人参加定段赛,理论上最少只需要7轮,但实际比赛安排了12轮之多。

比赛进行了九轮之后,周嘉锡已经提前定段了,作为几位元老钦点的天才,半年来又得到元老们馈赠的棋谱,对新规则理解程度远远超过同龄人,每局必以小目高目起手,经常布局阶段几个复杂定式一摆就把对手吓懵了,毕竟不到20岁的人无法和历代棋手300年的研究对抗。但是几位元老也有不满之处,他们可不希望周嘉锡靠背定式取胜,这样就又回到明末过百龄之前的老路上去了,包括19世纪末日本围棋界也有一种怪现象,棋手死背定式却不得要领,经常师弟背错了招法师兄反而不会走了,事后师兄们只能再集体研究错着的破解办法,简直就是咄咄怪事。

剩余的两个名额的争夺这有魏武、林歌清、鱼察、戚持祥、奇钰、邢星光、彭小乾等几人,最后两轮彼此间直接对局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结果,而其他50多人则已经没有希望。


定段赛最后一天。已经提前定段成功的周嘉锡按照后世惯例,不需要再参加最后两轮比赛,排在末尾的一些选手也放弃了最后一天的比赛,赛场上还剩下30多人。为了让归化民更深刻理解元老院的计时方式,本次比赛用时为每方一个半小时包干,没有读秒——因为主持棋院工作元老们还没到退休年龄,主要工作还在建设和改造社会,攀爬科技树,没有精力培养记录员。比赛场地被分成了明显的两部分,前五台在临时搭建的木质台阶上,用的是元老们从旧时空带来的棋钟,后面的台次在正常地板上,用的是粗大的钟利时二号计时钟表,原型是旧时空的某款老式机械棋钟,在新时空因为加工精度问题,所有零件都被按比例放大。

第一台上是魏武对戚持祥,这两人和同分的棋手都已经交过手,因此两人对局的获胜者很有可能获得一个名额,二台三台林歌清和邢星光则分别对阵余姚的双胞胎兄弟陆龙陆虎,而四台鱼察和奇钰小分稍低,只有获胜才能保留希望。

比赛进行了一个小时,台下一些无关结果的对局已经结束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木台阶上五盘对局。第一台的魏武和戚持祥两人都很谨慎,虽然元老院治下出路很多,但能在十几岁就能自己挣钱贴补家用还是充满了诱惑力,两人的对局只进行了60余手。相比之下,二台三台的局势就比较明朗了,双胞胎兄弟陆龙陆虎棋力明显稍差一些,积分实际是低两分的,只是由于林歌清和邢星光在比赛的第三轮就已经交手过,按照规定不能重复交手所以才排到了陆龙陆虎,现在二人的优势比较明显。四台鱼察和奇钰的生死对局气氛也是十分紧张,先行的奇钰选择了取实地的下法,两个小目十分坚实,盘上的实空已经超过45目,但代价是对手也形成了一道厚势,下一步的焦点是如何选取打入的招法。奇钰思索片刻,选择了一手深深的三路上的打入,鱼察则是立刻下出了气合的手段,从五路上镇头,双方的战斗一触即发,经过30余手的争夺,白棋破掉黑方边上的潜力,,全盘实空接近60目,而黑方的中腹更加厚实,虽然确定地只有两个角上的20余目,但中央潜力也十分可观,由于贴子的关系,只需要得到30目即可,而白棋已经没有了打入中腹的可能,胜负将由侵消的结果决定。

与此同时,第一台魏武和戚持祥的对局却陡生波澜,前半盘比拼内力的两人此刻突然刺刀见红,在中腹展开了激烈的厮杀。对杀的起因是戚持祥对的一手轻吊略深了一路,魏武便立刻起了杀意,直接将对手逼到自己的空里,意图赶尽杀绝,但在追击的过程中形势本来已经有望,但是却下了一步缓手,反而被戚持祥抓住了机会,将自己的一块棋卷进了对杀之中,棋的内部正常进行将形成摇橹劫,因此魏武只能从外围想办法。眼见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在时间还剩15分钟时候,魏武突然灵光一现,将对方的角和中央切断,利用一路上的硬腿飞进角,在角上无中生有造出了第三个劫!双方激烈的绞杀最后竟然形成了三劫循环,裁决提交到了裁判组,最后几位元老和过百龄商议过后,判定双方和棋,这一戏剧性的结果使两人都没有能够提前一轮定段成功。好在最后一轮两人分别击败了林歌清和邢星光,双双定段成功。



3.0
2人评价
avatar
S
0
抓两个虫。
第一,不贴子是181胜,贴四子是黑185胜,楼主多打了一个。
第二,不是说好禁全同吗,怎么三劫循环还判和了啊。。。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