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炮击旅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同人《登陆旅顺》姊妹篇。

作者

lmx1982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6-19

最后更新时间:2014-7-27

正文

炮击旅顺

这篇同人是准备插在布特的同人《登陆旅顺》之中的。题目虽然叫炮击旅顺,但是主要是为了写陆海军的矛盾以及引出“征粤讨明”的准备。

希望布特的同人不会太监,希望我也不会。。。。。

PS:攻城炮营的编制修改了一下,本来是4x2一共8门,现在是3x3一共9门。考虑到国军炮10团是一营8门,但是临高的一营将近1000人,故虽然没有机械化,但比国军多编一门也差不多。还是感觉三三制的话可以比较灵活一点。

另发现火炮的重量没想的那么大。所以起吊机无法吊炮那句也删了。

☆☆☆☆☆☆☆☆☆☆☆☆☆☆☆☆☆☆☆☆☆☆☆☆☆☆☆☆☆☆☆☆☆☆☆☆☆☆☆☆☆☆☆☆☆☆☆☆☆☆☆☆

第一节

旅顺口,这天的天气不错,一艘H800缓缓的驶入港口,停泊在刚建成不久的栈桥旁。

这是一艘经过改装的的和谐轮,因为旅顺没有蒸汽起吊机而它装载的货物太大了点。

经过半天紧张的忙碌,船舷一侧的放下了一块钢板搭在栈桥上。一个被帆布包裹着的巨大的物体被好几匹马拉着从船上拖出来,还有一堆赤膊的士兵喊着号子在后边推动。

栈桥上一个元老军官紧张地指挥着装卸工作,还不时地呵斥着犯错的士兵,嗓子都快喊哑了。

这个元老叫黎明,一个工科出身的宅男,穿越时说自己的兴趣就是喜欢用巨炮将敌人轰杀至渣,所以虽然没当过兵但也进入了炮兵部队。之前一直在炮兵教导队默默地工作和学习。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在陆军系统内崭露头角。

因为他是青年军官俱乐部里的激进分子,别人对他的评价是眼中只有陆军,没有元老院。但他的激进态度倒是被陆军所欣赏,毕竟陆军想要和海军争夺资源,就得有这样敢说敢干的人在前面冲锋陷阵。

发动机结束后,陆军新编了一个攻城炮兵营,下辖3个炮兵连和一个辎重连,每连装备3门150毫米九三式前装线膛炮。因为炮兵需要大量马匹,而将马匹运到临高的运力很紧张,临高又有无数的单位在争抢这些不多的马匹。所以驻地先放在了济州。

这正符合黎明对巨炮的渴望,在他的争取下,他成了这个营的营长,而这个营的士兵也就到了霉。

一到济州上任,他就督促部下们开始了“月月火水木金金”式(全年无休)的严酷训练,并提出了“1门百发百中的大炮要胜过100门百发一中的大炮”这样的口号。

训练一直在持续,成果也基本让黎明觉得满意。但是用巨炮将敌人轰杀至渣的渴望也越来越难以抑制。

这时,掠夺东江人口的计划开始了,旅顺是最先下手的地方。而黄龙顽固的态度,让预先的“明皮澳心”方针无法实现,现在只能来硬的了。

炮兵营一直未经实战检验这次正是练兵和检验火炮效能的机会,目标又在海边不需要长途陆上运输。

而且东江可以弄回大量人口,要是陆军不积极参与的话,将来分配这些人口的时候可就不好说话了。

如果光派些步兵上阵也没啥好吹嘘的,起码比起海兵队来说不会显得多么突出。但如果让威力巨大的九三式苦味酸素炮弹轰开坚固的旅顺堡,将会给执委会留下深刻的印象。正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黎明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马上提出报告要求参加对旅顺的进攻。正好攻城营本来打算搞场长途拉练实弹演习,于是向上面申请索性把演习地点改在了旅顺,然后就顺理成章的被批准了。

当然这只是在报告上的话,私底下,黎明还向青年军官俱乐部的人说出了另一个原因。


第二节

在任何一个国家里,出于对资源的争夺,陆海军之间天然地会产生对立,临高也不例外。当然现在是创业阶段,这种矛盾还只是一些桌子底下额暗流。

而海军对于旅顺口的计划,让这股暗流变得更加汹涌了一些。

虽然海军对开发旅顺等地提出了种种好处,但在陆军看来,这些借口都太牵强了,纯属多此一举。

在北方建立起济州岛,獐子岛,屺姆岛这完善的三角据点之后,海军居然还贪心不足地想要更多的据点,陆军就觉得有些无法容忍了。

黎明等人一直积极鼓吹当前压倒一切的任务是准备早日开始对广东的攻略——征粤讨明,其他全都得让路。

因此他更是坚决反对这项计划,声称海军的真实目的无非是为了满足自己“远东最好的军港是我们的了”的快感而已。

“这完全是海军的阴谋!”黎明在俱乐部里涛涛不绝的说着。

“现阶段,征粤讨明应该是压倒一切的,占领了广东,就将获得几百万人口,我们将不需要再费尽心机去各地一点一点地招募流民,也不需要高价从野猪皮那里购买生口。

还将获得大量的农业资源和矿产,执委念叨韶关的煤矿都念叨的快疯魔了。拿下广东,困扰我们的大量问题和瓶颈将迎刃而解!

现在倒好,海军提出要长期占领旅开发旅顺和长生岛,还要建设港口和各种堡垒厂矿设施。

更夸张的是居然还有人提出要占领北起长生岛、南至纳土纳群岛的沿海岛屿链。

这将使我们背上巨大的包袱,海军的自私行为将严重影响到征粤讨明的大计,是绝对不可以容忍的。”

“确实是这样”,有人附和道,“海军那帮人现在越来越过分了,居然还想造铁甲舰,听说连图纸都准备好了。铁甲舰造出来准备打鬼啊?去跟海盗的渔船对轰么?”

“就是,就算海军保持现有兵力,除了已经被看成是死人的刘香,整个东亚海上已经没有可以称为对手的势力了,海军连个假想敌都找不出来,还整天想着扩军造舰。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铁甲舰我倒不担心”黎明坏笑着说,“企划院那帮人可是恨不得拉出的屎都回收来省点盐钱的主。让他们同意造铁甲舰?估计会心疼的一年睡不着觉的”

在哄堂大笑中,黎明提出了对策,“旅顺开发好了铁定是海军的地盘,我们去也不过是帮着看门而已,如果海军非要开发旅顺的话,我们陆军不出一兵一卒。

海军做着远东第一军港的美梦,却让陆军派人去东北苦寒之地吹冷风吃沙子帮海军看门?想得美!

所以我这次去旅顺,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着海军那帮人,别让他们搞什么小动作,造成既成事实来逼着陆军出兵擦屁股。外派元老独走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们未必有那胆子”有人不以为然,“赵公公的下场在那摆着呢,难道海军那帮人也想学赵公公到听证会上露出向日葵一般的菊花?”

“就算可能性不大,至少也该防患于未然”


第三节

紧张的忙碌之后,三门重炮总算顺利地登上了海滩,黎明也终于松了口气,悬着的心这才放下。重炮可是元老院的极端贵重品,毕竟这是攻城营第一次实战,士兵们的训练也不够充分。要是还没上岸就出了什么篓子,自己这张脸就算丢到太平洋里了。

夕阳斜照在帆布包裹着的重炮上,显得它们越发的威武雄壮。岸上其他部队的士兵们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一堆大家伙。

确实是大家伙,比起陆军常见的全重不到半吨的12磅拿破仑炮,九三式150攻城炮全重达到了3吨。跟立春号上的130炮一样是仿制达尔格伦酒瓶炮,可以说就是放大版的130炮。因为设计时,陆军提出的性能指标是能够轻易轰开南京北京那种高大坚固的城墙。经过试验,最终选择了150口径,并且为了提高炮弹初速加强对城墙的侵彻力而加大了火炮倍径比,射程也达到了3公里。为了适应巨大的后坐力,连炮轮都是钢制的,需要十几匹马才能拉动。

在整顿好部队并给属下军官分配完各自的任务后,黎明前往旅顺前指报道了。前指设在一个大型的帐篷中,石志奇和布特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攻城营营长黎明前来报道”黎明敬了个礼,同各位元老军官寒暄了一阵。石志奇满面笑容地欢迎,“辛苦了,你们总算到了,有了重炮,就可以让黄龙那小子见识一下元老院的怒火到底是什么样了,你们来了多少人?”

“来了一个连,外加一部分辎重部队,三门重炮,炮弹300发,足够让黄龙那小子享受了,何况里面有100发是甲弹”

“甲弹?你们胆子够大的啊,不怕半路上炸了啊?”“没事,现在炮弹还是分装的,炸药还没装进弹体里,晚上辎重连的人会连夜开工装填”

甲弹是专为九三式重炮新开发的一种炮弹,使用的是苦味酸炸药。当然发射药还是使用栗色火药。

苦味酸的威力要比加强型黑火药强上几倍,而且爆炸时还能引发高温大火,据说可以将钢铁融化。尽管抠门的企划院出于节约的想法选择了加强型黑火药,但这么出色的性能,还是引得很多人对其念念不忘。经过反复的申请,化工部门少量生产了一些苦味酸制成了甲弹。黎明等人私下恶趣味地将其命名为威力巨大の九三式苦味酸素炮弹。

不过,伴随着出色的性能,苦味酸炮弹有个致命的缺陷——不稳定。

其实苦味酸本身是一种很稳定的炸药,按专业术语说就是摩擦感度小。小到什么程度呢?用铁锤砸,毫无反应;用火烧,它只是冒出了浓浓的黄烟;甚至用子弹射击,贯穿也不会引爆!从这方面来说,苦味酸是非常安全的军用猛炸药。

苦味酸发明后100年内都是被当做染料,直到巴黎的某个染料商店的一桶苦味酸由于铁桶生锈无法打开,伙计找来铁锤用力砸去。随着一声巨响。。。人们才发现了这玩意居然威力巨大而又不稳定。

因为它毕竟因而是一种酸,极易与金属发生反应而产生苦味酸盐,而苦味酸盐则是极其不稳定,甚至可以说是“暴烈”。

日本人的解决办法是在炮弹内壁上刷上漆,再涂上一层厚厚的石蜡来阻止苦味酸与金属接触。这可是个细活。即使以日本人一根筋的劲头,也不能保证100%处理得当。而且时间长了石蜡层还是可能被腐蚀。三笠号就是这样被干沉的。

所以其实当时企划院不选择苦味酸,安全性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刷漆刷石蜡这样的细活,谁也不敢说字都不识的归化民能比20世纪的日本产业工人做得好,而苦味酸钝化技术现在临高又无能为力。

黎明等人提出的对策是弹药分离,苦味酸平时装在陶罐中,战时再临时装填进弹体。这种办法对于其他炮种可能会误事,但对于攻城营,出场时肯定是已经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不存在什么突发情况,所以上了战场再装填炮弹也完全有条件。

“明天,黄龙就会后悔他的固执了"黎明得意地说。


第四节

随后,石志奇和黎明等人在指挥部中开始制定攻城计划,明确各部队的阵地和任务。

石志奇先向黎明简要介绍了下当前的情况“现在我军在旅顺的步兵兵力为海兵一个连,治安军2个连,白马队2个连,还有一些从济州征发的民兵担任后勤工作。根据情报目前旅顺城内的敌军总兵力大约为7~8000人,没有红衣大炮,但是小型的弗朗机,火铳,火箭之类乱七八糟的火器还是不少的。

前几天东江军还偷偷摸摸出来劫营,结果被我们一顿胖揍后老实多了”。

对于有压倒性优势的澳宋军来说,计划并不需要太复杂。总的来说就是步兵包围,炮兵轰击。一直轰到东江军投降为止。

旅顺城有南北两个门,经过讨论,最终突破口选在了南门。决定明早炮兵开始构筑火炮阵地,至中午前完成发射准备,炮击开始时间定为下午1点。

海兵连负责掩护炮兵防止敌军出城袭扰。治安军和白马队的四个连分别布置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防止敌军突围。

一切计划完毕,已经是深夜了,石志奇等人将黎明送出了帐篷,当然也少不了一番客套。

“老黎,回去早点休息,明天就看你们的了”“哪里哪里,我们不还得靠你们保护么,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这个总指挥的担子可不轻啊”

送走了黎明,石志奇等人脸上的一团和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抱怨了起来。

“陆军这帮马鹿净添乱,光想着出风头,要不是他们非吵着要来,老子的海兵队上去一排枪一排手榴弹早就拿下旅顺了”

“他们就是眼红呗,发动机行动,霸王行动,还有现在的东江,哪个不是靠着海军才完成的,陆军分那么多人口,有个毛用”

“你别说还真是,难怪最近陆军老是针对咱们叫板,海军支持的陆军一定要反对。听说陆军那边还在造舆论要限制海军军备了”

“TMD,没有海军,哪来的物资粮食和人口,哪来的白花花的银子。陆军真是过了河就想拆桥。”

抱怨声越来越大,布特皱起了眉头。他倒不是帮着陆军,不过他心里还有个开发旅顺营口的盘算。万一海军方面与陆军的矛盾激化了,他的计划就更难通过了。所以他只好当好好先生和起了稀泥。

“算了,陆军想出风头就让他们出吧,谁叫他们人多呢,再说有了重炮也可以减少点伤亡。

何况旅顺军也有火器的,志奇你别一激动又冲在前面负了伤,又会像上次一样招来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讨论你伤在哪里了。

人嘴两张皮,风言风语的好说不好听不是?”

“怕个毛,老子是金枪,啊不对,是金刚不坏之身,炮子见了我都得绕着走。等老子摇到S级,非生一堆儿子给他们这帮猥琐宅男看看!”


第五节

旅顺城墙上,毛富贵正拄着长矛,伸长脖子努力地盯着在一里开外忙活着的髡贼们。“这帮天杀的髡贼在挖什么宝贝呢?”“管他呢,反正髡贼有的是粮食,许是吃饱了撑的吧?”“哈哈哈哈,嘿嘿嘿嘿。。。。”

富贵是旅顺军的一名军户,个子不高长得倒还算结实,不过就是胆子特别小。所以上不得阵杀不了敌,只能作为一名普通的军户混吃等死,过惯了有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不过现在连这样的苦日子也过不下去了。

前几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伙报号髡贼的杆子,坐着大船打到了旅顺。而且那伙髡贼火枪大炮端的厉害,黄帅起初还派人出城去踹营,结果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只好回来死守。连富贵这样的废物也被赶到城头上来了。

经此一败,旅顺军的士气也低落了下来。更可恶的是髡贼还在城下摆起宴席,企图用食物来引诱士兵献城投降。

幸好黄龙也不是无能之辈,眼看军心不稳,赶紧悄悄的吩咐几个亲兵如此如此。于是,当晚各种关于髡贼的流言便在城内传开了。

“听说那伙髡贼最喜掳人为奴,一旦被抓了去,就要被运到几万里之外的髡贼老巢,一路上是九死一生。

就算你路上不没死,也是永世不得再回大明故土了。不但自己,将来你就算有了后,也是生男为奴生女为娼,世世代代生不如死啊。”

“听说要想入伙髡贼,还得先“净话”,啥叫“净话”懂么?就是把那话儿给你净了。将来你死了也落不着全尸,见不得列祖列宗。”

“你等知道髡贼为啥要打咱旅顺这鸟不拉屎的地界么?不是图财,是要抓人。他们会邪法,抓住人以后总是挖了人心回去熬成油,夜里点了灯,向地下各处去照去。人心总是贪财的,所以照到埋着宝贝的地方,火头便弯下去了。他们当即掘开来,取了宝贝去,髡贼就靠这个发了家。”

随着这些恐怖的流言在城内传播,再加上这两天黄帅发了狠,让士兵们顿顿敞开肚皮吃饱,军心才算是勉强稳定了下来。

今天的情形却让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一大早髡贼就开始挖了几个大坑,还在周围垒起了护墙。这是准备穴城么?不像,那哪有挖地道挖的这么明目张胆的。准备垒土山?也不像,这离城也太远了点。

正猜疑着,远处一片尘土飞扬,几十匹马拉着几辆黑色的大车,不对,是大炮!黄龙明白了过来。髡贼果然还是要靠火器!想到这,黄龙脸色有点发白,髡贼的火枪就够厉害的了,现在又运来了大炮。莫非这旅顺真的守不住了?我黄龙难道真的要裹尸于此?

不过作为一名老将,黄龙慌乱了一阵以后很快稳住了自己,不管怎样,如今只有先守住一二阵,把髡贼打痛了才能考虑之后的事,否则也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想到这里,他表面又回复了平静。开始指挥士兵搬运沙袋与石块,准备在城墙被轰毁后填补缺口。

随着一声令下,富贵也被驱使着搬运起沙石来。扛着沙袋的富贵一边慢慢吞吞地往城头爬着,一边无声地骂骂咧咧。到了城头扔下沉重的沙袋,他趴在城垛后假装看到什么东西似得磨磨蹭蹭不肯下去,结果引得身后的把总爷一鞭子抽在了他脊梁上。富贵嗷的一声像装了弹簧似得跳出老远,一边揉着后背一边解释,“总爷,俺是看到髡贼那边有动静啊。真的,不信你...”

“兔崽子,老子还不晓得你那套把戏,老子吃的盐...”

正说着,空气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几乎同时城楼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富贵被冲击波猛地掀到了墙角,而那位总爷则直接飞到了城下。

城头上顿时硝烟弥漫、沙石飞溅,灼热的气浪卷着刺鼻的黄色烟雾迎面扑来,熏得人几乎窒息。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冲击波撞击着幸存的人们。刹那间,就连四周的空气也仿佛被剧烈的爆炸挤走了,富贵被憋得喘不过气来,胸都象要被撕裂了一样的难受。。吓坏了的士兵们拼命地往城下逃去,有的甚至直接跳下了城。

富贵随着人们刚逃到城下。第三发炮弹也到了,富贵只觉得两腿无力,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瑟瑟发抖地趴在地上等死。

之后,一发接一发的炮弹开始向城头打来,城墙随着爆炸声一段段的开始崩塌,但是炮击并未停止,有的炮弹直接越过崩塌的城墙在城里爆炸开来。

趴在地上的富贵耳朵已经听不见了,整个人就象是潜入水中,耳膜里只剩下“呜呜——咕咕”的杂音。又像是坐在一条小船上,身体不停地摇晃着。视线也变得模糊,四周围混沌一片,天地间充斥着一团棕红,分不清哪些是弥漫的尘土、哪些是爆炸的烈焰。呼吸变得十分困难,他努力地张开嘴,随着每一次喘气吸进体内的却尽是呛人的硝烟。那些炙热的烟雾在喉管之中、在肺叶之间灼烫着,火辣辣的,就好象要在人的胸膛里再一次爆炸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炮声终于平息了。南门城楼已经荡然无存,附近的城墙都坍塌了,许多民房也被炸的支离破碎。

地面上一片狼籍,一具具各式各样的尸体十分怪异地躺在残砖碎石之间。

有的蜷卧在土中,有的从废墟里探出了半截身子,很多人的外表都没有血迹,显然是被冲击波震死的。

还有一个士兵坐在地上不停地猛摇着头、旁边的人卡住他的脖子都停不下来,他的脑袋已经被震坏了。

仿佛从噩梦中醒来的富贵发现自己左胳膊肿得老粗,右手还能动,帽子飞了、鞋子掉了,衣服敞开着,裤管只剩下了半截,他艰难地爬起身来,刚一迈步就觉得双腿发软,头晕恶心,满嘴的苦味,浑身一个劲的发抖,于是只好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吐完了之后,他嗡嗡作响的耳中,听到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了一个口音怪异的声音,“投降不杀。。澳宋。。。好日子。。。”

富贵的脑中还是一片空白,只有听到好日子这几个字时,才条件反射地使劲爬了起。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好日子,好日子,好日子来了么?


http://bbs.voc.com.cn/topic-2198896-1-1.html

找到个不错的资料。甲午战争时日本随军摄影师拍摄的旅顺口的照片




4.5
2人评价
avatar