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荷贸易协定》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海盗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1-2

最近更新时间:2012-1-2

正文

澳荷贸易协定



范.大蓝特隆商团的造访让殖民与贸易部颇感意外。

因为殖民和贸易部并没有打算跟荷兰人做太多买卖,因为荷兰人能提供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不可替代的,荷兰人能提供的商品,英国人也能,可以运送临高的商品,葡萄牙人也能。荷兰人能提供白银,银矿是西班牙的。

在临高的贸易体系里,没有纯中间商的位置,临高对一个东印度公司的态度,取决于它控制殖民地的范围,和执行契约的效率,而不是它占有东西方航线的份额。

与荷兰人在临高贸易体系里可有可无的地位比起来,在司凯德的观念里,“海权霸主是敌人”这种观念深入骨髓。更现实的是,殖民贸易部根本没有人会荷兰语或者德语。最后双方通过:汉语--英语--门多萨小姐--西班牙语--冈萨雷斯船长--荷兰语这种方式进行的。

贸易协定会谈的基础来自于执委会,在荷兰商团留船检疫期间,临高的元老对如何安排荷兰人吵的不亦乐乎。

大部分元老原本都认为一山不容二虎,早晚要与荷兰人打一仗。不过荷兰人忽然漂洋过海跑来表达了进行贸易,签署贸易协定,甚至建立一定程度同盟关系的意愿,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又不想承担挑起战争的历史责任。

何况现实是荷兰人就算想打,恐怕也没兵可派,临高暂时也没有能力组织远征军去攻打巴达维或者台湾,不过临高大概在2年内就会发动对台湾的行动,因而元老院也不想有任何盟约、和约束缚自己。所以饭大蓝特隆商团取得的第一个成果是一个临时的通航许可。

双方约定了通航的旗帜、信号、程序、口令,双方的船只可以根据协定进入对方的指定口岸。临高暂时不打算派船队到巴达维,不过一个台湾大员港的通航许可对即将开始的台湾攻略还是很有意义的。


第二件事,就是贸易协定。

经过一些列听证会,荷兰人最终被定性为“贸易价格平衡者”这么个角色。

殖民部照例给了荷兰人一份和英国人、葡萄牙人一样的货单,荷兰人可以选择供货品种。

不过三亚的掠奴专利权已经给了夸克穷,荷兰人获得的奴隶贸易专利是针对昌化堡。

按照企划院的咨文,马枭工业区早晚要面临水源不足,铁矿、煤矿两头在外的制约。长远规划是发展成临高工学院或者临高科学院试验基地,而不是本位面人类第一个重工业城市。未来支持临高完成大陆攻略的重工业基地,将是昌化,这里有昌江提供水源,上游几十公里外是海南最大的铁矿——石禄铁矿,隔着北部湾正对着越南鸿基煤矿,北部湾北面还有钦州煤矿,加上昌化面向西,港口处在背潮向,八所港淤塞情况较轻,收台风影响也比较小。总之整个海南没有比昌化更合适建立重工业基地的地方了。

和三亚的田独铁矿比起来,石禄铁矿的储量更大,开采条件也更高,在前时空,日本在占领海南以后同时建立了田独和石禄两个铁矿,不同的是田独使用原始的奴隶式开采,到抗战结束的时候已经几乎被挖空。而石禄铁矿则采用了近代化机械采掘,花了数年时间建设,还另外修建了石禄-八所铁路,到抗战结束,矿山和八所铁路建设刚刚完成,不过这时候日本已经海权尽失,挖出来的60万吨矿石堆在八所港。常公一度打算卖掉,不过当时日本经济凋敝,根本拿不出钱来,美国人又不感兴趣,最终全成了留给新中国的礼物。

本位面石禄铁矿的建设规划基本上是复制前时空日本的方案,连图纸大部分都是现成的,只是石八铁路从日本设计的500毫米轨距改成了临高标准的762轨距。不过这些到目前为止还都是纸上谈兵,因为没有足够多的人力执行这个计划,也没有足够多兵力控制这个地区。

既然现在荷兰人可以送来新的奴隶,立刻就可以投入到昌化堡,进行港口、海堤、道路、市区基础设施修建,昌化地区周围山高林密,奴隶在这里进行暴动没有任何意义,只会使自己饿死,如果向内陆逃亡则会被黎人抓住,不是被送回来换取奖金,就是被就地杀掉。

大蓝特隆先生喜出望外的拿到了一张奴隶贸易授权,条件和夸克穷的一样,大蓝特隆真正兴奋的是,这个专利权是授给大蓝特隆本人,而不是东印度公司的。这个安排来自于对外情报局的建议,将来台湾攻略发动的时候,在荷兰人的队伍中有一个自己的线人显然没什么不好,对外情报局在同船上的中国籍和西班牙籍船员交谈中,已经确认了大蓝特隆是一个不得志的小贸易代表,又是一个和其它贸易官有些格格不入的没落贵族,这个身份让他成了一个临高眼中的“可造之才”。

与荷兰商船带来的商品相比,企划院和殖民部更在意运货的“妈的个包”号。

这种不算复杂的平底商船舰既宽且圆,内部空间非常了得。虽然在欧式三桅船里享有迟缓、笨拙的名声,不过还是比戎克船快不少,浅水性能超过大部分欧式船。对于即将开始的浙江行动、登州行动、台湾攻略、长江、辽东贸易,这种船型显然非常合适。

澳荷贸易协定1-平底商船舰.jpg


在贸易会谈的第二阶段,临高方面提出了一个开口的帆船订单,要求荷兰人提供以“妈的个包”为基型帆船,没有规定数量,有多少要多少,只是规定了验船和折价标准。新船二手不限,不过荷兰人手上也没有很多可卖的现船,显然需要新造。

虽然新造船不能保证良好的木料自然风干,不过只要能跑几个来回,拉回来的人口足够大爆铁肋船了。

临高提供了一些图纸,规定了新造帆船的一些细节,比如建造一个高大的全通船楼,以便将来可以最大限度的运送掠夺来的人口。

澳荷贸易协定2-平底商船舰.jpg


最让荷兰人摸不着头脑的是澳洲人对桅杆的古怪要求,澳洲人调整了桅杆的位置,把三桅船变成了两桅半,在冈萨雷斯看来变得非常丑,不过他们理解不了那是为了挤出一个后舱位安装锅炉和蒸汽机,这台蒸汽机可以通过一个可收放的螺旋桨提供航行辅助动力,还可以驱动操帆绞盘。

冈萨雷斯最不能理解的是,澳洲人要把帆装全部改成纵帆,大蓝特隆也不能理解,这个时代纵帆还非常罕见,因为横帆在顺风时速度要快的多。不过临高的船队不需要逃脱任何人的追逐,需要的不是横帆提供的快速性,而需要节约水手和逆风航行能力。

澳荷贸易协定3-平底商船舰.jpg

炮甲板也做了最大限度的简化,代之以几个甲板炮座,虽然大蓝特隆和冈萨雷斯对这种设计不以为然,不过莱布特里尼观察到澳洲人的炮座几乎都可以轻易调整舰炮射向。当然三个老佣兵一直认为澳洲人提出的甲板炮座安装不了很重的火炮,只是他们并不理解后装线膛炮和经过压缩的多孔颗粒状发射药的组合有多可怕。

大蓝特隆的报告里认为澳洲人急于购买船只,和澳洲人对船只的古怪要求,表现出的急迫感和不懂行,同博铺港里巨大的圣船形成了完全让人不可理解的对比。如果澳洲人有能力建造看起来像一个岛屿一样大,又看不到任何帆索的圣船,又何必订购一些古怪的,用没有经过彻底风干的木材建造的低速帆船呢?也许圣船只是一个澳洲人特有的祭祀用品,可能性很大。当然大蓝特隆也提醒自己和总督不要犯特洛伊人的错误。


在另一边,临高对能买到多少船并不抱乐观态度,以至于有一些元老提出干脆进行湿租商船,让荷兰人驾船参加某些行动,不过这项动议到了执委会和元老院组织的听证会上立刻被指为“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谁也不愿意在将来的帝国史上被写上这么一笔,最后妥协平衡点依然维持在“买船”上。

除了船,船材、剑麻纤维、欧洲的极地橡木和东南亚的柚木、中东、印度的马匹、优质女奴等都被写在贸易协定的优惠采购一栏中,这些让荷兰人感到澳洲人是一股比自己更实用主义、唯利是图的力量。贸易协定的附件都是一些澳洲人提供的表格,表格虽然清楚,但是作为书面表达方式,让现实和功利荷兰人都大感焚琴煮鹤,同时也能感受到所谓澳洲人骨子里的冷酷。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