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欧洲商船队》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宋欧洲商船队
作者ID
北朝论坛 肥仔曙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欧洲
内容关键字 武装商船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效仿Dby250,不过没有毒牙.....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06-07
最近更新 2012-06-07
字数统计 (千字) 3.5



——1660年大波国际航运公司的软文

很多年以前,澳洲人乘坐巨型的钢制轮船来到了中国南方的一个海岛上,澳洲人声称是多年前出走的宋皇朝后裔,从那里开始,他们先后征服了中华帝国、整个亚洲,然后是中东和非洲。

1650年,整个澳宋商船队一共保有千吨以上商船六百七十艘。全由澳宋帝国造船工业部设计监造,其中的多种船只可供出口,从燃煤锅炉到柴油机动力都有。

在欧洲虽然已经有很多人能够理解澳洲船动力的秘密,但尽管如此,复制一台澳洲船的动力系统——无论是何种燃料——依然是不可能的,澳洲人掌握的大量机械确保他们永远保有这个专利。船只本身可以出售,但技术和机器是不出售的。

在国外船东客户的角度看,显然只有小吨位的燃煤蒸汽船受到欢迎,首先燃煤在欧亚洲到处都可以找到,而燃油必须依靠澳宋帝国的“中石油”“中石化”两家专利公司供应。

第二,从运力角度看,澳宋帝国那些艨艟巨舰显得运力过剩。实际上,澳宋大波国际航运公司只需要一条船,就可以把一个国家来往于亚洲和欧洲的全年运输业务量包揽下来。

但从澳宋大波国际航运公司的商业眼光看,显然还是使用大船比较经济,两条载重吨相当于大船一半的小船的运行成本高于一条大船。

另一方面只要解决了沿途的补给和码头装卸问题的话,这对刺激亚欧间的贸易往来大有裨益,想想看,在以前一个月就可以来往亚欧之间简直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有越来越多多的欧洲冒险家和野心家想方设法想弄到一张从欧洲到亚洲的船票,坐上最大的澳洲船,去那个神秘的、无可匹敌的东方某大国大发其财。

在澳宋帝国开凿文德嗣——苏伊士运河的今天,澳宋星罗棋布的据点使得补给和装卸已经不成任何问题。

香港-马六甲-果阿-伊斯坦布尔-亚历山大-直布罗陀-伦敦或阿姆斯特丹的国际航线最受青睐,但从欧洲的返程,往往还是需要三个月才能凑足足够的船和货。

原因是澳宋帝国本身应有尽有,除了女人没有什么需要向欧洲购买的,欧洲的单个商人一般也没有这么大的手笔,短时间内一次性填满一条一万多载重吨的大船——十七世纪的物流系统太悲剧了。所以返程一般都得凑上好几十位商人和随从以及他们那些相对于货舱少得可怜的货物。

假如一位商人从来没有见过澳宋帝国的船,那他第一眼看见澳宋帝国的“SSCanton”(SSForSenate’sShip)的时候,没有不被吓住的,通体用钢铁制造的船身足有450英尺到500英尺长,而且上面没有一片帆,仅有的一根桅杆和船身相比,矮小得不成比例,也没有帆桁。任何一个老水手绝不会认为上面可以挂上足可推动这艘船的帆。简直是颠覆了所有欧洲人对船的认知。

然而如此一艘庞然大物的速度比欧洲任何船都快,能够达到14节以上的速度。而且在一年的任何时期,它都可以向着东方进发,不受贸易风的限制。

他们脚下的码头异常坚固,在大波航运公司买下这片土地时,还是一片全是烂泥的官有荒地,但澳宋帝国的工人们花了一年时间,把这里变成了拥有欧洲最大的泊位的码头之一——欧洲其余的几个有这样大泊位的码头也全为澳宋帝国所有。

踏入钢铁大船的客舱后,也会被舱内的细节所打动:前面提到过,返程往往是好多位不同的货主和随员拼船去亚洲,货船本身的生活空间有些不够用,对于那些出得起钱的生意人来说,澳宋大波国际航运公司总会提供超出他们想象的服务,于是,进行了一系列客货两用轮船的改装,牺牲了一些显得过剩的货仓空间。改装的结果是向客户和家眷、随员提供了明亮、干净、豪华的船舱,有独立的漱洗间和卫生间(也是宣扬“澳洲生活方式”的惯用手段)。对于不喜欢洗澡的欧洲人来说,好像显得有些多余,但经过这次旅途,很多人喜欢上了热水澡这种享受。电灯这种安全、干净、方便的照明方式也让欧洲人惊讶不已。

船上的水手也是一景,只有寥寥不到一百号人,穿着比那些整日价在船上用圣经石擦地板的欧洲水手干净整齐多了,看上去也不像是下等人。船长和其他官员穿着威严的制服,任何时候都是冷静而彬彬有礼。但显然这位绅士同时也是位老水手,指导着年轻而有活力的其他船员。这些船员绝对不会向乘客勒索或者小偷小摸。

船上的餐厅宽敞,装修之豪华任何角度来说都堪比贵族的城堡,铺着亚麻桌布的精致餐桌,昂贵的“中国钢”(在澳宋称为不锈钢)刀叉和青花瓷盘子,无论什么时候都有蔬菜和肉,新鲜烤出来的软面包,甚至还有十几种酒,厨子的手艺也许只能在法国国王的御厨里才能看见。淡水?那更是不在话下,你愿意喝多少就喝多少,反正中国人能把海水变成淡水。

晚上,船长会作为主人和各位富翁共进晚餐,聊聊东方大国的风土人情,饭后可以在甲板散步。晚上也许在餐厅喝着各种饮料赌钱——附属的小型赌场,由船东澳宋大波航运专营,利用晚饭后的乘客餐厅开业;也许看一部神奇的“澳洲秘戏”;也许和路上结识的同行抽抽澳宋帝国的“南海牌”高级雪茄,聊聊生意。当然,这种国王般的享受是要付钱的,每一个人都需要购买不同等级的船票,价格相当可观,为此不少商人忍痛把随员减到了最低限度。

假如在闲谈中发现商机,还可以借助船上的无线电通知远在千里之外伦敦、巴黎等地的商行下属——只要在当地有澳宋的电报站。让他们赶紧动起来,置办那些会在东方卖得出好价钱的货物。虽然短短一百字的电报需要10个英镑或者金路易。但比起几个月后才收到过时消息错过大好机会,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从他们在澳宋控制的直布罗陀港短暂停靠开始,就会经历他们前所未见的景象:在空中飞翔的大船,被凿通的运河连同红海和地中海(摩西一样的神迹),中东沿岸日夜不熄的火光(船员会告诉他们这是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精炼基地)——很多人以为自己到了《神曲》里面所写的炼狱的边缘——这全都不是人力可以为之的啊,但东方的这个国家善待所有基督徒。事实上,澳宋帝国以它广阔的胸怀平等地对待所有宗教,但澳宋帝国的国父们,据说都是不信神的人。

这种震撼感会一直伴随着他们直到香港下船,才会稍稍缓解一下。但接着又会被一眼看不到头的铁路、可以在路上以60英里驮运大量货物飞奔的火车、以及不夜城般的香港所震慑,继而自然而然匍匐在澳宋帝国臣民无所不能的神话脚下。

这艘钢铁打造成的大船安全吗?不会沉到海底吗?答案是肯定的,由于它庞大的身躯,在风浪中犹如闲庭信步,你需要做的事仅有一样:坐在干燥温暖的乘客休息室里面,透过厚玻璃窗欣赏咫尺间的狂风暴雨。

海盗也是无需要担心的,澳洲轮船的航速不是那些海盗船可以追得上的,即使碰上了几个运气不好的海盗,船上的三英寸大炮可以在任何欧洲大炮射不到的距离上将其轰沉。

另外,中国人还提供保险业务,包括平安险、水渍险和一切险的基本险和各种名目的附加险,乃至三个月内有效的旅客人身意外险,这些都由始发站的德隆保险业务员提供。其合同规范程度是英国保险商会之流的机构无法比拟的,在伦敦的德隆保险事务所被认为是侵犯了伦敦皇家交易所保险商会的专利权。但东方某大国认为只为悬挂澳宋旗帜的船只和其客户办理保险不算侵犯专利权,最后官司打到了枢密院。最后英国承认了德隆保险专营澳宋业务的权力——如果澳宋欧洲舰队没有及时出现在泰晤士河口,官司很可能会打输。

最后的结果是澳宋大波航运公司可以不受次数限制经营往来于伦敦和中国之间的海运业务,德隆保险也可以不受限制地经营悬挂澳洲旗帜的船只的保险业务。

当然啦,澳洲人之前在欧洲经营业务也不免受到欧洲各国的抵制,英国人和荷兰人都颁布了《航海条例》。然后不久就后悔了——澳洲人派出了他们的海军作为对《航海条例》的回应,开始在海峡巡逻,拿捕悬挂英、荷、法等支持《航海条例》的国家旗帜的商船或军舰。

澳洲人拥有一只比欧洲所有国家海军加起来都强大十倍的海军。和他们的商船队一样,都是钢铁打造的舰队。装备着前所未见的大炮。在1651年,欧洲联合舰队和中国人在英吉利海峡和特拉法尔加角附近进行了舰队决战。欧洲对此役的记录有很多种版本,但都是以转述者的角度记录的,因为事实上,那场战斗之后欧洲人没有一条哪怕是舢板逃回来。

中国人以征服者的姿态踏上了欧洲大陆,签订了诸如《中英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中荷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等等一揽子条约,条约规定“缔约此方之国民有在彼方“领土全境内”居住、旅行与从事商业、工业、文化教育、宗教等各种职业的权利,以及采勘和开发矿产资源、租赁和保有土地的权利;并且在经济上享受国民待遇。此方商品在彼方享有不低于任何第三国和彼方本国商品的待遇,此方对彼方任何物品的输入,以及由此方运往彼方的任何物品,“不得加以任何禁止或限制”。此方船舶可以在彼方开放的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内自由航行,其人员和物品有经由“最便捷之途径”通过彼方领土的自由;此方船舶包括军舰在内,可以在遇到“任何危难”时,开入彼方“对外国商务或航业不开放之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

同时,澳宋陆战队进驻各国首都,友好地促使英国下院和荷兰议会宣布《航海条例》取消。和平就此恢复了。

4.7
3人评价
avatar
0

最后一段的对荷对英平等条约要改!这是二战后中美的条约,元老院也只和美洲签这样的平等条约,对英荷的白皮我们要仿照南京条约签,割地利物浦、鹿特丹,索取战争赔款,强行开埠,拥有治外法权!

1年
avatar
0

666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